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487.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大萝莉论公卿

第二百三十八章 大萝莉论公卿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王天邪、光秀大萝莉、翠姬一边聊着关于“送礼”的学问,一边骑着马,走在平安京城下町的大街上,向玄关处的罗城门方向前进。在道路的两旁,随处可见被烧毁的建筑物、坐在路旁乞食的城下町町民们。

    “乌鹭……好,光秀,你前年才来过,对于平安京着大人物有什么了解么?”王天邪从怀里掏出两枚铜钱,扔在一个抱着婴儿的妇女手里后,扭头问身旁的光秀大萝莉。

    原本,他是打算亲密地叫对方的女孩儿名字。不过,看对方那撅着嘴、扭头不理他的样子……得了,还是投对方所好,叫她公开的男孩儿名字算了。

    “父亲大人上次曾说过,只有获得从五位以上身份才可上殿,无官无位者不能谒见天皇。各家大名或家臣向朝廷献金,都是由山科言继卿负责传奏。而关白一职,则只能由“五摄家”子弟,也就是出自藤原一族的近卫、鹰司、一条、二条、九条这五家轮流世袭。”当王天邪换了称呼之后,光秀大萝莉才眉开眼笑地开始转述父亲教给她的知识。

    王天邪对于“五摄家”并没有太多的认识,但对于山科言继却印象深刻。在上一世玩暗荣的信长之野望时,无论是向朝廷献金进贡,还是求取官职,都必定会碰见这位身穿灰色小直衣,脸涂得白白的,略微肥胖的山科言继卿。

    嗯,这形象,颇有些今川义元那个白脸大瓮的雏形。估计是山科言继卿出使骏河国今川义元处时,引起了今川义元的模仿兴趣。只不过,今川义元这家伙画虎不成反类犬,把自己弄成了一个白脸大瓮。

    ““五摄家”全都源自藤原氏的分家“北家”,其子弟最高可做到摄政·关白。在天皇年幼时称“摄政”,亲政后称“关白”,也即诸事都必须关白(日文:告知)此官的意思。”光秀大萝莉看王天邪满脸迷糊状,便继续详细的讲解给他听。

    王天邪听了光秀大萝莉的话后,顿时对这次前来平安京能遇见对方而感到庆幸。整个尾张国对于平安京有所接触的,也就是已故的”尾张国大猫“织田信秀”和平手政秀老爷子。其他人只知道山科言继卿,现任关白是二条晴良卿,其余的一概不知。

    “三条、菊亭等“九清华家”,其子弟最高可做到正、从一位太政大臣;正亲町、三条西等“三大臣家”,其子弟最高可成为正三位大纳言;河鳍、滋野井等诸多“羽林家”,其子弟最高可做到从四位近卫中将;劝修寺、万里小路等诸多“名家”,其子弟最高可做到从五位侍从。”光秀大萝莉继续说着平安京朝廷的官职,令王天邪大开眼界。

    哪怕平手政秀老爷子曾经教过他关于平安京的事情,也仅仅是关于山科言继卿官居权大纳言,出自藤原氏庶流,就家格而论属于“羽林家”而已。

    据平手政秀老爷子所说,山科言继的和歌造诣、蹴鞠(踢球)技艺不是一般的高。暴力超龄伪萝莉出生前一年,他和“尾张国大猫”织田信秀,更曾邀请山科言继卿和飞鸟井雅纲卿来尾张国传授和歌与蹴鞠。

    “山科言继卿我知道,不过,对于二条晴良大人却完全没有认识,你对他了解吗?”王天邪继续虚心地向光秀大萝莉求教。

    “也是,山科言继大人和你们尾张国关系可不一般。至于二条晴良大人啊,你想听实话还是假话?”光秀大萝莉突然裂开嘴笑了起来,打趣地问王天邪。

    王天邪看着光秀大萝莉这个笑容,顿时愣住了。这好像还是对方第一次,对着他露出这副恶作剧般的笑容。

    “我跟你说呀,二条晴良大人,简直就像一只老狐狸呢!说起话来滴水不漏,完全不像一个公卿,反而更像是一个谈判桌上的大名呢!”光秀大萝莉拍着马背哈哈大笑。她胯下的马匹表示,自己遇到个这样的主人,很无奈、很悲催、很苦逼。

    “你这是真话还是假话……”王天邪大汗,看对方脸上一副玩闹的样子,有些抱不准。

    说起来,翠姬和光秀大萝莉这个组合,的确智力值比王天邪高得多了去了。尤其是翠姬满脑子的厚黑、腹黑、乱七八糟黑的,逗(捉弄)起王天邪来,令光秀大萝莉拍手称快,大感解气。

    有的时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你觉得我对胃口,我觉得你说的话,每个字都令我感到触动,友情或感情就这样建立起来了。当然了,你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和你对胃口,也不可能没有任何人跟你不对胃口,相识在一起,就是一种缘分。

    “我觉得呀,五摄家中,关白家你可以多给点,其余几家给个一百贯就够了。嗯,山科言继卿和关白家的话,三百。”光秀大萝莉仔细想了想后,终于定下了送礼的价格。

    “纳尼?只需要这么少?信子本来还打算每人给一千贯呢!”王天邪对于光秀大萝莉的话,感到诧异。这可是原本计划的十分之一呀,果然是家有光秀大萝莉,省钱不用动脑子么?

