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307.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章 小乌龟到尾张(下)

第四十章 小乌龟到尾张(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哼,既然松平广忠如此不顾念父子之情,那我就如他所愿,来人呀,把这三个小孩子推出去斩了,首级就送去松平广忠那里好了。”织田信秀在王天邪和信子看完信笺后高声的喊叫道。

    听到织田信秀要杀自己,三个小正太互相搂着对方一个劲儿的哆嗦。

    “父亲大人,稍等,这三名小孩子,请把他们交给我吧。”王天邪当然不会让信秀就这样砍了竹千代,轻轻地用胳膊肘推了推信子,大声说道。

    “你是不是疯了?竟然要为他们三个说话?留下他们对你有什么好处?你还顾不顾我们织田家的脸面了!”织田信秀见一向很顺自己意的王天邪,竟然为竹千代三人说项,原本已经稍稍熄火的内心,仿佛被火上浇油一般,再次熊熊地燃烧起来,整个人勃然大怒。

    “父亲大人,儿子恳请您,让儿子任性一次。”王天邪腰部以下仍然保持正坐的姿势,双手微微弯曲向前,腰部以上缓缓的弯了下去,整个上半身完全平贴在地似的伏在榻榻米铺成的地板上说道。

    “父亲大人,儿子也恳请您把他们三个交给天邪处置吧。”信子虽然不知道王天邪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既然他已经开口了,自然帮着口支持对方。

    “你……你们……”织田信秀气得指着信子和王天邪直喘气儿,嘴里面话都说不清楚了!紧接着,“刷”的一声抽出了插在身后侍卫腰间的野太刀,站了起来,用着十分沉重的步伐,一边不断的积累着自己的气势,一边缓步走到了王天邪的面前。

    “你……真的要为他们……三个……出头?”织田信秀显然已经气昏了头,对着自己这个平常一向十分看重的干儿子,咬牙切齿的说道。

    “父亲大人,请您放过他们一马。”王天邪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好像自己完全没有看到坐在两旁的家老、重臣们,对他暗中摇手或摇头的提醒。

    “你……”看来尾张国的大猫织田信秀这次是真的气着了,一边咬着牙说出了个“你”字,一边把手中的野太刀对准了王天邪的左臂,缓缓的刺了进去!

    “嘶……”一众家老、重臣们看着尾张国大猫的动作,纷纷情不自禁的倒吸一口凉气!

    更甚者,尾张国的大猫不仅仅是把野太刀缓缓地刺进王天邪的左臂,这丫竟然气昏了头,把已经刺穿了整条左臂的野太刀,缓缓的转了一下!顿时,原本流血还不算太多的伤口,仿佛泉涌一样,红色液体刷刷的沿着王天邪的左手,开始源源不绝的向着铺着榻榻米的地板上流淌过去!

    “嘶……”王天邪死咬着牙,一声不吭儿,只是抬起头,用十分坚定的目光看着织田信秀。反倒是坐在两旁的一门众们、一众家老、重臣们,嘴里面再次倒吸了一口气儿!

    至于三河国的三个弃子儿,已经吓得两只眼睛水汪汪的,嘴角不断地在抽搐,如果不是织田信秀这只尾张国的大猫就在自己的眼前站着的话,肯定立码儿“哇”的大哭出声来!

    “主公,信长和天邪这两个孩子的表现,根本就不是不顾我们织田家的脸面,他们两个这样做,完完全全是出于为您的名声考虑的呀!对于这两个孩子的作法,您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呀!其实您静下心仔细想想,放过这三个小孩子,比顺着松平广忠那家伙的意杀了他们,更能够彰显您作为一名上位者的大度呀!而且,这样,更能够堵住天下人的嘴,令天下的大义站在您的身边呀!”

    坐在织田信秀右边第一位的织田家第一智囊-平手政秀老爷子实在是看不过去了,情不自禁的也开始为自己的徒弟,以及同样被自己所欣赏的王天邪,说起了好话。

    随着老爷子的话,登时,整个场面热闹起来了。大家都开始纷纷说着“还是政秀老爷子说的有道理呀!”、“主公您要三思呀!”之类的话语,劝解着尾张国的大猫。

    其实,早在自己把手中的野太刀用力一扭,王天邪的左臂伤口鲜血直冒的时候,尾张国的大猫就已经后悔了。不过,作为家主,他怎么可能会当众认错,他想要寻找一个台阶。恰好,老爷子的话传来了,这可真是眼瞅着外面大雨纷飞,旁边随即有个知己递来一把伞那样,为尾张国的大猫解决了难题。

    “好、好,你们好,信长、天邪,看在政秀的份上,这个竹千代就交给你们两个,平时,就叫他们三个住在加藤图书的家里,哼……”织田信秀可以骂信子与王天邪,但绝对不可以不顾平手政秀的脸面,再加上老爷子正好给了他一个台阶,自然顺阶而下,答应了王天邪的要求,随后便甩手走出了大殿!而信子则在自家老爹甩手的那一刻,握住了野太刀的刀柄,避免伤口再继续扩大,老爷子则大声招呼侍卫们传医匠来为王天邪包扎伤口。

