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284251.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六十七章 便当与便当还有便当

第七百六十七章 便当与便当还有便当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王天邪盛怒之下的一脚,不仅踹得武田胜赖腹部不受控制地一弓,更令武田胜赖胃囊里的酸水撒了欢地沿着喉咙食道往外钻。

    “呜……呕……”

    武田胜赖右手五根手指在剧痛下情不自禁地一松,手中大太刀再也握不住,向着地面自由落体,刀尖笔直地插进了田野的泥土中。

    王天邪右脚一迈,一步逼向前,左手用力向前一抓,瞬间抓住武田胜赖早已脏兮兮的武士服衣领。

    紧接着,被武士服衣袖包裹着的左臂肌肉顿时一鼓,左手用力一揪。

    仍在捂着肚子作呕的武田胜赖,被王天邪这么一揪,立刻失去了重心,向着王天邪的怀里撞去。

    如果此刻武田胜赖能够稳住重心,手中能够有一把匕首,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趁势将利刃捅进王天邪胸口。

    问题是,此时的他根本就连站稳都做不到。

    不,不仅站不稳,一个硕大的拳头由下而上,更已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砰”地一声砸在了他的肚子上。

    “岂可修!”

    王天邪一拳接一拳地猛烈轰在武田胜赖的胸腹,每一拳都伴随着“砰”地一声巨响,伴随着武田胜赖“呜嗯”的惨哼。

    “天邪哥哥,这个家伙实在不值得您如此动怒,不如还是交给弟弟我来处理好了。”德川家康终于看不过眼了,来到王天邪的身旁,叹了口气说。

    虽说是在为自己的女儿报仇,但以王天邪现今的身份。如此狠揍已经手无寸铁的武田胜赖,传出去的确是有辱王天邪的武士身份。

    当然了,只有光秀大萝莉、天玲大萝莉,乃至一众随同出阵的鬼姬公主们才知道,王天邪状似疯狂的每一拳。其实都十分有分寸。

    否则的话,以他现在身为鬼、妖一族天鬼一脉超级大能的拳头,恐怕只需要一拳,武田胜赖就会连渣都剩不下。

    “……家康……拜托你了……”

    王天邪仿佛终于清醒了过来,左手一松,任由浑身骨头仿佛全部碎裂般疼痛的武田胜赖。向着田野的泥地自由落体似的摔落。

    “啊呀!”

    本以为可以休息下而坐在田野间一块石块上的小田原御前殿,直到这时才终于缓过劲来,一声尖叫手脚并用地爬向武田胜赖。

    虽然她的心中仍对自己的夫君竟会在原配夫人阿雪姬生下太郎信胜的第二天,便强行与阿雪姬行房,导致十二岁小萝莉香消玉殒这件事感到十分惶恐。

    但这股惶恐在看到武田胜赖被王天邪一通狠揍后。却令她又开始不忍心将这个枕边人弃之不顾。

    “武田胜赖,你找个家臣帮你介错吧,你的儿子太郎信胜也是,你们父子一起切腹吧。”德川家康继续安抚了王天邪几句,随后才指着武田胜赖,面无表情地说。

    “夫人……扶我去……昌恒身旁。”武田胜赖听了德川家康的话,先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抬起头露出一副感激神情看了德川家康一眼。然后才扭头对小田原御前殿说。

    小田原御前殿满脸泪珠子地点了点头,温柔地架起武田胜赖的肩膀,吃力地扶着他站了起来。

    “小四郎。告诉叔父,你是不是一名武士的儿子?”

    就在武田胜赖终于站直身子之际,土屋昌恒的声音突然传进他的耳中。

    武田胜赖和小田原御前殿下意识地扭头看向土屋昌恒,只见对方正手持一柄大太刀,十分严肃地问自己的侄子。

    五岁的小正太明显吃了一惊,满脸茫然、不知所措地抬头看着自己的叔父土屋昌恒。

    “回答我。你也是一名武士的儿子,对不对?”土屋昌恒突然不耐烦地大声吼叫。语气中更是十分严肃、严厉,双眼透出一股凄苦与决绝。

    “对!”

    五岁的小正太被土屋昌恒这么一吼。顿时吓得打了个哆嗦,嘴里连忙大声回答。

    “你这么说,叔父就放心了。你年纪小,体力不好,走得慢,恐怕不能和大家一起前往三途川。既然这样,你就先走一步吧。”土屋昌恒听了小正太的话后,十分满意地说。

    “昌恒……你……噢……不……”小田原御前殿用空着的左手捂着自己的樱桃小嘴,不由自主地尖叫起来。

    可惜的是,土屋昌恒完全不给众人一丝反应的余地,手中的大太刀刀尖“噗嗤”一声,笔直地钻进五岁小正太的胸膛,再从小正太后背钻出来。

    “呜哇……”

