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411.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二章 运筹在握的萝莉

第一百六十二章 运筹在握的萝莉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此刻的会客室内,已经没有根阿弥一斋大和尚的身影,想必已经去客房休息了。

    佐久间大学唯唯诺诺地走到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和王天邪的面前,坐在了榻榻米铺成的地板上。

    “大殿,天邪公子,在下实在是万分抱歉。在下佐久间大学看到了天上的月亮,终于领悟出自己的卑微。望大殿和天邪公子万万包涵呀!”佐久间大学对着两人双手放在眉心,整个身子向前趴向地板,头枕在地上,对二人告罪。

    “好了!好了!大学呀,你忘了件重大的事情就说要回去,我之所以送你出去,就是想看看你会不会想起来。不过,这样也还好呀。”王天邪笑着拍了拍手中代表身份的扇子,和颜悦色地对佐久间大学说。

    “在下十分惶恐,请大殿答应在下一个请求。”佐久间大学满脸虚汗地继续伏在地上说。

    “你是要我原谅我那个弟弟信行,对?”暴力超龄伪萝莉仿佛看穿了对方的心思一般,对他说道。

    佐久间大学伏在地上,语气中满是不安地认同。

    “信行那个家伙,看到我如此荒唐,不但不前来劝勉我,竟然会反被煽动。难道他就看不出,柴田胜家只不过是个满脑袋杂草的莽夫,林家兄弟根本就是暗怀鬼胎,佐佐藏人不过是一个自以为是的小人吗!”暴力超龄伪萝莉仿佛要发泄自己的不满与怨气似的,越说越激动。

    佐久间大学静静地伏在地上,听着暴力超龄伪萝莉的抱怨,心里面越来越发凉。

    这个尾张国下四郡的家主,众人眼中的没脑子大呆瓜,竟然对家中的众人,分析得如此透彻!

    “信行那个笨蛋,被他那几个家老煽动,要来对付我?”暴力超龄伪萝莉仿佛看透了一切似的,用十分肯定的语气问道。

    “大殿您的眼光,在下实在佩服!佩服!”佐久间大学吓得直哆嗦,心里面直喊,幸亏没有提他的名字。

    “哈哈……这种小事……根本就是写在你的脸上了嘛!大学,你就当做是自己的脸上写了字就好了!”暴力超龄伪萝莉看着佐久间大学,心里面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佐久间大学以正坐的姿势,跪坐在榻榻米的地板上。他的下半身不动,上半身整个趴伏在地上。只不过,他那被压在身子下面的双腿,哆嗦得跟筛子里的沙粒般。

    难道自己就这么恐怖吗?自己可是个十七岁的青chūn美少女耶……呃,好……除了身边这个混蛋天邪外……没人知道就是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有时会不由自主的就把自己往女孩子那边想去了。

    虽然这么多年下来,她都极力表现出自己是个堂堂男子汉。但是,在经过了几年的手握大权生涯,再加上越后国那个公主家主长尾景虎的存在,她越来越渴望恢复自己女儿身了。

    哎呀,想用……好想用……非常想用……超究极想用公主的身份,享受每一天呀!

    王天邪看着暴力超龄伪萝莉的样子,也有些好笑。虽然佐久间大学不知道,自己这位家主大殿,已经满脑子开着小火车,但不代表王天邪看不出来。

    “咳咳……大学,信行这个弟弟的结局,我和大殿会有所安排。刚才跟你说的话,也是我们两人的肺腑之言。好了,现在告诉我们,这家伙,打算在什么时候举兵反叛?地点在哪里?”

    王天邪看着暴力超龄伪萝莉已经陷入遐想之中,不得不把话题接了过去。

    好在他的身份也算是嫡系子孙中,虽说没有继承权,但也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由他来接话题,到还不算是无礼的举动。

    同时,他一边问,一边拿起毛笔,好像要把佐久间大学所说的话,全部写下来似的。佐久间大学的眼角扫到这一幕,顿时身上又是一阵冒汗。

    “时间是八月的二十日前后,具体到时会看情况而定。”佐久间大学的话虽然清晰,但却充满了无力感,他的身子就跟上了发条的玩具狗,颠颠簸簸地。

    “哦,八月二十日前后……那不正是收割稻子的时候吗?”暴力超龄伪萝莉在王天邪的咳嗽声中缓过劲来,第一句话就听到佐久间大学说自己那个亲弟弟反叛的日期,顿时情不自禁地自言自语起来。