    织田信秀离去后,其余的家老、重臣也各自相续的离开了。平手政秀老爷子在医匠帮王天邪包好了伤口后,便也和医匠一起离开了,整座大殿顿时只剩下了王天邪、信子及三个小正太。

    “好了,好了,没事儿了,不用慌。我叫做王天邪,他是信长。挟持你们三个来尾张国,其实是我的意思。呵、呵,原本还打算瞒着你们,不过,不好意思呀,我低估了你们的父亲的脾气,他不要你们了,你们愿不愿意叫我和信子哥哥呢?”信子扶着王天邪的右手臂,走到仍然跪坐在地上不断哆嗦的小正太身边,后者轻声地安慰三个小正太。

    “在下……松平竹千代……见过……二位哥哥……谢谢……二位哥哥……刚才帮我们……呜哇……”虽然王天邪和言安慰着小正太,不过后者明显仍有些害怕,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毕竟,小乌龟再怎么能忍,现在也不过是个五岁的小正太嘛,在经历了刚才的恐怖场面后,能够说出一句话来,就已经不错了!没看见身边比他大一岁的七之助和大两岁的德千代,早就已经在那里低声哭泣了吗。

    “放心好了,以后如果有人敢欺负你们的话,我们俩儿一定会帮你们出头的。”信子这个暴力大龄萝莉,也挥舞着小拳头儿,安慰着三个小正太。

    虽然织田信秀把三个小正太安排在了热天神宫的社家-加藤图书的家里居住,但王天邪并不打算现在就带他们过去。

    --我-是-跪-求-推-荐-的-分-隔-线--

    “师父、师父,姐姐有话要跟你说,嘿、嘿、嘿……”

    “哼,我才没有话跟坏蛋师父说。”

    “师父、师父,姐姐前两天还跟丽姐姐打着商量:竟然不带我们去“清雅居”玩,等回来之后,一定要好好报复他,嗯,用牙咬应该不错!”

    以上就是当王天邪和信子带着三个来自三河国的孤儿,回到了自己位于清州城外新川附近的一千石领地的时候,三个小正太听到的第一段话。

    没错,他带着三个来自三河国的孤儿回到自己的家里。

    “竹千代,这是我的两个徒弟,左边的是姐姐雪姬,右边的是弟弟十兵卫。雪姬,十兵卫,这是竹千代、七之助和德千代,你们的年纪差不多,以后要好好相处,一起玩哦。”王天邪笑着向一个小萝莉以及四个小正太互相介绍……话说,怎么突然有种违和感?难道是我的错觉?

    早在王天邪元服的时候,织田信秀就封了一千石的封地给自己这个义子。封地的位置,就在清州城外的新川一带。想必各位应该还记得吧,早在三年多四年前,王天邪在新川的一条支流附近,死缠活赖的向织田信秀大肆撒娇,讨来了一座被他命名为“尾张国孤儿收留所”的别院。

    王天邪的封地,就是以这座“尾张国孤儿收留所”为中心的一千石范围。

    至此,这座“尾张国孤儿收留所”也终于名正言顺的,成为了王天邪的私下之物。最令他和信子兴奋的是,他们俩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在这座别院内训练属于他和信子的“尾张孤儿军”了!

    当然了,王天邪的部屋,并不在这座“尾张国孤儿收留所”内,他的部屋在“尾张国孤儿收留所”向着清州城方向的一座小山上,被他命名为“山内馆”。

    四个小正太和一个小萝莉很快就玩到了一起,信子则去了王天玲的厢房玩,只有王天邪,带着果心回到了正厅。

    此时的正厅里面,正有一名来自“清雅居”的上忍,在等待着向王天邪汇报来自骏府国今川家的情报。

    据情报上说,松平竹千代被夺、松平家二十八名家老、武士被杀的消息传进骏府国之后,今川家的今川义元勃然大怒!据忍者的探听,他比竹千代的老爸松平广忠还要火大,甚至马上下令在吉田城的天野景贯等多名将领,立刻出兵,强力猛攻田原城。

    在接到这份情报之后,王天邪大松一口气。

    说实在的,对于户田康光的死活他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织田家津岛至渥美半岛之间的海运贸易管道。刚刚从田原城回来的他十分清楚,要攻破田原城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算天野景贯再怎么勇武,没有一段时间是不可能的,这样他就有时间去准备很多后招。

    ------------

    “呜呜呜……父亲大人不要我了,母亲大人也早就离开了,竹千代好可怜的说……为神马土依先生这么残忍,为了大家手中的推荐啦、评价啦之类的票票,以及鼓励有兴趣的朋友,加入他的那个群号:281565552的书群,就把竹千代弄了个这样的处境哦……呜哇哇哇……大家如果可怜竹千代的话,记得要投张票票哦……”刚刚来到尾张国的松平竹千代小正太,眼睛下面挂着两串眼泪珠子,十分可怜的对大家说。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