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279003.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六十八章 你简直就是一只-禽-兽!

第七百六十八章 你简直就是一只-禽-兽!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天目山位于甲斐国东山梨郡,原名木贼山。

    在两百多三百年前,一位叫做业海本净的和尚去海对面大明国建国前的大元朝取经时,拜谒了天目山。

    这名业海本净大师回到战国乱世之后,就在木贼山修建了临济宗栖云寺,于是大家都开始把这座山叫做天目山。

    只不过,在这个魔王变成了萌王的奇葩时空中,一群二十一世纪新时代高中二年级学生,在老师带领下进行校外旅行参观天目山时,所关注的却並不是依然耸立在山顶的栖云寺。

    这群大约一百多人的高中生,在老师的带领下正走在天目山南面的田野村草原上。

    “大家,这片草原就是当年武田家最后一任家主武田胜赖切腹自尽的地方。同样,也是织田家终结这个战国乱世的最后一战。”一名大约二十七、八岁,穿着蓝色职业装,梳着一头黑长直的御姐,对在场一众学生们说。

    相对于一种女生听得津津有味,更令一众男生感兴趣的,应该是这位御姐“先师”胸前那对堪称“木瓜”的巨(喵)乳。

    “在这里,我们不得不提到一个人,一个有着‘恶鬼’称号的人,大家知道是谁吗?”这名胸前十分有料的“先师”满脸兴奋地问。

    “将军大人的先祖,织田王天邪殿下!”

    一众女生纷纷举起手来大喊,满脸都是兴奋状。

    说起现任的将军大人,在场的男生终于头一次脸上露出一副花痴状。众人脑子中出现一位一会身穿女仆装、一会身穿巫女服、一会身穿腹黑女王装的乙女。

    相对于男生脑中各种重口味服饰,在场所有女生脑海中的,绝对正常向许多……例如水手服和洛丽塔公主裙之类的,或者水手服和洛丽塔公主裙之类的。以及水手服和洛丽塔公主裙之类的……

    即便在这个新时代中,天皇和幕府将军的地位依然超然存在,甚至可以说是两家并立,首相位居二人之下的奇葩组合。

    只不过,这样的奇葩时代暂时跟王天邪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联。他现在正和德川家康疾驰于田野间,目标直指这群学生深处的这片原野。

    此时的武田胜赖正带领着家眷、最后的几名武士、随从、侍女们。慌不择路地从竹子岭山路向山脚跑去。

    他不得不跑。

    两天前他便被初鹿右卫门的军阵所发现,随即弓箭队便从竹子岭山头,居高临下地向他发射弓箭。

    同时,山脚下也出现了德川家的军阵。

    神原康政、石川数正的军阵从山脚下大声呐喊着沿山路登山,军阵中更不时敲打地面,扬起无数尘土,果然如王天邪所说,硬生生用两千人的足轻队,营造出了两万人规模出来。

    这下子。手中仅剩下不足二百多人的武田胜赖,终于表示自己实在是鸭梨甚重,再也“绷”不住了。

    被出鹿右卫门、神原康政、石川数正上下夹击的他,此刻只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完全不懂得行军布阵,完全不知道战阵是什么的低下町民,只知道一脸茫然地跟随着自己的家臣土屋昌恒在竹林中跑着。

    众人就这样在竹林中奔跑了整整两天两夜,只有肚子饿得实在不行了,才会停下来吃些干粮。

    手拉着手跟随着自己夫君逃窜的小田原御前殿。以及一众武士的妻妾们,此时都已变得十分狼狈。

    虽然这些女眷们的脸上倒是没有沾染太多尘土。但她们的裙摆却早已被树枝撕扯出一条一条的布条。

    好在这个战国乱世中的公主、女眷们,早已不再盛行昔日平安朝时代那种,身上一共套上十二层衣服的“五衣唐衣裳”十二单衣,使她们得以在行走中稍微减轻了些压力。

    直到离开了万福寺的第三天,一直没有合过眼,被织田、德川联军不断追赶的武田胜赖。终于来到了天目山南麓山脚。

    服部半藏此刻实在是对王天邪感到万分的恐惧。这只“织田家恶鬼”的算无遗漏,实在是太恐怖了。

    他作为服部忍者众的忍头,在这最后的战阵中自然是带领着手下的精英上忍,一直跟随在武田胜赖的身后,不断将武田胜赖的行踪通告自己的同僚。

    也正因此。他更加清楚武田胜赖和他的家臣到底要做出多少个选择,才会终于来到天目山南边的这片草原。

    直到这时候,跟随在武田胜赖身边的人,武士和足轻队加在一起一共只剩下了四是一人。

    至于小田原御前殿和一众武士们的妻妾,小孩子和侍女们,合在一起也已经不超过五十人。

    “叔父大人,我实在是走不动了!”一只五岁的小正太突然一屁股坐到地上对着土屋昌恒大哭大闹,再也不肯起来。

    “小四郎!站起来!”土屋昌恒对着小正太大声呼喝。

    这只正太的父亲土屋昌次是土屋昌恒的兄长,在当初长筱城合战时,被王天邪和德川家康讨死在合战之中。

    因此,成功逃回甲斐国的土屋昌恒,便收留了这只小正太,准备将他抚养成人。至于土屋昌次的夫人,也就是他的嫂子……嗯,自然是被收入了房中,行那啪啪啪之妙事了。

    类似这样的事情,在这个战国乱世中的上位者中,绝对妥妥地十分平常的事情。

    当然了,织田家由于有着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这只强势公主,自然不会发生如此重口味的事情就是了。

