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13128.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七十四章 陷入犹豫的萝莉

第七百七十四章 陷入犹豫的萝莉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王天邪和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来到书房的时候,山科言继早已津津有味地咽下第二十块汶莱宫廷式糕点,喝下去一壶蜜酒了。 章节更新最快

    嗯,没办法,谁叫织田信子为了王天邪和菊姬的“造人”大战,愣是将这位已经五十四岁的老爷子,在书房里一搁就是两个时辰。

    如果不是侍女们“糕点任吃、酒水管够”的话,老爷子早就闲得坐不住了。

    咱这不是不知道有客人来了嘛,嘿嘿嘿……对此,王天邪只好挠挠头发,嘴里好一阵傻笑。

    不过,正如织田信子所猜想的那样,山科言继的脸上根本就没有一丝的不愉快。甚至可以说即便王天邪和她再把他落在那里一、两个时辰,恐怕也问题不大。

    嘛,谁叫山科言继的下巴,还沾着一抹奶油呢。

    在织田信子一家独大的现今,平安京中的公卿们,生活早就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昔日那副破败沧桑的感觉,早就已经不复。取而代之的是恢复了辉煌气势的宫殿,以及餐餐有肉可食。

    织田信子真的做到了当年第一次面见昔日的“剑豪将军”足利义辉大正太时,对义辉大正太所说的那三点,变成了平安京中的一景。

    “第一,我的尾张国现在已经完全没有盗贼了。尾张国的领民们,完全可以也不关门。第二,尾张国境内的道路,没有一道关卡,各国商人可以随意经商。第三,尾张国的街道上,没有一丝尸臭、白骨。”

    这是当初织田信子在见到义辉大正太的时候,为了激起对方对未来的奋斗心。向对方大声宣告的尾张国国情。

    但在九年后的现今,平安京中早就已经没有了哪怕一名盗贼,道路上不仅没有一具尸骨,连杂草都几乎看不到了。

    可以说,平安京中的安全问题,早已在织田信子的管理下。真正做到了“夜不关门也无妨”这七个字。

    而商贾们也在公卿们的同意下,可以自由出入平安京城下町,在城下町进行各类买卖活动。

    至于关卡……关卡是什么?能吃吗?

    当然了,织田信子毕竟不是现任的幕府将军。

    因此,她从没有将自己做的这些事情,在全天下大肆宣扬,反倒是摆出一副“自己只是在尽自己的能力,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罢了”的低调态度。

    对此,平安京中的公卿表示。自己的双眼还是雪亮的。至于这股雪亮是不是跟织田家每年进贡的黄金,商贾们上缴的税收成正比……

    当年平手政秀老爷子这位“尾张国首席外交官”可是教给了王天邪和织田信子一个至理:每个人都有自私之心嘛,投其所好才是王道。

    当然了,这里面也包括了诸如近卫前久这位跟织田家走(有)得(着)很(联)近(姻)的平安京中第一公卿,同样起到了很大的关系。

    依靠着各种各样的助力,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织田信子的所作所为,早就已经超过了已故的父亲“尾张国大猫”织田信秀。

    “言继大人。实在是不好意思,在下等刚才正好有要事相商。怠慢之处千万莫怪呀!”织田信子和王天邪走进书房后,热情地对山科言继说。

    “哦,右府大人不敢当,老夫也不过是来了片刻而已。”山科言继连忙向织田信子行礼、打招呼。

    两人之间的地位,早已同样随着时间而变得翻天覆地。

    昔日王天邪和织田信子第一次上洛前往平安京的时候,这位山科言继可是正三位的高官。是王天邪和织田信子需要仰望、依靠的存在。

    而今天,织田信子早已成为了正二位的右府,而山科言继却因为身份的问题而原地踏步。

    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山科言继依然是身为公卿的大贵族,而织田信子的官位则只不过是对她的付(进)出(贡)做出的褒奖。

    随后的。自然就是织田信子亲手为山科言继进行一连串的洗涮涮泡茶。

    直到山科言继左转三圈、右转三圈地喝完了手中的热茶,三人才终于进入了正经事的话题。

    “右府大人,眼看现在还有一个多月就是新的一年。”山科言继终于认真地看着织田信子,嘴里开始说出此次前来安土城的目的。

    “在下等公卿一致认为,新一年的庆典,应该交由右府大人亲自主持,不知你意下如何?”山科言继没有等织田信子回答,便继续说了下去。

    纳尼?叫我主持新年庆典?这不合规矩呀!织田信子满脸惊讶地瞄了一眼山科言继,随后又将目光看向坐在身旁的王天邪。

    “言继大人,这恐怕有些不符合礼仪吧?没记错的话,往年主持庆典的,可都是现任关白大人。”王天邪替织田信子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呵呵,美浓守谦虚了。在我们一众公卿认为,这是一种姿态。”山科言继笑了笑,随即用手指了指书房一脚摆放的大太刀刀座。

