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346.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九章 奇袭清州城(下)

第七十九章 奇袭清州城(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敌军一定有很多埋伏,传我命令,绝对不要开城门,全军笼城死守!”织田信友与坂井大膳互相看了对方一眼,随即大声地传达命令。可以听得出,织田信友的声音中充满惊慌。现在可是大过年期间,这到底是谁如此不顾礼节,竟然在大过年的时候来攻打自己?

    “织田信友,你要笼城死守?你这个懦夫,贪生怕死的家伙,竟然不敢出来一战!哈哈!”暴力超龄伪萝莉在城外听到织田信友的命令,掐着鼻子哈哈大笑。由于她掐着鼻子,因此,她的声音变得十分古怪,再加上现在城下已经浓烟滚滚,喊杀声一片一片,当声音传到城头的时候,已经变得十分古怪,难以分辨。

    不得不说,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计策还是很有效的,除了王天邪与美杜莎公主的马外,其余六匹马的身子两侧各绑着四条又粗又长的麻绳,麻绳的另一端绑了一根成年人大腿那么粗的木头疙瘩,拖在马后面就跟八条尾巴一样,愣是用六个人营造出颇大声势!

    “主公,听这个声音,不像是信秀家里的人。”坂井大膳在听到暴力超龄伪萝莉的声音后,一边仔细地推敲,一边向自己的主公织田信友说道。对此,织田信友也抱以认同。他一直自认为,现在自己虽然没什么权利了,但自己对本家所有一门众或家老、重臣,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尤其是自己现在恨之入骨的尾张国大猫-织田信秀家里到底有哪些人,每个人的说话、语气,他心里面一清二楚。当然了,这都是他想当然耳的。

    暴力超龄伪萝莉一边喊话,一边带领着前田家兄弟二人,以及三名‘尾张国孤儿军‘的足轻头(步兵小队长),把马上带着的一捆长枪,散布在城下四处,同时,仍然时不时地对着城头shè箭。由于只有六个人,因此,shè出去的羽箭只是十分稀疏的插在城头上,并没有造成太大的攻击力,但,这个效果,却恰恰也是我们这只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计策之一。

    当时间来到了卯正时分,也就是王天邪上一世的早上六点,天色已经稍微泛着青色,如果是沿海海湾,估计已经可以看到日出了。

    “呼……差不多了,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现在我们要奔驰在这片小山丘上,再过一会儿就可以撤了。”暴力超龄伪萝莉信子轻声对自己身后的前田利家、前田庆次说道。

    此时的清州城,城墙原本雪白的上半部分,已经变得布满了一片片的黑印,城下四周围都散步着一根根的长枪,城门上布满了一道道不规则的切痕。虽然并没有被攻破,但是整座城却显得十分沧桑。

    “蝶,咱们也差不多了,信子已经开始向着小山丘方向撤了,咱们也走。”王天邪看到暴力超龄伪萝莉信子已经带领着前田家两兄弟、三名足轻头向小山丘方向跑去,也对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的四公主蝶姬说道。

    “哎呀……天邪,我没玩够……好久没有玩得这么爽了!嘛,让我再玩一下就走。”我们四公主蝶姬一脸兴奋地吃吃笑着,一边对王天邪说。估计是因为五百多年没有这么刺激的运动过,蝶姬的额头上已经出现了一些细汗,不过,她脸上的神色却是非常兴奋。嗯,我们姑且不要深究为什么鬼会流汗。太计较的话,是不科学的;太认真的话,你就输了。

    估计被封印了五百多年的蝶姬,的确是没有玩够。就当王天邪已经开始调转马头往回跑之际,蝶姬突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小肚子微微的一涨,胸、腹也显得十分鼓囊,随即小嘴向着城墙处一张,胸、腹里面的空气一喷,好嘛,接下来的场面简直就是震撼四方!

    只见从蝶姬的小嘴里面,‘噗‘的喷出一道黄中带红地火焰,向着清州城城墙处飞去,紧接着,城墙处炸起一道五米高的火墙!

    整座清州城三之丸的城墙大约六米到七米左右,从地面直直燃起的大火,几乎覆盖住整面城墙!滚滚的热浪直卷向天空,铺在城墙表面的黒木护板瞬间便被烧着了,滚滚黑烟与木头燃烧的‘劈啪‘声,令城头上的织田信友、坂井大膳,以及一众足轻们纷纷向后逃窜。

    火光映照中,暴力超龄伪萝莉信子等八人飞驰而去,只不过,织田信友和坂井大膳是不会看得到的了,外面全是熊熊烈火!

