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310.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三章 平手政秀的小算盘 (1)

第四十三章 平手政秀的小算盘 (1)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尾张国二月的天气十分清爽,有一只大鹰,正高高的飞翔在蓝蓝的晴空上。从牠的视野中,可以看到那高耸的那古野城的屋檐。

    那古野城对于尾张国下四郡来说,有着十分超然的地位。因为这是尾张国的大猫织田信秀早年作为一个小城主发迹的居城,同时,也是尾张国下四郡的中心点!

    早在信子元服的那天起,这座位于清州城东南面的平城,就作为了信子的封地,由尾张国的大猫织田信秀赐给了暴力大龄萝莉。十分有趣的一件事是,信子的封地、王天邪的封地,都与尾张国下四郡名义上的最高统领人-织田大和守信友所仅余的三分之一座清州城的距离一样!更甚者,两人的封地,与清州城形成了一个倾斜的等边三角形,与清州城遥遥相对。

    另一件令人难以理解的事情就是,早在差不多一年半以前,也就是王天邪举行元服礼,正式搬进了山内馆的封地那天,尾张国的大猫织田信秀便决定迁居到紧挨着热田神宫附近的古渡城。而且,他完全没有通知织田信友自己将搬走,直到他离开了清州城的范围,织田信友才得知清州城内的织田家一门众,就剩下他自己这一门了!

    在这里,我们不得不再次讲一讲地理知识了。首先,让我们从清州城向着正东南方画一条直线,便会抵达热田神宫,而古渡城恰恰是在这条直线靠近热田神宫方向的大约五分之一左右的位置。

    而那古野城,在这条直线剩余部分的一半的右边对开不远处,清州城的东南偏东位置,与清州城、古渡城斜斜的遥遥相对。有趣的是,从清州城攻打那古野城的距离、从古渡城攻打那古野城的距离,相差绝不超过半个时辰。

    这也意味着,如果要从清州城进攻古渡城,则那古野城是其必经之路,而,从清州城出兵的时候开始计算,则古渡城的援军会与敌军同时间抵达那古野城,使那古野城成为主战场!

    这时,大家会问一个问题,既然这样的话,那王天邪的封地山内馆及以“尾张国的孤儿收留所”为中心,占地一千石是在哪里?

    刚才我们提到过,王天邪的山内馆封地,在清州城的正东稍微偏北的地方,如果从地图上看的话,大家就会发现一个十分奇特的现象:王天邪的山内馆、信子的那古野城、织田信秀的古渡城是呈一条垂直线的,山内馆在最北边,中间是那古野城,最南面是古渡城。而山内馆和那古野城遥遥的与清州城形成了一个锐角!可以说,三座城形成了一个十分奇妙的防御圈!

    这也导致了织田信友压根儿就不敢离开清州城,因为不论他想哪个方向走,都会受到至少两路的攻击!更甚者,织田信友连清州城的本丸天守群都不敢进入,在织田信秀搬走以后任由本丸天守群空置。

    为什么?他怕呀!织田信秀走的时候,可是完全没有通知他,万一织田信秀以他擅自搬进了本丸为名义,发兵来打他,那不就糟了!

    大家明白了宏观的地理位置后,我们现在把视线放回那古野城。那古野城的右边,是荒神森林;左边,是八王寺的树林以及其所连接着的天王树林。

    由于信子的荒诞作风,以及时不时的恶作剧,城下町只有寥寥几乎的农户。这附近并没有象样的高山,前面的平松山和小松山都只不过是小山丘。因此,信子的封地虽然占地面积挺广阔的,但耕地却是有限。

    --我-是-跪-求-推-荐-的-分-隔-线--

    “喂!请问,这里是不是住有一位吉法师公子?”一个年约四十,体格魁梧,衣着颇为气派,看装束明显是流浪武士的中年人,向在田里面工作的农夫大呼道。

    “看大人的装束,您是城里出来的武士大人呀?”农夫并没有回答对方的问话,反而停下手,拿着锄头站起来问对方另一个问题。

    “哈,哈,不是,不是!在下只不过是一个流浪汉罢了。”流浪武士貌似豪爽的大笑着回答农夫的问话。

    “哦,那你既然是个流浪汉,为什么还要问城里的这位大阿呆的事情呢?”农夫充满好奇的问道。

    “这位老兄,我要找的吉法师公子,就是原那古野城城主织田弹正忠信秀先生的公子呀!”流浪武士解释道。

    “是的,就是那个令人头痛的大呆瓜呀,说起来,你为什么要问他的事情呢?”农夫明显已经点燃了熊熊燃烧的八卦之魂,不断的追问着。

    “呃,你明知道他是原城主的儿子,现任的那古野城城主,你作为他的领民,竟然还敢称他为呆瓜,难道你和他之间有什么瓜葛?”流浪的武士一边苦笑,一边摘下头上的斗笠。

    “哎,别提了,在这里呀,没有一个百姓不怨恨那个呆瓜的。你肯定想象不到,就在不久前,他带了许多孩子来到我们的瓜田,糟蹋了五六十个瓜之后就跑掉了!”农夫一副苦脸的样子诉苦道。

