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506.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五十七章 这世道变了天

第二百五十七章 这世道变了天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菊姬小萝莉的刀式,和“剑豪将军”足利义辉在室町御所庭院中那一刀的结果一模一样。她的刀,直接被王天邪用刀柄,撞得跳了起来,攻势瞬间被瓦解了。

    不同的是,小萝莉可不像“剑豪将军”足利义辉那样,懂得双手用力下压,把刀式挽回来。结果,小萝莉的重心,顿时就向后甩去。好在光秀大萝莉,一个侧身站到了小萝莉背后,扶住了小萝莉。

    “咦?你这招……从没见你用过呀!”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对王天邪这一撞,感到十分惊讶。两人从十岁开始,便天天互砍练刀,对于王天邪的招式,暴力超龄伪萝莉可是十分熟悉。

    “哇!师匠欺负人!”

    菊姬小萝莉不干了,抱着自己的木刀,直接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她这一哭,可是弄得暴力超龄伪萝莉有些不知所措,貌似……自己才是被砍的那个?

    “你新收的徒弟?”暴力超龄伪萝莉有些好笑地指着仍在地上呜哇痛哭的菊姬小萝莉,扭头问站在自己身旁的王天邪。早已见识过小萝莉哭功的王天邪,捂着脑门将小萝莉的来历、身份告诉对方。

    “哦,武田晴信庶出的公主么?有意思。”暴力超龄伪萝莉笑了笑。

    “喂,你这个武田家的小猫女,给我站起来!作为武家的孩子,就要有武家的尊严。动不动就哭鼻子什么的,回家找武田晴信那只大猫吃奶去好了!你既然敢向我上总介挥刀,就应该有那个觉悟!”

    暴力超龄伪萝莉看着眼前的菊姬小萝莉,眼睛突然有些湿。这番话,并不是她自己有感而发,而是已故的父亲“尾张国大猫”织田信秀,在她八岁时对她说的。

    当然了,“尾张国大猫”的原话,可不会喊什么诸如“你这个尾张国的公主”之类的。“尾张国大猫”才不会自打嘴巴,把自己的嫡长子其实是长公主这个织田家最大秘密暴露出去。

    “哼!咱才不会回家吃奶呢!咱是天下第一剑圣!”

    菊姬小萝莉的性子,最受不了激将法。暴力超龄伪萝莉这么一吼,她立马就从地上蹦了起来,指着暴力超龄伪萝莉大叫。可怜的小萝莉,只是第一次见面,就已经被暴力超龄伪萝莉摸准了性子。

    众人浩浩荡荡地来到教王护国寺,一向只信自己不信佛的暴力超龄伪萝莉,出奇地并没有急着去客房休息。

    她先是邀请主持带她去拜祭寺中供奉的本尊药师如来。随后,她又拉着王天邪,跑到寺中五重塔最顶层,站在最顶层的窗户前,遥望着远处的平安宫。

    “天邪,那边就是父亲大人献金修建的。”暴力超龄伪萝莉显得十分兴奋。“尾张国大猫”织田信秀在她小的时候,经常会说些平安京的事情给她听。

    那时候,王天邪还没有在她的人生中出现,她仍然是一个锋芒毕露的织田家嫡长子。“尾张国大猫”和平手老爷子很喜爱她,教她这个的、那个的,给她讲平安京的事情,家中的几个弟弟,却已经开始疏远她。

    “嗯,那边就是。”王天邪站在她的身旁,轻声地说。

    “果然很雄伟呢?如果不是这个乱世的话,想必会更加雄伟。”暴力超龄伪萝莉双手高举,伸了个懒腰,随后赞叹起来。

    “说起乱世,嘿嘿嘿……恭喜你呀,给你讨了个尾张国守护,你的上总介一职归我了。”王天邪哈哈大笑,开始调侃自己这不能公开的枕边人之一。

    算起来,貌似他所有枕边人,都属于那种不能公开的枕边人耶!暴力超龄伪萝莉、美杜莎公主、光秀大萝莉……不对,光秀大萝莉可是公开的,不过,外人眼中是超级重口味的菊花之乐罢了。

    起码,在这平安京中,知仁天皇、山科言继和二条晴良是坚决认定了王天邪的口味,绝对是重之又重,重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

    “尾张国守护么?这职位不错呀,哈哈哈……想必斯波义统正在三途川哭着呢!”暴力超龄伪萝莉听到这个消息后,心情究极舒畅。如果不是现在两人身处的场合不适合的话,她倒是真的好想和王天邪干上两架。

    为啥是两架?一般不都是干上一架的吗?这里面的道理可就多了去了。这干上一架指的是动刀子,但这干上两架,却只有一个是动刀子,另一个呢……嗯,这个嘛,当然是啪啪啪的使劲干上一“架”啦!

