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452.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三章 桶狭间奇袭战(三)

第二百零三章 桶狭间奇袭战(三)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感谢好友五者皆备、si88起点币,金铃动、舞梦之余悟、520052005200打赏的100起点币。土依感激不尽,一定会加油努力的。最后,小弟决定稍后还会有两更,感谢大家的支持。)

    ————————————————

    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并没有表露出内心的担忧,直接一转身,长长的绯红披风,在背后甩出一个十分靓丽的旋风,走进热田神宫的大殿。

    她独自一人站在热田神宫大殿的正zhong yāng,望着站在台座上的热田大明神开始自怨自艾之际,热田大明神的金身,突然散发出阵阵金光。

    随即,站在大殿外的一众家老、重臣们,纷纷闻到一股清幽的荷花香气,一阵悦耳的钟鼓声,从大殿内传出。

    难道是热田大明神显灵了么?这个问题,瞬间充斥在一众家老、重臣、分家、豪族的心里面,众人顿时开始嗡嗡嗡嗡地窃窃私语起来。

    至于大殿内的暴力超龄伪萝莉,此刻已经捂着头,趴在地上滚来滚去。

    最终,暴力超龄伪萝莉趴在大殿的木质地板上,失去了知觉。

    暴力超龄伪萝莉的手指轻微地动了动,慢慢恢复了知觉。

    只不过,入眼的一幕,令她惊恐地尖叫起来。

    通过她的双眼,映入脑海中的,是一个地面熊熊燃烧着火焰,天空漆黑如墨、一片黑寂的诡异空间。

    尤为诡异的是,走在这片火海中,却压根感觉不到任何的炙热,熊熊燃烧的火焰,竟然仿佛完全没有温度一般!

    空间中,有两个十分巨大的正圆形。处于外面的那个稍大些的正圆形,目测直径起码五十米以上,处于内环的那个稍小些的,目测直径起码四十八米左右。

    两个圆形形成一个圆环,圆环内,平均分布着用古语书写的“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九字真言。

    在圆环的内部,则是一个正五芒星结界,在五芒星的五颗星点上,耸立着佛道中五大明王的金身。

    五大明王都正面面对着五芒星的内部,背部向外,仿佛在注视着五芒星的正zhong yāng似的。

    或许,不应该说仿佛,而应该说,五大明王根本就是在注视着五芒星结界的正中心。

    因为,从他们的眉心正中,有一根小腿粗的铁链子,笔直的伸进五芒星的正zhong yāng。

    在五芒星的正zhong yāng,有一个正五边形的神舆舍。

    神舆舍的五个角,分别被五根锁链钉住,仿佛是被五大明王所镇压一般。

    五芒星是从平安时期起,yīn阳寮的头目,大yīn阳师安培晴明,利用海对面大明国流传下来的yīn阳五行之术,所创造出的yīn阳术法。

    五大明王,却是佛道中的五大尊、五忿怒、五部忿怒,即不动明王、降三世明王、军荼利明王、大威德明王与金刚夜叉明王。

    可以说,这个结界即以yīn阳道的术法为基础,又以佛门护法作为镇压,恐怕里面镇压的事物,必定不是一般的东西。

    只不过,当暴力超龄伪萝莉想要再看仔细些的时候,脑海中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整个人再次扑倒在火海中,昏迷了过去。

    终于,暴力超龄伪萝莉再次恢复知觉。

    她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仍然在热田神宫的大殿内,热田大明神的金身,并没有发出任何光芒,也没有什么诡异的空间或五芒星结界出现。

    此刻的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十分虚弱,但精神却变得十分饱满,仿佛刚吃了一大堆大补丸之类的补品般。唯有浑身上下,却仿佛刚刚从河川里面被捞起来似的,全身都湿透了。

    嗯,被自己的汗水浸湿的。

    她缓慢地走出大殿,大殿前广场上的所有家老、重臣、分家、豪族们,在看到她身影的那一刻,全部不由自主地跪伏在地上,口称“家主万岁!织田家万岁!”。

    暴力超龄伪萝莉被眼前一幕明显吓了一跳,强自镇定地把大家喊了起来,随后安慰了众人一下,便走向前田庆次带领的三千骑马铁炮队,开始做最后的整顿。同时,她也借这个机会,询问起前田庆次刚才的一幕。

