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344.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七章 今天开始做纵火狂

第七十七章 今天开始做纵火狂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尾张国大猫听了自家宝贝女儿如此嚣张的话,左手顿时下意识地握住腰间大太刀的刀鞘顶端,大拇哥向上一顶,整把大太刀被他顶出鞘了大约两个指节。与此同时,大猫崽儿暴力超龄伪萝莉信子的反应也不差,在大猫腰间大太刀出鞘的一瞬间,向后飞跃,并且缩了缩脖子,脸上露出一副既顽皮又挑逗的神色。

    “哼,政秀,回去了。”尾张国大猫看着自家宝贝女儿这副样子,并没有把右手握到刀柄处,反而扭头对着平手老爷子狠狠地哼了一声,迈开大步,蹬、蹬、蹬地走出了书房。在拉开书房门的那一刻,先是转身望了望已经一副嬉皮笑脸的暴力超龄伪萝莉,然后又狠狠地瞪了一眼站在木门不远处的美杜莎公主。最终,什么话都没说地走出了这座新婚之居,留给众人一个华丽丽的背影。

    很快,暴力超龄伪萝莉派侍女前往仅仅修筑好本丸的末森城,写情书给父亲那居住在本丸的小妾岩室一事,轰轰烈烈地传遍了尾张国下四郡。顿时,谣言四起,这个说那古野城的嫡长子窥视他父亲的女人之类的,那个开始炫耀岩室夫人多么美丽娇柔,要是自己的话,也一定会想要染指一番之类的……

    我们的尾张国大猫织田信秀对于这些谣言,并没有理会。不是他气量大,也不是他喜欢听别人讨论他的小妾,而是他被自家宝贝女儿的话给震住了。如果找不到答案,那么自己辛苦一生所得到的尾张国,很可能就此崩溃么?这种话听起来实在是令尾张国大猫气愤,但他又不得不去仔细思考、仔细参详,到底这句话是真是假。

    很快,新的一年在尾张国大猫的苦苦参详中来到了。

    正月第二天的早晨,刚过完十七岁诞生日的岩石夫人,一大早便为昨天从古渡城来自己寝室躲猫猫、俯卧撑的尾张国大猫倒酒。

    尾张国大猫此刻喝的酒,是王天邪在利用幻妖蝶佐佐木弥子採回来的十多种花蜜,配以自己上一世的蒸馏方法酿制的。整个日本,只有尾张国下四郡才有,而且是限量订购的。当然了,这个订购的方式,是出自我们鬼族五公主姬财神丽姬、王天邪、竹中小萝莉三个人共同研究出来的。

    不得不说,这种酒喝起来十分香醇。而且,佐佐木弥子这只蝴蝶小萝莉,利用幻妖蝶一族特有密法采集回来的花蜜,比那些蜜蜂采集的更甜、更纯。这样品质的花蜜,不仅是这一世的日本不可能找得到,就连王天邪上一世,也不可能找得到。

    这一天的早晨,外面正刮着呼呼的寒风,木制的门窗被风吹的嘎嘎作响。

    “夫君大人,我现在好怕听到这样的风声。这风声,仿佛信长公子会乘风破门而入一般。”岩室露出一副娇柔的样子,身体微微伏在尾张国大猫的怀里。除了尾张国大猫外,没人知道尾张国下四郡织田家嫡长子,是一只叫做织田信子的暴力超龄伪萝莉,大家都认为,嫡长子的名字是织田三郎信长。

    尾张国大猫一边安慰着怀中的小妾,一边把目光不经意地投向窗户。末森城和暴力超龄伪萝莉的封地那古野城挨得很近,位于尾张国大猫居住的古渡城与那古野城的中间。看着这些正不断发出嘎吱嘎吱悲鸣声的窗户,尾张国大猫突然仿佛听到了前阵子在那古野城书房内听到的,自家宝贝女儿的疯狂笑声,正迎风而来。

    “夫君大人,信长公子的行为,没有任何人能够猜得透。”岩室夫人已经仰卧在尾张国大猫的膝盖上,继续轻声低诉说着自己内心的恐惧与担忧。

    “信长以前来过你这里吗?”尾张国大猫一边安慰着膝盖上的美女,一边在心里面再次思考起暴力超龄伪萝莉所说的话。由于信子这句话语带不祥,哪怕尾张国大猫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尝试淡忘这句话,这句话仍然会在不经意间浮出他的心头。