    “啊,原来如此,他曾经带着一群孩子来到你们的田地里捣蛋呀。”流浪武士一副恍然大悟般的说道。

    “唉,我可不是因为你是流浪汉才告诉你这些事情的,只要一想到那个呆瓜竟然是我们的城主,我们就无心工作了……全村子里的人都和我的想法一样。对了,现在他大概已经吃饱了正在河里面游泳呢,要不然的话就是在若宫的树林里睡午觉吧!”农夫说道。

    “若宫的树林吗?”武士好奇地问道。

    “是呀,只要站在城墙边就可以看到那个树林了。”农夫指了指远处的城墙说道。

    “哦,好的,谢谢你了,在下打扰了。”武士一边说一边戴好自己的斗笠,向着农夫所指的方向走去。

    “嗯,这世间的事真是无奇不有呀,真是万万想不到,织田信秀那样一个器量颇大的人,夫人又那么精明,为什么会生出这种小孩子呢?”流浪武士一边感叹,一边仰望天空吱吱喳喳飞过的飞鸟,然后将视线移向深绿的树林。

    “来到这里就可以见到他了吗?”武士自言自语的迈入林中。

    正午的树林显得一片宁静,武士一边四处观望,一边走在林间的小道上。可能是长时间没有人打理的缘故,两旁的小草长得十分茂盛,比这个身高大约一米六左右的武士还高。

    其实大家都知道啦,日本人的身高,普遍不超过一米六,所以,嗯,让路边的小草们一起深深地鄙视他。

    “嗯?前面有人?”出于常年练武,武士十分敏锐地察觉林中除了自己外还有其它人。

    “啊,看那些身影,大概都是些孩子吧!”原来在这条只容一人的林间小道远处尽头的树荫下,出现了一堆身影。这名奇怪的武士随即徐徐地拨开林间的小草,以十分缓慢的步伐向前前进,在即将要接近时,他小心翼翼的隐藏到一棵古树的后面,遥遥的观望起来。

    这……这到底……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映入中年武士眼帘的,是一处小空地。小空地的四周都是参天古树,茂密的枝叶令空地显得十分yīn凉。在空地的正zhong yāng画着一个大约一米多两米的圆圈儿,两个小孩子正在圈内比赛相扑!

    其实如果是两个男孩儿的话,这个武士并不会表现得十分惊讶。可是,左看看、右看看、上看看、下看看、哪怕你换了一副氪金狗眼并睁大了你的眼珠儿子去看,圆圈儿里的这两个小孩子,都是两只目测不过十三、四岁的大萝莉呀!

    而且……而且……有谁来告诉我,为神马这两只大萝莉的衣着,与相扑男孩们的穿著一模一样呀有木有!可不是吗,圆圈儿里的两只大萝莉,上半身和下半身都像男孩子那样赤着的,就连脚部也是赤着,只是在腰间围了一条兜裆布,而且,系法还是和男孩子的一模一样呀有木有!

    在圆圈儿内的两只大萝莉,彼此的眼神皆十分严肃。她们都各自翘着自己的股部,两只眼睛一眨都不眨的互相盯着对方,脚掌尖着地,双膝外张,稳腰并将双肩放松,双手放在膝盖上,上身挺的笔直以维持重心。她们的皮肤十分的白皙,小脸蛋儿上面因为憋气而有些红通通的,十分诱人。

    “还没有,还没有,继续盯着对方,继续盯着对方,拿出你们的气势来!”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传来,把流浪武士关注在两只大萝莉身上的目光拉了回来。

    流浪武士顺着声音望去,才发现除了圆圈儿内的两只大萝莉外,还有一名少年坐在稍远处的一颗大石头上,同时还有许多类似打扮的大萝莉们,正分成两边,一声不吭的围坐在少年的周围!

    刚才出声的,恰恰是被一群萝莉围坐在中间的那个少年。

    这个少年看起来大约十四、五岁,用夹子束着的头发朝上绑在头顶的正zhong yāng,他同样**着上半身,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伤的缘故,一圈圈的绷带从腋下位置开始紧紧地裹着少年微微浮起的胸部直至他的腹部。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