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356.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九章 不请自来

第八十九章 不请自来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竹千代在吗?”我们的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拉着王天邪的衣袖,一边大喊大叫,一边疾步奔跑在热田神宫社家,加藤顺盛所居住的小院走廊上。

    “呜啊……”

    只不过,回应她的,却只有阵阵的哭泣。

    当两人来到松平小正太的寝室时,入眼的是一位陌生的武士,正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至于来自三河国的松平小正太,平岩七之助、阿部德千代,则不约而同地抱头哭泣。

    “咦,竹千代,你怎么了?喂,那边的,你是谁?”暴力超龄伪萝莉先是好奇地看向松平小正太,然后转而喝问站在旁边的陌生武士。

    “这位想必是上总介大人吧,在下是阿古居久松的家臣,名叫竹之内久六。”陌生武士先是向暴利超龄伪萝莉躬了躬身行礼,然后十分礼貌地回答。

    王天邪听到对方的名字后,心里面不禁嘀咕:阿古居久松么,没记错好像是三河国的首席家老。也就是说,眼前这人是来自三河国的。嗯……不请自来呀……

    “哦,是久松的家臣,那就是竹千代家里面的人了。你来此地有何贵干?竹千代已经是我的弟弟,你怎么可以不事先通知我们,就径自前来会见?你这样不合礼数及规矩。”暴力超龄伪萝莉先是看了一眼仍在痛哭的小正太,再和王天邪互相对视了一眼后,说道。

    “在下很抱歉,本来应该是先来通知您的,不过,由于这件事情实在是……”竹之内久六的语气有些无奈,而且脸上也是布满了悲痛之色,嘴里面更是有些说不出话来。

    这事情,竹之内久六实在是说不出口,毕竟,这事情丢人呀。

    “竹千代!”王天邪走到小正太身边,先是拍了拍对方的后背,然后问道。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难道是有什么不好的消息?”王天邪继续在小正太身边问着,同时有手扫着对方的后背。

    “天邪哥哥,竹千代的父亲,比您的父亲大人,晚三天,去世了。”小正太抬起头,嘴巴已经抿成了一字型。他吞了一口唾沫,努力的抑制着,自己想要再次夺眶而出的泪水,回答王天邪。

    比尾张国大猫晚了三天么,那么就是上一个月的六号了,历史果然仍在继续前进着呀……听到小正太的话后,王天邪情不自禁地想道。

    “什么?竹千代的父亲也死了?那竹千代你不就跟我一样,变成了真正的孤儿了么?”已经来到小正太身边的暴力超龄伪萝莉,也在听了小正太的话后惊呼道。

    “是的,但是广忠殿下并不是病死,而是在军阵中被家臣背叛,受到刺杀而……”站在众人身旁的竹之内久六在这时插嘴道。

    “嗯……”王天邪与暴力超龄伪萝莉再次互相看了一眼,两人的目光中都闪过一道精光。竹千代的父亲被刺杀,这件事情绝不会与织田家有关,那么,剩下的就是今川家?

    “竹千代的父亲,到底几岁了?”王天邪问竹之内久六。

    “呃……殿下……只有二十四岁。”竹之内久六弱弱的回答。

    一般来说,在这个乱世中,武家的孩子,十三岁就会举行chéng rén礼,也就是元服。然后,这个孩子就会被当做chéng rén般,前赴战场出阵。

    松平小正太的父亲,一代名将松平广忠,竟然在二十四岁就逝世了。二十四岁……在战国这个乱世中,可正是事业最巅峰的时期,可说是英年早逝呀!

    “二十四岁么?”暴力超龄伪萝莉嘴里面情不自禁地嘀咕。

    “二十四岁呀……冈崎城现在是谁入主了?”王天邪也若有所思地问。虽然他心里面已经隐隐猜到了答案,不过,有些事情……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目前是由骏河国的今川义元公,进城代理了。”竹之内久六有些尴尬的回答。这个天邪公子果然如传言般妖孽……

    “如今你也和我一样失去父亲了呀。竹千代,别哭了,这时候,我们要笑,让笑声带走这些悲哀!”暴力超龄伪萝莉不断安慰着松平小正太。

    “嗯,让笑声带走悲哀……”松平竹千代不愧是未来的老乌龟德川家康,很快就强颜欢笑起来。虽然他的嘴角仍有些抽抽,眼睛仍有些水气,但是,他的声音却逐渐透出一股子坚强。

    “好了,竹千代,我们今天就不打扰你了。久松的家臣,你要好好安慰竹千代。”暴力超龄伪萝莉先是安慰了一下小正太,扭头吩咐了竹之内久六一句后,便拉着王天邪离开了。

    两人离开加藤盛顺的家后,像一阵旋风似的疾驰而去。直到两人来到了寂静无人的林间小道,他们才把速度逐渐减慢。

    “天邪,今川义元那个大花脸进入冈崎城,想必很快就会有一场战争。”暴力超龄伪萝莉高坐在马上,对身边的王天邪说道。

    “嗯,应该不会太快的。虽然父亲大人刚死不久,家里面一片sāo乱,在外人的眼中,这正是一个大好机会。不过,大家暂时都会持观望态度。”王天邪先是回忆了一下自己上一世的记忆,然后说道。

