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495.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再见剑圣

第二百四十六章 再见剑圣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从中年武士抽刀的动作,可以感觉得到,他比小萝莉的刀法要差了一截。不过,想必是修行的日子比较久,中年武士的气势,却比小萝莉强劲得多。

    “这位大人怎么称呼?在下柳生宗严,师承新yīn流流主上泉信纲老师。”柳生宗严这个中年大叔,抽出腰间大太刀后,一边问,一边摆了个王天邪上一世经常看到的大太刀架势。

    他双手紧握大太刀刀柄,右手在上、左手在下。他的右手手肘微抬,使大太刀垂直于自己的右侧,护手的位置,与下巴呈水平线。他的双腿则一前一后地蹲了个十分标准的马步,可以明显看出是经多一段时间刻苦修炼。

    “呃,这只是误会。麻烦通传一声,在下织田家一门众天邪,前来拜访吉冈宪政大人。”王天邪看着面前的柳生宗严脑门猛滴汗,也不拔出腰间的大太刀,直接向对方解释起自己的来意。

    有着上一世记忆的王天邪,对于柳生宗严这个人物,当然不会陌生。这家伙可是在老年时开创了柳生新yīn流的一代天下第一剑圣呀!因此,他才不会傻兮兮地跑去与对方交手。

    只不过,他不想跟对方决斗,对方却不肯放过他。

    所谓的剑圣、剑豪之类,称号带着个“剑”字的,都是些沉迷于刀法的究极暴力分子。

    这种人一生中最喜欢的事情,就是与别人进行干架,或者是干架,以及是干架的事情。他们究极享受干架的过程,不论自己会输还是会赢,都要干上一架,才会念头通达、身心舒畅。

    柳生宗严这个未来的天下第一剑圣也不例外。当他听到王天邪报出名号后,顿时两眼发出精光,整个人显得容光焕发。

    “哇!你就是桶狭间山脉讨取今川军阵六十七首的那个天邪鬼?在下想你想了好久了。”柳生宗严十分兴奋地对王天邪大喊,手中的刀握得更紧了。

    王天邪瞬间泪流满面……自己竟然被一个中年大叔说想自己想了好久,这是何等的悲哀呀!为啥不是一个小美女御姐或一个小萝莉呀!求萝莉、求御姐……

    站在不远处的光秀大萝莉先是瞅了瞅地上那堆哄萝莉的法宝,然后再看了看仍在泪流满面的王天邪,顿时满脸通红转身扮作不认识对方了。

    “宗严、菊,你们两个在做什么?都给我住手!”正当柳生宗严打算继续向王天邪邀战之际,从道场的玄关传来一声大喝。

    王天邪顺着声音看向玄关。啊哦,终于来了个熟人。只见在玉屋曾有一面之缘的剑圣冢原卜传、梅津玄旨斋、一位老者,以及一名中年大叔的身旁,从玄关处走了出来。

    刚才大喊的,恰恰是前往熊野山时,投宿在玉屋的美浓国刺客团成员,剑圣冢原卜传。

    “天邪公子,在下有礼了,这位是在下好友上泉信纲,这位是这座道场的场主吉冈宪法。”冢原卜传倒是十分客气,一改之前在玉屋时的剑拔弩张。

    其实这也很好理解,作为一代剑圣的他,应邀参与美浓国刺客团,本就是件很**份的事情。如果不是美浓国那个忤逆儿子斋藤义龙用两把名刀相赠的话,他是万万不可能以堂堂剑圣之身,去行那刺客之事。

    “冢元大家,咱们又见面了,上次是在下失礼了。”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冢原卜传十分客气地行礼,王天邪自然不可能语气很差。再加上对方的身份、武力值摆在那里,他自然更加不会给自己找麻烦。

    “上泉大家、吉冈大人,在下织田家一门众王天邪有礼了。”随后,他又向上泉信纲、吉冈宪法两人行礼,后者同样躬身回礼。

    众人在吉冈宪法的带领下,走入吉冈道场。整座道场占地面积很大,庭院中有几名见习武士,正在进行着每日的功课与修行。

    “吉冈大人,这是在下的小小心意,以及在下的一个小发明。”王天邪先是递上三个鼓鼓囊囊的布囊,随后又递上一根长条形,用布包裹着的物件。

    吉冈宪法接过三个布囊打开瞄了一眼后,顿时眉开眼笑。接着,他打开条形用布包裹着,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把楠木削成的野太刀。

