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222993.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五十八章 德川大乌龟?不,德川小白鼠

第七百五十八章 德川大乌龟?不,德川小白鼠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武田胜赖憎恨王天邪的原因,并不仅仅是每次自己强势出阵,都会遇到王天邪撒了欢地给他添堵。

    更令他在意的是,自家老爹“甲斐国大猫”武田晴信当年上洛失败后,和自己叔父武田信繁在被王天邪夷为平地的高远城本丸废墟,说出了“我武田家难道就没有一个后代,可以与咱家这个女婿比么”的话来。

    这可是赤果果的蔑视,对他这只四虎崽能力的不肯定、不认同。

    “岂可修!德川家康!上杉谦信!织田王天邪!你们都给我去死!死啊!”武田胜赖气呼呼地挥舞着手中的大太刀,用力地砍翻、劈翻面前看到的一切家具。

    就在武田胜赖对着家具发泄之际,王天邪和德川家康则在高天神城喝着蜜酒。

    本多高达小萝莉已经卸下了身上的重铠,换上一身漂亮的淡蓝色和服,跪坐在王天邪和德川家康的身旁为两人斟酒。

    “天邪哥哥,这次幸亏你来了,否则我还真不知道如何是好。”德川家康看了一眼小鸟依人般的本多高达小萝莉,举起了酒杯对王天邪说。

    “昔日的竹千代早已长大,现在可是三河国、远江国的德川家康,马上就要得到骏河国成为三国之主,可不能老是依赖哥哥我呦。”王天邪笑了笑,同样回敬了德川家康一杯。

    坐在两人身旁的本多高达小萝莉,十分乖巧地帮两人满上酒盅。

    “唉,竹千代,之前的事情……我和你信子姐姐同样十分……”王天邪再次拿起酒盅嘬一口蜜酒后,叹了口气看向德川家康。

    他的目光中充满了忧伤,引得腹黑二公主翠姬在灵魂链接中发出各种各样“虚伪!腹黑!咱最喜欢了!”之类的大喊。

    德川家康看着王天邪的眼睛,顿时身子一震。他在王天邪的眼中看到了百般的无奈,看到了无数的不忍心与内疚。

    “天邪哥哥……之前的事情……是弟弟做得不够啊!”德川家康闭上了双眼,眼泪顿时沿着两边眼角流淌了下来。嘴中呜咽地哭诉起来,浑身上下不受控制地颤抖。

    王天邪轻轻拍了拍德川家康的肩膀以示安慰,心中却不由得感到一丝惊讶与疑问。

    “天邪,你刚才可是在使用着灵魂的冲击。普通人怎么可能受得住!”长公主莹姬的声音,通过灵魂链接传入王天邪的耳朵。

    刚才王天邪的确在自己的目光中夹杂了一丝灵魂的冲击,目标直指德川家康的灵魂世界,也难怪腹黑二公主翠姬如此兴奋。

    这种灵魂冲击技巧,是王天邪在成为天鬼一脉超级大能的刹那间,灵魂中突然出现的一丝感悟,这还是他第一次使用。

    生活在安土城中的,可都是自己的娇妻,养的萝莉,他也不好意思对着这些萝莉与娇妻们施展什么灵魂冲击。

    结果。德川家康最终十分不幸地被王天邪抽中,成为了他试验自己新技巧的一只小“白老鼠”。

    好在王天邪自己也就是出于好奇,并没有抽用自己太多的灵魂力量。

    否则的话,德川家康此刻就不是如此泪流满面了,恐怕直接整个脑子炸裂。在这间寝室中染出一抹鲜红也不一定。

    德川家康的情绪恢复了之后,并不知道自己刚才惨被王天邪坑了一把,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诸如“天邪哥哥,弟弟失态了。”之类的话,明显是被卖了还在为王天邪数钱的赶脚。

    “大殿,天邪殿下,有一名佛门使者在城外求见。在下擅自将其引入本丸。”就在王天邪和德川家康互相“安慰”之际,大久保忠世来到寝室的门外禀告。

    “佛门使者?什么佛门使者?”德川家康好奇地问。

    “对方自称是念佛以求心灵寄托的使者,但在下认为对方有一种深研武士道的感觉,因此……”大久保忠世满脸疑惑地回答。

    “嗯?念佛以求心灵寄托的使者?”德川家康看了王天邪一眼后好奇地问。

    “家康,就让忠世引他前来一见吧……嗯,我看不如就这间寝室怎么样?”王天邪若有所思地说。

    德川家康对于王天邪的话表示赞同。连忙吩咐大久保忠世将那名使者带过来。

    大久保忠世十分爽快地答应了,对于在这间寝室中接见那名使者完全没有一丝担心。

    在他看来,有着王天邪陪伴,又有着本多高达小萝莉在旁侍候,即便出现什么意外也不用担心。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王天邪通过这十几年四处征战所闯下的威名,对于大久保忠世这群三河国武士来说,绝对是最放心不过的。

