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378.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就当我是强盗吧

第一百一十一章 就当我是强盗吧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当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与王天邪,来到守山城本丸的表书院时,二人的叔父织田信光,已经得知他们来访的消息。

    因此,织田信光早早就换好了衣服,静静地坐在表书房内等待着。他的脸色非常仓白,心里面一肚子火,正十分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很显然,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侍卫,在城门被二人羞辱的事。

    “殿下突然来访,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问我?你可以说出来,或许我可以给你提提意见。”织田信光强忍着发火的yù望,从嘴里挤出如是的话。

    暴力超龄伪萝莉完全没有回话,只是很不客气地自顾自走到上座。

    “你们都出去,我和我的叔父要在此密谈。”当她在上座坐下后,大声地对在场的侍卫与王天邪喊起来。

    王天邪轻轻说了声“是。”便率先转身出去了,织田信光的侍卫们看向自己的家主织田信光。

    只不过,织田信光此刻正在气头上,完全没有任何表示,几个家臣唯有相互摇了摇头也离开了表书院。

    “你刚才的声音很大,令我很不舒服。但是,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是不会被你的大嗓门吓倒的。”织田信光一边正了正姿势,一边对暴力超龄伪萝莉说。

    他的眼神十分锐利,年轻时在战场上磨练出来的杀气,更是不断席卷向暴力超龄伪萝莉。

    “叔父啊!”对于织田信光的杀气,暴力超龄伪萝莉信子压根就没有放在眼里。

    “到底是什么事?”织田信光有些不耐烦。

    “叔父,我现在说的事,希望你能好好考虑,在心中仔细思量一番再回复我。”对于自己的叔父已经不耐烦起来,信子早就已经预料到了,因此,她倒也没有太激动。

    “你是要是是我信光的心智、胸襟、度量吗?”

    织田信光紧握着白木扇子的右手,正在不断颤抖。那柄代表了身份的白木扇子,已经在他的用力压迫下,发出轻微的“咯吱”、“咯吱”声。

    “是的。但很遗憾,我觉得到目前为止,你似乎已经被心魔所障。咱们叔侄之间的谈话,应该坦诚相对。咱们说话时,最好不要有心魔的存在,它会使原本简单的事情,变得复杂,造成彼此间的不快。”

    暴力超龄伪萝莉把织田信光的性子摸透了,深知道应该怎样与对方说话,对方才会听得入耳。

    这也是王天邪所缺乏的,毕竟他才来到尾张国的时候,织田信光早就已经是守山城城主了,很少会在王天邪的面前露面。

    “嗯。”织田信光看了一眼面前这个晚辈,嘴里面吐出一个字。

    织田信光与暴力超龄伪萝莉的性子相似,都是直肠子的人,分别只在于个人的阅历与处事方式不同而已。

    他被信子这么一说后,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刚才还令他咬牙切齿的晚辈,瞬间可爱起来,十分对自己胃口。他的目光也随之柔和起来,刚才那股凌厉的杀气,也随之不复在了。

    “好!我信光心中的病魔已经逃走了,这一点你应该清楚。我会把你的话仔细考虑,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织田信光的心情平复后,点了点头,对暴力超龄伪萝莉说,后者也微微笑了起来。

    “是的,我相当清楚。那么就请你仔细考虑一下,关于河东二郡的事。”暴力超龄伪萝莉笑着说,仿佛已经打了一场胜仗。

    织田信光闭上了双眼,没有回话。但他的脑子,却飞快地运转着,分析起眼前尾张国的局势。他可不相信,这个刚令自己改观的晚辈,嘴里面说的就是表面上的意思。

    远江国、骏河国共主的今川义元,有志于集结上洛大军,这已经是不容置疑的事情。在他上洛之前,尾张国必须统一,使大家团结起来。

    “河东二郡么?你继续说,你要我怎样?”织田信光仍然闭着眼,嘴里面却嘀咕起来。

    “因为叔父你身体衰弱,常常生病,而这个地方又接近三河,恐怕要紧关头保护不了你。所以,请您在今天之内交出此城,明白吗?”

