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462.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捷足先登引出的决心

第二百一十三章 捷足先登引出的决心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处于半醉状态的王天邪,对于暴力超龄伪萝莉接下来的一系列动作,满脑子犯迷糊,明显不在状态。

    直到暴力超龄伪萝莉拿起木盆,“哗”的一声,将盆中的热水,兜头淋在他那沾满了泥浆的身上时,温度稍微偏烫的热水,顿时令他从酒醉中彻底清醒过来。

    “信子……你……”

    伴随着清醒映入眼前的一幕,令王天邪瞬间大窦,原本仍有一丝的醉意,也顿时长了对翅膀,扑腾扑腾地飞跑了!

    原来,暴力超龄伪萝莉竟然趁王天邪仍有些迷糊之际,彪悍地帮他“卸甲”了!

    此刻的王天邪,仿佛回归到刚出生时的状态,身上……嗯,大家懂的!

    帮王天邪回归大自然之后,暴力超龄伪萝莉手指轻颤,缓缓地褪去身上的男式和服,露出薄如蝉翅的丝质下着内衣,隐隐约约地透出玲珑有致、前凸后翘、粉嫩白皙的玉体。

    她那略带水珠的黑长秀发,紧紧地贴伏在胸前和背后,晶莹剔透的水珠不时从发梢滑落下来,滴滴答答,形成一曲蛊惑人心的天籁之音。

    由于她常年练刀的缘故,全身上下丝毫不见松弛的赘肉。盈盈一握的蜂腰,在内衣中显得朦朦胧胧。裹胸里的沟壑呼之yù出,女孩子最隐秘的地带更是若隐若现。修长结实的双腿,毫无保留地展现在王天邪的面前。

    她的脸上虽然红彤彤的有些娇羞,但她的眼睛,却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般,透着一股属于上位者的自信。哪怕她站在已彻底回归大自然的王天邪面前,仍保持着一丝的昂首挺胸。

    “闭嘴,坐下,乖乖地享受就好了!”

    暴力超龄伪萝莉走到王天邪的背后,双手按着他的肩膀,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命令王天邪在一个小木板凳上坐好。

    背对着暴力超龄伪萝莉的王天邪,并不知道,自己这位一向彪悍、暴力的好友,脸蛋乃至全身,已经不能够用红彤彤来形容,而是应该用煮熟的龙虾。

    战国时期的温泉、御汤,都是男女共浴、彼此都回归大自然的。

    但为了防范暴力超龄伪萝莉的女儿身秘密曝光,“尾张国大猫”织田信秀,从暴力超龄伪萝莉有记忆开始,就勒令她独自一人沐浴。

    十八岁的伪萝莉,人生头一遭接触回归大自然后的男性身躯,那刚阳的气息,令一向风风火火、大大咧咧的她,感到无限火热、羞涩。

    想当初她还笑话美杜莎公主,只是摸了摸王天邪的后背,就已经晕倒在地上。

    不过,现在看到王天邪由于练刀而充满线条的身子,她才终于明白自己的闺蜜好友,当初的感受。

    只是,明白、理解、火热、羞涩,都无法阻挠她在王天邪前往三河国的那一晚,就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情。

    尤其是想到自己的闺蜜美杜莎公主浓姬,已经和眼前这可恶的家伙,有了肌肤之亲,全身上下所有地方都被浓姬品尝过了,她的心里面,就更加不平衡了。

    明明我十岁时,就已经和这家伙携手共进,一起改变未来处境、争取天下、结束乱世、完成各自的愿望、目标……

    明明我十三岁的时候,就已经认定这家伙,会是我未来最合适的夫君,为我掌管天下……

    明明我已经表明了心意,在这可恶的家伙的身上留下了烙印……嗯,的确,王天邪的胳膊上,经常布满了暴力超龄伪萝莉的牙印儿!

    怎料,这可恶的家伙……这可恶的家伙,竟然在御岳山的温泉里,被浓姬捷足先登,吃得一干二净了!

    这简直是不可忍受,一定要找回场子!

    嗯,现在就把这家伙吃掉,就是个最好的方法!养肥再杀之类的想法……一脚踹走!

    抱着如此想法的暴力超龄伪萝莉,早就已经下定了万二分的决心,一定要在庆功宴的当晚,把王天邪这个美味的家伙,给吃进肚子里!

    哦,如果没有打胜仗,没有庆功宴怎么办?