    这下子,这个不足一百人的队伍,终于迫于无奈地停下了步伐。

    本就觉得自己失去了尊严,失去了荣耀,失去了脸面的武田胜赖,被这只正太的哭闹声气得心里面的邪火蹭蹭蹭地往上窜。

    “停!停!停!谁叫你们停下来的?这家伙不愿意走,那么你们谁来背他走?”武田胜赖怒不可遏地大声喝问。

    可惜的是,他的喝问换回来的。却是众人无声的回答。

    “夫君大人,听声音追兵还在很远的地方,要不,我们还是先在这里休息下吧。”。

    在众人眼中的武田胜赖,貌似对自己这位夫人还是十分照顾的。听了她的话马上就同意了。

    只不过,只有武田胜赖自己才清楚,这是因为小田原御前殿可算是自己现在最后的一个根救命的稻草。

    这里距离相模国已经不是很远了,只要自己能够进入相模国的势力范围,那么身后的追兵自然就只能望而却步。

    这样一来,自己就可以借助小田原御前殿是相模国国主北条氏政最小的妹妹这一层关系,得到北条氏政的援救与善待。

    虽然北条氏政早就被上杉姐姐收拾得服服帖帖,但毕竟上杉姐姐的奇葩义理可是传遍天下的。

    在第三次川中岛合战后,更曾经做出过为出现瘟疫的送盐、送药。救治陷入疫病的城下町町民的事情来。

    当然了,武田胜赖并不知道就连上杉姐姐,都已经知道了自己做下的恶行。对方身为一名战国乱世中的强势公主,压根就不可能,也不会原谅他的所作所为。

    众人终于坐下来休息感到庆幸,对小田原御前殿投以感激的神情。

    怎料,就在这时,地面传来了一阵接一阵的震荡。震耳的“哒哒哒……”铁蹄声撒了欢地涌进众人的耳中。

    众人顿时变得目瞪口呆,满脸都是惊慌。

    只见无数织田家、德川家的骑马队。从田野一角的林中冲了出来,领头的正是王天邪和德川家康。

    人的速度能不能快过战马这个不好说,或许有些人跑得还真的会比马快。

    但是,王天邪却十分肯定,早就已经逃窜了三天两夜,身边有带着四十多名女眷、孩子的武田胜赖。却绝对逃不过战马的追驰。

    事实也恰恰如此,武田胜赖根本就已经没有气力再继续逃跑,只能双目失神地看着王天邪和德川家康的骑马队,将自己以及近百人的队伍团团围住。

    “武田胜赖……”王天邪跳下马,来到武田胜赖的身旁。

    “终于还是来了!你来杀我的吧?能给我一个体面的……”武田胜赖跪坐在地上。嘴里轻声地嘀咕,声音更是十分嘶哑。

    “武田胜赖,我来不只是为了杀你,而是为我的好女儿报仇!”王天邪看着满脸落魄神色的武田胜赖,嘴里咬着牙一个字接一个字地低吼出来。

    “为了阿雪么?哈哈……想不到我武田胜赖最后会因为一个用来联姻的女人而陨落!”武田胜赖听了王天邪的话后,突然状似疯狂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武田胜赖,你觉得很好笑么?不,我觉得一点都不好笑。我、信子、阿浓决定把小阿雪嫁给你的时候,可从没想过你会在她生下孩子的第二天,就强行跟她行房!你这个该死的家伙!”王天邪的语气越来越重,双眼中更是深出一抹究极的怒火。

    王天邪的话,令小田原御前殿的脸瞬间变得十分苍白。

    她对于阿雪姬这只萝莉并不是很熟悉,踯躅崎馆中的每一个人,都仿佛将阿雪姬的存在当成需要禁言的禁忌,完全不敢告诉她哪怕一句话。

    她只是在嫁入踯躅崎馆之前,才从自己的兄长大人北条氏政口中,得知阿雪姬这位原配夫人为武田胜赖生下了长公子太郎信胜后就香消玉殒了。

    但是,在今天,她终于知道了,也明白了为什么所有人都不敢告诉她这件事情。

    当她听了王天邪的话后,瞬间感到自己浑身上下冒出一股难忍的冷气,令她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脑海中只觉得好一阵猛烈的天旋地转。

    这位织田王天邪殿下会不会在含血喷人,或者是颠倒是非黑白?这个问题小田原御前殿完全不会怀疑。

    现在在场可是有着如此多的武士,王天邪根本就不敢,也不可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因此,既然他敢当众如此说,那么这件事情就只会是事实。

    “哼!哼!哼!再怎么说,她也只不过是一个女人,一个嫁给了我武田胜赖的女人。到底该怎么对她,根本轮不到你来裁决!”武田胜赖被王天邪当众接了伤疤,顿时恼羞成怒地大吼了起来。

    他的手瞬间握住腰间大太刀的刀柄,紧接着“呛”的一声抽出腰间大太刀,向着王天邪就劈了出去。

    “你简直就是一只猪狗不如的禽兽!我为你父亲感到悲哀!”

    王天邪嘴里一声大喝,右手瞬间抽出腰间的“妖刀.鬼闪丸”大太刀,“当”地一声挡住了武田胜赖的袭击,然后一脚对着他的肚子恨恨地踹了过去。(未完待续。。)u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