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45895.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七十八章 他怎么能硬了啊!

第七百七十八章 他怎么能硬了啊!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王天邪听了光秀大萝莉的话后,顿时陷入了究极抓狂的状态,双手抱着头在客房中左滚一圈、右滚一圈,跳到天井上爬来爬去,贴在天井上再滚一圈。

    呃……好吧,其实也没那么严重。王天邪只不过是对这个魔王变成了萌王的战国乱世,表示自己实在是无法理解。

    到底是自己的两对蝴蝶小翅膀实在太厉害,还是这个礼拜六魔王变成了礼拜六萌王的时空实在太奇葩?

    毛利元就、毛利辉元被讨死,德川家康被斩杀,方仁天皇那边关系十分融洽,平安京中又有着各方公卿的协助……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自己早就已经不断在尽力避免各种意外的发生,但偏偏意外依然还是出现了。

    唯一令他感到欣慰的是,自己用尽了千方百计,早早地将光秀大萝莉给收了。

    不仅是收了,更是拜这个奇葩时空所赐,顺理成章地纳为水晶(后)宫成员之一,时不时研究下“菊”的乐趣,或者躲躲猫猫、俯卧撑几下。

    否则的话,自己身为鬼、妖一族,有着鬼气温养身体,灵魂世界又有着幽冥鬼火,可以不怕被做成烧烤,但织田信子这只暴力超龄伪萝莉,却绝对会妥妥被“杯具”地做成烧烤。

    “乌鹭子呀,既然这样的话,那咱们也按照之前计划去做就好了。哼哼……有人难道就不知道,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个道理嘛!”王天邪看了一眼织田信子,随后对光秀大萝莉说。

    光秀大萝莉在客房中逗留了足足两个多三个时辰。

    除了就意外进行进行必要的商讨之外,“造人”这个有益身心的活动自然是必不可少的。其结果就是,本能寺的僧人在第二天看向王天邪时,纷纷对其投以究极惶恐的神情。

    嘛。谁叫光秀大萝莉时女扮男装进入客房,有女扮男装地离开的呢!再加上……谁叫光秀大萝莉女扮男装起来,绝对是一只貌美身娇的极品伪娘呢!

    既然已经知道了意外必然会发生,王天邪和织田信子自然同样开始留起心眼。

    无独有偶,就在新年庆典的前一天晚上,森兰丸同样屁颠颠地跑到了王天邪和织田信子休息的客房前。

    “禀告大殿。门外有一男子求见。”森兰丸令人感到异常怪异的嗓音,透过纸拉门传入客房。

    “兰丸,你怎么如此惊讶?来人到底是谁?”王天邪拉开拉门,看着跪坐在面前的森兰丸好奇地问。

    “禀殿下,这名男子不肯透露姓名,只说又要记得事情要跟您和大殿诉求。嗯,不过……这名男子……实在是貌美如花啊!”森兰丸跪在木质地板铺成的走廊上,低头满脸通红地说。

    呃……森兰丸你这副害羞的样子是什么意思?王天邪看着面前的森兰丸,实在是感到有些好笑。

    “好吧。你把他领去大殿,我和信子一会就过来。”王天邪想了想后,挥手对森兰丸说。

    “御意!”

    森兰丸连忙大声回答,站了起来向玄关走去。王天邪则转身走回客房,招呼织田信子一起前往这座“本能寺”的大殿。

    由于不知道来人到底是谁,因此,两人并没有抱着小信千代一起过去,而是将小信千代交给了仙女小御姐樱姬。以及一众鬼姬公主和她们的灵魂继承人。

    两人走进大殿后,目光顿时被跪坐在大殿中的“男子”所吸引。

    卧槽八了个嘎!

    这……这……这真的是“男子”而不是一名可爱小御姐?喉结呢?喉结在哪儿?这皮肤。又白又水灵,这真的是男人的皮肤?这丹凤眼、这柳眉、这……

    王天邪终于知道森兰丸为何会如此面红耳赤了。

    实在是眼前这名男子,绝对是极品伪娘中的极品伪娘,甚至连他在上一世时空中见过的,某人妖选美大赛冠军都有些比不过。

    “二位想必就是织田信子大殿和天邪殿下吧?在下土佐国长曾我部元亲,见过大殿和殿下。”跪坐在地上的青年。十分尊敬地向王天邪和织田信子行礼。

    “呃……你就是土佐那个鬼若子?”王天邪听了青年的自我介绍后,终于恍然大悟地拍了拍手。

    “在下十分惶恐,在下实在称不上这个称号。”有趣的是,长曾我部元亲听了王天邪的话后,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嘴里面连忙谦虚地说。