    凉拌呗,没战胜的话,那自己早就牵着王天邪的手,一起去三途川的地府报道了,还能怎么办?

    当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把王天邪按在了小木板凳上坐好后,一反自己的暴力形象,开始温柔地拿起浸湿的毛巾,为王天邪擦起后背来。

    只是,人生第一次服侍人的暴力超龄伪萝莉,显然因为羞涩,而忘记了在浸湿的毛巾上,打上冰山大猫御姐李华梅,特意从南洋捎过来的上等肥皂……

    结果,湿毛巾火辣火辣地在王天邪的后背上搓呀搓,直到整个后背,变得红彤彤的、滚烫滚烫的……她才突然间想起要打肥皂。

    问题是,王天邪的后背,已经被搓得连微血管都稍微有些破裂,毛巾从上往下一拖,就开始渗红色的小水珠。

    经常练刀、干架、砍人的王天邪,对于后背的情况,倒是没什么反应,只是觉得有些烫,但看着后背出现一抹红色的暴力超龄伪萝莉却吓坏了。

    眼前明摆着,毛巾是不能用了,可肥皂还没抹呀!最终,暴力超龄伪萝莉一边问着王天邪“这样疼不疼!”的问题,一边开始用娇柔的小手,在王天邪的后背上抹呀抹,涂起肥皂。

    真正触摸男性的后背,果然和隔着毛巾的感觉不一样,暴力超龄伪萝莉的头顶,呜呜地开始喷起蒸汽,写着“娇羞”字样的小火车,满脑子横冲直撞。

    终于,在王天邪后背抹上了一层后,暴力超龄伪萝莉开始为王天邪洗头发。

    没办法,经过之前的战阵,摔在地上而沾染的泥巴,敌人的鲜血,瀑布般的大雨,令王天邪的头发彻底打结、干涩、一摸就一手泥。

    对于洗头发,暴力超龄伪萝莉还是十分拿手的。

    毕竟,她的头发比王天邪的更长,洗起来难度更大。因此,王天邪倒是舒舒服服地享受了一次,暴力超龄伪萝莉的洗头服务。

    只不过,大家都知道,用肥皂洗头的话,是要闭眼睛的呀,这肥皂沫渗进眼里面,可不是一般的难受。

    王天邪的确闭眼了,不过,暴力超龄伪萝莉因为羞涩而产生的紧张,令她十分不小心地把自己占满了沫的两根食指,对着王天邪的眼睛,轻轻地、温柔地一戳。

    好,是不小心用力地一戳……

    顿时,王天邪的惨叫,响彻整个清州城,就连远在清州城三之丸的庆功大典会场,都能够听得到。一众之前果断决定,不去偷听、偷窥的家老、重臣们,心里面纷纷庆幸自己的决定多么英明!

    幸亏,王天邪经过这么多年修炼鬼气,浑身皮肉在鬼气的温养下,大大提高了防御力。虽然没有达到铜皮铁骨的地步,但用眼皮抵御暴力超龄伪萝莉的手指头,倒还勉强算是有些功效。

    最大的问题,是那些肥皂沫……

    暴力超龄伪萝莉吓得连忙俯身向前,拿浸了清水的毛巾,帮王天邪洗眼睛,胸前的两只玉兔,隔着下着,在王天邪的后背,一压一压地按摩着。

    王天邪当然知道暴力超龄伪萝莉是无心之过,再加上人家姑娘已经如此放下身段,自己怎么可能生气、发火呢。

    最重要的是,后背明显感到一对浑圆、柔软的酥胸,正不断挤压着,哪怕再大的怒火,恐怕也会被转变成yù火……

    终于,连续三桶水,从王天邪的头顶,倾泻而下,冲去他身上、头上,所有的。

    “嗯……这个……那个……嗯……你自己洗……我去冲身子!”

    暴力超龄伪萝莉帮王天邪冲走所有后,红着脸,用手指了指王天邪两条大腿连接位置稍上一点的地方,随即果断像只中了箭的兔子般,跑到一边用水冲身子,洗头发去了。

    十八岁的伪萝莉,就算平时再大大咧咧,对于某些位置,还是会害羞的!

