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341.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四章 可怜的信子

第七十四章 可怜的信子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当我们的美杜莎公主浓姬归蝶,按照自己名义上的夫君大人,实际上的闺蜜好友所说,写到最后一句“三郎信长写给岩室夫人。”的一瞬间,吓得停下笔,满脸惊慌地看着暴力超龄伪萝莉及身旁的王天邪、王天玲大萝莉。

    “信子,这个岩室夫人,没记错的话,不是父亲大人的小妾吗?”美杜莎公主捂着小嘴,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问。自己竟然会帮闺蜜好友写了封外人眼中看起来,简直就是大逆不道的情书!

    “是呀,她是热田神宫社宫加藤图书家的女儿,小时候我们一起长大,可说是青梅竹马呢。”暴力超龄伪萝莉眼中似乎闪过一丝怀念,不过瞬即就被她掩饰过去,除了王天邪外,没有任何人察觉到。

    浓姬显然被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话,弄得大脑有些反应不过来,心里面不断在喊着“苍天呀,好恐怖呀,好好玩呀。”之类的话。嗯?土依先生第二个词是不是又用错了?好玩?

    其实并没错,我们美杜莎公主心里面,就是在喊着“好好玩、好刺激”之类的话。因为,她从没有试过明刀明抢地反抗自己父亲大人,她从来都只会在事后悄无声息地暗中反击。来到尾张国之后,看到自己新认识的闺蜜好友,竟然这般大摇大摆地与父亲大人对抗,当然要高呼“刺激、过瘾”。这可是武家的女儿,对自己的命运所做出的抗争呀!

    “那这么说起来,你刚才所指的孩子,就是你的弟弟,刚刚生下来没多久的右十郎,对吗?”美杜莎公主终于缓过劲来,问着自己的好友。

    “阿浓,你这句话真好笑,父亲的孩子,当然是我们的弟弟呀!你难道还没闹明白信子葫芦里卖什么药?”暴力超龄伪萝莉还没有回话,王天邪便已经抢先在旁边笑着说。

    “好了,阿浓,快点把这封信封口,然后派人送过去。我送的话,岩室一定不肯收。还有,你派人送过去时,记得告诉她到时候什么都不用说。天邪,我们走喽。”暴力超龄伪萝莉先如是地吩咐美杜莎公主,然后揪住王天邪的耳朵,转身就要向门口跑去。

    “啊,等一等。”美杜莎公主小心肝扑腾、扑腾地一上一下剧烈跳动着,仿佛要从胸口跳出来似的,这可是她第一次做这么刺激的事情。反抗自己的父亲大人耶,这是多么难以置信的事情,又是多么令人刺激莫名的事情!

    “哎呀,这件事你就不用给我任何意见了,令尊还不是与他主君的小妾吃腥而取得美浓一国的吗?我又不取我父亲性命,你怕什么?”暴力超龄伪萝莉说完后,揪着王天邪的耳朵,扬长而去,留下了目瞪口呆、心里面激动与茫然纠缠在一块,互相你来我往、大打出手的美杜莎公主。王天玲大萝莉则跑去找竹中小正太讲课去了,他们今天要讲的课题是南洋及汶莱历史。

    美杜莎公主的心中此刻一片纠葛、空虚,到底要不要听自己这位闺蜜好友的吩咐,把这封大逆不道的情书送到末森城。但是,当她再次想起自己好友离开前的最后一句话时,她的内心终于下定了决心。大家相比还有印象,我们的美杜莎公主在出嫁前,曾对自己亲生父亲“美浓国蝮蛇”斋藤道三说过:如果自己与那个尾张国大呆瓜擦出了火花,那就不会再暗中找机会刺杀他,反而会怂恿他来对付你。

    这句话,并不是美杜莎公主的一时气话,而是她最大的、真心的希望。毕竟,她可不是一般女子,她可是蝮蛇的女儿。

    “各务野,你把这封信送到末森城去,去了之后什么都不用说,直接交给岩室夫人。”美杜莎公主对陪着她一起来山内馆的前侍女长吩咐。

    咱们现在先不说尾张国大猫最年幼的小妾,在收到这封青梅竹马送来的情书后的表情。咱们先来说说暴力超龄伪萝莉信子,以及被揪着耳朵来到马廊的王天邪。

    他们两个的目标恰恰就是信子那封情书中女主角,岩室夫人的娘家,热田神宫社宫加藤图书家,今天是约好了要带松平小正太去河边游泳的日子。

    其实,在暴力超龄伪萝莉的心里面,这个松平竹千代,和她一样是一个命运坎坷的小家伙,因此,她一直把对方当做弟弟看待,而不是像王天邪那样,纯粹是抱着利用的心思的。当然了,暴力超龄伪萝莉倒是不知道王天邪的小九九,而王天邪也不可能会对她明言。至于在年仅八岁的小正太心中,王天邪的地位,却是比暴力超龄伪萝莉还高。毕竟当初在小正太面前活生生乘受尾张国大猫一刀那一幕,实在是太震撼了,深深地印在了八岁小正太的脑海里。