    虽然织田信光的声音很小,但却足够令坐在他对面的暴力超龄伪萝莉,听得一清二楚。因此,她直接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什么?那你要我信光去哪里?”紧闭双眼思考着的织田信光,被信子的话,惊讶地瞬间张开双眼,脑子里面仿佛煮沸了的热水不断冒泡。

    “不知道。”暴力超龄伪萝莉脸上面无表情,十分严肃地回答自己的叔父。

    “什么?你不知道……你没有地方让我去……那叫我怎么办?”织田信光怒吼。

    他的声音,连在表书院远方等待的侍卫们都听得见。正当他的侍卫们准备冲进去之际,王天邪手握大太刀的身影,挡在了他们的面前。

    “这座城,我将交给弟弟信次管理,请您赶快准备离开这里吧。”暴力超龄伪萝莉加重语气,双眼直盯着面前的叔父织田信光。

    “我有那么多的家臣,带着他们,却又不知道去哪里……你现在就叫我离开,不是跟强盗一样吗?”

    织田信光有些气急败坏,他万万想不到,自己刚刚开始有所欣赏的晚辈,说出来的话竟然是要赶自己出家门!

    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对,你就把我当做强盗好了,这关系着我的威信。我在城外十里地,布置了五百柄铁炮,能够立即将此地踩平。”

    暴力超龄伪萝莉似乎觉得给对方一棒子并不够,不断地一棒接一棒地敲打在织田信光的头上。在她心里面,反正胡萝卜已经给了,大棒子嘛,不妨给多几下。

    “如此说来,我信光必须在近期寄人篱下,度过一段时间了……对吧?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织田信光再次闭上眼睛,心理面不断盘算起来。

    从小就在战场与政界打滚的他,可不认为自己这个晚辈,只是单纯要抢夺自己的封地。

    他到底要做些什么?这个问题不断充斥在织田信光的脑海中。

    “简单地说,我需要一座可以容纳四千人的城,这在尾张国实在不好找呀。”正当织田信光想得焦头烂额之际,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话,仿佛长了一对小翅膀,飞进了他的耳中。

    四千人的城池、河东二郡……么?

    “啊!我明白了!也就是说,代价是河东二郡!”当织田信光满脑子都是“四千人的城池”与“河东二郡”时,他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拍了拍自己的膝盖喊道。

    “哈哈……我终于明白了……只是,你真的会这么大方?”织田信光仿佛听到什么开心事似的,很高兴地大叫起来。

    “好了,那就请叔父您准备搬家吧。天邪!”暴力超龄伪萝莉的眼神也变得锐利起来,直接对在外面等候的王天邪喊道。

    当王天邪走进表书院时,在他背后的几名织田信光的家臣,顿时松了一口气,他们可不想和这个已经在织田军中展露名气的家伙动手。

    “叔父,该做些什么你明白了吧。既然如此,我限你在两天内离开此地。否则,我就以谋叛的罪名将你逮捕。”暴力超龄伪萝莉见到王天邪已经走了进来,便对织田信光继续说道。

    “是……”许是已经想明白了自己的晚辈,到底葫芦里在卖什么药,织田信光这次倒是十分爽快地回答。

    暴力超龄伪萝莉得意地看了看自己的叔父,十分满意地转身跟王天邪离开了。

    两人离开城门时,在城下互相击掌,庆祝自己的计谋又一次完成了第一部分。

    与此同时,织田信光的忠臣们却炸了锅!

    “什么?他要我们交出城来?”

    “怎么会有这种事?再怎么说,主公您可是他的叔父呀!”

    “这个大无赖怎么呢这样就走了啊!”

    类似的话,不断在织田信光的家老、重臣口中传出。甚至,有几名骨灰级战争疯子,已经抽出腰间的野太刀,杀气腾腾地向城门冲去。

    当然了,这几个骨灰级战争疯子,是注定找不到暴力超龄伪萝莉与王天邪的身影了,两人早就已经骑着马,跑得无影无踪了。

    此时已经是傍晚了,太阳御姐正准备下山回家睡觉,月亮小萝莉则开始在天上兴高采烈地玩耍了。

    尾张国的这一晚,注定又要热闹起来了。

    打从月亮小萝莉离家后,守山城织田信光的侍卫,送了顶绿油油小帽子给信光的坂井孙八郎,便来到了清州城,拜访织田信友。

    织田信友居住的本丸会客室,四面八方的窗户都开着,屋内没有点燃哪怕一根蜡烛。

    作为主人的织田信友,坐在会客室的上座,在他的身边,正围坐着末森城城主织田信行、他的家老柴田胜家、佐久间右卫门、林左渡的弟弟林美作、织田信友的家老坂井大膳等等……

    所有反萝莉派的人,都应织田信友的邀请,纷纷集结在清州城。

    这群人在这间只有月光照shè进来的小黑屋中,已经逗留了大约一个多时辰,纷纷低声交头接耳着。

    他们在等一个人,一个被他们派到守山城城主织田信光家的卧底。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