    “哦,将军大人吗?”王天邪顺着山科言继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若有所思地问。

    武家的摆设跟公卿有很大的区别。

    公卿们的书房,永远看不到哪怕一柄武具的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文房四宝等文雅之物。

    而武家却完全不一样,书房角落必定摆放着一副刀座,也是不忘将军武运的象征。

    “美浓守认为,现任的将军,真的应该被称之为将军吗?”山科言继十分严肃地看着王天邪。

    “唉,言继大人,你这是要在下行那以下克上之事呀。”打从刚才就一直没有吭声的织田信子,突然叹了口气说。

    的确,除了身为公卿第一人的关白有资格主持平安京中的新年庆典外,身为武家之首的幕府大将军,同样有资格。

    只不过,织田信子从没有想过有一天,这件事情会落在自己的头上就是了。

    在她看来,与其担任幕府大将军,还不如做一只山中的猴子王,来得潇洒自在。

    “右府大人,将军已经缺席平安京的庆典很多年了。”山科言继突然话题一改,不再邀请织田信子主持庆典,反而从侧面开始说起一个事实。

    他的话,王天邪和织田信子当然听得懂。

    足利义昭这只义昭大狐狸,现在正龟缩在淡路海岛中。

    之前织田家出阵关西毛利时,本着会经过淡路海道这层关系,还特意命令泷川一益带着几门大筒,驻守在纪伊国西北角名草郡和歌山城,时刻居高临下地戒备义昭大狐狸做些不轨行动。

    令王天邪和织田信子失望的是,事实证明足利义昭这只大狐狸,正在逐步向义昭大乌龟这种生物演变。

    从王天邪、织田信子出发前往毛利家,到之后数路大军齐攻关西,这位将军压根就什么都没做,躲在自己的新二条御馆中,中日跟侍女们玩躲猫猫、俯卧撑。

    啊咧,为啥会用失望这两个字?

    好吧,如果足利义昭真的出阵了,或者是真的有什么小动作,泷川一益的大筒就可以直接猛烈开炮了啊。

    到时候,天下大义可就站在了织田家的阵地上了。

    “这个战国乱世中,你不来打我我自然将你奉为上宾,你既然动手了,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这才是这个战国乱世中的至理。

    至于“打不打得过”这五个字……

    嗯,想这么多做什么?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嘛,山贼和海对面大明国人口中的“倭寇”,就是这样炼成的。

    在这一刻,织田信子这个平时行事风风火火、大大咧咧,暴力因子爆灯满格的伪萝莉第一次犹豫了。

    “言继大人,这件事情容我再仔细考虑一下吧。兰丸,安排大人前往二之丸的客房休息。”织田信子先是对着山科言继做出抱歉的礼仪,然后大声吩咐侍立在门外的近卫旗本头森兰丸。

    “御意,言继大人,请!”森兰丸十分恭敬地向山科言继躬了躬身子,右手前伸,做出一副在前领路的样子。

    直到山科言继走远了,织田信子的眉毛,依然紧紧地皱着。

    “天邪,你觉得如果真的主持庆典,对于天下大义……”织田信子看着王天邪,嘴里轻声嘀咕。

    “你不觉得,淡路其实是个好地方,一个天然的笼子啊。”王天邪突然揪了揪织田信子的可爱小鼻头,嘴里笑了起来。

    “平手爷爷教我们做事情一定要占据天下大义,这样自然能够挺直腰板。”王天邪满脸怀念地说。

    当年平手政秀就是靠着“占据天下大义”这六个字,愣是协助织田信秀从尾张国守护的家臣的家臣,名正言顺地一跃而成半个尾张国的实际主人。

    因此,他的教诲王天邪和织田信子向来奉为至理。事实证明,两人的这个做法,同样为两人赢得了今日的地位。

    这也是令织田信子感到犹豫的原因所在。

    毕竟,如果她真的跑到平安京主持庆典,实在有些于礼不合。这样的话,足利义昭这只义昭大狐狸可就有了借口,向全天下公告她是反贼、是朝敌了。(未完待续。。)u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