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509.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六十章 一种病,得治。

第二百六十章 一种病,得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感谢好友沐沐格子送给土依的香囊,感谢好友你还是爱我吗、禁忧晓10271、wo嘞个去、媚眼空空送给土依的平安符,土依感激不尽。)

    ------------

    义辉大正太为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和王天邪好茶后,暴力超龄伪萝莉和王天邪以“轮饮”的方式,由暴力超龄伪萝莉作为主客,喝完了最后一口。

    随后,暴力超龄伪萝莉把茶碗还给义辉大正太,並保持着“正坐”的姿势,坐在自己的位置,双眼紧盯着义辉大正太的眼睛。有趣的是,义辉大正太和王天邪仿佛也不想开口似的,三人就这样谁也不说话,彼此大眼瞪着小眼,你望着我,我看着你。

    整间会客室顿时充满了一股寂静、压抑的感觉。慢慢地,义辉大正太的额头开始出现一滴一滴的汗珠。这些汗珠,更逐渐向瀑布汗的趋势进发。很快,义辉大正太就感到自己的后背湿了,一股凉嗖嗖的冷意,正不断在他的后背扩散,令他后背发麻。

    相比起来,暴力超龄伪萝莉和王天邪倒是显得十分淡定。可见,暴力超龄伪萝莉与义辉大正太的第一次交锋,义辉大正太以失败收场。

    “自从天邪上总介来拜访我,告知我作为尾张国织田家现任家主的新任尾张国守护,将会不日抵达平安京,我便十分期待。”最终,义辉大正太首先打破沉默,承认自己的定力不如暴力超龄伪萝莉和王天邪。

    “是的,在下来了,不过,这平安京令在下大失所望。”暴力超龄伪萝莉的目光,十分锐利地紧盯着义辉大正太。

    “哦?愿闻其详。”义辉大正太心里面有些不满。他毕竟只是个十六岁的sāo年,哪怕再怎么被打击,依然会有一丝骄傲、不服与不甘。

    “在下从尾张国一路走来,感到平安京很乱,很多盗贼。”暴力超龄伪萝莉丝毫没有把义辉大正太的不满放在心里,继续说着令义辉大正太有些不快的话。

    “难道堂堂新任尾张国守护,竟然也害怕盗贼?”义辉大正太突然笑了起来,仿佛终于找到可以挽回一丝面子的方法。

    “将军大殿,难道你认为个人的强大,就代表人民的强大?或许一对一的决斗,在下比你略逊一筹。但是……”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语气,充满了不屑。甚至在义辉大正太的耳中,对方的语气,简直是在嘲讽他。

    “你的意思是,如果率军作战,我绝对敌不过你的军阵?”义辉大正太只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羞辱,他的语气不由自主地大声起来。顿时,会客室外响起了阵阵脚步声,以及一色淡路这个位居义辉大正太首席家老的询问。

    沉醉于剑道的义辉大正太,理性很快就令他冷静了下来。他一边安抚一色淡路,一边紧盯着暴力超龄伪萝莉。他可不认为对方大老远地从尾张国又坐船、又爬山的跑过来,只为了羞辱自己。

    只是,冷静下来归冷静下来,理性归理性,大正太心里面仍然有些不舒服、念头不通达。面前这个家伙,果然是尾张国的大呆瓜呀,说话完全不经过脑子的么?

    “哈哈哈……我的尾张国,有三件事情比你强。”暴力超龄伪萝莉继续盯着义辉大正太。说起来,自打她进入平安京范围,眉毛就一直在皱着,尤其是来到义辉大正太的室町御所后。

    “第一,我的尾张国现在已经完全没有盗贼了。尾张国的领民们,完全可以也不关门。第二,尾张国境内的道路,没有一道关卡,各国商人可以随意经商。第三,尾张国的街道上,没有一丝尸臭、白骨。”暴力超龄伪萝莉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眼中透露出十分自信、自豪的神色。

    她这句话一说完,义辉大正太脸色骤然就变了,再也不复刚才的那般镇定。我终于懂了,这个家伙的嘴里面,绝对长不出南蛮象的牙齿出来!真的好讨厌呀!

