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562.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一十三章 这不科学

第三百一十三章 这不科学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王天邪安排好贱岳七本枪小萝莉去孤儿军御馆后,带着前田利家继续在城下町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

    此刻的街道上看上去明显十分萧条,到处都有被焚烧后的痕迹。町民们看到王天邪等人经过,都会很恭敬地躬身行礼。不过,他们的脸上可不会有什么笑容就是了。

    “天邪,很惨呀,你说到底是哪个混蛋派的人?”前田利家看着街道上的一片废墟,不由自主地问王天邪。

    “哪个混蛋么?那家伙的确是混蛋呀!”王天邪脸上透出一丝的悲哀,仿佛在自言自语一般。

    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其实是王天邪自己。虽然整个计划都是经过了他、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光秀大萝莉、天鬼一脉长公主莹姬、天鬼一脉二公主翠姬的反复推敲。

    但第一个提出这个计划的,却绝对是王天邪他自己。所有的袭击活动,主要的攻击对象都是由他一手策划、安排的。因此,他认为自己有责任,亲眼见证它所造成的牺牲,起码这样他的心里面会好过一些。

    嘛,虽然他和暴力超龄伪萝莉、光秀大萝莉、天鬼一脉二公主翠姬都相信,这个牺牲是有价值的……但是,眼前的惨况仍然不由自主地令他心里面充满了压抑。

    王天邪上一世是一九八三年在国家首都出生的,打小居住在首都的西城区。直到十岁时,他才和父母移居到h港生活。因此,他那二十多年的人生中,从没有亲身经历过什么地震、天灾之类的灾难。

    这一世来到这个战国乱世,战场上死人倒也见得多了,但那都是些敌人。你不杀他们。他们就会要你的命。

    哪怕王天邪已经成为了天鬼一脉的少主,早已经不算是人类了,但并不影响他承认自己仍然十分怕死。也正因此,在他看来,那些想要取自己命的家伙,还是趁早杀了好些。

    有着这样想法的他。在战场上完全不会心痛或不忍。但是,眼前这一幕幕的惨况的受害者,却并不是他的敌人,这才是令他揪心的原因。

    “嘛,反正咱们昨晚抓了三个活的,一定能查出幕后指使的。到时候我会用我的枪,把他们一一捅死。”前田利家当然看得出王天邪脸上的悲哀,一边拍着他的肩膀,一边恶狠狠地大喊。

    “哦。那你赶紧去美浓国捅死斋藤龙兴,然后跑去骏河国捅死今川氏真,接着去伊势国捅死……好吧,等伊势国统一后,咱们再决定捅谁。”王天邪看着身旁的儿时玩伴,突然学着对方那样,拍起了前田利家的肩膀。

    “啊?你不会是说这次的袭击,是美浓国和骏河国暗中指使的吧?”前田利家先是摸了摸脑袋。突然十分惊讶地问。

    “难道会是咱们自己人?”王天邪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身板着脸看向身旁的前田利家。

    前田利家被王天邪的动作吓了一跳。打十岁认识后就一起玩的前田利家,当然清楚王天邪板着脸代表了什么。

    “喂喂喂……等等我!”不过,王天邪仿佛心情仍然不是很好,直接继续转身走了,这就令前田利家摸不着头脑了。

    王天邪领着众人把城下町每一条街道都走了一遍,与街上的行人打招呼。勉励对方振作及承诺严惩凶手。然后,他又督促了协助重建的孤儿军几句,才领着众人返回清州城。

    “呦,心情好些啦?真不知道咱俩谁才是鬼!”暴力超龄伪萝莉坐在一张小木桌旁,看到王天邪回来。一边笑,一边递了张纸给他。

    王天邪也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坐了下来,看来他刚才在外面转悠了一圈,的确心情是好了很多。

    暴力超龄伪萝莉递给他的,是一份忍者传回来的情报。

    柴田胜家和佐久间信盛负责在美浓国墨俣修筑一座城的计划,果然不出王天邪所料已经失败了。

    情报上说,佐久间信盛与柴田胜家集结了五千军阵,由东春日井郡附近的山上面看来许多木材。随后,两人开始在木曾川的南岸,也就是尾张国的边境制造筏桥。

    为了缩短制造筏桥的时间,柴田胜家和佐久间信盛两人,又额外集结了三千人,总共八千军阵。这三千人将负责河岸的戒备工作,毕竟这已经是在边境了,稍有差错就会把加纳城的忤逆孙子斋藤龙兴军阵吸引过来。

