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314.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七章 我们来赌博吧

第四十七章 我们来赌博吧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主公,听说斋藤道三有个女儿,只要能够让信长娶了她,织田一族的纷争立码儿可以平息,信长的家中地位立码儿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立码儿都将烟消云散。”

    这就是平手政秀老爷子给尾张国的大猫织田信秀出的主意。

    十分溺爱信子的老爷子,更以比王天邪上一世那个运动健将刘翔拍马都赶不上的速度,在尾张国的大猫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便邀请了斋藤家家老-村松与左卫门chūn利前来商讨这段姻缘。

    在老爷子眼里面,这段姻缘成功与否,直接影响了自己宝贝徒弟未来在织田家的地位,同时也直接决定了织田信秀一脉未来在尾张国的地位!

    不过,现在摆在老爷子面前的是一道大难题,村松chūn利这位美浓国客人来访,可是具有着很重大意义,他的观点会直接影响到这段姻缘说不说得成。

    这下子问题就来了,自己宝贝徒弟那些胡闹、恶作剧、疯疯癫癫,全部被对方看在眼里面,这可怎么办?

    这个难题一直困扰着老爷子,直到他今天早上把对方送出城门,仍然不得解脱。为此,老爷子打算去天王坊找自己的宝贝徒弟好好谈谈。

    按照今天的日程,自己的宝贝徒弟现在正是上课的时候。

    可怜的老爷子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最大的难题,根本就不是来自于美浓国的客人。老爷子最大的难题,其实是自己的徒弟压根儿就不是男子汉,而是还有四个月就十五岁,货真价实的大龄萝莉呀有木有!

    “大师,你有没有看到信长?”老爷子走进天王坊,对着迎面而来的一个和尚问道。有趣的是,这个和尚从头部到上衣都被墨汁染得黑漆漆的,脸上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平手公呀,平手公……我的亲爹呀,我的亲爷爷呀,您可算是来了!您看看我!我只不过是对信长公子说了句勉励的话,就变成这样了呀!”和尚一看到老爷子,仿佛见到了心中那佛祖一般,一桶桶苦水那叫一个刷刷刷地往外撒欢的吐!其神情简直就跟被老公欺凌来、欺凌去的出气包,被丈母娘又打又骂的哀怨小媳妇般!

    “呃,你怎么跟他说的?”老爷子看着和尚的狼狈样子,浑身直冒成吉思汗。

    “我只不过跟他说,公子,您如果再不用功读书,会被家老们笑话的……噢,佛祖在上,我就是这么告诉他的,可刚说完,公子他就一边大骂我笨和尚,一边把砚台朝着我丢了过来,然后就从吊钟旁的窗户跳了出去呀!”和尚语带哭腔的向老爷子诉苦告状。

    “呃,这真是抱歉呀,我去别处找找看,找到他后一定帮你说说他。”老爷子一阵愕然,随即,双手捂脸,向那古野城方向原路而回!丢人呀!

    明明自己的宝贝徒弟马上就十五岁,也早就举行了chéng rén礼;明明他不仅仅是尾张国下四郡织田家嫡长子,拥有一个十分气派的名字-织田三郎信长,更是现任那古野城城主,未来织田家家主;可是大家依然十分无礼的叫着他的rǔ名-吉法师,仿佛在嘲笑他的行为举止,仍然是个长不大的疯孩子一般!

    老爷子先是回家换了一匹马,然后开始考虑到底要到哪儿去找这位百姓口中的小狐狸城主!

    唉,若要找自己这个宝贝徒弟,恐怕要到山川树林里去了吧!就这样吧,先去若宫树林,然后去小松山,最后去揖斐川堤岸看看吧,老爷子如是想道。

    当老爷子找到信子时,后者正与一帮子以前自己经常抱在膝盖上哄几句,现在十三、四岁,已经或即将元服的孩童们,在河堤下分岳的河流中玩耍,一眼望过去,几乎所有家老、重臣的孩子们都在里面!

    而王天邪则坐在河岸边,对三河国孤儿们、竹中小萝莉、小正太以及另外几个年纪很小的孩子说些什么,几个平均年龄只有六、七岁的小孩子,围坐在王天邪面前摇头晃脑。

    闹了半天,原来自己宝贝徒弟从天王坊的窗户飞奔出来后,和自己一样先回城里面牵了匹马,然后从王天邪的山内馆开始,挨着个把一帮子家老、重臣的孩子们拉了出来呀!