    原来,暴力超龄伪萝莉已经在大殿内,逗留了差不多半个时辰。

    在这半个时辰内,热田神宫的大殿屋顶,突然喷shè出一道高达百丈、金光灿烂的光柱,笔直的shè进苍穹中。

    这一幕,在这个战国乱世中,绝对是属于不科学的产物,完全不能够用常识去理解,只能用神佛来解释。

    众人都知道,整个热田神宫的大殿内,此刻只有自家的家主大人一人。

    因此,这道光柱,绝对是与自家的家主大人有关。

    再加上之前祭天后的那一百零八响雷鸣、一百零八道电闪,声势之浩大,现象之诡异,在这个仍然崇尚神话、还没有科学可言的战国乱世中,绝对是需要用鬼神来理解。

    这就造就了众人一致认为,自家家主织田信长,绝对是得到了热田大明神的垂青,是热田大明神的化身。

    当然了,如果暴力超龄伪萝莉早知道会这样的话,或许就算她真的公布了自己的女儿身份,恐怕也不会有任何人发出异议。

    没看越后国的那位龙女殿下,也称自己是“昆沙门天”的化身,是越后之龙女么……

    可惜的是,暴力超龄伪萝莉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情况,这可真是懊恼至极,悔恨交加、郁闷无限呀!

    就连现在正在三途川某个“啃奶嘴少年”家的客房中,一起喝着热茶的“尾张国大猫”织田信秀、“美浓国的蝮蛇”斋藤道三,也被他们在镜子中所看到的一幕,吓了一大跳。

    哇,这真的是自己的宝贝女儿?尾张国大猫的心里面,产生如此的疑问。

    哎呀,我这个“伪”女婿可真不简单呀,看来我的眼光,果然还是超一流的。哼,现在看来,那个忤逆儿子连给对方牵马的资格都没有。这是美浓国蝮蛇的想法。

    咦?鬼、妖一族就罢了,竟然连热田大明神都yù助其一臂之力么?难道说,那个时机真的到了?这是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中,已经彻底忘记要在书桌上那些文件上戳印的“啃奶嘴少年”心中的想法。

    “哎呀,信子姐姐,吓死弥子了,刚才有一股十分强大的力量,令弥子完全无法抵抗,失去了知觉。”直到暴力超龄伪萝莉询问完前田庆次,满脑子失落时,在她左耳上方,把自己假装成头饰的幻妖蝶小萝莉佐佐木弥子,才终于恢复知觉。

    “这个,我也不知道。算了,先不管了,等咱们打完这场仗后,和天邪一起研究、研究……”暴力超龄伪萝莉回想起刚才看到的那一幕,心里面也有些后怕。

    那场景,估计任何人撞见,都会被吓死!

    不过,眼下可并不是探讨刚才所看到那一幕的好时机,眼下最首要的,是解决今川义元这个白脸大瓮所带来的危机。

    暴力超龄伪萝莉扶着“百黑毛”的后背,左脚踩在马镫上,右腿用力一跺,稳稳地坐在“百黑毛”的后背上。

    随后,她便策着“百黑毛”,对着在场的三千名骑兵,一众家老、重臣、分家、豪族们,高声大喊起来,开始做最后的鼓舞士气。

    “嗨!嗨!嗨!嗬!”

    当她最后一个字说完后,在场的所有人,顿时被鼓舞起来,不断地喊叫起来。

    暴力超龄伪萝莉十分满意地看着眼前齐声呐喊的骑兵、臣属们,满意地笑了起来。

    在彻底排除了所有今川家的忍者后,一众上忍、中忍们,开始肃清穿梭在所有阵地中的传令兵,尝试令今川义元无法掌握最新的情报。

    而此时的丸根城已经冒出了滚滚浓烟,至于驻守在丸根城的佐久间大学,已经带领着自己的四百从属,安然无恙地撤退到中岛城。

    朝比奈泰能正率领着足轻队,对鹫津城发动猛攻,负责守城的织田信平,率领着自己的三百五十名足轻,笼城据守、坚决抵抗。

    而鹈殿长照、堀越义久则十分郁闷地烧掉了丸根城,开始准备向善照寺城、丹下城进发,准备一举把暴力超龄伪萝莉的前线五城来一个“一锅踹”,泄泄心中的邪火。

    两人的确十分郁闷,鹈殿长照的军阵,此刻只剩下两千一百名足轻,堀越义久的军阵,则剩下三千七百人。

    难道说,佐久间大学的武力值,竟然高于鹈殿长照与堀越义久两人那么多?愣是用四百人,就将两人合共八千大军,吃下去了两千二百人!