    很快,一名年约二十多岁,头上戴着和尚所用那种扁篱的青年,面露惊讶地跟随在大久保忠世身后,向德川家康、王天邪、本多高达小萝莉所在寝室走去。

    这名青年心中的确很惊讶。

    以他的身份,本应该在一个正式的书房中被接见,或者是在一间大殿之中,但现在大久保忠世却将他带到了一间寝室前。

    “嗯?这位大人,莫非德川大殿暂时没有时间接见在下?”这名青年满脸疑惑地问。

    虽然他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但却一字不漏地通过纸拉门,传入寝室中众人的耳朵。

    德川家康再次看了王天邪一眼,眼中流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他终于明白王天邪到底是为什么,要在这间寝室中接见这名使者了。

    想必如果是在书房或者大殿中接见对方的话,对方绝对会一声不吭地跟随在大久保忠世身后。

    “噤声!肃静!大殿就在这间寝室中接见你。”大久保忠世先是转身对这名青年低声呼喝,随后才跪坐在拉门前。

    “大殿,在下忠世将使者引到门前,现在就进来了。”大久保忠世先是大声说了一句,随后十分恭敬地双手“唰”地一声将拉门拉开。

    映入青年眼中的,是一名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男子,一名年纪不过十五六岁的青年,正并排坐在寝室中,以及一名看上去十分娇柔温婉的少女坐在这两名青年背后。

    本多高达小萝莉此刻依然是穿着那件靓丽淡蓝色和服,只不过,在她身旁那铺了榻榻米的木质地板上,正平躺放着一柄近三米长的大太刀。

    这个女人……好美!本多高达小萝莉的惊艳霎时间吸引了这名青年,令他不由自主地有些目瞪口呆。

    “见过德川大殿,见过这位大人,在下来自骏河,是穴山梅雪大人的家臣。”

    好在这名青年并没有忘记自己前来的目的,连忙将心中遐想扔在一边,跪坐在两名青年的对面躬身行礼。

    “嗯?是骏河国的穴山梅雪?那个武田晴信的女婿?武田家中地位显赫的一门众?”德川家康好奇地问。

    也难怪德川家康会觉得好奇,如果真是她口中的那个穴山梅雪的话,对方在这个关头派使者前来高天神城就十分有趣了。

    “是的,正是大殿口中的穴山梅雪大人。”这名青年连忙再次躬身回答。

    “哦?有趣!那么,穴山梅雪叫你来做什么?”德川家康更加好奇了。

    正如他所说,穴山梅雪作为“甲斐国大猫”武田晴信的女婿,在武田家中可是地位十分显赫。

    他派家臣在德川家、织田家即将出阵讨伐武田胜赖的时刻,来到高天神城拜见自己就很有文章了。

    反倒是王天邪,对于这名使者声称自己是骏河国穴山梅雪的使者,感到十分诧异。

    “你是说……你是穴山梅雪的家臣?如果在下没有记错的话,穴山梅雪在入道之前,应该是叫做穴山信君吧?”王天邪并没有掩饰心中的疑问,看向这名青年问。

    “呃,不知道这位大人是……”这名青年明显没有见过王天邪,看到对方提问顿时一愣,嘴里好奇地问。

    “嗯?你竟然不认识?这位就是织田家的织田王天邪殿下……”德川家康听了少年问话后满脸惊讶,随即他便左手一引,指着王天邪介绍。

    “你就是织田家的那只恶鬼?就是你讨死了在下的前主公?我要杀了你!”怎料德川家康的话还没有说完,这名青年便“噌”地一下跳了起来,指着王天邪怒吼。

    “呛!”

    怎料他的话刚吼完,原本坐在王天邪身后的本多高达小萝莉,瞬间抽出比自己身高还要高出两截的大太刀,刀尖穿过王天邪的身侧抵在了青年的胸口。

    这名青年的身子顿时僵在了原地。

    小萝莉近三米长的大太刀,透出一抹冰冷的死亡感,一看就知道是一柄绝顶锋利的名刀。

    “前家主?也就是说穴山信君与你口中的穴山梅雪不是同一个人?”王天邪语气中明显充满了一丝疑惑。

    当年“甲斐国大猫”武田晴信上洛,他带着八千织田鬼军骑马队凿穿四国国境,爆武田晴信某朵小菊花时,曾在新府城与踯躅崎馆间的山中小道上,讨死一名叫做穴山信君的武田家一门众。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在上一世的时空中,这个穴山信君在入道出家后,将自己改名为穴山梅雪,取法号:梅雪斋不白。也正因为此,他才会显得如此怀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