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358.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一章 忍耐与大局观

第九十一章 忍耐与大局观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王天邪与松平竹千代、平岩七之助、阿部德千代这三个小正太,各骑一匹马,一行四人,向安祥城外的笠寺进发。

    一五四九年的十一月七日的傍晚,天上的云彩十分稀少,阳光照在大地上,使刚迎来初雪的大地,变得金光闪闪的。

    从热田神宫到安祥城,大约需要十来天左右。如果按现在的速度,估计在十一月九日就可以抵达目的地了。

    王天邪与三个小正太分工合作,在三河湾其中一条支流的一片矮树丛附近,升起了一个小型篝火,用来取暖及烧烤捕来的肉食。

    原本,日本战国时期的主要饮食十分清淡。大家最常吃的,就是一些水煮的青菜、萝卜、米饭、烤鱼或生鱼片之类的,反倒是小吃的种类十分多。

    虽然很多小吃都极具特色,制作的手法也千奇百怪。奈何的是,不论是主食还是小吃,调味料皆十分单调,不是甜的就是咸的。

    不过,在王天邪来到以后,织田家本家的饮食习惯,就已经一百八十度大逆转。

    现在的织田家本家,不仅在家常食谱里,增加了很多肉食烧烤、炒焖蔬菜之类的,更加设了很多从南洋进口的调味料,令味道更可口吸引。

    “竹千代,在我小的时候,我的一位老师曾经教我这样一句话:一忍,可以当百勇;一静,可以制百动。”王天邪一边烤着狸子腿,一边向松平小正太说着。

    其实,王天邪此刻的心里面,正在不断地跟我们的鬼族二公主翠姬讨论着。他决定,在小正太离开尾张国之前,一定要在他心中再埋下一个种子。

    不得不说,王天邪自己都没有发觉,自从来到日本后,他的心境已经逐渐变得越来越厚黑,不断地寻思着各种不同的手段,为自己取得更多优势。

    既然我们的暴力超龄伪萝莉信子,喜欢风风火火地直接强攻蛮干,那么,我就只好在她的背后,为她打点一切了。

    这就是王天邪此时的心境。

    “天邪哥哥,可是我的父亲曾经说,和颜悦色、忍让无争、宽恕容忍与从不恶言厉色,就是十足的懦夫行径。”松平小正太听完王天邪的话,仔细想了想后回答。

    小正太刚吃完一块大肥肉,嘴角仍是油乎乎的。

    不过,他现在已经没有心思去擦嘴了。他现在满脑子心思,都是刚才王天邪的话。

    因为,这跟他以前所学到的,完全不一样。

    “呵呵,竹千代,我们要记住一个道理:为了达到自己的奋斗目标,就必须在各种逆境中学会忍耐。当然了,我所说的忍耐,并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而言。如果我们一味地奉行逆来顺受,那就会失去原则,甚至丧失人格乃至国格。”

    王天邪对于小正太的想法,倒是没有什么不满意。这是小正太的老爸,三河国一代名将松平广忠,一直奉行着的做法。

    在王天邪心中,松平广忠这种做法,是愚不可及的。

    三河国的地理位置,夹在尾张国的织田家与远江国、骏河国的今川家之间。在这样恶劣的地利下,松平广忠一味的求强硬,最终的结果当然不会有好下场。

    不过嘛,这个念头,他是不会告诉小正太的。这要是说出来,小正太一定会翻脸的,这对王天邪的大局,是得不偿失的。

    “竹千代,在我的老家汶莱,衡量自身条件尚无绝对必胜把握时,暂时的忍辱负重是必要的。而死不认错,往往是怕负责任,才是真正的懦夫。这也是我们汶莱皇室,得以称霸南洋的秘诀。”

