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643.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九十四章 奇葩的长政小狐狸

第三百九十四章 奇葩的长政小狐狸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边厢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和王天邪,正兴致勃勃地研究针对近江国的出阵方案。

    另一边厢越前国朝仓家家主朝仓义景,则开始卖弄起自己的嘴皮子,不断向自己的盟友近江国浅井家家主浅井久政做起思想工作。

    在这里不得不说一句,朝仓义景这阵子身体的确是越来越差了,暴力超龄伪萝莉的那个“病狐狸”的外号,现在是越来越贴切了。

    他的脸色现在越来越苍白,经常可以看到他坐在榻榻米铺成的地板上,手、脚和眼角的肌肉不断抽搐着。这是因为他自从义昭大狐狸舍弃他,跑到了美浓国投靠织田家之后,他就经常寄情于酒色之中的缘故。

    除了各种的失落、愤恨外,朝仓义景心里面更憋了一口戾气。如果要追溯血脉的话,他朝仓义景再怎么说,也算是一个大贵族。单论血脉的话,远不是织田家可以比拟。

    但是,足利义昭这只义昭大狐狸,现在竟然主动舍弃了自己,跑到尾张国去了!

    这不是明摆着就是在说,对方现在压根就不看好自己,自己比不上尾张国那个没脑子的大呆瓜狐狸马吗!

    更进一步说,足利义昭这只义昭大狐狸原本好好地呆在他手里的时候,对方那根红苗正的血脉,可是为他带来了征讨天下的大义。

    但现在这一跑,顿时他就失去了天下的大义,不得不在织田家那个大呆瓜家主的上洛之路中,做出降服与否的抉择。

    这真是令朝仓义景气得牙龈直咬、气血翻滚。偏偏义昭大狐狸的身份又令他不得不忍气吞声,不得动怒。

    正所谓这人呀,一憋起劲来就容易出现脑溢血,然后做些不可理喻的事情。朝仓义景这只暴力超龄伪萝莉口中的病狐狸,此刻就是这样。

    既然身为公方大人的足利义昭跑到尾张国,那他也破罐子摔坏,直接就投奔了三好三人众与松永久秀。拜服在这四个逆臣推出来的第十四代傀儡将军足利义荣的脚下。

    这也是为什么,朝仓义景这只病狐狸开始频频游说,居住在北近江国佐和山城的浅井家家主浅井久政,希望对方同样投向足利义荣。

    在他看来,当初浅井家能够在北近江国站稳脚步。成为统治北近江国的豪族,是托了他当初的派兵援助与背后的支持。

    可惜的是,义景病狐狸明显忽略了一件事。

    或许那些老人会念旧,但这个时代的舞台主角,自从暴力超龄伪萝莉成为织田家家主,斩杀了白脸大瓮今川义元之后。就已经步向了年轻一代。

    至于年青一代嘛,自然会有一股血气方刚的冲动。

    嘛,相互之间的比拼。暗中的较劲也会有……但有一点共通的却是,年青一代最受不了的,就是有人成天在你耳朵边上唠唠叨叨,不断重复告诉你应该这样做、那样做。

    虽然浅井家的家主仍然是浅井久政。但不可否认的是,浅井家的主心骨,正不断在浅井久政的刻意栽培下,向他的嫡长子浅井长政转移。

    结果,义景病狐狸的唠唠叨叨,弄得浅井长政这只长政小狐狸烦得再也无可忍受。这只长政小狐狸竟然直接派了几名使者,带着他的亲笔信和礼物。跑到了美浓国岐阜城。

    “啊哦,天邪,你看看这个……”暴力超龄伪萝莉正满脸兴奋地挥舞着手中的信。

    “哦?我浅井家向来忠心于将军义辉殿下。现将军殿下竟被奸人三好三人众与松永久秀所害,万幸义昭殿下安然逃出,辗转至织田家。”从天邪鬼城赶过来的王天邪,结果信件后读了起来。

    “在下现欲与织田家信长大殿结盟,特献上虎皮五张、豹皮五张、马十头、黄金打造马鞍、马镫各十口、松仓乡义弘炼大太刀一柄、大左文字安吉战铠一件为礼物。——十二月十日浅井长政判”王天邪继续读着,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这家伙……脑子抽风了?”王天邪读完这个封信之后,语出惊人地看向暴力超龄伪萝莉。

    原本满脸戏谑地看着王天邪的暴力超龄伪萝莉,顿时“咣当”一声摔倒在地。

    “喂喂喂!我的魅力值就这么低呀!”暴力超龄伪萝莉挥舞着小拳头,表达着她的不满。不过,王天邪却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一丝的玩味。

    “得了吧,我还会不清楚你心里面想什么?恐怕你第一眼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心里面比我更……哼哼!”王天邪才不怕暴力超龄伪萝莉那只正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的拳头。不仅不怕,他还一手抓住那只可爱小拳头,低头就在上面啃了一口。

    “喂喂喂!得寸进尺了吧!貌似我好久没咬你了哦!”暴力超龄伪萝莉一边享受(嗯?)着自己的拳头被咬,一边摆出一副恶狠狠地样子。

    可惜的是,换回来的是王天邪搂着她的腰,在她的嘴巴上用力啃了一口。

    暴力超龄伪萝莉被咬了,当然要找回场子,不然还怎么被称之为暴力呢!

