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493.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四章 饲养草泥马的马廊

第二百四十四章 饲养草泥马的马廊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感谢好友菩树镜台打赏的588起点币,感谢好友无解真心打赏的100起点币,土依感激不尽。)

    ------------

    二条晴良十分兴奋,王天邪给了他金、银、铜钱各三百贯,一共九百贯,可说是大大的发了一笔横财。

    鬼族天鬼一脉姬财神丽姬在王天邪的灵魂世界中,报以无限的鄙视。用丽姬的话来说,三百贯金豆豆,还不到她一天所赚的零头。

    “天邪公子,在下万二分肯定,天皇陛下十分期待亲自觐见公子,亲耳聆听公子讲述桶狭间山脉一役,织田家的英勇事迹。”二条晴良搓着刚摸过黄澄澄金豆豆的双手,究极热情地对王天邪笑着。

    “关白大殿,这不是很合规矩。在下虽然身为织田家的一门众,但并无任何官职。这个……”王天邪脸上摆出一副十分尴尬、无奈的表情,心里面却已经乐了。他原本没有想过会有觐见天皇的机会,看来,这金豆豆的威力,可真不是一般的大呀!

    “呵呵,没官职这的确不适合。啊,要不这样,信秀公官居弹正忠,现任家主为上总介,两人都是正六位下。不过,现在尾张国已经一统,不如将信长上总升为从五位下的尾张守,兼任信秀公的弹正忠一职。天邪公子你则继承正六位下的上总介怎样?”

    二条晴良不愧是文官中的大哥大,对于朝野间的官职,可说是倒背如流。只见他先是邹了邹已经被刮得一干二净的眉毛,让自己画上去的两条娥眉向上拱了拱。突然把右手握着的,代表身份的白木扇,用力捶打在左手手心,並向王天邪询问。

    “尾张国大猫”织田信秀的弹正忠一职,是作为zhong yāng官职之一,独力于朝廷之外,负责管理风俗,揭发左大臣以下不正行为的职位。这个职业有“纠正一切恶徒”的意思。

    至于暴力超龄伪萝莉继承的的上总介,等同于地方官,总管该国的行政、司法、警备等一切政务。

    鉴于王天邪的身份,他的官职不能高于暴力超龄伪萝莉。因此,二条晴良把暴力超龄伪萝莉的官职,直接从正六位下提高了两等,升为从五位,让她成为尾张守。而王天邪则继承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职位。

    而且,这样一来,等于将整个尾张国,名正言顺地交予暴力超龄伪萝莉,使“尾张国大猫”织田信秀一脉,正式被朝廷认可为尾张国最高统治者。

    “如此甚妙呀,不愧是关白大殿,在下先代家兄向关白大殿致谢。”对于这个结果,王天邪十分满意。

    想当年暴力超龄伪萝莉刚出生的时候,“尾张国大猫”织田信秀,只不过是尾张守斯波义统的家臣的家臣。为了上位,才无奈利用暴力超龄伪萝莉的出生,把本家架空,成为织田一脉的本家。但名分上仍然是尾张守斯波义统的家臣。

    在王天邪想来,暴力超龄伪萝莉正式被朝廷封为尾张守,想必“尾张国大猫”织田信秀在三途川地府中,一定感到老怀欣慰。

    王天邪不知道的是,在三途川的一个啃奶嘴少年家,有一个中年大叔,正对着另一名中年大叔,手舞足蹈般地开怀大笑着。

    “哇哈哈哈哈哈……老蝮蛇,看到了吗?听到了吗?我的宝贝女儿可成尾张守了,宝贝干儿子成了上总介,嘿嘿嘿……这何止是欣慰呀,哈哈哈哈……”尾张国大猫这段时间一直借宿在某个啃奶嘴少年家中客房。和他同房居住在一起的,是“美浓国蝮蛇”斋藤道三。

    两人在地府里整天无所事事,因此天天坐在小木桌旁看起电视,修炼宅经验值,提升宅等级。只不过,地府里面的电视节目,只能够看到和观看的人有关的事情。

    “尾张国大猫”这间客房中的电视机,由于织田一脉的族人很多,导致频道很多,但他每天看的,却只有暴力超龄伪萝莉、王天邪两人的频道。

    “美浓国蝮蛇”斋藤道三,倒是很少提起要看看自己那个忤逆儿子的频道。没办法,每次转到那个频道,都看到自己那个忤逆儿子。顿时美浓国蝮蛇心里面那个气呀,是蹭蹭蹭蹭地往上窜。