    别忘了,在场还有松平元康的两千五百名三河武士呢!

    不过,说起松平元康的三河国武士……嗯,心细的人,恐怕会感到有些匪夷所思。

    松平元康的军阵,仍然是之前的两千五百名三河武士。

    说起来,松平元康的三河国武士,佐久间大学的四百名足轻之间的战斗……其实挺有趣的。

    如果有今川义元的家老、重臣在场的话,肯定会跺着脚,像只猴子一般,又蹦又跳、破口大骂。

    两人的队伍,十分默契地不断高声呐喊,不断相互“乒乒乓乓”地交击着……但是,血花呢?伤口呢?缺胳膊、断手,缺腿、断脚的尸体呢?

    这些东西,压根就完全看不到呀!

    哎呀,这一刀你挡不住呀,没关系,我悠着点儿劈慢些,你狠狠地击打在我的野太刀上!

    哦,这一枪我慢慢地捅,你可千万别自己往我的枪口上撞喔!

    哇,你这一刀怎么这么凶狠呀,这刀劈的风声呼呼地响呀……我滴妈耶,幸好你没对着我劈呀!

    如是的情况,不断地在三河国武士与佐久间大学的四百人足轻队中上演着。

    然后,就看到松平元康在那里又急又气、指手画脚地不断命令传令兵向今川义元求援……

    直到鹈殿长照和堀越义久的军阵抵达增援时,情况又再次改变。

    三河国武士们,竟然频频失误!

    他们的身影,仿佛不小心似的,突然插入鹈殿长照、堀越义久、佐久间大学的会战中。

    他们的插入,往往在最危急的一刻,为佐久间大学的足轻,挡住敌方的武器,随后再向鹈殿长照、堀越义久的人,说一声“哎呀,不小心失手了,在下不好意思呀!”之类的话。

    “松平元康,你这个八嘎,你的三河武士,到底在做些什么?”鹈殿长照、堀越义久一边挥舞着手中的大太刀,一边对着松平元康大喊。

    后者则秉承一贯地“乌龟”作风,对两人不断赔礼道歉,口称“这只不过是失误……失误,两位大人莫怪呀!”之类的话。

    尤其是松平元康还编了一个十分有利的理由,令两人气得直跺脚,却又没办法反驳。

    “鹈殿长照大人、堀越义久大人,您们看,这佐久间大学的军阵,满打满算不过四百人,咱们这里有一万人,这比例不好打呀。”

    松平元康先是十分无奈地说了句这样的话,随后趁着鹈殿长照、堀越义久两人还没有回话,连忙接着说下去。

    “两位大人看,您们的军阵如此勇猛,想要为治部大佐殿下分忧。在下的三河武士也同样的拼命,打算报答治部大佐殿下的恩惠。这大家都对着敌人递刀子,难免会有些伸展不出手呀!”

    松平元康接着用更加究极无奈的语气,对鹈殿长照、堀越义久两人抱拳抱歉。

    两人气得牙龈直咬,但又没办法反驳。没办法,松平元康说的,的确是事实。

    这三河武士看上去的确是十分勇武,自己两人的足轻,也丝毫没有势弱,可敌人的数量,的确太少了呀!

    结果,在三河武士的不断sāo扰下,鹈殿长照、堀越义久两人的足轻队,连连叫苦不堪,逐渐被佐久间大学给吃下去了!

    直到佐久间大学看到自己的足轻队,开始出现疲态,才突然率领着军阵,瞬间脱离了战阵,向着中岛城的方向,果断逃跑了!

    嗯,当然了,还是靠三河武士的不小心与失误。

    鹈殿长照、堀越义久两人目瞪口呆,互相你望望我,我看看你,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松平元康则双手一摊,手掌向天,一副无奈状。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m.阅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