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326.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九章 美杜莎公主的超展开(下)

第五十九章 美杜莎公主的超展开(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当然了,也难怪我们可怜的美杜莎公主会误会。

    毕竟,这全天下的人里头儿,除了尾张国大猫织田信秀外,没有任何人能想象得到,堂堂尾张国下四郡织田家嫡长子,未来织田家家主,竟然会是个暴力大龄萝莉呀!就连尾张国下四郡织田家本家、分家里面所有远房近亲,都压根儿不知道这回事儿!

    不得不说,尾张国下四郡织田家家主-尾张国大猫织田弹正忠信秀的脑子,一点儿都不亏待自己那一代枭雄之名!丫的脑子,转数实在是太厉害了,其嘴巴实在是太严了,其计谋实在是……就连他的正室老婆、暴力大龄萝莉的生母-土田夫人,都只能十分模糊地猜疑自己生下来的孩子是女儿身而已,完全没有任何实质证据。

    或许大家会觉得这么说很扯淡,但其实我们尾张国大猫想出来的方法,确实很简单。

    大家都知道,在古代,一个母亲在生小孩子时,最先接触婴儿的,绝对是负责生产的老婆婆,其次便是那些侍女们。至于婴儿的父亲和母亲,都是从老婆婆嘴里面知道的。

    我们一代枭雄的办法就是,早在土田夫人初次生产之际,这只大猫便下达了一道死命令。负责接生的老奶奶及一众侍女们,不论土田夫人生下的究竟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一律都必须、坚决、强硬地报称:土田夫人生下了一个男婴!紧接着,不久之后,这位老婆婆以及一众侍女们,自然会因为各种不同原因而消失不见。

    至于为什么这样做?当然就是利用自己嫡长子出世的消息,大摆鸿门宴呀。这才有借口,大肆宴请尾张国下四郡织田大和守手下其余两名奉行,织田因幡守与织田藤左卫门。这样一来,自己入主尾张国下四郡的计谋,自然就水到渠成了!

    “阿浓呀,安心些,在下这就命令下人用最快速度,把在下抬回山内馆。等在下一回去,马上把你夫君给捉拿归案,好好教训他一顿。嗯,用油锅煎应该不错,或者用……”就在美杜莎公主小心肝儿仍然七上八下,在那里反复推敲自己夫君大人到底用心何在之际,王天邪主动开口打破僵局。

    嗯?这怎么行!不、绝对不行!小女子的夫君大人现在还躲一边儿偷窥呢,怎么能就这样放你离开呀!万一他要是对小女子的做法有所不满,那岂不就坏事儿了!

    所以说呀,这世界上有些事情,压根儿就是自己在那儿吓唬儿自己!尤其是人类这种生物,往往会十分不自觉的,把一件事情自己往坏里想、往死里想!尤其是那些性格悲观、内心脆弱的人类,更会把这种苦逼行为,发扬到百分之四百的淋漓尽致。甚至有些极端的人类,更能达到自己把自己吓唬儿死的地步!(王天邪:嗯?貌似为神马土依先生会用“人类”这个词来进行描述?哦,我明白了,原来他也不是人类呀!土依:……)

    哼!好你个尾张国大呆瓜,好你个草泥马神兽!小女子豁出去跟你拼了,不就是要小女子豪赌一次吗!既然你要把小女子拱手送到另一个男人怀里,那就不要怪小女子让你在旁边看场绝世好戏,彻底给你一顶草绿色的帽子尝尝鲜!

    “天邪公子,请允许小女子为公子清洁身子。”美杜莎公主小心肝儿里头儿虽然说着一大通儿狠话,但她脸上神色却像正对自己情人说着情话似的,十分娇柔的说了一句令在场所有人目瞪口呆的话!

    王天邪在听完美杜莎公主这句话后,登时腾然大惊,浑身上下成吉思汗立码儿刷刷的、大把大把的往外冒!对于美杜莎公主瞬间超展开,王天邪表示鸭梨不是一般究级的亚历山大,明明刚才还一副要活活生吞了人家的样子呀!

    “呃,不用了,不用了。深雪,你怎么还站这儿?还不赶快去找人把在下抬回山内馆!”王天邪一边不断摇头拒绝,一边对打小就身为信子小侍女,现在配给美杜莎公主的深雪喊道。这丫已经惊慌到连身下被褥,被自己正撒着欢儿往外飙着的狮子座流星雨汗,浸湿了大半部份都感觉不到了!

    “你叫深雪,对吧?不许动,给小女子乖乖地在这儿看着。你们几个,全部都给我在这儿好好地呆着、看着!看看我这个蝮蛇的女儿,器量到底如何!”美杜莎公主前一句话喝止正准备出去喊人的小侍女,后一句话对着庭院外面,用出自己吃奶的劲儿,大声地吼道。

    可怜的美杜莎公主压根儿就不知道,自己的夫君,早就跑回山内馆找她干妹妹玩儿去了!现在整座新婚之居里面,除了在场六个人外,只剩下一只喜好偷窥的小美女忍者兼幻术师小姐,正躲在屋顶横梁上,津津有味儿地看戏,就差没掏出包瓜子来嗑嗑了!

