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353.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六章 注定统一天下的萝莉

第八十六章 注定统一天下的萝莉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此时的万松寺曹洞禅正殿内,一片寂静,哪怕是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到。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我们的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身上。在这一刻,只有她一个人,是主角,就连尾张国大猫都要退居陪衬。

    信子的左手微微抬起,仿佛要向织田信清一刀挥去似的,杀气滚滚地直逼向信清。面对这仿如实质的杀气,织田信清只感到全身僵硬,左边太阳穴情不自禁地滑下一滴冷汗,汗痕从左边太阳穴一直延伸到下巴。

    正当众人都以为信子要不顾世俗,在这个庄严时刻,上演一出血溅当堂的无礼举动时,我们的暴力超龄伪萝莉一扭身,面向了正殿的神像。只不过,她的人虽然面向神像,但是她的眼睛,却仍然用余光瞪视着织田信清,仿佛在向他宣告,自己一定不会放过他似的!

    尾张国大猫的牌位上,是由自己的叔爷爷大云和尚,亲自提笔写的的“万松园桃岩道见居士”。当我们的暴力超龄伪萝莉信子完全面向神像后,随即不再理睬织田信清,昂首漫步到香案前。她紧紧地盯着自己父亲,尾张国大猫的牌位,心里面情不自禁地犹豫,到底要不要上香呢?

    牌位上所写的这个人,是自己的父亲,是有着“尾张国之虎”称号的父亲,是从小就严令自己必须女扮男装的父亲大人。在他尚在人间时,自己曾不止一次地埋怨自家父亲的狠心,不止一次地羡慕嫉妒恨其他公主们。可现在,看着这个牌位,我们的暴力超龄伪萝莉的右手,不断在颤抖。

    终于,信子抬起了自己那被胧手包裹着的右手,缓慢有力地扫过香案上的香,伸进了插了九十九只燃烧着的香的香炉,印在香灰上用力一抓。

    所谓的胧手,是一种包裹住前臂与手掌的绒布手套。胧手的手背至前臂那面,缝有硬硬的牛皮与铁片,在这仍然以冷兵器为主流的时代中,有着十分有效的防护作用。只不过,哪怕胧手的防护能力再好,我们的暴力超龄伪萝莉仍然感觉得到,自己手中抓住的这把香灰,是如此灼痛着自己的右手。

    “嘶……”众人看到这一幕,情不自禁地倒吸一口冷气。对于刚才没有发生流血事件,原本已经放下去的心,再次被用力地揪了起来。大家的眼睛,不约而同地、一眨不眨地死死盯着我们的暴力超龄伪萝莉信子。

    这个尾张国大呆瓜到底想要做什么?这个问题,充斥在众人的心口。要知道,这家伙现在的动作,简直比刚才没有出现的血溅当场,更无礼!

    信子的手,仍然印在香炉内的香灰上,死死地紧握着一团香灰,感受着手中的灼热感。她的嘴唇被咬得流出了一丝红色液体,浑身上下都在颤抖着,但她那炯炯有神的双眼,却是死死地盯着自己父亲的牌位。

    此时她的心里面,不断地回想着自己出生以来的一幕幕,每一次对天怒吼,每一次对自己女扮男装命运的无奈。

    终于,她的手用力一甩,手中紧抓着的香灰,飞溅向安放在牌位前的灵柩上,扬起一阵香灰灰尘!

    “嘶……”众人看到这一幕,情不自禁地再次倒吸一口冷气,怎料,随即胸口便感到一股强烈窒息所引起的反差感。天下间,究竟要如何没脑子,才能够做出如此粗暴的烧香举动呢?这简直就不是在烧香,这是在对先人进行着侮辱呀!

    就在众人还没有回过神之际,阵阵“嚯”、“嚯”的风声,钻进众人的耳朵。

    我们的暴力超龄伪萝莉信子,不知何时把左手紧握着的大太刀“长谷部国重”,重新交给了右手。

    此刻,这柄大太刀已经被暴力超龄伪萝莉不断地挥舞着,产生阵阵刀气。众人所听到的风声,恰恰是大太刀切割空气时所产生的,仿如来自地下十八重冥府的声响。

    信子舞刀的动作,大开大阔,异常雄伟的气势,含威如电的眼神,令众人情不自禁地屏息注目。整座曹洞禅正殿中,只剩下大太刀挥舞时产生的“嚯”、“嚯”声。当信子最后一个动作舞毕,她一甩朝天发辫,昂首挺胸向正殿门口走去,慢慢地消失在众人的眼帘。

    丧礼的仪式结束了,不过,我们暴力超龄伪萝莉的烧香举止,却成为家中所有人心中的大问题。当然了,织田信行与柴田胜家一系的人,自然是在这上面大造文章。

    这一天,是三月十日,也是尾张国大猫的初七之日。天气十分好,晴空万里,只不过,尾张国大猫的正室,土田夫人的心里面,却十分不好受。她坐在前往末森城的牛车内,心里面却不断回响着刚才与大云和尚的对话。

