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388.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在下会亲手杀她

第一百二十一章 在下会亲手杀她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今晚的夜色十分昏暗,月亮小萝莉生病了。她吃完药躺在床上一边冒着虚汗,一边昏昏沉睡。

    而本应明亮的天空,则被云彩小萝莉兴奋地趁机霸占着。

    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在阵阵秋风中,沿着新川的一条支流不断策马飞驰着。

    相比起难得能够出来玩耍的云彩小萝莉那十足的喜悦,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脸色,则显得十分慌张,她的心里面,更是焦急万分!

    “快呀,百黑毛,再跑快些……”

    如是的吼声,不断地从她的嘴里面叫喊着。

    百黑毛是刚过去的夏季,冰山大猫御姐李华梅,从海对面那遥远的西方一个叫荷兰的国家,买回来的。

    这次冰山大猫御姐李华梅,不仅为王天邪带来了一百柄铁炮。

    她更带来了四匹体型十分高大、强健的名马,作为礼物送给王天邪和信子,每人两匹。

    其中送给暴力超龄伪萝莉的一匹全身上下黑色皮毛,没有一丝杂色的雄马,被暴力超龄伪萝莉取名为“百黑毛”。而另一匹体校略小的母马,则被她取名为樱野。

    王天邪的那两匹,分别被暴力超龄伪萝莉取名为“鬼鹿毛”、“鬼薄墨”。

    至于为什么要有个“鬼”字……

    按照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说法,王天邪既然是鬼族天鬼一脉的继承人兼少主,当然要有一个“鬼”字才生猛呀!

    百黑毛不愧是西洋名马,速度比暴力超龄伪萝莉原本的连钱苇毛快了数倍不止!

    而且,牠更充满了灵性,竟然仿佛感觉出自己的新主人心中,那仿佛万蚁咬噬般的焦虑。

    牠那四只蹄子,不断用力飞踏在地上,向着主人要去的目的地,用尽全力疾驰而去。

    暴力超龄伪萝莉冲进山内馆后,连下马都不愿,直接骑着马冲进了山内馆内院的庭院,在庭院沿着走廊的边缘,策马狂冲着。

    “天邪,刚才阿浓说的是真的么?叔父大人真的……”她的嘴里面,更是高声吼叫着,语气中充满了难见的慌乱。

    当暴力超龄伪萝莉策马来到了王天邪的寝室前,猛地一拉缰绳。

    百黑毛发出一声嘶鸣,用尽全力来了一个急刹车。

    暴力超龄伪萝莉则心急到直接从和她身高差不多的马背,跳到长廊,三步并作两步冲进王天邪的寝室。

    “你来啦……”正皱着眉头坐在寝室内的王天邪,看到暴力超龄伪萝莉冲进来,挥了挥手说。

    坐在他身边的竹中小萝莉,已经幻化出丽姬的样子,正哄着哇哇大哭的金毛玉面九尾天狐小萝莉千代子。

    说起来,已经成为那古野城城主的织田信光,对小萝莉千代子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异常的疼爱。

    那种由王天邪发明,战国时代从未见过的棒棒糖,或者三色丸子之类的,那是源源不绝地拿来哄千代子,引起幻妖蝶小萝莉弥子好一阵羡慕嫉妒恨。

    也正因为此,小萝莉千代子经常会跑到那古野城玩耍。

    当然了,织田信光可不知道对方是妖族。

    对于这一点,王天邪可是曾经千叮万嘱过,小萝莉千代子表示自己是很乖、很听话的“好孩纸”,绝不犯错的。

    今天也和往常一样,当织田信光与暴力超龄伪萝莉猎完鹰,回到那古野城时,小萝莉千代子早已经欢蹦乱跳地在那古野城等着,向他讨棒棒糖。

    只不过,小萝莉千代子虽然很乖,但却难免秉承了妖族小孩子们一贯的贪玩性格。

    她幻化出金毛玉面九尾天狐的样子,叼着棒棒糖,蹦蹦跳跳地在那古野城天井上跑来跑去,更不断转着圈子追自己那三条毛茸茸大尾巴,自得其乐地玩耍。

    结果,小萝莉千代子果断忘记了时间,一直到夜晚,都没有回山内馆。

    也正因为此,她听到了织田信光与刈叶的谈话,看到了织田信光倒在血泊中,更看到了随后坂井孙八郎与刈叶的那令她感到不知所措的一幕。

    此时的小萝莉千代子,心里面十分慌张。

    她不明白下面那对男女到底在做什么,但是她明白如果人类不断地往外冒红色液体是意味了什么。

    小萝莉千代子是金毛玉面九尾天狐一族,因此,并不能像天鬼一脉那样,可以直接在灵魂层面互相聊天、打屁,又或者传递一些紧急的事情。

    此刻的她,唯有用尽自己的全力,向着山内馆飞跑着,赶回去告诉天邪哥哥,告诉丽姬姐姐,她所看到的一切。

    小萝莉为了能够跑的更快些,更直接用自己的本体天狐形态,飞跑在新川的河堤旁,连棒棒糖不小心甩掉了,都顾不上捡了。

    直到她用力一蹬,直接扑到已经睡着了的王天邪身上,才缓过劲,幻化出小萝莉的样子,揪着王天邪的衣领,哭泣起来。

    小萝莉千代子这一扑、一哭,可是把王天邪吓了一跳!