    嗯,小弟错了,我们的小美女忍者兼幻术师小姐的确木有掏出包瓜子儿,她掏出了一包花生米儿……可喜、可贺……

    “呵呵……天邪公子,小女子的夫君大人,既然亲手把大人您,交到小女子手中,更谎称您是小女子夫君,想必是打定主意不要小女子了。嘛,也罢,那就让小女子这个蝮蛇的女儿,将错就错好了。大人您说怎么样?”美杜莎公主脸上,仿佛泛起了桃花瘴般,粉红粉红的,同时,更是弯腰捞起不知什么时候被抛进水盆里的毛巾说道。

    可恶,好你个尾张国大呆瓜,姑奶奶都把话说到这份儿了,竟然仍躲在一边儿不现身出来!

    哼、好啊,你要做初一,那就别怪姑奶奶去做十五!不就是要姑奶奶去给另一个男人抹身吗,不就是要姑奶奶去和另一个男人煮饭吗,不就是要令姑奶奶极度难堪吗!哼、哼,好啊,姑奶奶我十八岁黄花大闺女今天算豁出去了,反正到时候被天下人嘲笑的,也只是你织田家而已,关姑奶奶我一根毛都木有!

    心里面泛起这个想法的可怜美杜莎公主,用十分坚定的眼神盯着王天邪,用十分沉稳的步伐走到王天邪的面前,用十分缓慢兼不断颤抖的双手,开始捏着毛巾帮王天邪抹胸口泥土。嗯?第三句的形容词,怎么好像和前面两个不是很搭配?

    嘛,不管了,反正现在的状况就是,随着不断碰触陌生男性的肌肉,本应属于冷血科动物的美杜莎公主,体温变得不断上升,小脸蛋儿变成熟透的粉红色水蜜桃,身体越来越颤抖兼开始感到四肢无力!

    不过,貌似这两个字所组成的词语真的好神奇,绝对是用来表达事情峰回路转,或者与之前描写的情景完全不同的一个绝妙词语呀!

    不过,美杜莎公主背后,却仿佛燃烧着熊熊的,代表着决心的火焰,双眼发出了代表着意志坚定、意念强烈、气势如虹的闪闪发亮的青光!

    啊,打错了,是精光才对,大家不要太在意,太在意就不科学了!

    不过,啊,又是这个神奇的词语!不过,哪怕是美杜莎公主再怎么心高气昂,依然抵不过初次接触陌生男性所带给她的强烈冲击。随着感受到那股百分之四百属于男性的刚阳气息越来越强烈,随着美杜莎公主的小手终于碰触到王天邪小腹时,可怜的美杜莎公主再也受不住刺激,两眼一瞇,四肢一软,再次华丽丽晕了过去!

    最终,王天邪还是顺利回到自己的山内馆。至于我们可怜的傲娇、好强美杜莎公主,在王天邪临走前,仍然半昏迷状态躺在被窝里,一会儿咬牙切齿,一会儿却又脸如桃花,不知道正做着什么恐怖噩梦!

    当王天邪终于被下人们抬进山内馆时,迎接依然被粗大铁链子捆住手、脚的他的,是脸上已然笑的像鲜花那样鲜艳、眼睛瞇的比弯月还要弯的某只名叫织田信子的暴力大龄萝莉、正捂着小嘴儿偷偷坏笑的腹黑邪恶亲妹妹、某个正捂着肚子哈哈大笑的便宜腹黑萝莉徒弟、外加某个百分之四百可恶的便宜跟班小正太徒弟!

    “咦?果心呢?”王天邪看到前来迎接的众人里面,并没有小美女忍者兼幻术师小姐的身影时,心里面登时“咯噔”一声响,一股极端不祥的感觉瞬间涌现出来。

    “小主公,你在叫我呀?”王天邪的话刚落下,华丽丽的小美女忍者兼幻术师小姐便从天而降,脸上充满了刚做完某件令人心神舒爽、开心愉快的事情后的兴奋感。

    “果心,你刚才……果然看到了吧!”王天邪可是深知道小美女忍者兼幻术师小姐那究极喜爱躲在暗处偷窥的性格,看到对方脸上已然充满着浓浓的满足感,他就知道,小美女忍者兼幻术师小姐刚才肯定就在自己的身旁,估计就在屋顶横梁上吧!

    果然是,深知小美女忍者兼幻术师小姐者,唯其家主王天邪是也!

    “啊?什么?小主公,您再说一遍?刚才一不小心,竟然有沙子飞进了小女子耳朵里面,小女子木听见哦。”小美女忍者兼幻术师小姐完全没有一丝一毫身为家臣的觉悟,不仅直接无视了自己的家主王天邪的话,更在那里装傻充愣的使劲儿卖萌、卖萌、再卖萌!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