    在座两个剑圣,三个刀法大家以及一只小萝莉都傻眼了。本来他们以为这长条形的会是一把名刀,可万万没有想到会是一把木刀。

    不过,冢原卜传、上泉信纲和吉冈宪法,很快就想到了这把木刀的好处。

    “哦,这把木刀,在下受教了。虽然不是很名贵,但意义却甚重呀。”三人中尤其是吉冈宪法,对于王天邪的礼物,是发自内心的喜爱。

    对于他们这个级别,刀法已经收发自如的人来说,用木刀砍人和用真刀砍人,分别并不大。但对于他们的学生,意义就大了。

    这一点,吉冈宪法体会最深。他是经营道场的,手下有着数十名学生,往常也会因为学生之间的比斗,产生一些伤亡。有了这种木刀后,他便不用在担心学生与学生之间的比试,会因为措手不及而导致伤亡了。

    “天邪公子,想必你必然不会无故前来在下的道场,请问你有何需要吗?”吉冈宪法把木刀递给坐在身后的柳生宗严,笑着询问王天邪。

    “在下明天将会觐见一位贵人,想要两把名刀作为礼物。奈何在东、西座市中,都没有找到刀匠。因此,想来吉冈大人这里碰碰运气。”王天邪也不矫情,直接说出自己的来意。

    “哦,这事情好办。菊,你去把童子切安纲和大般若长光拿来。”吉冈宪法很豪爽地扭头对坐在一旁扮乖巧状的小萝莉喊道。

    小萝莉不情不愿地站了起来,先是狠狠地瞪了王天邪一眼,然后一路小跑地冲出了会客室。

    “吉冈大人,这位是……”王天邪后背瀑布汗直流,这位连续发了好几张坏人卡给自己的小萝莉,貌似火气仍没有散呀!

    “哦,这位是甲斐武田家的庶出公主御前菊,现在正在在下的道场中修行。”吉冈宪法挠了挠头,满脸苦闷地向王天邪介绍起来。

    对于小萝莉,他的确很无语。别看这只萝莉的年龄还小,但已经在他这里完成了大上段砍劈树干一万刀,右上向左下斜劈树干五千刀的修行。现在,这只萝莉正在向右上向左下斜劈树干一万刀的目标进发。

    说到这只小萝莉,冢原卜传和上泉信纲的脸色,也有些变得不自然起来。没办法,小萝莉天天张嘴、闭嘴都是向两人挑战。用她的话来说,咱的梦想就是成为天下第一的女剑豪!

    而且,小萝莉还有一个特性,就是黏皮糖。只要她盯上你了,那就是连连不断的各种挑战。哪怕你已经在决斗的时候,暗中手下留情,她在事后仍然会以打得不够瘾为理由,继续向你发出挑战。

    两名剑圣、吉冈宪法和柳生宗严四人不约而同地开启了“声讨武田御前菊姬”模式,你一言、我一语地趁着小萝莉跑去取刀,向王天邪大吐苦水。

    只不过,当柳生宗严突然说了一句话后,王天邪整张脸顿时就绿了,然后瞬间变青了,正有些向紫色进发。

    “师匠,我看呀,咱们的苦难日子就要到头了。菊这小丫头,对天邪公子……嘿嘿嘿,有点意思……”柳生宗严仿佛突然想到了些开心的事情,邪邪地看着王天邪,对自己的师父上泉信纲笑道。

    “啊哦,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哎呀,天邪公子,这可真是天大的喜事呀。菊这小丫头已经毕业了,武力上绝对是没得说的。她的性子也非常不错,既贤淑又知礼,样子甜美娇弱。她的身份,更是武田家的公主,虽然是庶出,但好歹也是个公主哦!”

    这下子,两个剑圣和两个刀法大家开始从“声讨”模式,进入了“拉皮条”模式,不断地向王天邪说起小萝莉的好。

    “师匠,刀取来了。”在整间会客室变得热热闹闹之际,小萝莉甜蜜的嗓音,从会客室外传了进来。当她捧着两把比她的人还高的大太刀,一路小跑冲进会客室时,原本热热闹闹的会客室,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咦?师匠,你的脸色怎么那么红润?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吗?说来听听嘛,咱最喜欢听开心的事情了。”菊姬小萝莉一蹦一跳的来到吉冈宪法面前,把手中的两把大太刀交给对方,好奇地问。

    吉冈宪法可不敢真的告诉小萝莉刚才大家在说些什么,只是呵呵直乐呵,指着王天邪示意小萝莉把刀给对方。

    “哼!你这个坏银,得了这么名贵的两把刀,真是便宜你了!”相对于在吉冈宪法面前的那副乖巧状,小萝莉对着王天邪的态度,简直就是天渊之别。

    这不,又一张坏人卡被小萝莉发了出来。

    冢原卜传、上泉信纲、吉冈宪法、柳生宗严、梅津玄旨斋五人,纷纷互相看着对方,心里面大声赞叹起来。

    哎呀,靠谱呀,这真的是有些看上眼的感觉呀!咱们得赶紧加一把火才行!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