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616.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六十七章 以后我叫德川家康!

第三百六十七章 以后我叫德川家康!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松平元康再次来到尾张国,这次的目的是收本多高达小萝莉为养女,并与王天邪联成姻亲关系。.

    当然了,王天邪的身份并不适合入赘本多家。因此,两人的第一个儿子,将会继承本多姓氏,成为本多家下一任家主。

    “竹千代呀,平八郎这孩子心里面现在一定正怨恨着我吧?”王天邪对此其实还是有一丝犹豫,松平元康刚抵达清州城,他就屁颠颠跑过去,拉着对方搓着手问。

    平八郎是本多高达小萝莉的乳名,小萝莉的全名应该是本多平八郎忠胜。因此,王天邪为了表现的亲切些,直接喊起了对方的乳名。

    王天邪的犹豫,倒是不难理解。毕竟上一世时空中,娶个六岁小萝莉,不论如何都是一件万分**的事情。即使有人甘愿犯罪送他一万颗金属制花生米,也绝对不会有人认为过分,甚至分分钟会对那个人拍手称快呀。

    哪怕那只小萝莉已经一米六了,但她那六岁的年龄,却仍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顺道说一句,松平元康已经元服了,按理讲王天邪不应该称呼他为竹千代。不过,现在是私人场合的酒宴,为了体现大家还是儿时那种亲密关系,王天邪还是像以前那样,叫起松平元康未元服前的名字。

    “哈哈,天邪哥哥这是临近结婚之前的紧张吗!恐怕没有人会想得到,堂堂尾张国织田家的天邪鬼,竟然会害怕和平八郎那个小丫头结婚呢!”松平元康听了王天邪的话后,突然拍着他的肩膀大笑起来。

    “天邪哥哥你就安心好了,平八郎那孩子早就已经有觉悟了,心里面清楚得很呢。你以为竹千代为什么会叫她拜你为师呀!哈哈哈……看来还是只有信长哥哥才真正懂得竹千代的心思呀!”松平元康哈哈大笑。

    王天邪如果到这时候还听不出来的话,那他就真的是情商负数一百个小数点之外了。

    闹了半天,松平元康早就已经打算把这只萝莉送到自己手里。只不过,碍于小萝莉的年龄和身份,不好直接开口而已。

    反倒是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早就看出来这一点,才会有了之前叫王天邪把这只萝莉收为妾侍的提议。

    “而且,天邪哥哥别看平八郎年纪小,她心里面可是清楚着呢。本多忠高除了平八郎这女儿外,没有其他子女。也就是说,本多家本家除了她之外,没有哪怕一个继承人。”松平元康突然开始正色起来,一反刚才那副嬉皮笑脸。

    “这一点,不光我们这些大人明白,就连平八郎她自己也十分清楚。天邪哥哥,她六岁就长成这样子,难道真能因为天生吗?她付出的比我和半兵卫当年还要多呀!”松平元康拿起面前小木桌上的酒杯,一口嘬光了杯中的**酒。

    松平元康的感概并不是无的放矢,本多高达小萝莉打从三岁有了记忆开始,就几乎没有玩乐的时候。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小萝莉几乎是拼了命地用拔苗助长的方式,在这一千多天中做着各种高强度的锻炼,将自己的身高、力气、刀艺全部提到连松平元康那群侍大将都比不上的地步。

    “但是,咱们大家都知道,她可没有越后国龙女殿下那么宏厚的资本,可以以公主的身份掌控家族。除了找一个男子入赘为她的丈夫,生下一个孩子继承本多姓氏外,没有其他振兴家族的路。”松平元康继续正色地看着王天邪。

    “问题是,你也看到了,这小家伙那好胜的姓子,你觉得三河国有哪个武士敢入赘为她的夫婿?别说入赘了,就连娶她都……嗯,天邪哥哥想必懂的。”松平元康将本已空了的酒杯满上,并再次一口嘬光。

    王天邪当然懂了,在这个战国乱世中,恐怕还真没有一个人敢娶一个这样的萝莉回来,就更别说入赘到本多家了。

    只不过……

    “噗……喂!喂!喂!我说元康呀,你就那么肯定,我不会像其他人那样,拒绝娶她呀?”王天邪一口**酒直喷窗外,紧接着啪啪啪地拍打着面前小木桌**。

    “天邪哥哥会拒绝么?”松平元康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王天邪。

    在这一刻,王天邪终于感受到,这只小正太已经长大了,再不是那个当年能够任由他欺负的小正太了。

    “其实,一年前她就已经有了嫁人的觉悟,哪怕不是嫁给天邪哥哥也好。不过嘛,嫁人当然要嫁一个最好的了,这天下间我德川家康看得上眼的,除了信长哥哥和天邪哥哥还有谁呢?”松平元康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嗯?神马?德川家康?王天邪这一刻突然脸色大变,仿佛自己听到了些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般!