    “唉,天邪,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老爷子把他的马拉到柳树边儿,和一众孩童们的马系在一起,然后一边喊着,一边走向王天邪他们。

    “爷爷来啦,你们快向平手爷爷打招呼。”王天邪站起来向正走过来的老爷子行礼,并对围坐在自己面前的八个小萝莉、小正太说道。

    “平手爷爷好。”一众小萝莉、小正太们异口同声的对老爷子喊道。八个小屁孩儿的童声一起传入老爷子的耳中,把老爷子哄得乐呵呵!

    除了三河国的三个孤儿外,其他的,可都是织田家的未来呀。日本战国时期十分讲究徒弟跟师父,因此,老爷子把竹中姐弟也看成是自己人。

    “平手爷爷,我在讲故事及教他们认字。”王天邪带着一众小萝莉、小正太打完招呼后,对老爷子说道。

    “呵呵,不错,不错,难为你了。”听得出来老爷子十分高兴,毕竟老爷子一生中最大愿望,就是织田家能够长盛兴旺。

    “喂,信长公子。”老爷子挥了挥手,示意王天邪继续向一帮小屁孩儿们传知识后,来到河边,对着仍在河里面玩耍的信子大声喊叫。

    信子今天的发型依然没变,仍然是那样特立独行,上半身穿着松松垮垮的单衣,隐隐约约看得到从右肩开始,斜斜缠绕着一圈圈儿绷带,再打横一圈圈儿的从腋下位置开始,紧紧地裹着她那已然微微隆起的两团馒头直至她的腹部。

    最奇特的是,她的腰带上绑着一大堆小道具,例如打火器啦、一堆布袋子啦、抓鱼的树枝啦之类的……这……这简直就是个乞丐搬家般的样子呀有木有!

    “啊,爷爷,您来了呀。爷爷,稍等一下,一会儿我烤鱼给您吃。”信子回头看了看,一边挥手,一边假装满脸惊喜叫道,心里面却在暗想,真不愧是天邪,竟然猜到爷爷会跑来找我!

    这一句话说的老爷子直乐呵,自己宝贝徒弟要烤鱼给自己!咦?不对呀,自己来这里不是为了吃鱼呀!

    “信长,你过来,我有话要跟你说。”老爷子回过神儿后向信子再次喊道。

    “哎呀,爷爷,您先等会儿,我正忙呢。喂、喂,赶快到这里呀……不、快去那边,鱼跑那边去了,一条大鱼哦……”信子一边急急忙忙的扭头对老爷子喊了一句,一边指挥着几个少年抓鱼。

    “信长公子。”老爷子看着自己宝贝徒弟在那里疯闹,再看看身后不远处的王天邪,摇了摇头再次喊道。

    “哎呀,爷爷,难道就不能等会儿再说吗?爷爷,一会儿我给您烤一条大鱼好了。”信子这次连头都没回了,直接就这样喊着。

    “信长。”老爷子的语气开始有些怒意,这已经是他第四次喊信子了。

    “什么事嘛,爷爷,您没看到我正玩得不亦乐乎,您别妨碍我嘛。”虽然嘴里面说着埋怨话,不过信子还是向老爷子走过去,即将15岁的大龄萝莉深知道,凡事不过三,过了就过分了。

    “你来,我之前跟你讲过多少次,不要来这种地方,上次从马上面摔下来就是在这里呀!”老爷子一边看着信子走过来,一边如是说道,看得出老爷子对这个河堤的怨气可不是一般大,河堤对此表示自己鸭梨究极亚历山大……自己百分的、千分的、万分的无辜的说……

    “唉,信长呀,你看,河川快要上涨了,天空上白云也多了,这可是chūn天的气息呀。我上一回告诉你的事情,你怎么就不听呢?”老爷子语重心长的对信子说道。

    “爷爷,到底是什么事情呀?”信子牢记着王天邪告诉她的话,随机应变但假装不知道。

    “你呀,别站在这里了,刚才玩累了吧,我们去那边坐下说。”老爷子一边对信子说,一边朝一棵柳树走去,拍了拍树下大石头。

    “爷爷,您快说,我还忙着呢。”信子只好一边嘀咕,一边走过去和老爷子并排坐着。

    “你的姻缘呀,和美浓国的姻缘,难道你竟然忘了?”老爷子拍了拍信子肩膀说道,自己宝贝徒弟已经举行了元服礼,已经是大人了,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摸他的头了。