    “小时候,我们曾经一起玩耍过一段时间,但之后就没再见过面。直到刚住进这座城时,他才来过一次。”岩室想了想后说道。

    “他来过这间寝室?什么时候?”尾张国大猫不淡定了,岩室可以十分明显的感觉到,对方的手开始在自己身上四处作乱,仿佛要发泄些什么,空气间仿佛布满了酸意。

    “在我还未怀又十郎之前,他来问我是否要做勘十郎的小妾。噢……嗯……”岩室夫人一边说,脸上一边开始布满了红晕,身上那只大手已经在自己最碰不得的弱点处作乱着。

    “嗯……我告诉他我是属于您的……他就捉住我的肩膀,叫我离开这里……并说他的那古野城有很多空……噢……”岩室夫人的身子骨已经彻底被尾张国大猫的大手,弄得酥软无力,整个人已经摊在尾张国大猫的膝盖上。但是,我们的尾张国大猫却没有再进一步去乘机作乱,他轻轻地闭上眼睛,把桌上小杯子里面的蜜酒,十分缓慢地吸进喉咙。甜蜜蜜的、**辣的酒水,仿佛烈火一般烧灼着他的食道,但他的思维,却已经跑了线。

    是呀,相比已经年逾四十的自己,年仅十七岁的岩室,想必更适合勘十郎和信子……嗯?呸、呸、呸,我在想什么呀?只能适合勘十郎吧,信子可是我的宝贝乖女儿……呃,好吧,过去的宝贝乖女儿……

    正当尾张国大猫的脑子瓜,满线地开着小火车乱窜之际,门外走廊上“蹬”、“蹬”、“蹬”地传来既急促又沉重的脚步声。

    “父亲大人!父亲大人!忍者刚从清州城传回消息,出大事儿了呀!”门外传来尾张国大猫排第二的亲儿子,织田勘十郎信行惊慌的喊叫。

    “什么?有大事?进来说,清州城到底发生什么事?”尾张国大猫一边拉开木门,一边对跪在门外的信行说道。此时的勘十郎信行,没有一点往常的淡定,整个人显得惊恐异常,身子骨仿佛上了马达一样在那里颤抖着。

    “今日寅正,有人攻打清州城,更在城下放火……据忍者传回来的消息,敌袭者不像是美浓国方面,反而像是兄长所为!”勘十郎信行的语气,十分不淡定。

    “啊?是信长?”尾张国大猫被信行的话雷得目瞪口呆,无以回答。

    “你确定是信长?”心乱如麻的尾张国大猫,对于这个匪夷所思的消息,不得不再次确认。现在可是过年呀,这大过年的攻打清州城,而且还在疾风中放火烧城,这未免太胡作非为了吧?

    “据忍者传回来的消息,指挥者的确是哥哥,还有天邪哥哥。可是……忍者说……说……真正放火的,却是美浓国的公主。而且,美浓国那个公主放火的方式匪夷所思,忍者说……说……那火……是从嘴里面喷出来的!”信行哆哆嗦嗦的回答,的确,这样的消息,简直太令人难以置信了,也难怪信行的语气如此惊慌。

    现在可是正在过年,本身攻打织田大和守和斯波义统现在把持的清州城,就是一个愚蠢的行为,再加上是由一位公主用嘴来放火,这样的消息,那个忍者竟然敢传回来!

    “那个忍者在哪儿?我要亲自问他!”尾张国大猫十分气愤,如果这个忍者胆敢欺骗他,他绝对会把对方放进大锅里面煮上三天三夜!

    “他……就在主厅里面,儿子觉得这个消息太可怕了,所以没敢让他接触任何人。”信行跪在地上,抬着头看向自己的父亲,哇,父亲的脸好恐怖呀,不愧是尾张国之虎呀!当然了,如果王天邪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吐槽:尾张国之虎也不过是只大猫而已,有飘扬四海的翔绯虎厉害么?冰山大猫御姐一个专属固有技“大猫瞪眼法”,就能把你给灭了!

    尾张国大猫二话不说,抓起刀架上的大太刀,抬脚就向主厅走去。

    “快,通知家臣们,固守末森城。清州城下已经成了一片火海,敌人很快就会攻打过来!”很快,末森城的本丸就传来了尾张国大猫的怒吼声。他不仅已经审问完了忍者,更去了一趟瞭望台,看到了遥远的清州城,以及城脚下那连成一线的火红。

    一五四九年一月二日清晨,整座末森城突然响起了大鼓的声音。正在过节的足轻们(类似海对面大明国的步兵)听到鼓声后,纷纷开始批挂起自己的木质盔甲。家老、重臣们在听到鼓声后,纷纷放下手中的酒杯,吩咐自己的妻子或侍女,为自己取出铁质的铠甲,缠好腰间的大太刀。每个人都显得十分慌忙、匆乱,其中,更有些人是从躲猫猫与俯卧撑中爬起来,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抓起大太刀,跑出家门。

    “记住,决不能说是信长所为,知道吗!”尾张国大猫不断地在前来的家老、重臣耳边低声吩咐着。是呀,这要是传出去的话,外界一定会认为,暴力超龄伪萝莉是受了尾张国大猫的吩咐,才会发动这次的突袭!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