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393.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四章 负责与名分

第一百四十四章 负责与名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其实也难怪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会如此的抓狂。

    之前也说过,喜六郎秀孝除了敬爱暴力超龄伪萝莉外,对织田信行也十分爱戴。再加上,由于他们三人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姐妹),因此,信子与信行都对喜六郎秀孝十分呵护。

    结果,织田信次的家臣武士,把喜六郎秀孝shè杀了。当织田信行接到下人的汇报后,引起了本就和信子有牙齿印的织田信行极度震怒。

    在他看来,这绝对是暴力超龄伪萝莉,为了避免秀孝倒向自己,而假装成是信次误杀了他的样子。或许,那个洲贺才臧就是被她和王天邪暗中买通的呢!

    也正是因为此,织田信行才会怒火中烧地,带着人马跑到守山城放火。他把守山城所有能烧的东西,一个不留,全烧了个清光!

    收到下人关于守山城被纵火的禀告后,轮到暴力超龄伪萝莉不干了。她只觉得自己比王天邪给她讲的,海对面那个叫什么窦娥的女人还冤!

    你说说这叫什么事儿呀?我每天开心地在尾张国孤儿院调教孤儿军,偏偏你丫却说我存心杀死亲弟弟!

    因此,当织田信行把守山城烧成了一座空城后,暴力超龄伪萝莉也怒了。

    报复!一定要报复!把信次和信行抓过来,皮鞭、蜡烛、铁处女……绝对要让他们好好品尝下,什么叫做女王样的怒火!

    说真心话,美浓国那边已经开始出现动荡,现在就去攻打末森城,绝对不是明智之举。这一点,暴力超龄伪萝莉抱以万分的心知肚明。奈何的是,织田信行到处诋毁自己,暗中策划杀害亲弟弟,这简直就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呀!

    暴力超龄伪萝莉接到织田信行四处诋毁自己的消息后,顿时两眼冒火起来。

    好在,就当她拿了大太刀,准备跑去末森城理论之际,王天邪从山内馆赶到清州城,在暴力超龄伪萝莉临离开本丸寝室前,挡在了她面前。

    现在最重要的问题,不是去找织田信行抽刀子干架,也不是去搜捕织田信次,而是守山城的城主人选问题。只不过,已经被怒火烧遮了眼的暴力超龄伪萝莉,怎么可能会就这样束手就擒,乖乖地留在清州城商讨人选的问题呢?

    两人随即大打出手,嗯,主要是暴力超龄伪萝莉施暴,王天邪防卫。因此,王天邪的胳膊再次遭难了。

    “我咬、我咬、我咬咬咬……”暴力超龄伪萝莉一边与王天邪在铺了榻榻米的地板上,互相撕扯、纠缠着,一边不断在王天邪的胳膊上,制造着无数月牙形的徽章。

    两人在榻榻米的地板上,画起了无数鲜红色的梅花……嗯,是用王天邪的手臂上,飞溅而出天然颜料,再甩落到地板上,绘出来的。

    紧接着,暴力超龄伪萝莉,更顺势将王天邪推倒在地上,yù夺门而出。王天邪则趁她背对着自己,从地上一个猛虎扑羊,捉住暴力超龄伪萝莉的双腿,把对方同样摔倒在地上后,情况一发不可收拾。

    这两个人,一个要冲出门去找末森城的信行报仇,一个死死不让去。结果,导致了两人在地上,纠缠了几乎近一个时辰,从寝室左边滚到了右边,再从右边滚到了左边。

    侍女们闻声赶来后,完全不敢阻止。这两人,可都是家里面跺一跺脚,就会产生九级大地震的人呀,现在竟然仿佛两个孩子般在地上滚来滚去地拉扯!

    “出……去……你们……都出……去……没吩……咐……不许任……何人……进来……派侍卫……把门给我……从外面……锁死……”王天邪断断续续地从嘴里面冒出如是的话。

    难得他现在竟然还说得出话来,没看到暴力超龄伪萝莉,已经用两只手,把他的嘴向着左右,扯出了个“一”字!

    侍女们刚按照王天邪的话,退了出去,便听到“咣当”一声响。

    想必是暴力超龄伪萝莉最喜爱的那套南蛮酮具铠甲、刀架上的大太刀,全都被两人撞翻在地上,成为了一个个零散的部件,躺在地上yù哭无泪。

    直到暴力超龄伪萝莉用尽全身力量,把王天邪使劲向上一顶,才终于勉强算是有了站起来的机会。

    不过,虽说是站起来了,但暴力超龄伪萝莉却并没有恢复zì you。王天邪就好像一只无脊椎动物般,死死地缠在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身上,哪怕她已经站起了身子,仍然无法十分自如地活动。

    “呼……呼……”两人那不约而同地剧烈喘气声,十分清晰地传进相互的耳中,浑身上下异样的感觉,不断冲击着这两人。

    刚满十六岁的王天邪,上一世可是吃过腥的人,对于美女搂在怀,表示究极没有定力,身上的某件武器顿时抬起了头。

    至于信子,虽然在尾张国大猫的吩咐下,从小到大女扮男装,一向以男装视人,并有着“织田信长”这样的威武、霸气男孩名字,可她实际上仍然是一只已经十六岁的伪萝莉呀!