    “不仅如此,你看看这个,我可是费了好大功夫才弄回来的。”王天邪笑了笑,将右手一直握着的那幅知仁天皇的字,递给了暴力超龄伪萝莉。

    “哇!乱我朝纲者,汝自行斩之!这句妙呀!嘿嘿嘿,斋藤义龙呀、斋藤义龙,我的好大舅子,哼哼哼!”暴力超龄伪萝莉双手握着知仁天皇的字,咬牙切齿的把目光投向遥远的东北方美浓国。

    “好你个天邪,这幅字阿浓想必早就知道了?哼哼,你们两个竟敢瞒着我!”

    暴力超龄伪萝莉突然揪住王天邪的耳朵,左三圈、右三圈地拧了起来,嘴里面哼哼唧唧地嘀咕着。看来织田信子是逃不过“暴力超龄伪萝莉”这个称号了,这才刚淑女了一小会儿,便又开始彰显自己的暴力美学了。

    王天邪和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这种玩闹式的交流模式,源自于两人十岁刚见面没多久。经过了八年多的感情培养,虽然在外人眼中只会感到暴力,但在他们两个人心中,却透着一丝的亲密。

    对于两人这种交流模式,尾张国所有上位者早就已经习以为常,完全不觉得有什么惊讶之处。但是,这一幕钻进菊姬小萝莉眼中,却彻底转换成了震惊!

    小萝莉此刻正躲在五重塔第四层和第五层的楼梯处,偷偷地偷窥着王天邪和暴力超龄伪萝莉。她可是打着要偷偷地报复“大坏蛋师匠”的心思的。

    “哇!好帅呀!”

    当她看到暴力超龄伪萝莉撒了欢地展现出自己的暴力美学,顿时被吸引住了。她的两只眼睛,变成了粉红色的甜心,满脸都是崇拜的神情。小萝莉暗中决定,一定要好好向暴力超龄伪萝莉学习,学习她如何虐待大坏蛋师匠。

    暴力超龄伪萝莉是在早上抵达平安京的,在教王护国寺吃完了午膳后,她便再次拉着王天邪,冲出教王护国寺,向山科言继的宫殿跑去。

    山科言继那座彷如鬼屋般的寓所,把初次前来的暴力超龄伪萝莉吓了一跳。不过,她比光秀大萝莉好多了,起码她没有躲在王天邪的身后,暗中准备着抽刀子。

    “言继大人,家父和平手爷爷经常提起您,现在在下终于有机会来看您了。”暴力超龄伪萝莉十分礼貌地向山科言继打招呼。

    “是呀,好久没见你了。上一次见到你,你还是一个婴儿呢,现在已经长得这么大了。信秀公在天之灵,一定会感到欣慰。”山科言继和“尾张国大猫”织田信秀、平手政秀老爷子算是老朋友了,现在看到暴力超龄伪萝莉到来,显得十分开心。

    随后,他开始回忆自己当年拜访尾张国时的见闻,而暴力超龄伪萝莉则聊起了尾张国这两年变化。就这样,两人不知不觉聊到太阳小御姐回到家,把月亮小萝莉赶出家门,才停了下来。

    山科言继以长辈的身份,盛情挽留暴力超龄伪萝莉和王天邪留下晚宴及住宿一宿。暴力超龄伪萝莉十分欣然地同意了,她今晚念头通达,可不想在教王护国寺住宿。

    山科言继得到了王天邪赠送的三个锦囊,伙食可是大大的改善,总算没有再想上次那样,在暴力超龄伪萝莉和王太邪面前,尴尬万分。

    晚宴过后,山科言继替王天邪和暴力超龄伪萝莉安排了两间客房。

    怎料,令山科言继震惊万分的是,暴力超龄伪萝莉二话不说,拉着王天邪用拍马也比不上的速度,冲进为她安排的客房。紧接着,自然就是好一通“啪啪啪”、“嗯嗯啊啊”之类的声响,从客房内传了出来。

    这……这世道变了天了呀!我都看见什么了呀!信秀公呀,你的亲儿子……和你的干儿子……还有干儿子的家臣……我的天照大神呀……呀呜呜呜呜……山科言继情不自禁地在自己的寝室内,发出好一通的悲鸣。

    没办法,他可不知道,暴力超龄伪萝莉自出生以后,就是女扮男装的呀!这个秘密,自从尾张国大猫去世后,就只剩下暴力超龄伪萝莉自己,以及王天邪一系的人知道了呢!

    “天邪……啊……言继大人……嗯嗯……怎么在惨……嗯……叫呀?”暴力超龄伪萝莉满头大汗的一边摇摆着,一边气喘吁吁地问在她身上俯卧撑得不亦乐乎的王天邪。

    “呼……呃……先不管了……嗷呜呜呜呜……”王天邪这一刻可不打算管山科言继在嚎叫些什么。他现在正忙活呢!只见他一边发出激昂的狼嚎,一边埋头苦干,用尽全身气力地做着俯卧撑呢!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m.阅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