    “你今天来见我的目的,就是来羞辱我的么?”义辉大正太怒了,直接站起身子,指着暴力超龄伪萝莉的可爱鼻头,大声吼道。

    本来已被他安抚的首席家老一色淡路,“唰”的一声拉开拉门,冲进了会客室。在一色淡路的身后,跟着十三名武士。这十四人把暴力超龄伪萝莉和王天邪团团围住,右手“呛”的一声抽出腰间的野太刀、大太刀。

    “恰恰相反,在下今天到来,是担心将军你的安危。”暴力超龄伪萝莉看都不看一眼面前这十四把明晃晃的野太刀、大太刀,依然面不改色地盯着义辉大正太。至于王天邪,他对于眼前这一幕,完全没有任何反应。依旧是坐在自己的位置,老僧入定一般十分淡定。

    “什么?你在担心我的安危?”义辉大正太愣住了。他有些闹不明白,眼前这个据说是全尾张国,最没脑子的呆瓜家伙,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小九九。

    义辉大正太这一失神,可是完全忘记自己的一帮子家臣,仍剑拔弩张地把暴力超龄伪萝莉和王天邪围在中间。一众家臣这下子陷入了究极尴尬,心里面不断嘀咕着,到底要不要斩杀眼前这两个有持无恐的家伙?

    “是的,在下在担忧将军大殿你的安危。第一,平安京的街道上,太多尸臭了。第二,这座室町御所,已经荒废好久了,也是时候要舍弃了。”暴力超龄伪萝莉继续说着自己心里面的想法,完全不顾义辉大正太的脸色如何难看。

    “八嘎!放肆!”一色淡路不淡定了,直接对暴力超龄伪萝莉大吼。在他看到,暴力超龄伪萝莉这番话,绝对是大逆不道的话。

    “如果这两件事情,将军大殿不及时处理的话,那将军大殿你就危险了。请恕在下直言,身为幕府将军,就要有将军之道。光是占着名分与大义,却躲避于剑道之中,这是不可取,也不上进的。更会为将军带来灭顶之灾。”暴力超龄伪萝莉完全是一色淡路而不见,仿佛自己和义辉大正太之间,完全没有任何第三者或外物阻挡、分隔。

    “哼哼,你竟然真的说出来了。你和你这位好弟弟,想法果然一致呀。”义辉大正太满脸通红,心里面已经乱套了。

    一色淡路以及他所带领着的十三名武士,不由自主地紧了紧手中握着的刀。只要义辉大正太一声令下,保证十四把刀,分毫不差地全部向暴力超龄伪萝莉和王天邪砍劈下去。

    “正是,在下想到什么,就会说些什么。虽然将军你的言语、服饰、动作都有着将军的风范。但是,你的气度、气魄,却因为酔情剑道,而早已丧失。你如果想要重振将军家威名,避免自己受到下克上的危难,则必须放弃剑道。”

    暴力超龄伪萝莉继续说着。她的语气越来越激昂,嗓音越来越大,最后的“放弃剑道”四个字,几乎是吼出来的。

    “什么?下克上的危难?放弃剑道?”义辉大正太满脑子凌乱了。在他的脑海中,充斥着“下克上!”、“放弃剑道”的字样。

    义辉大正太一直希望振兴身为幕府将军的足利家。可惜的是,他虽然您想要求上进,却不断被三好长庆、松永久秀欺压、打击。而剑道,已经成为他唯一的一种娱乐,也是他用来挥洒满脑子不安、不甘、耻辱的唯一途径。

    现在暴力超龄伪萝莉叫他放弃剑道,更扬言就是因为剑道,才导致他此刻处境如此不堪。你说他怎么可能会坦然接受,心境平和呢!

    “如果在下想要拥有将军的地位、名分、权利,那么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庇护将军。”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语气,从激昂,变成了怜悯。她可是真心觉得,这个比自己小两岁的大正太,其实就是一个可怜虫。

    “如果将军大殿和在下一样,是一个没脑子的大呆瓜,那么,将军大殿的实权,就会落入在下的手中。而失去了天下的将军大殿,则会成为在下最上等的傀儡。”暴力超龄伪萝莉继续残酷无比地打击着义辉大正太。

    在她看来,义辉大正太抛下好好的幕府大将军职责,跑去醉心于剑道,企图躲避世俗的烦恼。这种不负责任的做法,完全就是一种病,得治。

    既然是病,那就要用重药。

    因此,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话,可说是毫不留情面,完全没有任何顾忌地打击着大正太。甚至可以说,她就差用她一贯风风火火的做法,指着义辉大正太的鼻子开骂了。

    嗯,如果她现在正在教训着的对象是王天邪的话,她估计就真的揪着对方的鼻子开骂了。这就是差别待遇,王天邪在暴力超龄伪萝莉心中的重要性,绝对不是足利义辉大正太拍马可以赶得上的。

    恐怕连暴力超龄伪萝莉自己都没有察觉一个事实。正所谓“爱之深,责之切!”,暴力超龄伪萝莉对于足利义辉大正太可完全没有爱,因此,她只会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开骂。

    如果是王天邪出现这种的逃避情绪,她早就挥拳头打人,动牙齿咬人了!好,足利义辉大正太或许要为此而感到庆幸才对。

    m.阅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