    到目前为止,一切倒也算是顺利。两人成功制造了四座筏桥,并且成功的趁着夜色把筏桥架在了木曾川上。

    怎料就在这时,斋藤龙兴突然带领着一万人的军阵,出现在木曾川北岸。

    诡异的是,斋藤龙兴并没有马上进攻柴田胜家与佐久间信盛的军阵,反倒是一名男子从他的本阵走了出来。

    “呃……接下来的发展……”王天邪看向暴力超龄伪萝莉,好奇地问。

    “没了!后面的发展完全不清楚。那几名忍者不知道为什么,晕倒了,当他们醒来的时候,竟然全部身处在犬山城以南的于久高地……很诡异吧。”暴力超龄伪萝莉皱着眉头,看着面上充满了惊讶的王天邪。

    王天邪不得不惊讶,墨俣在尾张国叶栗郡边境的木曾川以北,长良川以西的美浓国领地内。也就是说,在尾张国西北部。但是,犬山城以南的于久高地,确是在尾张国东北部。

    而且,类似这种暗中跟随行军之类的任务,当然不会只派一名忍者进行,而是一名上忍带领着四名下忍。至于为什么是四人……嘛,这一点王天邪和暴力超龄伪萝莉都不清楚,只知道五人小组听起来好像很厉害似的。

    据传说,五人小组这个数字具有着神奇的力量。

    例如什么五只小强之类的肾斗士,或者是什么必须分别穿红、蓝、黄、绿、粉色衣服之类的各种战队,甚至是什么五人为一组才可以进行之类的暗黑武斗大赛。

    顺道说一句,五人为一组的暗黑武斗大赛,据说其中最重要的组员必须经常睡觉,而且是天打雷劈都吵不醒,然后在最要紧关头醒过来才行。

    嘛,总之就是现在的情况十分诡异,五名忍者竟然在同一时间晕倒(睡着?)了,然后在很远的地方醒了过来。

    如果说那群忍者是在叶栗郡醒过来,虽然仍十分诡异,但并不是很难接受的事情。但跑到了东北部的于久高地,那就真的令人难以相信了。

    “那群忍者一定不知道他们怎么会出现在于久高地的吧?”王天邪想了想后问身旁的暴力超龄伪萝莉,换来的,自然是对方摇了摇头。

    “他们什么都不知道,连他们是被人抬过去,还是自己跑过去都不知道。他们醒过来后,那名上忍带着两名下忍返回墨俣那边查探,另外两名下忍则赶了回来汇报。”暴力超龄伪萝莉摇了摇头后,才回答王天邪的问话。

    王天邪听后,打算亲自问问那两名下忍,到底柴田胜家和佐久间信盛的军阵发生什么事。毕竟,手中现在所掌握的这些情报,听起来简直比灵异小说还要灵异,完全不像是架空历史。

    很快,两名下忍就被带到了暴力超龄伪萝莉和王天邪的面前。王天邪盯着两人,体内的鬼气渐渐的凝聚了起来,连带着他的气势也在逐渐提高。

    与此同时,伴随着王天邪的气势提升,无数乳白色的光点,开始向他的额头眉心汇聚。这些光点,渐渐在王天邪的眉心处,凝聚出属于天鬼一脉特有的,一根尾指长尖锥形刺状物。

    这根尖锥形刺状物只有鬼、妖一族或修行多年的大阴阳师、高僧才可以看到。因此,两名下忍只是觉得浑身发冷,仿佛被一条毒蛇紧盯着的青蛙。

    “好了,说说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天邪的声音,听在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耳中倒是没什么特别,但是传进两名下忍的耳中,却令他们一道波浪纹,沿着头发尖一直到脚趾头尖翻滚地打了个哆嗦。

    我的天照大神,这声音绝对是从三途川地府中传出来的恶鬼之声呀,好恐怖呀!这就是两名下忍此刻的感觉。

    他们俩跪在地上,浑身成吉思汗唰唰唰地往外冒,很快铺在地板上的榻榻米就被浸湿了一大片水迹。

    好吧,貌似成吉思汗是海对面大明国的某个历史强人。不过嘛,此成吉思汗并非彼成吉思汗,因此,大家不用深究,太认真不科学的。

    两名下忍所描述的前半部分,倒是和那张纸上的情报差不多,不过,略微详细些罢了。

    佐久间信盛用来戒备的三千军阵,并不只是在木曾川南岸的尾张国边境驻守。其中有两千人更偷偷地渡过木曾川的河道,在木曾川北岸的美浓国戒备。

    但是,这一部分人压根就没有发现忤逆孙子斋藤龙形的军阵。对方的一万军阵,就仿佛突然间出现般,完全没有哪怕一丝一毫先兆!

    这是不科学的,哪怕一百人的步行军,也绝对会有一丝的声响。更何况现在不是一百人,也不是一千人,而是足足一万人。(未完待续。。)

    ps:感谢好友少孑、xiaoxiangzi1、小小猪妹送给土依的平安符,土依感激不尽。呼,土依在香港私人教授普通话,只能每天教完课才开始码字,迟了些大家莫怪哦,晚上还有一章献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