    丈夫死后被土屋昌恒这个小叔子继续“照顾”的五岁小正太生母,顿时扑到了小正太逐渐气绝的尸体上,哇哇大哭了起来。

    “昌恒……是时候了……先帮太郎介错吧,然后我……也拜托你了……”武田胜赖踉踉跄跄地来到土屋昌恒面前,看了一眼小正太的尸体轻声地说。

    最终……四虎崽武田胜赖死了,最后的小老虎太郎信胜也死了,小田原御前殿在自己的丈夫被土屋昌恒斩下首级后,也将一柄匕首捅进了自己的胸腹。

    而土屋昌恒满脸泪痕地斩下武田胜赖和太郎信胜的首级后,同样切腹自尽了。唯一不同的是,没有一个人肯帮他介错。

    四十多名女眷、孩童同样选择了结束生命。

    负责操刀的并不是德川家康的足轻队,也不是王天邪辖下的织田鬼军,而是追随在武田胜赖直到最后的那四十多名足轻低级武士。

    当然,这群足轻也没有活下去的念头了,在德川家康默许下,选择在为自己负责介错的女眷终于前往三途川后,一起切腹自尽。

    织田鬼军和德川家康的军阵开始散了开来,准备进行休整。

    在王天邪和德川家康看来,武田胜赖死翘翘了的此时此刻。自然不会再出现任何意外,这场仗终于可以结束了。

    德川家康并没有在意那群萌生了死志的足轻,而是跑到王天邪的身旁轻声安慰起来,他实在没看见过王天邪如此震怒的一面。

    不光是他,就连德川家那些认识了王天邪十几年的老一辈家老、重臣们同样没有见过。更别提那些年轻一辈的部将级以上武士们了。

    谁说“织田家的恶鬼”是冷血的?

    从这一天起,德川家中所有见过刚才那一幕的武士,纷纷对会如此说的人表示究极的嗤之以鼻。

    当然了,千万不要触怒“织田家的恶鬼”这句话,同样被他们深刻的记在了心中。

    王天邪刚才那一通狠打猛揍,可是将武田胜赖揍得差点就全身骨头都散架。

    如果不是为了给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留下了一张脸。好让她分辨出这颗首级的主人是谁,恐怕武田胜赖的脸就会肿得连认都认不出来了。

    前田利家、前田庆次、光秀大萝莉、本多高达小萝莉等跟随王天邪出阵天目山的妻妾、家臣,以及一众德川家的武士,在安排好休整的事项后,向王天邪和德川家康的方向走去。

    众人经过刚才王天邪爆打武田胜赖。以及随后土屋昌恒杀侄子,武田胜赖和长子太郎切腹后,心情都变得十分沉重,不仅完全没有胜利的兴奋感,更对四周逐渐放松了警惕。

    怎料,就在这时,异变突然发生。

    “织田家的恶鬼,死吧!”

    一声声大喝。从那四十多名正准备切腹自尽的武田家足轻中传了出来。

    紧接着,五名站在队伍正中央的足轻,突然端起了貌似借助四周小伙伴遮掩。暗中装填好弹药的铁炮,点燃火绳瞄准王天邪的位置大喊。

    “啪!啪!啪!啪!啪!”

    连续五声铁炮的轰鸣,伴随着一阵青灰色的硝烟,从五名足轻手中的铁炮中响起。

    如果仅仅是德川家的话,武田家压根就不可能有今天如此落魄的结局。

    单单一个德川家的话,绝对妥妥地是被武田家轻松殴打的小怪兽而已。但恰恰就是这只“织田家的恶鬼”织田王天邪。竟然三番四次地屁颠颠跑过来救援。

    当年老家主“甲斐国大猫”武田晴信上洛,这个织田王天邪不惜长途奔袭。攻陷四国的国境赶过来救援。

    家主武田胜赖出阵长筱城,明明已经胜卷在握。但偏偏又是这只恶鬼,结果导致长筱城合战在设乐原大败而逃。

    前两次最终还能得以逃脱,还有本钱能够东山再起,但是,这次却已经连逃都逃不掉了。

    可是,如果不是有这只恶鬼的协助,德川家康怎么可能攻陷骏河国、甲斐国!对于德川家康来说那根本就是无力的事情。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武田家之所以越来越走下坡,王天邪绝对是最大的元凶。

    作为武田家最后的死忠,纷纷表示不搞死王天邪,心里实在是充满了遗憾。

    因此……射他!一起射死他!

    可惜的是,这五名足轻射出的铅丸,一颗射偏,不知道飞哪里去了;一颗射进了王天邪的右手手臂,带出一抹血花之余,冲击力更将王天邪摔倒在地上;至于剩下来的三颗,全部招呼在了满脸诧异的德川家康身上,左胸、脑门、小腹各一。

    “啊……呜……噢……”

    德川家康吃力地捂着自己的胸口,双眼瞪得圆鼓鼓的,看着四、五十米远那群武田家最后的足轻队,嘴里吃力地发出痛苦的悲鸣。

    鲜红色液体瞬间开始浸透德川家康的衣襟,将他身上那件蓝色的武士服,点缀出两大片鲜红。

    铁炮这玩意毕竟填充需时,因此,只有一次射击的机会。

    五名足轻发射了手中的铁炮后,发现竟然没有射死王天邪,反而是射死了德川家康,同样脸上有些惊讶。

    当然了,这股惊讶二话不说就变成了状若疯狂地喜悦。

    五名足轻纷纷破口大骂着将手中黑黝黝的铁炮往泥地上一扔,随即各自掏出自己的肋差,对着自己的肚子“噗嗤”一捅,再用力打横一切。

    五人的脸上充满了满足感,甚至围在他们身旁的那群足轻,脸上也露出了兴奋的大笑,明显是表示没能搞死王天邪,但能搞死德川家康也不错。

    为了给这五名“立了大功”的小伙伴有充足的时间挥刀子自捅,围在五人身旁的十几名足轻,纷纷同样举起了肋差,向前迈出了几步后,将刀尖对着自己的腹部用力捅了进去。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前田庆次,他连忙挥舞着自己手中的大太典大太刀,扑向那群正在做出“将匕首捅进腹部”动作,准备集体自杀的足轻。

    “大殿!天邪殿下!”

    “医奉行!医奉行在哪里?”

    被这场异变吓呆了的酒井忠次、大久保忠世,在前田庆次大叫着冲向足轻队之际,同样反应了过来,连忙大声喊叫着跑向王天邪和德川家康。(未完待续)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