    王天邪继续循循善诱着小正太,把小正太带到一个他完全没有接触过的世界。

    小正太的心中,默默地念着王天邪所说的话,虽然仍有很多地方不是很懂,但不妨碍他把王天邪说的话牢记在心里面。

    其实,这也跟小正太的心性有关。他从小到大都抱着一种,哪怕现在不懂,大不了先死记下来,以后慢慢参详的性格。

    这也导致了王天邪时不时地就会向他说一些类似的人生哲学。说白了,就是依着小正太的性子,撒了欢似的,不断给他下套。

    十一月九日的交换人质十分顺利,松平小正太终于回到了冈崎城松平家,并在今川义元的扶持下,成为松平家家主。

    只不过,明眼人都知道,他这个三河国松平家家主,已经成为了远江国、骏河国国主,今川义元的傀儡。

    名义上,今川义元为了天下大义,仍然把三河国交给小正太。只不过,一切的军事行动或防御、外交,却都是由今川家的家老、重臣所负责。

    至于我们的另一为人质,暴力超龄伪萝莉庶出的哥哥,织田信广,也被王天邪顺利地带回那古野城。

    我们的暴力超龄伪萝莉倒是没有为难自己的哥哥,反而是好言劝勉了一番后,便让信广好好休息去了。

    在信广搬到那古野城居住的半个月后,平手老爷子单人匹马,悄悄地跑到了王天邪的山内馆。

    “天邪,爷爷老了,有些话,憋在心里面实在难受。”平手政秀老爷子在秘密见到王天邪后,直接开门见山的说。

    “平手爷爷,您有什么话,尽管说。”王天邪对于平手政秀老爷子,是抱着十分的尊敬的。

    自从尾张国大猫死后,老爷子在家中,可是有着超然的地位,而且,对此,老爷子可是实至名归,完全不需要脸红的。要知道,老爷子这一生,可都在为织田家打拼。

    从“尾张国大猫时代”与朝廷、公家们的交往,到现在的“暴力超龄伪萝莉时代”出任“税务奉行处”的总奉行,老爷子都是不可缺少的重要角色。

    “天邪,告诉爷爷,你怎么看待美浓国那条蝮蛇。”

    平手政秀老爷子可以十分明确地感受到,王天邪语气中那股由心而发的尊敬,因此,他有些老怀欣慰地问起对方。

    “爷爷,猿飞忍者里的忍者报告,美浓国那条蝮蛇已经逐渐掌握整个美浓国。我估计,也许在即将来临的chūn天,他就会发动攻势,前来攻打我们尾张国吧。”

    王天邪先是回忆了下上一世的历史故事,然后再综合忍者传回来的情报,回答平手政秀老爷子。

    “那么,甲斐之虎武田晴信呢?”老爷子又问。

    “武田晴信呀,听说正与那个越后国的女家主长尾景虎,在川中岛进行会战。不过,暂时还没有结果传来。爷爷,对于这点,我会继续留意的。”

    王天邪此刻,有些闹不明白,到底平手政秀老爷子想说什么,唯有比较中规中矩地回答。

    “嗯,不错。那么,爷爷问你,松永久秀和毛利元就呢?”老爷子继续问。

    可以看得出老爷子的神色,显得十分开心,嘴角微微向上翘,眼睛微微地眯着。

    “松永久秀和毛利元就么……这个不好说……咱们织田家,对于京畿以及三好家的渗透,并不太完善。至于安艺国的毛利元就那边,就更少了。”

    王天邪更加闹不明白老爷子想说什么,唯有十分含糊地回答。

    “呵呵,京畿那边,你以后有机会,多和山科言继卿交流。朝廷那边,可以多向女房奉书连歌师的宗牧求教。”平手政秀老爷子笑了笑,和颜悦色地向王天邪解释。

    所谓的女房奉书连歌师,是京畿的宫廷里,专门负责指导宫里面的侍女们的女红,教导公卿们的幼子如何和歌以及对诗的一个机构。

    我们的老爷子由于经常前往京畿拜访,並不时地献上金银,作为修建京畿的费用,因此,与京畿的达官贵人们关系十分密切。

    “至于三好家、毛利家、松永家,你却必须密切留意。这是我们织田家成功上洛,结束乱世的最终障碍。”

    老爷子说着说着,脸色越来越严肃,语气也越来越沉重。王天邪甚至有一种感觉,老爷子仿佛是在交代后事似的。

    “爷爷,您说的这些话,天邪会记住的。不过,天邪心中有个疑惑,爷爷您,心里面是不是有什么打算?”

    王天邪隐隐地猜到平手政秀老爷子的小九九,不过,他倒是真的不希望这件事情发生。

    现在的织田家,仍然乱成一片,但是可用的人才,却并不是很多。

    “天邪,你觉得,美浓国的蝮蛇,真的会在chūn天前来攻打我们么?”平手老爷子心里面一边夸奖王天邪聪明,一边问他。

    “爷爷,难道不会么?”王天邪对于平手政秀老爷子的话,感到十分好奇,所有迹象都表明了这条蝮蛇会前来的呀。

    “他不会的。最起码在织田家没有达到最混乱的一刻前,他一定不会的。”平手老爷子笑道。

    老爷子的心里面,对于王天邪的回答,其实已经十分满意。

    在他看来,只有十五岁的王天邪,能够把大局观看到如此地步,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因此,老爷子开始十分耐心地灌输着更多大局观给王天邪。

    在老爷子心中,其实已经有一个计划。只不过这个计划,需要一个后续的人来完善,王天邪就是一个很好的完善者。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