    “这么看来……这不是信行那家伙的主意,应该是柴田胜家那家伙的主意?只不过,林通具那家伙,也一定加了一些主意?”王天邪也接过话来。

    “哈……大学呀,不用问就可以猜得到这群家伙的陷阱他们想必是打着偷割我筱木三乡那些良田的小九九!”暴力超龄伪萝莉不等佐久间大学回答,就自顾自地分析起来。

    “然后,当你气愤得冲出城时,立刻兵分两路出击。一路攻打你的清州城……”王天邪也接过话来,摇头晃脑地说。

    “哈哈……至于另一路,当然是趁着我无家可归的时候,来讨死我了!”暴力超龄伪萝莉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她才不觉得悲哀呢,在她心里面,自己这个弟弟,根本就是个没脑筋的草包。

    “的确……他们怎么想得到,你从小时候就以草绳代替腰带,在田野间跑来跑去,在河道间抓鱼玩耍,在深山狩猎爬树,到底是为了什么。”王天邪也觉得有些好笑。

    他可是深知道,旁边这位好友,对于尾张国的一土一木,到底有多清楚。

    “那当然了,整个尾张国的河道,我闭着眼睛踩一脚,就知道它是什么河,宽度是多少;整个尾张国的田地,我闭着眼睛踩一脚,就能知道它是哪块田,深度是多少。给我一根草绳,我就能翻越各种城墙;给我一根树枝,我就能找到各种肉食!”

    暴力超龄伪萝莉洋洋自得地哈哈大笑,不断炫耀着自己对尾张国是多么的了如指掌。

    当然了,她说的也的确是事实。

    这是佐久间大学第一次,认认真真地了解到,自己到底是跟随着什么样的一个家主。

    在今晚之前,佐久间大学自己也曾一度认为眼前的这个家主大人,就是一个没脑子的笨蛋,一个大呆瓜。但经过今晚之后,他突然发现了一个事实。

    就是这些往常被所有人嘲笑、讥讽的所作所为,却令这个家主大人,比任何一位一门众、家老或重臣,都要了解自己的领地。

    或许,能和这个家主相比的,只有身旁的这个南洋来的王天邪了?

    这就是佐久间大学此刻,心中唯一的想法。

    “天邪,地图。”正当佐久间大学为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话语所震惊之极,暴力超龄伪萝莉突然扭头对身旁的我那个天邪喊道。

    十分有趣的是,王天邪拿来的地图,和佐久间大学刚才在末森城参与圈圈会议时看到的,竟然是同一副。就连上面的红色染料位置,都丝毫不差。

    “大学呀,既然知道地点是在筱木三乡。那么,他们一定会打着把我引诱到于多井川的对岸去,然后大概会有四、五百人,从这条路上来偷割三乡的稻米。”

    暴力超龄伪萝莉的手,在地图上画着圈子。同时,脑子里飞快的构思着自己的那个笨蛋弟弟,会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反叛自己。

    佐久间大学此刻,已经被完完全全地对两人口服心服了。他除了唯唯诺诺地称“是的,正是……”之类的话外,已经完全无话可说了。

    “这样好了,在他们出兵的前两天,在此筑一道墙。这里将是他们越过于多井川之后的名塚,在他们出兵的两天前,必须要完成他。”暴力超龄伪萝莉一边说,一边在地图上画了一条曲曲弯弯的红线。

    “既然如此,这个围墙……有谁去修筑呀?”佐久间大学看着这条红线,心里面顿时“咯噔”一声,不由自处地问。

    “不用说也明白,当然是你呀。”暴力超龄伪萝莉拍了拍佐久间大学的肩膀,十分轻松地说。

    “……”佐久间大学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整个人彻底无语。果然是他心里面所想的那个,最坏的答案呀。

    暴力超龄伪萝莉继续十分认真地,向佐久间大学讲解这道围墙的重要性。

    按照她的构思,这座围墙,一旦开始修筑,就一定要日夜赶工,如论如何也要把它修筑起来。这样一来,那群脑袋装草的笨蛋,就会因吓了一跳而不顾一切地前来攻打。

    也正因此,就可以起到海对面那个大明国所谓的“围魏救赵”的故事了。

    “大殿,要沿着山修筑围墙,这恐怕很难?”暴力超龄伪萝莉虽然解释得十分详细,仿佛运筹在握一般。奈何,在旁听着的佐久间大学,却开始满头是汗。

    “这我就不管。只不过,林家那两个笨蛋兄弟,柴田胜家那个满脑子杂草的草包,还有其他那帮家伙们,平常不是一直看不起你吗?你就好好表现给他们看!”暴力超龄伪萝莉一副甩手掌柜的样子,拍了拍佐久间大学的肩膀,对他说道。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m.阅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