    “竹千代,你刚才喊你自己什么来着?”王天邪这一刻觉得自己的耳朵里绝对有一大坨耳屎,自己肯定是听到了幻听,刚才那四个字绝对是自己的错觉。

    “呵呵,天邪哥哥,我给自己改的名字怎么样?以后我就叫做德川家康!松平这个姓氏与今川家之间的缠绊,从此将彻底消散。”松平元康高举起右手,在半空中紧紧地一握,仿佛要握紧自己的命运般。

    不对,从今天开始,不应该再叫他做松平元康,而是应该叫做德川家康才对。

    “竹千代,改名字这件事,想必在三河国引起了挺大的搔乱吧?”王天邪看着面前的德川家康,情不自禁地感叹起来。

    他看着眼前这个被自己用计谋绑架回来的小正太,现在坐在自己的面前侃侃而言,心里面突然涌出一股不知道怎么形容好的滋味。

    经过了之前阿市小萝莉差点嫁到甲斐国这件事后,他虽然解开了心结,但难免开始对自己有些信心不足。

    尤其是现在,他实在分不出来,到底是因为他之前的那些暗示,还是因为什么,眼前这家伙终于选择了与正室夫人的娘家站在对立面这条路。

    眼前这家伙实在是有些令他无法用笔墨形容地“可爱”呀!

    “嘛,的确是有些麻烦,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德川家康笑了笑,仿佛只不过是一个小问题似的。有趣的是,王天邪倒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嘲讽。

    “天邪哥哥,家中一些家老、重臣的反对声音的确挺大,松平家差点**成两个阵营呢。但是,家里面就我一个继承人,就算下面那群老家伙再怎么折腾,哼哼哼……”

    德川家康的语气十分轻描淡写,但是,他说出来的话,却透着一股杀气腾腾,看来眼前这家伙为了改名为“德川家康”,家里面肯定染了些红色。

    “天邪哥哥,小时候你曾经多次教导我要‘忍’一时之气,竹千代面对今川义元的时候,做到了。但是,为了这个天下,有些事情竹千代不能忍呀!”德川家康继续说着,他的眼中露出一丝决断。

    “哈哈……好!当年的竹千代长大了!现在是一国之主的德川家康了!”王天邪突然感到心里面有一丝**流过,情不自禁地抓起小木桌上的酒杯,对着德川家康大喝。

    “不过呀,竹千代这几年发现,天邪哥哥说的话,果然是很对的。有些事情忍一忍,哈哈,结果果然不一样呀!这一个‘忍’字,真真是博大精神呀!”德川家康喝干了杯中的**酒后,哈哈大笑起来。

    原来,当他刚提出要改名字的时候,家中顿时分成了两派。一边是支持他改名字,彻底与今川家站在对立方,另一边当然是反对了。

    不过,当时他并没有吭声,也没有与反对的人争吵,只是不动声色地将这件事情的前后因果厉害,散播到了整个三河国大、小豪族耳中。

    结果,豪族的力量果然不是盖的。看德川家康这家伙现在笑得这么开心就知道,当初反对的声音,早已自动自觉地闭上了嘴,比他在家中争吵有用多了。

    当然了,这里面有两各因素促成了这件事情的结果。

    第一自然就是王天邪当年帮他挡了一刀,被“尾张国大猫”在左臂上狠狠地刺了个对穿,鲜血流了一地以及之后松平小正太在尾张国度过的欢乐时光时光。

    第二个因素,却是和德川家康的父亲松平广忠有关。

    当年松平广忠选择了站在白脸大瓮今川义元那边,白脸大瓮可不会对你三河国有什么仁义之举。再加上当白脸大瓮把松平元康换回自己地盘后的种种措施,相比之下,尾张国的待遇可是好的多了去了。

    这就导致了地方豪族大多偏向于尾张国织田家。想要把名字改成德川家康,彻底与今川家撕破脸的松平元康,自然得到了地方豪族的支持。

    所以,在德川家康的心中,当年如果没有王天邪一再教他隐忍,或许光是当初今川义元那个白脸大瓮,给他找来个大三千天的老婆,他就已经冲动地翻脸,更别提现在彻底掌控三河国的局面了。

    两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地喝了大半个夜晚,直到最终一起醉倒在榻榻米铺成的地板上,天玲大萝莉才吩咐侍卫把两人分别抬回寝室。(未完待续。)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