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400.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猴子(上)

第一百五十一章 猴子(上)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是一个充满了粉红色天空,只有一条弯弯曲曲的白色小道,平铺在黄色的沙漠海,零零星星的岩山、坐落在沙漠海的四周。

    在白色小道的尽头,有一座十分宏伟的城。暗红色高耸的城墙,看上去起码有过百米以上,墙身从城门处向左右延伸了不知道多远。

    进入城门,是一条幽蓝色,十分yīn暗的长廊。长廊的左右两旁,是一根根五人合抱的圆形石柱,沿着石柱往上看,可以明显看到比鲜血略暗的红色天井。

    这条长廊不知道多长,尽头被漆黑的黑暗所笼罩。左右两排圆柱子的后面,也是一片漆黑,完全看不到任何事物。走在圆柱子的中间,可以明显感到四周阵阵幽冷刺骨的yīn风,吹拂在长廊上。

    只不过,当走过这条yīn森森的长廊,穿过长廊尽头大门,进入门内的大殿后……

    “喂!美浓国突然出现大型战争!”

    “比预期早了很多!”

    “哎呀!来报道的人好多,向导人手严重不足呀!”

    阵阵类似的喊叫,仿佛座市内商户的那些吆喝声,在这座大殿内此起彼落、源源不绝,整个大殿热闹异常。

    至于大殿尽头的一扇写着“王”字的大门的房间内……

    “哦,你就是那个斋藤道三呀。本来呢,你是要去地狱道受难的的。不过呢,有个人想找你讨论茶道,所以,本王现在特赦你了!”

    坐在房间内一张豪华书桌后面的青年,一边在写有斋藤道三简历的纸上,戳了个鲜红色的印章,一边对站在书桌前的斋藤道三说。

    这个青年看上去大概二十岁左右,叼着一个晶莹剔透的,碧绿色奶嘴,坐在三米长的豪华办公桌后面。在他的背后墙上,则是一副二十米乘二十米的画像。画像中绘着一个十分威武的中年汉子,头上戴了一顶绣了个“王”字的帽子。

    “殿下,您是说……有人要找在下论茶?”斋藤道三十分恭敬、十分好奇地问。

    他能不好奇吗,能不恭敬吗?虽然面前这个咬着奶嘴说话的青年,给斋藤道三的感觉十分不靠谱。但绝对无法否认的是,面前正说着话的这位,的的确确是三途川的未来管理者,小阎王大人呀!

    当斋藤道三按照小阎王的指示,在大殿中左转转、右转转,终于来到了标示着“客房”的房间,并敲门进去后,顿时脸色变黑了。

    “呦!好友!你这么快就来啦!我的宝贝女儿这么厉害?我还以为,你还要好久才会被她派便当呢!”坐在客房内的中年大叔,看到斋藤道三进来后,也是满脸诧异。

    “唉!别提了,我那个忤逆儿子,气死我了!说回来,织田信秀,原来是你呀?你的宝贝女儿是谁?”斋藤道三先是有些感叹,随后便好奇地问起来。

    “哦,我的女儿,不就是你的宝贝女婿了吗?怎么样?厉害?想必全天下的人都猜不到,哈哈哈哈……”坐在客房内的尾张国大猫,拍着自己的膝盖哈哈大笑,满脸得意状。

    客房外面那群忙得一塌糊涂,头上长了一根到三根各种形状犄角,全身上下红色或蓝色的鬼们,顿时听到客房内传来了斋藤道三“啊呜……”的悲鸣。

    先不说斋藤道三与尾张国大猫在三途川的客房内谈着茶道,咱们说回尾张国下四郡的清州城。

    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与王天邪两人,回到尾张国已经差不多一个月了。

    在他们俩回到尾张国的一星期后,继承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职位,出任尾张国守护一职的斯波义银,就连忙把自己的清州城本丸让了出来,口称一定要暴力超龄伪萝莉搬回去。

    这几个月,斯波义银可说过得十分头痛。

    他以前没有得到权力的时候,一直在向往、羡慕、渴望着,可当他得到了之后,却发觉这尾张国守护,可真是一点都不好做呀。

    虽说吃好了、住好了,可下面的人,压根就不听他的指挥,完全不给力。再加上他每天要处理的事情,也太多了,弄得他在仅仅的三个多四个月里头,白头发多了起码一大揪!

    对于搬回清州城居住,暴力超龄伪萝莉倒也没有拒绝。她当初隐居,只不过是一个权宜之计,为了令她能腾出手来出兵美浓国而已。

    清州城位于“五条川”的西边,五条川的河道,形成了一个天然护城河,在河道东边则是城下町的座市、商店,再向东则是一片田野。

    现在已经是一五五一年的五月,小麦已经全部收割了,农事也已告一段落。

    今天是一个十分晴朗的日子,暴力超龄伪萝莉与王天邪,正在城下町的座市散步。由于今年算是一个丰收年,座市内,显得一片喜气洋洋。

    两人今天的打扮,就好像是游手好闲的武士,完全没有上位者的感觉。

    现在的城下町座市,已经有了三十多家商铺,经营的商品也是各种各样。从南蛮的瓷器、茶具,本地手工艺,各种小吃店或居酒屋,布满了整条街道。

    现在只不过上午,人并不算太多,如果到了傍晚时分,这条街上,就会变得十分拥挤了。

    在鬼族天鬼一脉华丽丽姬财神丽姬与竹中雪姬小萝莉的齐心协力下,第一间“鬼姬火锅居酒屋”也于三个月前,顺利在座市中开张了。

    这家开张了只有三个多月的“鬼姬火锅居酒屋”,只会在下午乃至傍晚营业,营业期间,可说是座无虚席、人声鼎沸。很多排不到位子的人,更会自动自觉地在门外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父亲大人一定想不到,这里已经变得这么繁华!”暴力超龄伪萝莉开心地对王天邪说。

