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244522.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六十二章 为了我的女儿,你去死吧!

第七百六十二章 为了我的女儿,你去死吧!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四虎崽武田胜赖最近的小日子,绝对妥妥地可以称之为过得焦头烂额。

    尽管他已经下大了笼城防守的命令,但耐不住面对日夜攻城的德川家武士,最基层足轻队中已然开始频繁出现逃兵。

    对于奉行“照猫画虎式”学回来了半吊子兵农分离制的武田家来说,这是不可制止兼难以避免的事情。

    当年王天邪和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认了阿雪姬为养女,然后把阿雪姬嫁给了刚刚年满十七岁的四虎崽武田胜赖。

    结果,武田晴信通过小萝莉的嘴,间接了解到了织田家所奉行的“兵农分离制”到底有多大的威力。

    武田晴信是一个很喜欢接受新事物、研究新事物的“科学”家,因此,他半哄半诱惑地将小萝莉所知道的知识,全部套了出来。

    只不过,诚然阿雪姬在天玲大萝莉、阿市小萝莉所组成的“尾张国公主军”中担任首席侍大将,武力值在织田家所有家老、重臣家里面的公主中排上前五名,但公主军却毕竟完全独立于织田家整个军政体系之外。

    因此,武田晴信所能够得知的,只有“兵农分离制”这个名称,以及十分片面的一些框架,真正的实际性操作还是需要武田晴信自己去琢磨。

    其结果就是,当遇到了大难临头的危机后,武田家的足轻队依然会像其他国境那般,贪生怕死之人源源不绝地出现。

    相反织田家之所以可以做到如此上下一心、军心一致,王天邪每隔三天两头的精神压迫法、精神洗礼(脑)法,绝对是最核心的秘诀之一。

    “大殿!不好了!出大事了!”

    就在武田胜赖如这几天天天都会做的事情般站在新府城天守阁中俯视着城下町的德川家康军阵之际。家老土屋昌恒急匆匆地一边大喊大叫,一边跑到他身边。

    “昌恒,发生什么事了?”武田胜赖有些疲惫地问,他的双眼布满了血丝,精神状态十分不佳。

    “大殿。刚收到消息,穴山梅雪投降了!德川家康和织田家那只鬼已出阵……目标不是这座新府城,而是……是……踯躅崎馆。”土屋昌恒气喘吁吁地躬身对武田胜赖行礼禀告。

    他越说越小声,甚至有些不敢开口。

    武田胜赖这几年的脾气实在不怎么样,遇到下人禀告什么不顺心的事情,不是踹就是打。绝对不会好言相对。

    果然……

    “纳尼?穴山……梅雪……投降了?八嘎!”武田胜赖断断续续的大吼,伴随着右脚一抬,狠狠地踹向了土屋昌恒。

    在这个战国乱世中,“等级”这两个字被彰显得淋漓尽致。

    即便土屋昌恒眼看着武田胜赖一脚向自己的小腹踹过来,脑海中瞬间产生超过三种方式躲避。但他却硬生生地承受了下去。

    “八嘎!那个穴山梅雪怎么能投降!他怎么敢投降!你在骗我!你绝对是在骗我!”武田胜赖满脸惶恐地大喊。

    只不过,土屋昌恒随即递上来的一张卷榜,却彻底打碎了他最后一丝的幻想。

    这张半米见方的纸上,穴山梅雪用毛笔一条接一条地写满了自己对武田胜赖的诉苦、不满,以及最后表示自己实在是忍受不住了,要带头反抗更呼吁其余各城池的城主一并投降德川家。

    “嗡!”

    武田胜赖看着这张纸,脑子顿时就气炸了,脸色“噌!”地一下变得又红又紫。心跳瞬间加速,浑身上下哆哆嗦嗦地不断颤抖。

    “穴山梅雪……穴山梅雪!你这个……昌恒!命令多田满赖带领一千人继续笼城防守,其余军阵全部随我撤退。回援踯躅崎馆!”

    武田胜赖一边大喊,一边双手用力,三下两下将手中纸张撕碎,随即双手用力向天一甩,顿时漫天纸碎飞舞。

    当武田胜赖顺利回到踯躅崎馆时,多田满赖已被酒井忠次带领着军阵讨死。新府城已落入了的德川家手中。

    此时距离王天邪和德川家康出阵已经过了大半个月,两军此时已进入了甲斐国。

    “呦西!天邪哥哥。还有三天,我们就会抵达踯躅崎馆了。”德川家康站在一幅两米多长、半米多宽的巨型山川地势图前。一边吃着今晚的晚饭,一边对身旁的王天邪说。

    现在已经是亥时了,也就是王天邪上一世的晚上九点。四周都是火把燃烧时所产生的噼里啪啦声,以及萤火虫在漫天飞舞。

    “我上次来的时候十分匆忙,所以完全没怎么留意。但其实甲州虽然荒凉,有些山景却实在是不错!”王天邪笑着对德川家康说。

    王天邪的确不是第一次进入甲斐国,只不过,上一次是带领着八千织田鬼军骑马队,日日夜夜、马不停蹄地赶路、攻城、赶路、再攻城、再赶路。

    因此,他用十分匆忙来形容不仅十分贴切,更逗得德川家康双眼再次有些湿润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王天邪那次的“赶路”可是为了来救援他呀!

