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565.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一十六章 这附近有阴阳师!

第三百一十六章 这附近有阴阳师!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七只未来贱岳七本枪小萝莉们第一次看到王天邪戎装上阵,纷纷被他的造型,以及他那充斥在浑身上下的杀气惊呆了。

    原来这才是“鬼”的真面目呀,我就说嘛,早上的样子完全不像“鬼”嘛……七只小萝莉们纷纷这样想着。

    不过,小萝莉们虽然被王天邪的造型惊呆了,却并没有令她们感到害怕。再怎么说,她们也是未来的贱岳七本枪,骨子里就是勇武的性子。

    最重要的一点是人类是一种很奇特的生物。当一个人与陌生人交往时,对方会带给他一个最初印象,也就是第一印象。

    这第一印象主要是根据对方的表情、姿态、身体、仪表和服装等来形成。这种印象在人类世界的日常生活中是非常普遍的。而且,这种初次获得的印象,往往成为了今后两人交往与否的依据。

    虽然这第一印象未必就正确,但却绝对是最鲜明、最牢固的。随之而来与第一印象相辅相成的,是所谓的“成见效应”。第一印象往往是形成成见效应的基础,而成见效应往往是第一印象的加深和拓宽。

    在人类的世界中,往往会有这样的例子。一个好吃懒做、粗鲁暴力、毫无上进心的男子,在与一个妹纸相亲时,把自己打扮的衣装鲜亮、言辞彬彬,整个人充满了自信与朝气。

    当妹纸深深滴爱上这个家伙后,这家伙的本性开始逐渐显露出来了,但往往却会发生一个有趣的现象。只要这家伙做的行为不是太过分,过分到触碰了妹纸的底线,这个妹纸一般都会继续容忍下去,并期待着对方会有改善的一天。

    嘛。虽然一般来讲,这妹纸在最终都会忍受不住而选择离开,甚至是因爱成恨。但起码在整个过程中,不可否认有着第一印象在作怪。

    七只小萝莉也一样。

    王天邪早上与她们的初次见面,带给她们的第一印象,完全颠覆了她们以往从父亲(养父)大人口中所听到的。对王天邪的认知。

    当然了,这与王天邪之前的一系列安排,也有着莫大的关系。他通过庆典上那些尾张国孤儿军的行为、言语,令小萝莉们心中对伟张工孤儿军,乃至是只闻其声、未见其人的“天邪鬼”的形象完全动摇。

    最终,造成了现在王天邪高坐在南蛮名马“鬼鹿毛”的马背上,在三千名尾张国孤儿军面前讲话时,杀气腾腾的造型,并不会对小萝莉们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

    王天邪当然早就看到七只小萝莉跟随着雾子。和其他不用出阵的大、小萝莉们,大、小正太们一起站在校场的一边。因此,他临离去前,倒是对着七只小萝莉笑了笑打了个招呼,才一夹南蛮名马“鬼鹿毛”的肚子。

    只听“鬼鹿毛”发出“嘶……”的一声叫声,两条前腿用力一蹬,只用后脚站立,两条前脚弯曲高抬。使王太邪坐在上面的气势更加高昂。

    当“鬼鹿毛”前蹄落下之后,王天邪抽出腰间的“妖刀.鬼闪丸”向前一挥。率先与前田庆次冲出了尾张国孤儿军御馆,向着墨俣方向赶去。

    “天邪公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听你说盛家大人、信盛大人败仗了?”前田庆次一边跟随在王天邪的身旁,一边好奇地问。平时无人的时候,前田庆次喊王天邪作哥哥,不过。现在是正式的行军,因此,他才会有板有眼地直接称呼王天邪一门中的身份。

    刚才王天邪用信鹰传给前田庆次的命令,并不是很详细,只是叫对方立刻召集尾张国孤儿军的骑马铁炮队。等候他从清州城赶回来。

    王天邪一边带着尾张国孤儿军骑马铁炮队急行军,一边开始告诉前田庆次事情的经过。前田庆次听完了王天邪的话,显然有些目瞪口呆。

    “天邪公子,如果对方真的有一万人,我们只有三千……”前田庆次一边奔驰着,一边抹了抹额头的虚汗。当他听到敌方竟然有一万军阵时,小心肝不由自主地原地三百六十度连翻数十个跟斗。

    “放心,我们这次只是去接应柴田胜家和佐久间信盛,最起码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他们这次出阵实在太诡异了。”王天邪这次出阵目的,压根就不是要攻打美浓国。

    他的目的是要去看一看墨俣那边到底发生什么事情,毕竟两名下忍带回来的情报,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当两人带领着军阵穿过清州城以西的胜幡城,继续向木曾川方向奔驰之际,前方出现了一队只剩下大约三千多人的军阵。