    “是呀,这都是归功于你的努力呀。”王天邪也笑了笑。

    “这不是我的功劳,你这样说只不过是在调侃我。你知道我知道这是你的脑袋瓜里的主意。”暴力超龄伪萝莉撇着嘴说。

    “哈哈,是呀,我知道你知道我知道。”王天邪先是用手弹了下暴力超龄伪萝莉的可爱鼻头,随后笑道。

    “哼,我知道你知道我知道你知道我知道你这坏家伙又在欺负我!”暴力超龄伪萝莉先是甩开王天邪的手,随即一边撇着嘴,一边狠狠地在王天邪的后背上拍打着,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是呀,我知道你知道我知道你知道我知道你知道我知道你知道我在欺负你哦,哈哈哈……”王天邪毫不在意暴力超龄伪萝莉的拍打,反而搂着对方的脖子,哈哈大笑起来。

    说起来,在尾张国下四郡完全废纸所有关卡的通行税,让商人可以完全zì you的进出,的确是王天邪的主意。不过,也不能忽略了暴力超龄伪萝莉,肯接受他这个在乱世中前无古人的主意就是了。

    王天邪的这个主意,在这乱世中,可真是一个划时代的创举,更是一个十分大胆的主意。如此一来,各国的商人可以轻易进出尾张国下四郡,或留居此地。

    这一创举,使别国的卧底、密探更容易进入尾张国下四郡。但不得不说,这个主意,的确令尾张国下四郡的街道更为繁荣,同时,百姓也较其他国更为富有。

    说起来,王天邪这个主意,是参考了冰山大猫御姐李华梅在遥远西方的所见所闻,他自己打小在南洋汶莱的亲身经历,上一世那些差不多全部还给老师的基础经济理论后,才想出来的。

    当初他刚对暴力超龄伪萝莉提出这个主意时,对方可是把他恨恨地骂了一通,在他的胳膊与肩膀上制造了满满一长排月牙徽章,整整鄙视了他一个多星期。

    在当时,任何国家都不会允许这样的做法,没有任何人会想得到,完全废止关卡的通关税,会带来如此的收益。也因此,当时家中的所有人,全部对他投以反对票。

    最终,在王天邪的死磨硬下,这个主意,仅仅在清州城试行。当然了,换来的结果,是令整个尾张国下四郡震惊的。

    王天邪的这个主意,为清州城引来了大量人才,促进了文化的交流,使天下事更快速地传到清州城。

    两人更在这个日渐繁荣的座市内,挖掘到无数人才。包括了来自堺港的铁炮制造者、来自小田原城的刀鞘制造者、生于甲斐的涂料师、南蛮的长枪制造者、来自备中的名刀匠师等等……

    暴力超龄伪萝莉与王天邪悠闲地逛着,来到一家门前放着几个反面朝上的木箱子,上面插了一堆针线的店铺。

    “咦?好久没看到你来这里卖针线了,最近生意好吗?”暴力超龄伪萝莉好奇地对店家打起招呼。

    “这位武士,这里景气不错,还是这里来有赚头。除了这里、骏府及小田原城外,其他地方,几乎看不见人cháo。”店家抬起头,对暴力超龄伪萝莉说。

    “您也知道,没有人就没有东西,没有东西就赚不到钱。”店家继续笑着对两人说。

    “我说卖针线的,你是哪里人?”王天邪对这个人十分好奇。

    “在下就在这附近出生的啊!但是这附近以前不是什么好地方,所以我就四处为家了一段日子。”店家看了一眼王天邪,笑着回答。

    “哦,原来如此。你的意思是说这里比以前慢慢好起来了?也就是这个地方比以前来的更好了,对不对?”暴力超龄伪萝莉并没有等王天邪回话,插嘴进来说道。

    “是呢。人们常说那个国主是大呆瓜、大笨马,还说那个南洋来的织田王天邪,是一头笨母马。”店家再次把目光放回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身上,笑着回答对方的问题。

    “可是,在下看来,这个清州城城主、织田家总大将的马殿下,还有那个南洋来的笨母马,所作所为简直就是异于常人,手笔更是非比寻常呢!”他继续侃侃而言地说,仿佛完全就不知道面前这两位主,就是他嘴里面的“呆瓜”、“笨马”。

    “你说的马殿下,就是指织田家现任家主的信长殿下吗?”暴力超龄伪萝莉看了一眼王天邪,仿佛在笑话他是一匹笨母马,随后对店家笑着说。

    “当然是了,整个尾张国,好像没有其他的大笨马了?”店家摸了摸头发不多的脑门,笑着对两人说。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m.阅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