    “一千贯想必是平手老爷子教你们的,那可是好多年前的了。前年父亲大人带着我来平安京,所有上下打点加在一起,也就用了一千贯。不过那时恰巧足利将军和三好长庆开战,倒是比现在要便宜些。嘿嘿嘿……”光秀大萝莉捂着嘴直乐呵。

    “你可别忘了,在朱雀门外衙门那里卖chūn的女人,可都是宫中的侍女,现在天皇陛下可都是靠这群女子来养活。上次我来的时候,有些姿色还很不错呢!尤其是上次自己调戏的那个小宫女,嘿嘿嘿……”光秀大萝莉满脸回味无比的神色。

    “我跟你说,那个小宫女呀,长得可真是眉目如画,气质清秀。那小皮肤叫一个油光水滑,我当时就忍不住上前摸了下,谁知那小丫头竟然脸红了。其实嘛,我本来是没做什么的,可当时女扮男装的我,要是什么都不做,就太对不起那妹子了。对不对?”光秀大萝莉陷入了回忆,开始自言自语起来,脸上满是色眯眯的表情。

    “所以我就顺着那小宫女的步伐,靠了过去……那小丫头竟然紧张地闭上了眼!你知道,我太帅了,我猜她一定是情不自禁的。可她一直闭着眼,我就想她是不是想歪了。所以嘛,我就更靠近了点,趴在她耳边吹了口气,然后顺其自然地将手放在她的腰上,嘿嘿嘿……”光秀大萝莉继续一边在脑海中回忆当时的情景,一边自言自语。

    “嘿嘿嘿……”

    可惜的是,正当她回忆到**之际,王天邪的笑声钻进她的耳中,顿时把她惊醒了。

    “哼哼哼!王天邪!织田王天邪!桶狭间山脉讨取六十七颗首级的天邪鬼!你丫的又满脑子想些色眯眯的事情了!”光秀大萝莉突然伸出右手,对着王天邪的耳朵抓了过去,食指跟大拇指一揪一拧。随后,光秀大萝莉探过身子,另一只手对准了王天邪的腰眼,大拇指和中指的指尖并拢,两片指甲使出吃奶的力气用力一掐。

    “嘶……”王天邪顿时吸一口凉气,整个人从头发尖一直哆嗦到脚趾头,身子不由自主地摔下马去。

    不过,他明显低估了光秀大萝莉的手劲。当他摔下马的时候,光秀大萝莉竟然同样重心不稳,直接摔在了他的身上。

    只听“砰”的一声,地面顿时灰土飘荡。

    王天邪顿时温香抱满怀。这下子轮到他发威了,直接一个转身,把光秀大萝莉压在身下。不过,他完全没有留意到,路边那群城下町町民们看到这一幕,眼中顿时纷纷显出一股恐惧感。

    光秀大萝莉现在可是一贯的女扮男装,王天邪可是个纯爷们,这两人在地上滚作一团……嗯,这口味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接受得了。

    两人抵达罗城门时,王天邪果然看到城门口的衙门处,三三俩俩地站着一群年轻貌美的女子。

    这群女子身上的衣裙虽然有些旧,但看得出保养的还是很不错,没有哪怕一个补丁。一些年纪幼小些的,脸上强装出一副笑容,反而让她们看上去有些凄凉,只有一些年长些的,才频频向路人抛着媚眼。

    王天邪牵着马,仅仅瞄了这群女子一眼,便扭头直望向罗城门内。没办法,光秀大萝莉的手,此刻正放在他的腰眼上。只要他敢再望上一眼,铁定就会感受到一阵舒爽。

    罗城门的两旁,是赤红色的围墙。王天邪看着这道围墙,心里面也不自禁地有些唏嘘。这道围墙,本来是他的义父“尾张国大猫”织田信秀,捐赠了四千贯黄金修建的。当年平手政秀老爷子在世的时候,可是曾经炫耀过这道围墙,被修建的十分宏伟。

    只是现在,这道围墙的顶端已经变得坑坑洼洼,有几处墙壁也已经倒塌。本应是赤红色的墙身,随处可见被火苗熏染成黑色的斑点。墙根处更是长满了高抵膝盖的杂草,显得十分破败。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m.阅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