    卧槽八了个嘎!刚才的那个……是传说中的兰花指吧?一定是的吧?绝对是的吧?王天邪看着跪坐在自己对面的长曾我部元亲,瞬间感到有些凌乱。

    实在是这只极品中的极品伪娘,身上穿的是一件中性的和服。衣服的布料看上去既没有男性的蝙蝠羽织,又不像女性那么娇柔靓丽。

    再加上对方刚才那一哆嗦,大拇指下意识地与中指指尖相触,食指、无名指、尾指一勾,令王天邪不由自主感到一阵恶寒。

    织田信子脸上的表情同样好不到哪里去,看着肌肤比自己更白嫩,满头黑发比自己更长直、柔顺的长曾我部元亲,心里实在有些羡慕嫉妒恨。

    “元亲啊,你特意从土佐跑过来,到底有些什么事啊?”织田信子好奇地看着长曾我部元亲问。

    虽然她心里对眼前这只极品伪娘实在是有些龈牙乱咬,但正经事情还是要问。

    毕竟照忍者传回来的消息,长曾我部元亲按理讲应该在四国岛上闹腾得正欢呢,压根就不可能跑到京畿来。

    “大殿,在下在下甘愿作为人质,向织田大殿您求和!”长曾我部元亲双眼炯炯有神地看着织田信子。

    奈何的是,或许是因为她那极品伪娘属性的属性点实在太高,她的目光在织田信子看来实在是有些含情脉脉,令织田信子只觉得头皮发麻,浑身上下鸡皮疙瘩直冒。

    等等……啊咧?为啥会用了“她”来形容……明明应该是他的呀!

    好吧,实在是这只极品伪娘太漂亮了,除了是个稀少(贫)资源(乳)外,其他各方面都堪称完美黄金比例,甚至连那腰……都是妥妥小弓腰啊!

    “呃……元亲啊,你要求和的心意,在下感受到了。只不过,这人质的事情……要不,你有没有姐姐、妹妹之类的啊?”织田信子看着长曾我部元亲,表示实在无法接受这只极品伪娘做人质。

    “这个……在下并无姐妹,只有一个女儿,不过……年仅七岁。”长曾我部元亲同样感到头皮有些发麻。

    对于织田信子喜欢为自己的夫君大人招纳联姻对象这一点,随着四虎崽武田胜赖、三河国德川家康身死后,武田一脉、德川一脉尽皆落入王天邪未来子嗣的手中而名扬天下。

    长曾我部元亲可不希望自己死后,自己在四国岛逐渐蒸蒸日上,即将统一整座四国岛的家业,最终会落入织田家的手中。

    别看他长得像御姐,但他可毕竟是继承了父亲长曽我部国亲遗志,在父亲的尸体旁立下“父债子来报,父债孙来还”誓言,势要完成自己父亲统一四国岛遗愿的。

    “元亲啊,眼下新年将至,这件事情先暂时缓一缓,等过完年之后再做定断好了。”织田信子看着长曾我部元亲说。

    对于织田信子的话,长曾我部元亲自然不会反对。再怎么说,既然已经来求和,那么“听话”这两个字可说是基本中的基本。

    “元亲,既然这样的话,你就赶紧返回土佐吧。不过你要记住一件事,京畿的新年可是危机重重啊!”王天邪看两人已经说完了正事,便插嘴说道。

    听完了王天邪的话,长曾我部元亲满脑子都是问号,他完全想不到王天邪会这么说。

    当然了,虽然他十分好奇为何不可以留在京畿一起度过新年,但既然王天邪已经开口了,他也不好意思硬留下来。

    打发走了长曾我部元亲后,织田信子满脸后怕地抓着王天邪的手就往客房跑。

    “呼……吓死了!实在是太恐怖了!这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如此……简直比易安更加易安啊!”织田信子回到寝室后,一想起长曾我部元亲的样子,表示自己实在怕怕。

    易安是冰山大猫御姐李华梅的李家船队中一名属下,也是李家船队的顶梁人物之一,更是一只极品伪娘。

    只不过,如果要易安跟长曾我部元亲比美的话,织田信子绝对二话不说将“最美伪娘”的名号,“扔”到长曾我部元亲手中。

    的确是“扔”,光看就已经有些怕怕了,真要肌肤相触的话,织田信子保证自己绝对会吐出来。

    “那个鬼若子……难怪小时后会有‘姬若子’的称号,伪娘的世界实在好奇葩啊!不行,绝对不能让他做人质!”王天邪同样感到好一阵后怕。

    要知道,虽然他自己没什么太大的感觉,但他却看得十分清楚,侍立在他身旁的森兰丸,某个器官绝对妥妥地已经硬了。

    卧槽八了个嘎啊!森兰丸竟然硬了啊!他怎么能硬了啊!(未完待续。。)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