    逃到一旁的暴力超龄伪萝莉,刷刷刷三下两下,把身上仅剩的下着褪了下来,露出雪白的身子。

    接着,她便开始把裹胸一圈一圈地解下来。

    顿时,一对饱满、雪白的玉兔,仿佛从笼子里逃脱出来似的,开始展现出自己的美态。

    看着仿佛涂了红色颜料、受到惊吓的兔子般逃跑的暴力超龄伪萝莉,王天邪情不自禁地哈哈大笑起来。

    换来的,是解除了全身所有装备的暴力超龄伪萝莉,转过身子,一边挥舞着右手小拳头,一边把左手抓着的木盆子,对着王天邪狠狠地扔过去!

    两人就这样在这间专属小澡堂里面,你来我往地一边扔起木盆,一边嘻嘻哈哈地玩闹、大笑。

    直到两人都玩累了,才一起躺进满了热水的浴池里。

    王天邪靠着浴池的一边,头枕在池边上,暴力超龄伪萝莉难得乖巧地躺在他的怀里,享受着属于两人的时光。

    “信子,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王天邪一只手搂着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腰,一只手揪了揪她的鼻头,轻声问。

    “哼,不告诉你!你的手不许作怪,小心我咬你哦!”暴力超龄伪萝莉用一只手抓住王天邪正打算使坏的手,另一只手挥舞着拳头。

    王天邪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从当年,钓河童的时候……”

    过了好一阵子,暴力超龄伪萝莉才用蚊子般的声音,轻声地说。

    这个地方,是清州城本丸天守阁的最高层。远离了吵闹的庆典会场,只有热水经小型水车注入竹筒,再击打在石槽上的“笃”、“笃”声。

    也正因为此,当两人停止了玩闹后,四周显得一片宁静,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话,一字不漏地钻进王天邪的耳朵。

    暴力超龄伪萝莉所说的“钓河童”,指的是五年前的那次出阵美浓国。

    那是暴力超龄伪萝莉和王天邪十三岁的时候,初次上阵,与朝仓家联合攻打“美浓国的蝮蛇”斋藤道三。

    那次的战阵,为了尽快突破加纳城,与朝仓家军阵汇合,王天邪第一次寻求其他鬼、妖一族的帮助。

    他利用猴子尾巴,从河川中钓起了名叫“小川桃子”的河童小萝莉。

    “钓河童时么……呵呵,那时候,我们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呢……不像现在这么多烦恼……”王天邪被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话,勾起了已经仿佛很遥远的回忆。

    “是呀,那个时候,你就知道欺负我!”暴力超龄伪萝莉也沉醉在认识王天邪之后的点点滴滴回忆中。

    紧接着,她果断一改维持了没多久的乖巧形象,暴露出自己的暴力本性,对着王天邪的肩膀,就是一口咬下去。

    “是哦,当初不知道是哪个姑娘,找我干架输了之后哭鼻子的?”王天邪任由暴力超龄伪萝莉转身咬着自己的肩膀,一边扫着对方的头发,一边邪邪地乐呵。

    “哼,不知道当初是谁,经常被我砍得趴在地上求饶?”暴力超龄伪萝莉当然不会示弱,一边嘀嘀咕咕着,一边扭来扭曲地在王天邪的肩膀上,留着牙齿印。

    “哼,要不是你的馊主意,我这个聪明绝顶、人见人爱、乖巧听话的未来家住继承人,怎么可能被人起了大呆瓜、狐狸马的外号!难听死了!”

    “哎呀,没有这些外号,咱们现在怎么可能,舒舒服服地享受着热水浴呢!”

    “哼,要不是你的馊主意,我怎么可能娶个女人、纳了两个小妾回来!你要赔偿!”

    “哎呀,你跟阿浓不是已经成闺蜜好友了吗?以前的你,可没有朋友……”

    “哼,你还敢提阿浓,明明我先把你预定了的!气死我了!哼、哼、偶熬尸宜泽颗咪狼性滴(我咬死你这个没良心的)!”

    王天邪不提美杜莎公主倒好,提完之后,顿时再度勾起了暴力超龄伪萝莉的委屈、懊恼、纠结……

    暴力超龄伪萝莉怒了、恼了,后果非常严重!

    她对着王天邪的肩膀,一改刚才的轻咬玩闹,狠狠地开始展现出作为尾张国之大猫的女儿(大猫崽儿)的天赋,用自己的满嘴可爱小虎牙,在王天邪的肩膀上啃起来。

    王天邪也不示弱,双手搂着暴力超龄伪萝莉,开始在她的腰眼处,撒了欢地挠呀挠……

    逗得暴力超龄伪萝莉一边死死咬住他的肩膀,一边在他的怀里面扭来扭去、摆来摆去。

    m.阅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