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342.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五章 信子发飙了

第七十五章 信子发飙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好吧,既然父亲大人来了的话,那就只好去见见他了,真是令人困扰的老父亲呀。”其实,信子这只暴力超龄伪萝莉,对于自己做的这件所有人眼中的荒唐事,压根就不觉得自己做错些什么。因此,她一边把腰间插着的大太刀抽出来,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向着书房走去,一边对身后随行的美杜莎公主说道。

    尾张国大猫织田信秀此刻正用着“正坐”的姿势,坐在大书房里面,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没有一丝一毫的笑意。正如美杜莎公主所说,平手老爷子也是一副面有难色的样子,站在尾张国大猫身后。现在已经入秋了,不知是刻意的还是什么原因,大书房里面并没有布置火炉,令偌大的书房里面明显透着一股寒意。

    “三郎!”当暴力超龄伪萝莉走进书房的那一霎那,她的父亲,尾张国大猫织田信秀便对着她高声吼叫,语气中充满了显而易见的怒意。

    我们的暴力超龄伪萝莉并没有回答自己的父亲,也没有打招呼,只是走到尾张国大猫面前,十分不雅地坐下来,并把手上的大太刀随手一放。

    她才不怕自己的父亲大人呢,自己从出生到现在这十五年里面,为父亲付出了多少,两人都十分清楚。这也导致了尾张国大猫一直不肯顺从自己正室妻子的枕边风,废除信子的嫡长子身份,转而拥立排在信子之下的儿子勘十郎信行。

    “你可真不懂礼貌,见到父亲,也不会打声招呼!”尾张国的大猫被信子这番无礼的举动,气得简直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对着自己实际上的宝贝女儿,向外公布的嫡长子直接呵斥道。

    “平手爷爷,您年事已高,过来坐下吧,站久了会很累的。”暴力超龄伪萝莉完全无视了自己父亲的存在,向自己最尊敬的老爷子喊道。

    “信长殿下,现在可是在主公面前呀。您就稍微节制一下,快点向主公打招呼吧。”平手老爷子心里面“咯噔”一声,仿佛打碎了一千只名贵的大明国陶器般,又气又担忧,眼睛更是不断地向暴力超龄伪萝莉示意着尾张国大猫的存在。

    “哈哈,平手爷爷,没什么好招呼的。按我说呀,这些礼节,还是让勘十郎和权六他们去奉行吧!我要做的,可是他们所做不到的事情。”暴力超龄伪萝莉毫不在乎自己父亲的怒气值,已经即将积累到了临界点,仍然在那里哈哈大笑着。有了王天邪的暗示,他当然知道应该怎样去应付自己父亲大人,即将来临的怒火。

    “三郎,你说你要做他们做不到的事情,那么你到底会做些什么?”果然,尾张国大猫的怒气,被我们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话,仿佛一桶冷水泼过去般,瞬间熄灭。

    不得不说,王天邪和暴力超龄伪萝莉这一对,的确是尾张国最令人头痛的组合,一明一暗,没有一个人敢自称,自己已经捉准了他们两个的内心究竟是想些什么,他们的立场究竟是什么。

    “对!我要做的可是别人做不来的事情。别人做得到的事情,对我而言,根本就不稀罕,我才不会像猴子学人那般。那样子的事情,最讨厌了!”暴力超龄伪萝莉的眼中,透露出究极的鄙视,从内心中毫不掩饰地对自己亲弟弟勘十郎信行发出的鄙视。

    “所以你就写情书给岩室,你真是令我十分头痛呀!”尾张国大猫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对于这件事,他实在是感到有些难以启齿。你说你明明是个女孩儿,明明是个公主,却去写情书给一个刚生完孩子的女人,你至于么?不就是想要存心恶心你的父亲我么?难道说我大中午去找自己的女人躲猫猫、俯卧撑,碍到你什么事了么?

    “好吧,你不想要模仿其他人,但如此下去,谁都不会再理你的,难道你就没有察觉吗?”尾张国大猫的语气有些无奈,对于自己这个宝贝女儿实在是有些无语。在发生堕马的意外前,明明是那么的优秀,可在发生意外后,怎么就好像彻底变了个人似的呢!你以前那些精明勤快、守礼刻苦的性子都跑到哪里去了?