    由于今天是大猫的初七之日,土田夫人自然需要前往万松寺拜祭。当她拜祭完了,便来到客殿,与大云和尚一起品茶。

    “大师,小女子有一事相求。”土田夫人喝干了杯中的茶后,向大云和尚说道。

    “有什么事让你忧虑么?”已经六旬有余,眉毛又长又白的大云和尚,先是挥了挥手,示意客殿内的和尚们退去,然后,把目光看向了土田夫人。

    “是的,在葬礼上,上总介的那种烧香行为,实在是令家中人感到懊恼。希望大师能够当面和他谈谈,让他自动退让家主之位,不知大师意下如何?”继承了尾张国大猫那个上总介职位的信子,已经拥有了被称之为上总介的资格。只不过,土田夫人丝毫不顾信子也是自己亲生的骨肉,对大云和尚侃侃而言。

    “你说什么?你要他退让家主的职位?”早就不顾家中事务的大云和尚,对土田夫人的话感到十分意外。

    “是的,从清州城、犬山城,到柴田胜家、佐久间三兄弟、林家兄弟,甚至是我的娘家兄弟们,对于他的行为都十分反感。在俗缘上,您毕竟是他的叔爷爷,所以希望您能劝劝他。”土田夫人并没有理会大云和尚的惊讶,仍是十分平淡地说道。

    “哈哈……你说得太可笑了,在我眼中所看到的,可并不如此。只有他成为家主,织田家才会雄起。至于你说的反叛,哈哈……任谁出手都只会是徒劳无功的。”大云和尚仿佛听到了很好笑的事情,哈哈大笑地看着土田夫人。

    “依大师之见,他不是一个没头脑的大呆瓜?”土田夫人仍然不依不饶地游说大云和尚。

    “没头脑的大呆瓜?哈哈……我看他是心里边早就把所有事情算计好了,有着其他人没有的大局观和眼光。呵呵,说不定,他会是统一天下的人呢!”大云和尚仍然哈哈大笑。

    如果此时的王天邪在场的话,绝对会竖起一个大拇哥,向对方称赞不已。这个老和尚,看人看的真准呀!

    咱们先按下不说土田夫人回到末森城之后的事情,先来说说另一件事。

    今天的王天邪与暴力超龄伪萝莉,与平时的一贯作风,十分出奇地大有不同。以前从来都是我们的暴力超龄伪萝莉,风风火火地冲到王天邪的山内馆,然后是叮铃咣当的,好一番热闹景象。

    不过,今天嘛……

    “呦,信子,看看这个,果心今天早上刚给我的。嘿嘿,好一朵盛开的百合呀。”

    对,大家没看错,王天邪今天竟然一大早就跑到了那古野城的本丸,一边把手上的密件扬来扬去,一边对自己的好友大肆调侃着。

    今天早上,天刚刚微亮,本来被派去监视清州城的华丽丽小美女忍者果心,便早早地回到山内馆。当她消灭了十七块南洋宫廷糕点后,递给自家家主大人一封密件。

    王天邪看完密件上的内容,笑得嘴都歪了,肚子都疼了,连忙骑着马跑到了那古野城,对着我们的暴力超龄伪萝莉好一通取笑。

    当然了,在我们的信子看完这封密件后,果断的发挥出她那暴力超龄伪萝莉的本色,在王天邪的胳膊上,制造了无数弯月形的牙印。同时,她还利用那一滴滴四处飞溅的红色小水珠,在榻榻米铺成的地板上,画出了一副十分漂亮的风景画。

    这反常的一幕,到底是为了什么呢?这封密件,竟然令一向沉稳的王天邪乐成了这样!原来,密件的内容是关于一个针对女人的计策。

    想必大家还记得尾张国大猫的爱妾,年仅十七岁的岩室夫人吧。

    这位岩室夫人的魅力,果然强大,竟然引来了清州城的织田信友、斯波义统,末森城的柴田胜家三人,不约而同地馋涎yù滴!

    除此之外,当他们想到之前信子曾经写情书给岩室夫人,自然认为我们的暴力超龄伪萝莉信子,也“爱恋”着这位岩室夫人。因此,他们三人定计,趁信子还没来得及将岩室夫人请入那古野城之前,便先下手为强,得到并分享这个女人。

    用王天邪的话来说,这三方面都想要得到这个女子,奈何岩室只有一个人,嘿嘿,这里面就可以大做文章了。只不过,难得有取笑自己好友的机会,当然不能够放过。

    所以呀,我们只有说,王天邪这家伙果然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被暴力超龄伪萝莉狠狠地咬来咬去,完全是自找的。

    嗯,或许,封他一个“自虐帝”的称号,貌似也不错。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