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404.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纳妾(上)

第一百五十五章 纳妾(上)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收服了这只叫作木下藤吉郎的猴子后,带着他来到清州城二之丸。

    战国时代,大部分城池都是由本丸、二之丸、三之丸以及城下町所组成。

    顾名思义,城下町当然是给那些平民们生活的地方,也是商业活动、农业生产的地方,有着座市与农地。

    而所谓的三之丸,则是一众常规足轻们及他们的家眷居住的地方。能够居住在二之丸的话,就代表了你已经成功打入了政治圈子。因为,有资格居住在二之丸的人,都是一众家老、重臣们。

    至于本丸,则是家主的居所,也是天守群、大天守所修筑的地方,更是整座城的最高点。

    暴力超龄伪萝莉带着猴子,来到了二之丸一间大屋前。

    “守门的,是我,开门。猴子,你跟我来。”暴力超龄伪萝莉一边这样大嚷着,一边敲开大门,在主人还未出来迎接前,就已经走进庭院了。

    “出羽,你在吗?我是信长,想向你要杯茶。”暴力超龄伪萝莉继续嚷着,已经自顾自地从庭院来到了书房。

    她喊自己为“信长”并没有错。

    毕竟,她刚一出生,就被尾张国大猫勒令女扮男装,连进行元服的成年仪式时,对外公开的名字都叫做“信长”,“信子”只不过是“尾张国大猫”为了安慰她,私底下给她起的。

    除了王天邪一系的人外,全天下其他人,都只知道她这个现任织田家家主,叫做织田信长,而不是织田信子。

    这也是为什么,三途川的客房内,被自己那忤逆儿子讨死的“美浓国蝮蛇”斋藤道三,会吐血惨叫了。

    两人现在处身的大屋,是织田家的重臣-生驹出羽的公馆。暴力超龄伪萝莉的叫喊,使这一家突然起了很大的sāo动。

    “啊!欢迎殿下光临。”当暴力超龄伪萝莉自顾自地在书房内坐下时,比她大了五、六岁的生驹出羽,从走廊的另一方跪拜而来。

    “出羽,不必多礼,给我茶就行了。”暴力超龄伪萝莉嘴里面虽然说着强势的话,但她的行为倒是显得彬彬有礼。

    “是!是!他们现在就在准备,请殿下您稍等一下。”生驹出羽十分拘谨地回答。

    全尾张国下四郡的人,都知道眼前这位家主大人,可是从来不按牌理出牌的人,也不知道她这次夺门而入,究竟是所谓何事。

    “出羽,我记得你有个妹妹?她叫什么名字?几岁了?”暴力超龄伪萝莉嘴里的问题,仿佛连珠炮一般,不断轰响面前的二十二岁青年。

    “是!在下有个妹妹,叫阿类,今年已经十七了。”生驹出羽在暴力超龄伪萝莉问完后,连声回答。心里面却在嘀咕,不知道自己这位家主大人,心里面到底打什么小九九。

    “好!女人到了十七岁,也会生育了。好!就让阿类端茶来。”暴力超龄伪萝莉仿佛十分满意地一边拍了拍手,一边说。

    “这……”

    “出羽,你是不是也有个小妾?”暴力超龄伪萝莉完全不给面前的青年回话的机会,继续问起来。

    “殿下,您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生驹出羽有些脸红,声音渐渐弱了下去。

    “你先别问,先回答你有还是没有!”暴力超龄伪萝莉压根就不回答生驹出羽的问题,直接喝问对方,语气也开始重起来。

    “是,在下有一个小妾。”生驹出羽一额头的瀑布汗唰唰直冒,对于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这种没头没脑的说话方式,感到莫名其妙。

    他倒是不知道,暴力超龄伪萝莉此刻也是满肚子火,怎么可能会和颜悦色呢。

    “殿下,请问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虽然刚才被暴力超龄伪萝莉驳回了自己的问题,不过,生驹出羽仍然忍不住弱弱地问。

    “就是要阿类成为我的小妾呀。既然你都有了,那么对于我纳妾之事,应该不会有意见了?如果你没意见,事情可就好办了。”暴力超龄伪萝莉终于十分认真地说出自己的目的。

    嗯,她的语气却是虽然十分认真,可她的神色却是有着一丝咬牙切齿。

    “我想要她为我生孩子,所生的孩子便是你的外甥,亦即是我的继承人。”暴力超龄伪萝莉继续说着口不对心的话,而且,浑身鸡皮疙瘩越来越不由自主地往外直冒。

    王天邪那个八嘎教我说的这些话,真的是好好好好好恶心呀!