    “哈、哈、哈,父亲大人,莫非你是在嫉妒我?”信子突然间哈哈大笑起来,对于自己的父亲正打算对自己进行说教,不仅十分不在乎,更在语气中充满十足地嘲笑。

    “你真是笨呀,难道你就不知道,你的青梅竹马好友岩室,对于你这个天下第一的大无赖,可是充满了恐惧呀!”尾张国大猫也怒了,他可是一家之主呀,他可是尾张国下四郡实际上的掌舵第一人呀,从来都只有别人去奉承他,按照他的话去做,按照他的想法去思考的呀!可现在,现在倒好,自己这个女儿,今天简直是太无礼了。

    “她如果身怀恐惧,那就对了。我写情书的目的,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暴力超龄伪萝莉十分开心地笑着。

    “什么?”尾张国大猫懵了,他先是扭头望了望坐在一旁的平手老爷子,又望了望坐在自己宝贝女儿身后的美杜莎公主,这位暴力超龄伪萝莉的父亲大人,尾张国的大猫彻底懵了。

    “嗯,啊,一定是这样。岩室假装很怕我,其实她暗中在注意我,也许是对我有意思呢!”暴力超龄伪萝莉突然眼珠子转了一圈,左手手掌摊平,右手握拳捶打在左手掌心中,脸上充满了恶作剧式的笑容,仿佛火上浇油般轻声说道。

    尾张国大猫被自己的宝贝女儿这句话,雷的瞬间石化了,胸口仿佛被十吨重大铁锤,“砰”地一声上演了一场“胸口碎大石”后的无力感。

    “信长殿下,开玩笑也要有分寸呀,不要再闹下去了,政秀在此向您道歉了。”在一旁的平手政秀老爷子坐不住了,连忙双手伏地,向暴力超龄伪萝莉道歉、劝说。

    “什么?爷爷有啥好道歉的!”暴力超龄伪萝莉对于一直照顾着自己的平手政秀老爷子,还是很爱戴以及心怀感激的,顿时大叫起来。

    “如果信长殿下您是为了迎娶浓姬的事情……心里面不开心的话,政秀在此向您道歉了。迎娶浓姬的事情,完全是政秀一个人的主意,和主公无关。”老爷子仍然伏在地上,向着自己宝贝徒弟连连叩首。

    “在下一定会说服浓姬,成为您的好妻子,所以您给岩室夫人写情书的事情,就不要再闹下去了。在下认为这件事对您的未来有帮助,所以才会自作主张的。”老爷子完全误会了自己宝贝徒弟的出发点,误以为自己的宝贝徒弟,是因为他的父亲大人强要他迎娶美杜莎公主,导致心里面不舒服,才会做出这种天大的荒唐事,现在,更在尾张国大猫面前呼呼喝喝。

    “主公,浓姬也亲口向在下保证过,会好好做个好妻子的,一定会让信长殿下的脾气改好的。”在向自己宝贝徒弟道完歉后,平手政秀又向着尾张国大猫请罪,此时的他,满头白发垂地,伏在地板上饮泣着。其实,这也不怪老爷子,毕竟,老爷子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的宝贝徒弟其实是一只暴力超龄伪萝莉嘛。

    然而,我们的尾张国大猫,却压根就不被老爷子的话所动,依然如磐石一般用“正坐”的姿势坐在那里,两只锐利的眼睛紧盯着自己的宝贝女儿,暴力超龄伪萝莉信子。他的心里面此时充斥着如是的想法:假如真如平手政秀所推测,信子是因为不满浓姬的过门,而以写情书给自己的爱妾作为反抗的话,嗯,貌似,还真有这种可能……

    尾张国大猫看待这件事,和平手政秀老爷子完全不同,毕竟,他深知眼前的其实并不是外间所共知的,尾张国下四郡织田家嫡长子,而是自己的宝贝女儿织田信子。

    想当初,自己这事情做得不地道呀,除了自己外,就连正室夫人都不知道暴力超龄伪萝莉的女儿身,大家都以为她是真真正正的嫡长子呀,并把所有知情的下人们都秘密处决了。然后,自己利用嫡长子出世,大摆鸿门宴。利用这个借口,大肆宴请尾张国下四郡织田大和守手下其余两名奉行,织田因幡守与织田藤左卫门,从而得以入主尾张国下四郡!

    然后这次自己又为了与美浓国结盟,巩固地位,硬是把美杜莎公主塞给了她。因此,她做出这种荒唐的事情,借以反抗自己安排给她的正室妻子,完全是有可能的。抱着这样的心思,尾张国大猫原本皱着的眉头,也逐渐缓解了下来。其实他还是对自己的宝贝女儿挺爱护的。

    怎料,他的眉毛倒是松下来了,但是另一边的暴力超龄伪萝莉却发飙了。

    “怪事,真是怪事呀,哈、哈……真奇怪呀!哈、哈、哈、哈……”就在这时,我们的暴力超龄伪萝莉突然疯狂地大声笑起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