    她平时因为大大咧咧的性格,而完全不在乎自己的女儿身,有时会因兴奋或开心,忘记了自己的女儿身,与王天邪搂着脖子哈哈大笑。

    但这一次……这一次两人身贴着身子的互相揪着头发、扯着衣领、紧紧地捉住对方的脖子、手臂或腰肢……可以说,暴力超龄伪萝莉身上所有部位,除了那个女孩子的最终禁地外,全部被王天邪无意中摸了个遍!

    再加上两人刚才可是在地上滚来滚去,弄得暴力超龄伪萝莉心中,竟然弥漫起一股从未感受过的,异样的酥麻感。

    暴力超龄伪萝莉此刻心中那叫一个怨恨,这该死的酥麻感,简直是讨厌死了,竟然令自己感到浑身无力!这样子,自己怎么可能挣脱这个可恶的家伙,跑去末森城砍人呀!

    为此,她开始不断的挣扎、扭动企图挣脱王天邪。悲催的是,她发觉,她越是扭动,那股酥麻感越是强大!而且,浑身上下,逐渐被一股灼热感包裹。自己的小腹处,更有一根硬硬的东西,在不断地顶着!

    尤其是当信子站了起来后,王天邪仿佛一只八爪鱼般,紧紧地缠在她的身上,阻扰着她向门口奔去时,十六岁的伪萝莉终于耳红脸热地,浑身无力地再次摔倒在地上。

    最终,信子还是没有力气冲出木门,两人分别气喘嘘嘘地,大字型地躺在榻榻米的地板上。

    “呼……我说,你该冷静些了?”王天邪一边喘着气,一边问。

    “呼……呼……好多了……”暴力超龄伪萝莉信子红着脸回答,胸口剧烈地一起一伏,她还没有从刚才的那股从未有过的脸红耳热感中恢复过来。

    “我们……有多久……没这样厮打了?”信子一边喘着气,一边断断续续地问。

    “好像三年多了……时间过的好快呀!”王天邪想了想说。好像,自从两人相继举行了代表“chéng rén礼”的元服仪式后,便没有像以前那样,互相厮打在地上了。

    “已经三年了么?说起来,我今天可是吃大亏了呀……”暴力超龄伪萝莉苦着脸,一副深闺怨妇状。

    “说,你打算怎样负责?我可是被你摸光了哦,嫁不出去了!”暴力超龄伪萝莉翻了个身,双手杵着脑袋,看向躺在自己面前的王天邪。

    “不过,我是织田家的家主,如果不公开女孩身份的话,你可是绝不可能有名分的了哦……”暴力超龄伪萝莉没给机会王天邪回答,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右手,在王天邪的胸口上戳呀戳呀,好像那里有什么引起她好奇的东西似的。

    王天邪对此实在无语,现在最要紧的,不是什么负不负责、名不名分呀,现在最要紧的是守山城城主的人选呀……人选呀知道吗!

    不过,他心里面此刻也是暗松一口气,再让这只十六岁的暴力超龄伪萝莉这么折腾下去,他还真怕自己会忍不住擦枪走火。

    倒是暴力超龄伪萝莉此刻,明显不在状态。她那小脑袋瓜里面的思维,不知为什么突然间开始跑路……满脑子都是被摸光了之类的,嫁不出去了之类的,要眼前这可恶的家伙负责之类的……又或者是……嗯嗯……便宜了对面这货……一起搞那啥之类……

    王天邪倒是不知道,对面这只暴力超龄伪萝莉的小脑袋瓜里头,已经开始了十分奇异的超级大展开,满脑子思维突然间在那开着小火车直跑路,轰轰烈烈地开始进行着,那些色色的、少儿不宜的这个啦、那个啦之类的幻想。

    好在,暴力超龄伪萝莉此刻,倒也不再提去末森城砍人的事情。嘛……王天邪也算是完成了这次过来清州城的目的了。

    “大殿、天邪公子,前田利家大人和前田庆次大人,前来拜访,说是有美浓国的要紧军情禀告。”

    当两人都终于恢复冷静,正在讨论到底应该由谁来担任守山城城主之际,门外传来了一名侍女的声音。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