    当他们在河里面捉鱼、泼水嬉戏的玩到了傍晚时分,才各自骑着马,分别回到自己的住处。

    当暴力大龄伪萝莉回到那古野城时,已经是夜幕低垂之际了。美杜纱公主早就已经回到那古野城,并吩咐下人做好了饭等着她。

    “喂,阿浓,我回来了。”暴力超龄伪萝莉用一贯的方式,人还没有走上长廊,便已经大声喊叫着。

    美杜莎公主已经没有了白上午的那种惊慌,一副十分开心的样子从兰灯下过来迎接自己的好友。毕竟,名义上,自己还是这只伪萝莉的妻子,有下人在的时候,戏还是要演的。其实织田信秀曾一度的担心信子的伪装会被识破,不过,再过了大半个月都没有动静后,也就放下心来不再理会了。

    “刚才去哪里了?”美杜莎公主笑着问。

    “哈哈,我和天邪带三河国那群孤儿去蟹江川的深渊游泳了。”暴力超龄伪萝莉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回答美杜莎公主。

    “那很好呀,阿浓到今天才真正理解了你的心情呢。”美杜莎公主对自己的闺中好友笑了笑。

    “好吧,各务野,拿饭来,我饿了。”信子想了想后,不动声色地说道。

    “阿浓,你为什么这么说?说个理由来听听。”趁着各务野去拿饭,信子带着美杜莎公主来到正厅,坐下后问自己的好友。

    “真要我说呀,我觉得你好可怜。因为在你的亲人中,恐怕只有天邪能理解你吧。除了他之外,大概也没有任何人了解你了。所以你才会这么喜欢三河国那群孤儿。至于三河国那群孤儿,恐怕也十分喜欢你和天邪吧,估计一定会对你们终生不忘的。”美杜莎公主想了想说道。

    暴力超龄伪萝莉信子的眼神,伴随着美杜莎公主的话语声,慢慢地锐利起来。当美杜莎公主说完以后,她并没有回答些什么。直到各务野把饭菜端了过来,她依旧没有说什么,只是一把夺过米饭,便不断地把饭扒到嘴里。暴力超龄伪萝莉今天的食yù,比往常还多,已经扒光第三碗饭了,但是,这其中她没有在说任何话。

    “我吃饱了,阿浓,走了,我们去睡觉了。”直到连吃了五碗米饭后,她才把手中的碗和筷子一甩,对美杜莎公主喊道。如果王天邪在这里的话,一定能够听出她心里面的那股被戳中了心事的不愉快感。毕竟,从小到大戴着面具生活,对于一个年仅十五岁的小姑娘来说,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这个面具,恐怕还有好长时间继续戴下去。

    这就是武家出生的女儿的悲哀。

    “等等,你还不能睡,父亲大人在书房里等着你。只不过,我觉得这种事情等你吃饱了以后再说也不迟,所以刚才没告诉你。”美杜莎公主揪住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衣服袖子轻声说道。

    “哦,父亲来了呀,想必一定很生气吧?嘿、嘿、嘿……”暴力超龄伪萝莉邪恶地想着。

    “是的,很生气,很恐怖。平手爷爷现在正在书房陪着他,爷爷的样子也很恐怖。你那封情书,岩室夫人已经给父亲看了。”

    其实,尾张国大猫生气的事情可不止这一件,而是三件。他叫信子去末森城,但信子过门而不入;他的爱妾,竟然收到自己女儿的情书,当然了,外人眼中是自己的儿子的情书;最后一件,他已经淡淡地察觉,身边的家老、重臣们,想要逼自己废除信子嫡长子的身份。其实,这也是他想要和信子说的最重要事情。

    “你知道吗,我可是被你连累了哦。平手爷爷认为你做出这样的荒唐事,都是因为我不好,刚才当着父亲的面,把我也教训了一顿哦。哼,一会儿等父亲走后,看我不打你屁屁,挠你痒痒!”美杜莎公主先是装出一副十分气愤的样子,但说着说着,已经变得眉开眼笑,仿佛想到了一会在被褥上如何惩罚自己这位闺中密友!

    “嘛,随你怎么样好了。哦,好像每次都是你趴在我身子下面,笑得眼泪都流出来,嘴里面不断求饶吧?”暴力超龄伪萝莉没有一丝害怕地嘲笑着自己的闺蜜。(王天邪:土依大人坏坏呀,我不要盛开的百合,盛开的百合最讨厌了!)

    ------------

    有朋友问土依,为什么是伪萝莉?嗯,我们的织田信子,已经十五岁了。真要算起来,已经是个小美女御姐了。可是,大家想呀,小美女御姐听起来多严肃呀,小美女御姐听起来多成熟呀,嗯,还是伪萝莉活泼些,还是暴力超龄伪萝莉好呀。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