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360.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三章 哀与怒

第九十三章 哀与怒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众所周知,平手政秀老爷子对我们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的爱护,是任何人都无可比拟的。

    同样的,大家也都知道,在我们的暴力超龄伪萝莉心中,老爷子的地位,恐怕也就是王天邪可以批一拼。

    正因为此,老爷子的三个儿子,压根就不敢随意移动老爷子的尸体,以免破坏了现场之后,引来我们暴力超龄伪萝莉的怒火。

    这也造成了王天邪与信子在冲进老爷子寝室时,入眼的,是已被血染黑的榻榻米地板,以“正坐”姿势,跪坐在血迹中的老爷子。

    可以十分明显地看出,老爷子身上所穿的,那已被染成暗红色的小秀衣,原本应该是雪白色的。

    老爷子的右手仍然紧紧地反握着肋差,左手已经无力地垂放在大腿上,脸上仿佛蜡像般木无表情。他的双眼仍然睁开着,但昔日那原本炯炯有神的目光,却已变得空洞无神。

    “爷爷!”暴力超龄伪萝莉跪倒在老爷子的身旁。

    “啊!大殿……您的衣服……”老爷子那站在寝室门口处的大儿子平手监物,被暴力超龄伪萝莉的动作吓了一跳,唯恐她的衣服沾染上代表不吉利的血迹。

    “什右,你留下,其他人先退下吧。”王天邪也有些看不过眼,对在场的所有人说道。

    被王天邪特意点名的什右卫门,是什左卫门的二哥,也是老爷子的二儿子。

    虽然王天邪的身份,只不过是暴力超龄伪萝莉的干弟弟,按理讲在家中的权利并不大。

    不过,王天邪是现在的织田家中,唯一一个人,同时持有已故的尾张国大猫,以及现任家主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亲手制作的家主令。因此,他的话,还是十分有分量的。

    “什右,把爷爷的事情告诉我。”暴力超龄伪萝莉对被王天邪特意留下来的什右卫门说。她的语气,仍然十分激动,仿佛站在远处都能听的到她的怒喊。

    “是。昨天父亲大人的心情看起来十分好,还要我们三兄弟一起喝茶。”什右卫门的语气十分微弱,眼前这位新任家主,可是尾张国出了名的大呆瓜,她的喜怒,可是无常的呀。

    “昨天和今天一样,天气十分晴朗。父亲大人将窗户都打开,一边看着庭院的梅花,一边逗着大殿您送的那只黄莺……”什右卫门语带哭腔的继续说着。

    “后来,父亲大人说,至今为止,他所考虑的都是些小问题。这句话,令我们三兄弟百思不得其解。”什右卫门有些惶恐地说,他害怕面前的这个尾张国大呆瓜,会因此而迁怒于他。

    “小问题吗?”暴力超龄伪萝莉扭头看向王天邪,后者对她轻轻摇了摇头。

    “什右,继续说下去吧。”王天邪对什右卫门说。

    “是,天邪殿下。父亲大人说chūn天就要来了,还说,树和黄莺都十分美好……他的话,令我们匪夷所思。后来,我们去了三之丸的城墙,而父亲大人却一直留在这里,并写好了遗书。”

    什右卫门的语气渐渐地微弱起来,仿佛十分害怕的样子。他和两个哥哥可是已经看过遗书了,只是,遗书中的内容却……

    “遗书?监物,快把遗书拿来。”暴力超龄伪萝莉一听说有遗书,神情再次激动起来,对着门外高声喊叫。

    “大殿,父亲大人可能精神错乱,那封遗书,不值一看呀。”什右卫门的脸色突然大变,神情慌张地阻止暴力超龄伪萝莉。

    “什么?你说爷爷精神错乱?”暴力超龄伪萝莉脸上,瞬间流露出仿佛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般的神色。

    “是……是的……”什右卫门结结巴巴地回答,他可以看得出,这位尾张国大呆瓜家主,脸上神色是多么恐怖。

    “你给我住口!你的弟弟刚才到那古野城向我通报,爷爷独自完成了完美的十字形切腹。你觉得,爷爷精神错乱的话,真的可以做得到么?”