    “唉,天邪哥哥,我要是有半兵卫一般的头脑就好了!”德川家康吃完了手中的稀饭,将碗交给侍立一旁的足轻队后,叹了口气说。

    眼前这幅巨型的山川地势图,看得他实在有些眼花缭乱。

    相反,当初在尾张国时,和他年纪差不多的竹中半兵卫,对于分析山川地势图,安排行军布阵计策这些事情,妥妥地表示毫无难度。

    “呵呵,竹千代,你要知道,半兵卫那家伙当初答应喊我为师父时,可是问出了诸如要用多少军阵、粮草和时间才可以夺取稻叶山城的问题来考我啊!”王天邪听了德川家康的话后,哈哈大笑了起来。

    德川家康对此表示十分无奈,自己完全比不过。

    “不过,竹千代,你别忘了,你和半兵卫之间有很大差距。你可是三国之主、四国之主的大大名,半兵卫却只有成为一名贤臣、良将、智者的天赋!”王天邪夸完了竹中半兵卫后,突然十分严肃地看向德川家康。

    王天邪的话令德川家康顿时愣住了,满脸都是惊讶与问号,他实在想不出王天邪到底为什么会这么说。

    “唉,竹千代,你能够做到我教给你的那个字,但是,半兵卫却绝对做不到啊!”王天邪再次叹了口气,继续说了下去。

    当年德川家康在尾张国居住的时候,王天邪和织田信子经常会教他们两个“忍”这个字的精髓。

    对于这个字,德川家康绝对掌握得比竹中半兵卫好多了。

    这是由于两人彼此经历、彼此阅历的差距之巨大所导致的,更是竹中半兵卫绝对无法突破的一个大障碍。

    竹中半兵卫的父亲毕竟只不过是侍奉于“美浓国蝮蛇”斋藤道三的一城之主,他所能够展现给竹中半兵卫、竹中雪姬这对双胞胎的,始终只不过是一城之见。

    即便为他们请了数位的名师、名士也好,始终不可能将他们姐弟俩的心怀、目光放眼于整个战国乱世。

    但德川家康却不一样。

    他的父亲再怎么说也是一国之主,对他的启蒙调教再怎么说也是一国之主所应有的气量、气度、魄力。

    这从根本上就令德川家康和竹中半兵卫站在了完全不一样的起跑点上。

    再加上竹中半兵卫和竹中雪姬可没怎么经历过战乱。

    唯一一次经历,就是被王天邪拐跑,然后被王天邪忽悠着收为了徒弟,不仅自己把自己给卖了,更在被卖之后继续帮王天邪数钱。

    但德川家康却从小就生活在尾张国那只“尾张国大猫”织田信秀、骏河及远江国的共主“白脸大瓮”今川义元威胁之下。

    可说是打小就经历了各种各样的磨练,甚至早早地就迎娶了比自己大上三千天的御姐妻子。

    海对面大明国有句“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的话,王天邪向来认为十分有道理。

    就好像织田信子一样,当初的处境比德川家康好不了到哪儿去。

    看到德川家康满脸都是迷茫,完全没有听懂自己拿他跟竹中半兵卫比较后的结论,王天邪并没有怎么多做解释,只是淡淡的几句话,将德川家康说得满脸都是羞愧之色。

    可惜的是,德川家康并不知道王天邪最心底的那句话。

    “所以说呀,为了我的女儿,果然你还是需要去死呀!”王天邪心里并没有将这句话说出来,但是,光秀大萝莉、腹黑二公主翠姬却早就已经猜到他的用心了。

    “好了,让我们来仔细看看到底在哪里结束这只四虎崽好!”王天邪像昔日对待松平竹千代那样拍了拍德川家康的肩膀,笑着指了指两人面前的山川地势图。

    很快,进入甲斐国后的第一次军议召开了。

    “诸君,这次出阵的所有指挥,将交由天邪哥哥全权负责,天邪哥哥所说的话就是我所说的话。”

    德川家康在最后一名部将级以上武士走进主营帐后,先是从左看向右环视了一圈,随后站了起来对所有人吩咐。(未完待续)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