    印象中,上一世的织田家,在大猫死后虽然陷入四分五裂,局势可说是一片险恶,但仍有几年的时间,才会发生历史上著名的桶狭间之役。

    “你是说,美浓国那边也在观察这件事?”暴力超龄伪萝莉问。

    “正是,想必你的岳父大人,也在窥视咱们织田家领地,所以我们要小心才好。”王天邪回答。

    “哈哈哈!是要小心呀,不过,天邪,光小心没用。犬山城的织田信清不足取,但是,清州城的织田信友,从冈崎来的今川义元,再加上美浓国的那条蝮蛇……呵呵,也要出洞了吗?”

    我们的暴力超龄伪萝莉,脸上神情,仿佛遇到了什么兴奋事情似的,不但没有一丝担忧,反而显得十分雀跃。

    “天邪,就让我们好好地干他一场吧。”暴力超龄伪萝莉一边挥舞着手中的马鞭,一边对王天邪发出自己的宣言。

    随即,这只刚满了十六岁没多久的暴力超龄伪萝莉一夹马腹,向那古野城扬长而去。

    很快,又是一个月过去了,时间已经步入了一五四九年的七月。

    我们的冰山大猫御姐李华梅,乘着夏季的季候风,带着新一批的铁炮,来到了山内馆作客。

    “轰!”

    “轰!”

    “轰!”

    十分密集的声响,在王天邪的“尾张国孤儿院”的后山处不断响起。

    九百名尾张国孤儿军的孩童们,正排成了三行长长的队伍,每一行有三百人。

    所有人都面向着同一个方向,在他们的前方大约二百米的距离,一字排开布置了三百个木质的枪靶。在枪靶上,贴了一张画着人形的图案,在心脏和头顶处,有一个圆周大约十厘米的朱砂红点。

    在这九百人的身后,坐着王天邪、冰山大猫御姐李华梅、暴力超龄伪萝莉信子、美杜莎公主,以及王天玲和竹中小正太。

    我们的竹中小萝莉,在冰山大猫御姐抵达伊势湾后,便跑去伊势湾的港口,与李家船队的人进行入货、出货的交易去了。

    现在的竹中小萝莉,在我们华丽丽的鬼族姬财神,五公主丽姬的指导下,逐渐接手织田本家对外经贸活动。

    当然了,大部分时候,都是我们的丽姬作主导,幻化成成熟姐姐的样子,与那些商家周旋,小萝莉则在眉心勾玉中,大呼过瘾。

    甚至,这一人一鬼,按照王天邪传授的方法,公开打着国有企业的名号,在伊势湾建立了一家名叫“华丽居”的商行,把伊势湾的港口,扩建得十分繁华与畅旺。

    有着王天邪的指点,暴力超龄伪萝莉信子的批准下,现在的织田家,已经全面取消了关税,而是改成各家所得税与销售税。

    为了能够方便收税,王天邪更建议信子,在家中开设一个叫做“税务奉行处”的机构。

    至于“税务奉行处”的总奉行,则交由平手政秀老爷子兼职担任,老爷子的三个儿子以及竹中小正太与小萝莉则负责打下手。

    各家所得税是按照十收一的比例征收,主要对应在农家。每一家农户,都要将收成的一成,作为该家应缴的税收,上缴至“税务奉行处”。

    至于销售税,则是专门为商家所设。每一个商家,都要把自己的店铺,在“税务奉行处”进行登记。然后,按照每一个季度十收一的比例,进行收税。也就是说,每三个月,商行需上缴一次税项。

    本来,王天邪的构思至此就结束了,不过,我们的鬼族五公主丽姬,却帮王天邪加设了一条规例。

    为了有效避免逃税,我们的丽姬设计了一个“连坐法”,每五个商户为一组,彼此互相监督。如果有一家商户发现逃税情况的发生,则其余四家商户,将可以分摊那个逃税商户该季度所有纯利的百分之四十。

    可以说,我们的丽姬简直是坏死了。

    她留下了百分之六十的活路,给那个逃税的商家。与此同时,她又令其余四家有了yù望去监视、举报其他四家。更甚者,织田家本家完全不需花费一分一毫,果然不愧是有着“鬼族姬财神”的称号呀!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