    平时他和尾张国大猫一起看电视时,会频频地和大猫这样拌嘴、那样拌嘴、不知道什么样的拌嘴……坚决不让对方心里面舒坦。

    唯有这一次,他看到王天邪为自己的女婿(伪)讨了个尾张守回来,却出奇地没对着尾张国大猫吐槽,反而破天荒开始感叹起来。

    两人在世时,都是为了上位而拼尽了脑汁、无所不用其极的枭雄。自己那个忤逆儿子现在闹得名不正、言不顺,自己的老对头,却已经顺利上位了。

    两人从壁柜里掏出一瓶接一瓶的米酒,煮了一锅“上等黑毛和牛豆腐锅”,兴奋地开起了小型宴会。很明显尾张国大猫心情究极不错,在宴会上大唱大吼。

    只见两人在客房中,上臂和大腿向左右呈水平状,前臂垂直向上,小腿垂直向下,形成两对向上和向下的直角,正在客房中一蹦一蹦地大跳着“呀哒”。

    “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你们两个给我安静些!”

    正当尾张国大猫和美浓国蝮蛇跳得兴高采烈之际,啃奶嘴少年“砰”地一脚踹开客房的门,嘴里面叼着奶嘴,对他们俩大吼。只不过,当他看清楚客房内两人的舞步后,顿时一口鲜血直喷十公里,逃回自己的寝室连连发抖。

    尼玛,这也太恐怖了,两个中年大叔,只穿着兜裆布,用一片树叶遮着大腿中间靠上的重要部位,在客房中大跳特跳,这简直比恶灵退散还有用呀!

    王天邪和光秀大萝莉离开二条晴良的公馆,已经是午后了。两人走在西座市的街道上,准备为明天觐见将军足利义辉物色一把名刀。

    公卿属于文官,喜好茶具、字画一类的雅物,但是将军作为武家之首,喜好的却绝对是刀、枪一类的武具。而足利义辉更是新yīn流上泉信纲、新当流冢原卜传这两名剑圣的弟子,有着剑豪将军的称号,喜好的自然不可能是一些雅物。

    “这位武士,不知道这附近有没有著名刀匠?”王天邪拉住一名老人,十分客气地问。两人已经把整个西座市逛了一个从左到右、从右到左,来来回回走了三遍,愣是一间出售武具的店铺都没有。

    “这位大人,这京畿附近的刀匠,都已经被抓到堺港了。如果大人想要找刀匠的话,只有吉冈宪法大人开设的道场碰碰运气了。”这名武士斜斜地指着远处,对王天邪说。

    “呃,武士,你确定那个方向,真的是道场?”王天邪充满了怀疑的语气。没办法呀,他不能不怀疑,因为那武士的手,笔直、笔直地指着天皇居住的平安宫。

    “这位大人,在下已经在平安京居住了六十多年,你是在怀疑在下吗?你向着那个方向走,五个街口之后向右拐,五个街口之后再向右拐,五个街口之后再向右拐,就在下一个街口的右边,就是吉冈宪法大人的道场。”

    那个武士被王天邪的怀疑激怒了,浑身散发出可怕的一股气势,吹胡子瞪眼地指着平安宫的朱雀大门,大声对王天邪吼了起来。

    “啊哦,看这武士信誓坦坦的样子,好像还真的是这么回事耶!”光秀大萝莉扯了扯王天邪的袖子,对着王天邪的耳朵轻轻地说。

    光秀大萝莉虽然来过一次平安京,但她那时候是跟着父亲来的。一切事情她父亲早就打点好了,根本就不用这么麻烦地准备这、准备那。因此,她这次和王天邪过来平安京,大方向都知道,小地方可就不是很肯定了。

    两人现在是位于七条大路和西大宫大路的交界,顺着武士所指的方向,连过了五条横向的接口后,来到了二条大路。

    这二条大路可不是那么好走的,街上来来回回不是可以看到腰插大太刀的武士。没办法,二条大路的左侧,就是平安宫。

    紧接着,两人沿着平安宫的宫墙,路过朱雀大门,来到了五条街外的东堀川小路。两人再右拐后,又从二条大路,经过了五个街口,然后……两人彻底傻眼了,紧接着不由自主地双双“噗”的一声,一口鲜血直喷十公里外。

    两人眼前的,不就是和西座市遥遥相对的东座市吗!从西座市去东座市,只需要沿着七条大路一直向着右走,经过四条南北向的街口就可以了呀!

    至于东座市的一角,一大溜白色灯笼地下,用毛笔大大地写了“吉冈道场”四个大字。只要你走进东座市,向右一拐,立马就可以见到。

    两人的小心肝里不由自主地开设了“草泥马”马廊,在马廊里养起了一千头草泥马。两人甚至发誓,再见到那个武士的话,一定要让他尝尝被两千头草泥马奔驰而过,马蹄猛踩的滋味!

    “两位大人,实在不好意思,本道场今日谢绝访客。”一名腰间插着野太刀的十岁小萝莉,十分恭敬地向王天邪和光秀大萝莉鞠了个躬,阻止二人进入。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m.阅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