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222994.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五十九章 野望的败露始自灵魂的冲击

第七百五十九章 野望的败露始自灵魂的冲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被本多高达小萝莉用近三米长的大太刀抵住胸口的青年,听了王天邪的话后脸上流露出一抹鄙视的神情。

    “哼哼!堂堂织田家的恶鬼,竟然要靠一名女子来保护,依在下看来也不过如是!”青年虎视眈眈地瞪着王天邪,双眼中流露出不屑的神情。

    “放肆!”

    本多高达小萝莉嘴中一声娇喝,手中大太刀轻轻一捅,刀尖顿时刺入青年胸口一分,青年胸口衣襟很快便渗出一抹红色。

    “胜子,没事。”王天邪亲昵地摸了摸本多高达小萝莉的头,笑着对小萝莉说。

    小萝莉十分享受地微微眯了眯眼,握刀的手一缩,手腕一转,手中大太刀随之舞了一圈刀花后“呛”地一声插入刀鞘。

    德川家康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老神在在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看向青年嘴角却流露出一抹嘲笑。

    僵立在铺着榻榻米木质地板上的青年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脸上肌肉不断抽蓄。

    八嘎!那只鬼无视我!青年的脸色渐渐变得通红,胸口的刺痛不断在向他诉苦。

    “天邪哥哥,穴山梅雪是穴山信君的儿子。本名是什么弟弟忘记了,不过没记错是在穴山信君被哥哥讨死之后入道的。”德川家康先是看了眼面前青年,扭头向王天邪解释。

    王天邪听了之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嘴里轻轻“哦”了一声,不过,德川家康接下来的一句话。令王天邪顿时一口鲜血直喷十公里外。

    “不过嘛,呵呵,这位自称念佛以求心灵寄托的入道者,之后将自己母亲大人纳入了房中,随之继承乃父成为武田家一门众。”德川家康继续说着。语气十分平淡。

    “噗!”王天邪听了德川家康的话,忍不住一口鲜血狂喷半空,形成一团血雾。

    坐在他背后的本多高达小萝莉,浑身上下鸡皮疙瘩瞬间布满皮肤,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

    至于站立在寝室正中的青年,脸上现出一抹羞愧神色。

    实在是德川家康这只大乌龟的话。彷如一支利箭直戳他心底最脆弱的心事。

    穴山梅雪对自己所做这件事,可是津津乐道、十分自豪,甚至将自己比拟已故的“美浓国蝮蛇”斋藤道三,称自己实为枭雄之举,已故的“甲斐国大猫”武田晴信一定会在三途川地府称赞自己。

    有趣的是。就连四虎崽武田胜赖都十分赞成、看好穴山梅雪的做法。

    好吧,对于川中岛合战中比四虎崽更加贯彻逃跑心态的穴山梅雪,的确与四虎崽有些臭味相投。

    王天邪听了德川家康一番话后,不得不再次感叹自己的蝴蝶小翅膀的威力。卧槽八了个嘎,穴山信君的威名在这个魔王变成萌王的时空中,算是彻底被黑了。

    青年的身子,随着德川家康的话不断颤抖,甚至胸前的伤口。也因此而仿佛有些麻木失去了痛觉。

    自己家中所发生的事情,只有自己才最清楚。别看四虎崽对穴山梅雪迎娶自己的母亲借以上位表示十分赞同,但在穴山家中却有着无数家臣持反对态度。包括青年和他的父亲大人。

    “嘿嘿,天邪,竹千代果然有你的真传,一样那么腹黑!”腹黑二公主翠姬在王天邪的灵魂世界中捂着樱桃小嘴直乐呵。

    拜托,貌似自己当年没有教过这只大乌龟类似的事情吧?王天邪对此表示自己很无辜,他从没想过德川家康竟然也会说出如此一针见血的话来。

    经过了刚才王天邪、本多高达小萝莉。乃至是德川家康连番言语、身体打击,青年此刻早已没有了一丝锐气。摔坐在铺满了榻榻米的木质地板上。

    “嘛,穴山梅雪叫你来我高天神城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德川家康并不知道王天邪内心正对自己无尽吐槽。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青年问。