    王天邪看了眼这只军阵的家徽,心里面顿时松了一口气。这支军阵的护旗官高举着的旗帜上,描绘了柴田胜家的家徽——柴田二雁金。

    “胜家大人!信盛大人!”王天邪远远地对着柴田胜家打招呼,同时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柴田胜家和佐久间信盛这次可说是惨败而回,八千人的军阵,指套回来了三千多人,这个战果绝对称得上是惨败中的惨败,想必忤逆孙子斋藤龙兴此刻正十分兴奋地哈哈大笑着。

    “天邪公子,快逃!”柴田胜家远远地看到王天邪后,不仅脸上没有看到有军前来支援后,应有的松一口气的样子,反而脸色大变地惶恐大喊,仿佛他正被什么恐怖的东西追赶着一样。

    只不过,王天邪却仿佛并没有看到或听到柴田胜家的大喊,看他的样子,竟好像失神地愣住了一般。

    突然,王天邪双手扶着南蛮名马“鬼鹿毛”的后背,两只脚一缩,踩在了马鞍上,整个人站在马上,远望着柴田胜家的军阵后方。阵阵乳白色光芒在他额头眉心凝聚,一根尾指粗尖锥形刺状物突然显现了出来。

    从刚才开始,王天邪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在柴田胜家的这支残兵身后,并没有沙尘滚滚的追兵,反倒是有着一股他从没见过却十分压抑的气息。

    “少主,是式神!这附近有阴阳师!”

    当王天邪站在“鬼鹿毛”的背上,向远处遥望之际,天鬼一脉二公主翠姬,突然在“鬼铠.幻魔”的胸口橙色勾玉中咬牙切齿地大喊。

    说起来,鬼族天鬼一脉与阴阳师可说是经常打交道。不过,当然不是那种大家坐在一起吃喝玩乐的打交道,而是充斥着生与死的那种。因此,翠姬看到远方那属于阴阳师特有法力带来的压抑感,顿时失去了平时那种冷静。

    “传令,全军后撤一百步八字阵散开,目标柴田胜家大人与佐久间信盛大人背后一百步!一击即退!掩护两位大人后撤!”王天邪双腿一跨,直接从站立的姿势,坐回马鞍,并开口大声吩咐。

    顿时,尾张国孤儿军骑马铁炮队成开始后撤,并排成了一个海对面大明国的中文字“八”字那样的阵型,“八”字中间的开口正好对着柴田胜家。

    柴田胜家虽说脑子里面仍然是一堆杂草,上了战场只知道一味向前冲锋而不顾任何策略,但他看到王天邪此刻摆出的阵势,倒还算是明白他想做什么。

    嗯,当然了,这少不了佐久间信盛在他身旁暗中提醒了一番的缘故。

    因此,柴田胜家压根就没有减慢行军的速度,仿佛一阵风似的,直接从八字中央的开口冲了过去。

    与此同时,“八”字两个笔画最末端的位置,已经还是射击了。

    包括前田庆次在内,一众尾张国孤儿军骑马铁炮队的成员都感到奇怪,明明柴田胜家和佐久间信盛的部队后面,压根就没有哪怕一个敌人在追赶。

    他们对于王天邪命令他们射击感到十分奇怪。好在,王天邪这些年在军中积累的声望,令这群孤儿军成员并不会去怀疑他的命令。因此,他们还是想都不想地直接执行王天邪的命令。

    阵阵的铁炮的轰鸣,一声接一声响起。每一名铁炮对成员射击后,负责控制马匹的队员就会立刻调转马头,随着柴田胜家逃窜的方向奔驰而去。

    “庆次,你带领孤儿军赶回清州城,我断后!快走!告诉大殿,我随后就回来。”王天邪下达了射击与撤退命令后,对前田庆次吩咐。

    “天邪,后面明明没有追兵……”前田庆次倒是想留下来帮王天邪,但王天邪直接一眼瞪了回去,就差告诉他这是命令。

    好吧!他的确对着前田庆次大喊这是命令了……

    “这是命令!笨蛋,你不知道精英上忍会利用遁术、幻术隐藏身影吗?你不知道阴阳师的结界,也能做到隐藏身影的目的吗?鬼知道我们正在对抗着的是什么敌人!”王天邪气急败坏地直接对着前田庆次大喊。

    王天邪十分清楚,阴阳师的式神可不是铁炮能够对付的,更不是一般的冷兵器可以抵抗的。能够和阴阳师的式神一较高下的,只有几种人:鬼、妖一族的族人、阴阳师以及法术高深的高僧。(未完待续。。)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