    他连忙通过灵魂层面的呼唤,把已经睡着了的竹中小萝莉给叫醒,并且让丽姬控制身体,幻化出本体,急匆匆赶过来。

    小萝莉千代子在丽姬的怀里面,揪着丽姬的衣领,一边哭,一边诉说着自己无意中看到的一幕幕。

    此时,离小萝莉千代子离开那古野城,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

    织田信光已经注定要领便当,到yīn间灵界与哥哥“尾张国大猫”织田信秀喝茶了。

    当暴力超龄伪萝莉赶到山内馆时,小萝莉千代子仍没有从伤痛中恢复过来,仍在丽姬的怀里面蒙头大哭。

    王天邪在灵魂层面向丽姬交代了几句后,对暴力超龄伪萝莉打了个招呼,随即向马房跑去。

    只与暴力超龄伪萝莉信子,直接跑到长廊上,用力一跃,跳到百黑毛的背上,拍了拍百黑毛的脖子,向马房一指。

    百黑毛不愧是充满了灵性的名马,立刻就明白了自己主人的想法,向着马房疾驰而去。

    当百黑毛赶到马房时,王天邪已经骑着鬼鹿毛奔了出来,两人二话不说,十分默契地冲出山内馆,绝尘而去。

    想必一定会有很多人认为,两人这是要赶去那古野城。怎料,两人的确是经过了那古野城,但两人却仿佛压根就没有进城的念头。

    只见暴力超龄伪萝莉在前,王天邪在后,根本连看都没看近在咫尺的那古野城一眼,直接向着前方疾驰而去。

    经过了那古野城之后,下一座城是原本尾张国大猫织田信秀所居住的古渡城。

    可是,两人再次无视了古渡城,直接越国古渡城,继续向着远方如疾风般疾驰,留给古渡城守兵两个华丽丽身影。

    好吧,在这正值月亮小萝莉生病的漆黑夜晚,那些守兵们根本看不到城外的两人。

    接下来的下一个尾张国下四郡要地,就是热田了。只不过,这大半夜的,两人去热田做什么呢?

    “肥前!肥前!赶快开门!”暴力超龄伪萝莉来到热田的一处别馆后,一边跳下马,一边高声对着别馆内大声吼叫。

    暴力超龄伪萝莉口中的肥前,姓田岛,他与岩室的父亲岩室重利以及加藤顺盛三人,一起任职为热田神宫的社家。

    只不过,他还有另一个身份,他是刈叶的父亲。

    对,这处别馆,不仅是田岛肥前的家,更是刈叶的娘家。

    “是!是!原来是清州城的大殿和天邪公子!在下失礼了!”田岛肥前打开门看到来人后,心里面顿时吓了一跳。

    这三更半夜的,已经入主清州城的家主大殿,竟然和王天邪一起来找自己,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么?

    “来人呀!清州城的大殿和天邪公子来了,快倒杯茶来呀!”田岛肥前一边对正闻讯赶来的夫人喊叫着,一边把暴力超龄伪萝莉与王天邪迎进前院。

    “我不喝茶!肥前,刈叶呢?”暴力超龄伪萝莉先是挥手制止田岛肥前,随即便大声质问对方。

    “什么?大殿,您说什么?”田岛肥前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反问起来。

    “我是问我叔父的正室夫人刈叶的事啊!”暴力超龄伪萝莉捉住田岛肥前的衣领,对着他吼道。

    “您问我的女儿,她怎么了?”前岛肥前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情况,再次反问。

    “看你的样子,似乎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呀?”王天邪握住暴力超龄伪萝莉仍然揪着田岛肥前衣领的手,开口对田岛肥前说。

    暴力超龄伪萝莉的手,被王天邪握住后,才不敢情愿的松开田岛肥前的衣领。

    “在下实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大殿您可否详细地告诉在下?”田岛肥前先是摸了摸自己那已经光秃秃的额头,随即十分严肃地问。

    “好吧,肥前,你的女儿好像另外有男人。”王天邪制止了暴力超龄伪萝莉后,对田岛肥前说。

    王天邪的语气同样十分认真、严肃,听在田岛肥前的耳中,仿如晴天霹雳般。

    “什么?在下的女儿……?”田岛肥前的语气充满了不可置信。

    暴力超龄伪萝莉和王天邪并没有回答他,只不过,两人的神色十分凝重。

    “在下明白了,假如在下的女儿真的做出如此不名誉的事情,那么我肥前绝对会亲手杀了她!”田岛肥前在二人的注视下,情不自禁地说出了如是的话。

    “肥前,这句话,我可以相信你么?”暴力超龄伪萝莉听到这句话,突然打破沉默。

    “在下田岛肥前,身为尾张国织田家的家臣,绝不会说假话。如果在下的女儿真如天邪公子所说,那么对在下家而言,绝对是一个耻辱。”

    田岛肥前的态度十分强硬,语气十分坚定。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