    在这一刻,他终于显露出一丝身为上位者的霸气来,浑身上下不断翻腾的气势直扑向面前的这名青年。

    “嗯?啊……在下家主命令在下前来投降……”青年垂头丧气地说。

    “哦?求降?说说他的条件。”德川家康听了青年的话后,扭头看了一眼王天邪,眼中流露出一抹悲哀。

    虽然这位穴山梅雪的做法有些令人感到难堪,但不得不否认对方那“甲斐国大猫”武田晴信女婿的身份。

    连他这位一门众中的顶级大佬都选择了投降的话,那武田胜赖这只四虎崽可就真的算是穷途末路了。

    “只要德川大殿将骏河国交予我穴山家掌管,我穴山家愿将骏河国拱手献上。”这名青年终于抬起了头看向德川家康,最终说出了自家家主大殿所交代的话。

    “哦,穴山梅雪的想法我明白了。嗯……大久保忠世,在吗?”德川家康点了点头,突然大声呼唤侍立在寝室外的大久保忠世。

    “大殿,大久保忠世在此。”听到了呼唤,作为家中首席家老的大久保忠世,连忙跪坐在走廊木质地板上拉开拉门回答。

    “你带这位使者去二之丸休息和包扎伤口,我明天自有定断。”德川家康先是如是的吩咐。

    大久保忠世连忙答应,站了起来为青年领路,将这名有些不情不愿,却又无可奈何的青年,引往二之丸的寝室休息。

    “天邪哥哥,我这样做适合吗?”直到扭头看向身旁的王天邪。

    “家康,你才是三河国、远江国的主人,我只是你的客人。”王天邪微微笑了笑,摆出一副十分轻松的样子对德川家康说。

    听了王天邪的话后,德川家康明显松了口气,他突然间发现自己今天有些得意忘形了。

    自从当年在白脸大瓮今川义元的府中做人质时期开始,当有外人在场时,自己不是向来都奉行“忍”这个字的吗?怎么今天竟然会越过了王天邪,自己就发号施令了起来呢?

    他不知道的是,这是因为王天邪刚才对他的灵魂冲击,余威并没有彻底消散。

    虽然他此刻感到头脑十分清醒,但其实他内心中对权力的渴求,对自己内心的野望早已不露声色地显露了出来。

    此时的德川家康十分庆幸自己发觉得早,貌似王天邪并没有发觉些什么。

    当然了,他万万想不到,他的庆幸落在王天邪、光秀大萝莉,以及翠姬这三位向来通过灵魂观察事物的鬼、妖一族眼中,其实是多么的幼稚。

    “天邪哥哥,你觉得那个穴山梅雪的投降,咱们要不要接受?”单方面认为王天邪没有察觉出什么异样的德川家康,随即不动声色地将话题转到了穴山梅雪身上。

    “呵呵,竹千代你觉得呢。”王天邪摆出一副自己只不过是客人的姿态,并没有喧宾夺主地擅自下定论。

    “接受!当然接受了!只不过,之后的事情嘛……嘿嘿嘿……天邪哥哥,你懂的。”德川家康放下了心中大石头后,心情顿时十分舒畅,念头顿时十分通达,竟然开起了王天邪的玩笑。

    “哈哈……胜子啊,你知道吗?知我者莫若竹千代也!”王天邪听了德川家康的话后,拍打着膝盖扭头对身后的本多高达小萝莉哈哈大笑。

    本多高达小萝莉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将已经被两人嘬空了的酒盅再次满上,分别递到了两人的手中。

    在这一刻,本多高达小萝莉并不是即将在战场上化身鬼神的三河国公主,而是一名十分称职、合格的妻子。

    第二天一大早,来自于骏河国的那名青年就再次被大久保忠世引进了高天神城大天守阁中。

    这次的接见并没有在寝室中举行,而是在一间大殿之中。

    当这名青年跟随在大久保忠世的身后走入大殿,顿时再次被惊呆了。

    如果说上次的会面只不过是私人到不能够再私人的见面,那么这次的见面规格绝对是最高的规格。

    不仅德川家康一身戎装的高坐在大殿最尽头的主位上,王天邪更带领着光秀大萝莉、前田利家、前田庆次等家臣坐在大殿左侧。

    至于大殿的右侧,则坐满了德川家中的家老、重臣,以及一众部将级以上武士。

    顺道说一句,除了王天邪外,所有人都着上了彼此各自的战铠,大殿中的气氛显得格外沉重、压抑。

    德川家到底在搞什么鬼?青年的内心中充满了问号,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只是相隔一天,与德川家康的见面就会有如此大差别。

    听说那位德川家康有一名影武士,莫非……青年突然想起了自家前家主大殿“甲斐国大猫”武田晴信,曾经对自己的父亲说过的一番话。

    “见过德川大殿、天邪殿下。”这名青年来到大殿正中央后,连忙躬身行礼,态度比昨天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没办法,这间大殿中的气氛令他的后背不由自主出现一丝凉飕飕的感觉。

    一股仿佛自己已经陷入了千军万马包围之中,随时都会被围坐在自己周围这群武装到牙齿的武士斩杀的错觉,在他心中油然而生。(未完待续)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