    只见她一手抓住王天邪的胳膊,另一只手对着王天邪腰间的软肉左拧三圈、右拧三圈,换个位置,再拧三圈。

    同时,嘴里面也不客气,“嗷呜!”一声虎啸,充分发挥遗传自父亲“尾张国大猫”的天赋,龈牙“咔哧”一声,直接就在王天邪的胳膊上留下两湾月牙形印记。

    两人闹腾了好一阵子,直到王天邪付出了两条胳膊都布满了一道道可爱牙印(伪)之后,才终于继续说起了正经事。

    虽然长政小狐狸的这封信表明了结盟与归降的态度,但暴力超龄伪萝莉和王天邪却并不看好对方。

    始终对方并不是浅井家的家主,只不过是少主而已。哪怕权利的中心再怎么凝聚在他身边,始终作为家主的浅井久政说话才会有分量。

    不过,这倒不失为一个好的信号。

    至少暴力超龄伪萝莉和王天邪十分肯定,浅井家现在肯定出现了些状况。虽然到底严不严重还不清楚,但最起码分成了两拨人,彼此相互意见不合是肯定的。

    “这个长政小狐狸倒是个挺有趣的家伙。”看样子,暴力超龄伪萝莉对浅井长政还是挺好奇的。

    毕竟,会背着自家家主兼父亲大人弄出些这样的事情来的家伙,这个战国乱世中也算是一个奇葩了。

    “我们要不要和他加深联系?”王天邪有些好笑的戳了戳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脑袋,明显一副刚才还没有被摧残够(嗯?)的样子。

    暴力超龄伪萝莉双腿一用力,身子一抬,张嘴就咬住王天邪正作乱的手指头。嗯,果然是“大猫”的属性,貌似越来越萌发了嘛。

    对于浅井长政的这封信,暴力超龄伪萝莉倒是十分重视。如果可以拉拢对方的话,虽然她和王天邪之前的近江国战略部署需要重新设计、推算一遍,但价值却是十分大的。

    至少,织田家的战损,一定会大部分下降。而且,有着浅井长政的协助,近江国的内部,很有可能就会变成一个脱光了衣服的小美女御姐,躺在你的面前等着你来啪啪啪……

    “也就是说,接纳了?”王天邪和暴力超龄伪萝莉、天鬼一脉二公主翠姬、光秀大萝莉四人一起商量了一阵之后,最终将决定却交给了暴力超龄伪萝莉。

    这是王天邪和暴力超龄伪萝莉之间向来的沟通方式。暴力超龄伪萝莉将事情摆出来,然后与王天邪、光秀大萝莉、天鬼一脉二公主翠姬一起算计、讨论,最终由暴力超龄伪萝莉拍板。

    除非是遇到了什么非常紧急或者很原则性的问题,否则的话,一般来讲王天邪不会强硬要求暴力超龄伪萝莉,按照他的想法去做。

    暴力超龄伪萝莉也十分清楚这一点,因此,如果王天邪一定要做某一件事情的时候,她也十分放心、爽手地将话事权交给王天邪。

    毕竟,两人从邂逅,到同盟,到互相倾心,到现在的同床共枕,已经经过了十年了。暴力超龄伪萝莉十分清楚自己对面的这家伙,心里面到底是怎样的。

    尤其是自从两人一起坠入梦境中那座诡异结界封印之后,两人之间就仿佛灵魂水乳交融一般的坦诚,互相之间完全没有任何秘密。

    浅井长政这只小狐狸的使者,现在正居住在岐阜城三之丸的屋敷中,等待着暴力超龄伪萝莉的回信。

    暴力超龄伪萝莉和王天邪商量了好一通后,终于写好了一份誓书,命令这几名使者务必亲手交给浅井长政这只奇葩的长政小狐狸。

    “我信长也望与浅井家结交长久友谊,不再有敌对关系。如果成就姻亲关系,那就更加完美。在下闻之贵姐阿久姬殿下尚未出嫁,适逢在下弟弟天邪今年刚满二十,正好比阿久姬殿下年长四岁,望长政先生能玉成此事。”

    这就是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誓书。其实这也是这个战国乱世中的一个潜规则,互相结盟的话,其中一方或嫁女、或送上男性子孙为人质。

    ps:

    感谢wo嘞个去送给土依的和氏璧,感谢雪花~飘~飘~送给土依的两枚平安符,感谢隽眷叶子、坏坏2002送给土依的平安符,土依感激不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