    “什么?大殿您的意思是,要阿类……”生驹出羽觉得自己有些幻听,这大呆瓜家主,想要自己的妹妹……

    “哦,如果她不喜欢我,那就算了。等会阿类端茶来时,我直接问他好了。其他的事情你就别问了。”暴力超龄伪萝莉觉得生驹出羽以为自己要强抢他的妹妹,连忙解释起来。

    可惜的是,她不解释倒好,这一解释,把生驹出羽听得那叫一个目瞪口呆。而木下藤吉郎这只猴子,也同样被吓了一跳,跪着的双脚,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事情是这样子的,你看,美浓国那个阿浓不能生,但为了织田家的香火,我总要有孩子,所以我要暂时离开她。我对她已经感到厌烦了,那位美浓国蝮蛇的女儿,你尽管放心好了。”暴力超龄伪萝莉继续解释着。

    殊不知,在她面前和身后的两人,都被她这一番解释,雷得够呛。他俩可说是浑身上下狮子座流星雨汗,唰唰地往外流,跪坐着的榻榻米地板,很快就明显看得出水迹来。

    木下藤吉郎倒还好,毕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事情跟他八竿子打不到一块。但生驹出羽就不同了,他满脑子开着小火车,不断思考暴力超龄伪萝莉的用以所在。

    作为正室的浓姬殿下不能生育,所以要纳自己的妹妹做妾。如果将来生下了儿子,就会成为织田家的继承人,继承织田家的香火。

    对于这个意思,生驹出羽倒是明白。

    可令他烦恼的问题是,织田一族的大部分人,都想要废除这位主呀,生下来的儿子,将来真的能够继承织田家吗?

    正当他想着这个问题时,阿类已经端着茶来了。

    “阿类呀,你想生小孩吗?”暴力超龄伪萝莉一口气喝完茶,直接脸不红,心不跳地问。

    十七岁的阿类,被暴力超龄伪萝莉这么突然一问,整个人像个娃娃似的,一动不动地望着她,不知道怎样回答才好。

    “噗……”坐在山内馆,通过佐佐木弥子的幻妖蝶分身,看着暴力超龄伪萝莉演出的王天邪等人,顿时把嘴里的蜜酒喷了出来。

    至于生驹出羽、猴子木下藤吉郎,浑身上下抖得跟筛子里的沙粒般……

    “呀?大殿,您说什么呀?”十七岁的阿类,顿了好一会,才终于回过神来反问。

    “我是问你想不想生孩子?”暴力超龄伪萝莉一板一眼重复自己的问题。

    “哦……但是一个人也生不了呀!”十七岁的阿类满脸纯真地说。

    “是的,一个人是生不了的,阿类好可爱,犹如新鲜的桃子那么健康呢!哈哈……”暴力超龄伪萝莉被阿类的这句话,逗得哈哈大笑。

    “那么,你想不想生我信长的孩子?”暴力超龄伪萝莉笑了好一阵子才继续说。

    “殿下的孩子?”阿类终于明白了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话,脸色顿时变得红彤彤的,小心肝扑腾、扑腾地跳着扭腰舞……

    哎呀,好羞人呀,人家才十七岁呀。竟然问人家这么羞人的问题……不过,期待么?期待?果然还是期待的么?哇……不知道呀……

    “是的,我的孩子,有意思要生吗?”暴力超龄伪萝莉突然开始觉得十分有趣。嗯,这个和自己同龄的小姑娘,逗起来好好玩耶!

    “是!假如是殿下的孩子,那么……”阿类的声音放入蚊子一般轻细。只不过,在这间连针掉在榻榻米地板上,都能听得到的书房内,倒还不会令人听不见。

    “好!出羽,你挺好,明天就把阿类带进本丸,再见了。猴子,走了!”暴力超龄伪萝莉听到阿类的话后,一边对生驹出羽喊着,一边站起身来,以她那一贯的风风火火作风,直接走出了书房。

    木下藤吉郎这只猴子,连忙对生驹出羽鞠了个躬,然后才屁颠颠地追向暴力超龄伪萝莉。

    暴力超龄伪萝莉的步伐,显得有些疾风迅雷。

    因为,她刚一踏出生驹出羽的公馆,便开始阵阵作呕起来。刚才那些话,不光把在场的三个人雷得不轻,就连她自己,也有些寒毛直竖,后背凉嗖嗖的。

    嗯,全是天邪的错,回去之后要狠狠地咬他、鞭打他……皮鞭、蜡烛、铁处女,挨着个的轮一遍!

    “接下来,要去的地方是这里,你可要看清楚了。”暴力超龄伪萝莉一边对身后的猴子说,一边带着他向另一位重臣吉田内记,在须贺口附近的公馆走去。

    “猴子,等一下出了这个房子,你就先行告退,别忘记我的吩咐。你到美浓国、骏河国及三河国一带走一趟,观察其动向。等你回来,我会让你成为我的侧近。”当两人即将抵达吉田内记的公馆时,暴力超龄伪萝莉再次开口吩咐。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m.阅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