    ‘说!到底是谁刚才那么没脑子,竟然把滚油倒下城去!没看见城下已经起火了吗!‘织田信友此刻的脸色十分恐怖,一边用没有握刀的左手揪着一名足轻头的衣甲,一边喝问着。他以为是自己的足轻们,把滚烫的热油倒下城,结果导致城下的火势,沿着城墙往上窜。

    的确,这个时代的人,早就已经淡忘了五百多年前平安时期,鬼、妖一族所身具的能耐,看到现在的这些异象,自然会用他们能够理解的角度去思考。当然了,这是因为织田信友是站在城头,所以看不到。埋伏在清州城外属于尾张国大猫的那些忍者们,可是在最后的那道火墙映照下,看得一清二楚。也正因此,我们尾张国大猫所接到的情报,才会是如此令他感到荒唐和匪夷所思。

    当火势已经消散之后,织田信友才吩咐坂井大膳打开城门,并带领着一队足轻来到城外观察。

    此时天已大亮,城外的土地上可以明显看到马的脚印,可以明显看到城墙上已经变成了一片漆黑,更可以看到城墙下稀稀疏疏的长枪。

    “大膳,你看这蹄印,弓箭和长枪的分布,敌军真的有一千人?”两人走来走去也没有发现任何尸体,至发现了七十多根长枪。织田信友看着眼前的一切,用十分怀疑的语气问着自己的首席智囊。

    的确,这明显不像是千人的军队所造成的破坏。

    “这,在下也不知道。”坂井大膳现在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哼,你不知道!你不知道的话,还配称为我的首席智囊!”织田信友很生气,甩了甩手,一脸怒容地策马回天守阁去了,留下坂井大膳以及一群足轻们傻愣愣地站在城外。

    此时的织田信友十分恼怒与纠结,当他来到了天守阁的顶层正厅后,双手一拍,两名忍者出现在他的面前。

    “你们两个,给我分别监视着坂井大膳和斯波义统。我要连他们两个什么时候吃饭、用什么姿势跟女人躲猫猫,都知道得一清二楚。”织田信有如是吩咐这两名忍者。

    其实他很清楚,自己的首席智囊坂井大膳是个有野心的人。这一点,早在坂井大膳当初建议他收留,当时已经没有任何地位的尾张国下四郡守护斯波义统时,就看出来了。当初坂井大膳的提议是:我们只要收留了斯波义统,就可以借旧主名义,挟天下之大义,前往讨伐织田信秀,可谓名正言顺呀。只要咱们之后再把斯波义统刺杀,就可以大摇大摆地当上尾张一国的国主了。

    而这次的敌袭,更令他打从心里面认定,一定是坂井大膳和斯波义统实现达成了密约,相互勾结,准备里应外合杀了自己,否则的话,不会只有这么少敌兵,难道他们想要投向尾张国那只大猫?正因为此,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他果断的吩咐忍者全天候监视这两个家伙。

    至于寄居在清州城内的尾张国名义上守护代斯波义统,在接到这次敌袭的情报后,同样十分惊恐。虽然他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实权与地位,只是仗着自己血统优良,还能够有个名分,但不代表他是傻子。早在自己被接入清州城居住的那一刻,那就已经识破了坂井大膳的jiān计。因此,他一直表现得小心翼翼,从不留任何借口给对方。

    但这一次的敌袭,他淡定不住了。听忍者的情报,敌人只不过几十人,会不会是织田信友这只老狐狸,正与那只尾张国大猫一起演戏铲除自己呀。毕竟,哪怕他们之间在怎么闹,仍然是姓同一个姓的呀!因此,他也果断派出了忍者,前往监视织田信友的一举一动,深怕织田信友会趁机刺杀自己。

    可以说,我们暴力超龄伪萝莉信子,对于捉摸人心的技巧,丝毫不差两世为人的王天邪。至此,她的计策完美成功,达到了她想要的目的。从这一天开始,已经失去了任何地位的尾张国守护代斯波义统、尾张国下四郡织田家名义上的本家家主织田信友、织田信友手下第一智囊坂井大膳,这三个人之间开始了深深的互相猜忌。

    当暴力超龄伪萝莉与美杜莎公主手拉着手来到正厅的时候,两只公主看到的,是王天玲大萝莉正与竹中小萝莉、小正太在那里用十分整齐的频率刷牙,王天邪一个人坐在那里自斟自饮,以及前田家两兄弟趴在榻榻米铺成的地板上呼呼大睡。

    暴力超龄伪萝莉用自己的大太刀捅了捅前田利家和前田庆次,两人完全没有反应,两个气泡分别从他们的嘴里面一涨一缩,十分有趣。闹了半天,他们两个因为第一次喝王天邪酿制的最纯品质的蜜酒,完全不知道这个酒可是易入口、后劲大,咕噜、咕噜地一口气喝了两大杯后,果断地趴下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