    暴力超龄伪萝莉突然对着什右卫门大吼,就连站在远处等待的众人,都情不自禁地被她的怒吼声,吓得打了一个冷颤。

    “什右,你和你哥哥已经看过遗书了吧?里面的内容,不想让我看吗?岂可修(混蛋),你们这些可恶的家伙,还不赶快把遗书给我拿过来!”暴力超龄伪萝莉继续着她的怒吼。

    已经来到门外的平手监物,连忙“唰”的一声,把门打开,快步来到暴力超龄伪萝莉的面前,双手把遗书献上。

    “哈哈哈……哈哈哈……呜哇哇哇……”我们的暴力超龄伪萝莉看完递过来的遗书,顿时发出一阵阵大笑。只不过,她的脸上,却出现了两道泪痕。

    王天邪接过暴力超龄伪萝莉递过来的遗书,仔细地看了起来,后者则闭上了双眼,。

    “……经常对你谏言但不得其效的政秀,已经切腹自尽了。如果你可怜愚者之死,那么请谨记下面诸条。一、要做一个有用之人,成为一颗大树去庇护他人。”

    嗯,这一条的确是老爷子的风格。只不过,这下面的……

    “二、请勿再着奇装异服,腰间莫再挂满布袋之类令人发笑的事物。尤其是莫再随意披上袒胸外衣到他地拜访,这样失礼的行为,会令尾张国蒙羞。”

    唉,老爷子用心良苦,奈何,我们没有机会向您解释呀……

    “三、天邪为可信赖之人,你一定要好好与他打好关系,莫再像之前那样,经常对他无理取闹。尤其谨记,天玲是他逆鳞,你一定要好好留意。切记。”

    呃,老爷子……对于这一条,王天邪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们的暴力超龄伪萝莉并没有说错,平手老爷子的大儿子、二儿子的确早就已经看过遗书了。

    只不过,两兄弟真心认为,自家这个大呆瓜家主,看完这封遗书的内容后,一定、绝对、百分之四百会抓狂的!

    老爷子这封遗书中,几乎百分之八十的篇幅,都是严厉斥责自家宝贝徒弟,希望他能改过自新,至于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则是对王天邪的期望与讬付。

    王天邪倒是不担心暴力超龄伪萝莉会因此抓狂,他担心的是另一件事。

    “什右,监物,你们都出去吧。”王天邪对有些不知所措的平手什右卫门、监物奉行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先退下。

    “天邪,你早就知道爷爷会这样做了吧?”我们的暴力超龄伪萝莉信子,在所有人都走退下后,扭头问坐在身旁的王天邪。

    “……”王天邪点了点头,没有出声。

    “三天前?”暴力超龄伪萝莉再问。

    “……”王天邪再次点了点头,没有出声。

    “怕我接受不了?”暴力超龄伪萝莉继续问。

    “……”王天邪再一次点了点头,没有出声。

    “为什么?”暴力超龄伪萝莉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王天邪。

    “为了令织田家乱上加乱,彻底达到最混乱的程度。老爷子……是为了……帮你……”王天邪轻轻地说道,他的语气十分温柔。

    “哼哼,你看,我早就说过了,是这个乱世的错。”暴力超龄伪萝莉自言自语地说。

    “你没劝他?”暴力超龄伪萝莉自言自语后,瞬间伸手一揪,揪住王天邪的衣领,问王天邪。她的语气十分狠恶,但是她的双眼,却布满了哀愁。

    “没有,我认同爷爷的看法。”王天邪轻轻说道。

    “凶手!你也是杀害爷爷的凶手!呜哇啊……啊……啊……”我们的暴力超龄伪萝莉,终于忍不住了,一边揪着王天邪的衣领,一边用另一只手,不断地用力捶打着他。

    王天邪轻轻搂住暴力超龄伪萝莉,任由她把自己的肩头用泪水浸湿,任由她不断地吹打在自己的身上。他知道,自己的好友需要发泄。

    “凶……手……你……也是……”渐渐地,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身子骨,终于不再颤抖了,哭泣也渐渐地弱了下去。

    王天邪没有说话,只是搂着她,不断扫着她的后背。

    “监国!什右!什左!”暴力超龄伪萝莉心情彻底平复下来后,对着门外大声喊叫。

    “是!”一直在寝室远处守候的平手家三兄弟,一边异口同声地大喊,一边连忙屁颠颠地赶过来。

    这必须要赶紧过去呀,今天的家主大人,可是正在气头上呀,要是万一惹起她一丝一毫不满的话,想想都觉得恐怖。

    “听着,你们三人今天给我守住这里,知道吗?还有,不许再说爷爷精神错乱之类的话。”暴力超龄伪萝莉如是吩咐。

    “是!”三兄弟可以很明显听出暴力超龄伪萝莉话里的不满,因此,连忙再次异口同声地回答。

    我们的暴力超龄伪萝莉,本来是想让三兄弟好好安葬老爷子的。不过,王天邪对着她摇了摇头。

    让这三个压根就不明白自家父亲想法的孩子来供养老爷子,根本就毫无意义。不,不只是毫无意义,简直就是在羞辱老爷子。这就是王天邪此刻心里面的想法。

    “我们走吧。”王天邪对站在自己身旁的暴力超龄伪萝莉说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