    “哦,爷爷,您说的是那条蝮蛇的女儿呀。”信子想了想后,毫不在意的说道。

    “是呀,我就是说这件事。美浓国那边已经派来了家臣,你知道吗?这个姻缘最好是能成功,这样你以后的地位就万无一失了。所以呀,你也该收敛一下才对。”老爷子为自己宝贝徒弟可谓是用心良苦呀。

    “哈哈哈……爷爷,您真是……您仔细想想,如果我真的改变态度收敛的话,那么这个姻缘就难成了。”信子哈哈大笑起来。

    “你怎么这样想?”老爷子发觉自己有些看不透自己这个宝贝徒弟了,感觉上就好像自从堕马以后,宝贝徒弟就变成另一个人似的。

    “爷爷,您贵为织田家第一智囊,想必一定会想得到。那位公主的父亲可是美浓国的蝮蛇耶,行事作风一定会出人意表,与其他人有所不同吧,想必他的女儿也不会例外吧。”信子一边挥舞着拳头,一边笑着对自己的老师说道。

    “够了!你别胡说!这可不是开玩笑,你要知道,你是织田家未来家主,织田家的安危与这个姻缘可是有着直接的关系!”老爷子动怒了,全身颤抖着站了起来指着信子喊道。

    “爷爷,您又来了。织田家的安危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儿,与那条蝮蛇的女儿结成姻缘,更扯不上什么关系。”信子的声音也开始大了。

    “信长,话不能这么说!你知不知道,你的怪异行为,会令对方的公主感到厌恶呀。”老爷子语气也越来越重。

    这一刻,信子火了,她觉得自己才是最无辜的、最苦逼的、最悲……而且还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呀有木有!还有那个混账天邪,随机应变哦,难不成我现在对着爷爷大喊我其实是女孩子呀有木有!

    “要是讨厌,那还有什么意思?如果她是那样的女人,我宁可不要!”这句话,信子几乎是吼着对老爷子说出来,语气十分悲壮、态度十分严肃……甚至令老爷子有些愕然。

    老爷子又怎会知道,信子前半句话根本就没有什么意思,最后那五个字才是重点!自己可是个女孩子呀,怎么可能去娶一个女孩子呀呀呀呀!!!!

    “爷爷、信长,你们都放松些,别动气,孩子们被吓到了。”就在信子终于抓狂之际,解围的人到了。王天邪一边指着远处正不断地望着两人的那群小孩儿,一边来到两人身边说道。

    “信长,在斋藤道三这条毒蛇的眼里面,这位公主是十分重要的。据说,她才貌双全,在美浓国一带颇有名气,只要公主一句话,足以影响她的父亲。”王天邪一边对信子说,老爷子就一边直点头。

    “爷爷。”就在老爷子心里面直夸王天邪懂事的时候,后者向着平手政秀很郑重其事的叫道。

    “啊,天邪,怎么了。”老爷子好奇地问。

    “爷爷,我们来打赌吧。”王天邪笑着说道。

    “赌什么?”王天邪的话令老爷子有些发楞,打赌?这时候打赌?这时候应该好好劝导自己宝贝徒弟呀!

    “我们就赌这段姻缘是否成功。若是这段姻缘不成功,我的头给您,但是……好了!就这样!吶,信长,我和爷爷都饿了,你快去抓鱼呀,我和爷爷都要吃大的,不要小鱼。”王天邪笑着说道,同时对着信子挥了挥手,叫她赶快去为大家的午饭努力。

    “啊?哦……哈哈……那边的,快,快呀,大家赶快动起来,我们今天要抓很大很大的鱼!”信子可不管那么多,听完王天邪的话马上撒腿就跑,向着仍在河里面的几个少年大喊大叫。

    “呃,天邪,你刚才是说……”王天邪的话令老爷子十分震惊,这个……赌不起呀……难道说……莫非……老爷子想起了去年攻打美浓国的时候,王天邪在河里面夜观天象占卜的事情……

    “哎呀,爷爷,孩子们正喊着要听您讲故事呀……”王天邪可不打算解释那么多,他只是自顾自地拉着老爷子向几个小正太、小萝莉们走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