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653.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零四章 确有其事

第四百零四章 确有其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现在已经是二月十五曰的中午了,太阳小御姐正兴高采烈地把手中新买的发光小包包一摇一摆,明显今天心情非常不错。.

    只不过,虽然在太阳小御姐的发光小包包照耀下,会感到十分的温暖。但当一名浅井家家老直接“哗啦”一声,将一桶刚打上来的冰冷井水,兜头洒在远藤喜右卫门身上后,对方顿时浑身上下一个哆嗦。

    虎御前山是一座海拔两百九十三米的大山,虽然没有御岳山那么高耸入云端,但也称得上是一座十分高的山了。

    嘛,本来就已经是寒冷冬天的季节,虎御前山的山顶高峰温度更是再降下几分。位于山顶最高峰的顶端水井,打上来的井水……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一大桶井水,绝对比得上从王天邪上一世那种所谓的“电冰箱”里面,存放了两三天的程度。

    远藤喜右卫门被冰水瞬间淋了个落汤鸡后,终于清醒了过来。迎接他的是长政小狐狸愤怒的眼神,以及一众浅井家家老的不友善目光。

    “喜右卫门呀,你今天实在是令我大失脸面呀!那些伏兵是你安排的吧?因为父亲大人?还是因为……朝仓家?”长政小狐狸看着跪在地上的远藤喜右卫门,脸色十分阴沉。

    “实在是十分抱歉。”远藤喜右卫门正坐跪在地上,上半身趴在木质地板上,双手伏在脑门下,抵着满是水迹的木板,一副哆哆嗦嗦、十分愧疚的样子。

    长政小狐狸看着他这副狼狈样子,脸上的阴霾倒是缓了一丝。只不过,高坐在马扎上的他,以及浅井家一众家老们完全没有看到,远藤喜右卫门脸上的一抹咬牙切齿。

    远藤喜右卫门十分不解,明明所有伏兵、布置都十分妥当。只要他当时举手大声喊叫,一千多名足轻就会蜂拥而出。

    可为什么,自己竟会突然仿佛失心疯一般,白白放过了这个机会。直到现在清醒过来之后,他回想起整个过程,才终于自以为是的猜到了原因。

    当他刚想要举手振臂一呼,发出行动暗语之际,恰巧就是王天邪扭头瞄向他的时候。

    那一霎间,尘封多年的儿时关于阴阳师记忆,突然被王天邪一个眼神唤醒,配合漫天飞舞的诡异颜色蝴蝶,顿时激发了他内心中的恐惧。

    对此,幻妖蝶小萝莉佐佐木弥子表示究极的**,这么可爱的荧光绿色**,怎么能够用恶梦、恐惧来形容呢?**!严肃、严重、严厉地**!

    可惜的是,小萝莉的**无效。

    正所谓“相由心生”,通俗点来说,就是曰有所思夜有所梦。

    远藤喜右卫门当年还是个小正太时,无意中看到记载着平安朝那位海棠春睡的受宠妃子,乍醒之后看到自己置身于千百条毒蛇中,蛇信与嘶鸣,视觉与听觉,在这双管齐下的刺激下彻底成为了女疯子的卷宗。

    结果,当晚小正太喜右卫门就做噩梦了。而且,这个噩梦频频繁繁地不断出现,困扰了他一年多。直到一位曰高野的高僧前来远藤家拜访,才终于过去了。

    结果,今天在城下町突然看到一群蝴蝶,而且是一种不知道什么颜色的蝴蝶,再加上王天邪的那个眼神,直接将他童年的这个噩梦给勾了出来。

    直到现在,哪怕远藤喜右卫门受冰水的刺激,恢复了精神,但一想起儿时的噩梦,仍然情不自禁地感到恐惧。

    “咣啷!”

    直到一声重物摔在地板上的声音响起,才终于将仍然陷入儿时记忆的远藤喜右卫门拉回了现实。远藤喜右卫门抬起头,摔在他面前地板上的,是一柄肋差。

    “大殿,冤枉呀!”远藤喜右卫门看到肋差之后,顿时脸色大惊地哭喊起来。这家伙也的确够光棍,直接把自己儿时的噩梦拿来当做说辞,最后更大喊着“这件事远藤家所有老一辈都知道!”作为结尾。

    “你是说,那些伏兵不是你安排的,你会如此失态是因为那些蝴蝶勾起了你对阴阳师的恐惧?”长政小狐狸紧盯着远藤喜右卫门。

    “嗨!实在是非常抱歉!”远藤喜右卫门再次跪趴了下去,将头抵在地板上。

    不得不说,远藤喜右卫门倒是有些王天邪上一世某位“韦爵爷”的机智,竟然深懂得谎话里面要有就成真、一成假的真理。他的这番说辞,还真的令长政小狐狸与一众浅井家家老们,感到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員昌,你去把远藤主膳叫来,告诉他我听说他家有很多关于阴阳师的卷宗,叫他全部拿过来。”长政小狐狸想了想后,吩咐磯野員昌将远藤喜右卫门的父亲叫来。

    “你们两个,带喜右卫门大人到偏殿休憩。”随后,他又安排两名侍卫,带远藤喜右卫门去偏殿休息。当然了,明面上是休息,背后倒是有些将对方暂时软禁的味道。

    顺道说一句,长政小狐狸命令侍卫将远藤喜右卫门软禁在偏殿时,突然感到头顶上仿佛有东西在晃动。等他抬头向天井的横梁看去,只隐约看到一抹金光色的东西飘过。

    “怎么样?千代子,他们说些什么?”王天邪一边摸着正一副气喘吁吁样子的九尾金毛玉面天狐小萝莉千代子,一边笑着问。

    “啊哦,差点就被发现了呀!尾巴什么的,果然最讨厌了……”小萝莉千代子先是拍打了几下自己那已经成长为荷包蛋的**,随后开始揪着自己尾龙骨位置的三条毛茸茸大尾巴,撅着嘴表达着不满。

    原来,长政小狐狸刚才看到的那一抹金色,并不是他的错觉,而是小萝莉千代子的其中一条大尾巴。

    早在长政小狐狸带领着家臣团告辞王天邪与暴力超龄伪萝莉的时候,王天邪就用两根棒棒糖的代价,让小萝莉尾随着长政小狐狸,探探对方的动静。

    刚才在城下町的时候,王天邪心里面可是真的抹了一把汗。王天邪与暴力超龄伪萝莉的队伍,连上长政小狐狸的人马,满打满算也不到二百人。

    但是,根据幻妖蝶**看到的结果,城下町街道中起码有一千人。如果不是远藤喜右卫门突然抽风的话,王天邪还真不知道能不能抵抗那过千人的伏兵。

    直到众人抵达了这间名为菩提院的寺院,彻底安顿了下来,王天邪才终于松了口气。虽然他之前在城下町街道上,认为长政小狐狸对伏兵一事并不知情,不过,他倒是十分想知道,长政小狐狸此刻的反应会是如何。

    有趣的是,当他和暴力超龄伪萝莉听了小萝莉的话后,心里面同样犯起了嘀咕。

    “天邪,你说这家伙真的只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个行动不是他暗中策划的?”暴力超龄伪萝莉好奇地问。在她看来,对方说的话完全是合情合理,类似的卷宗在织田家的书库中同样存在。

    “呃……我也不肯定。我感觉得出他的确对弥子十分恐惧,当时我还以为他是因为害怕弥子看到他的布置,所以紧张过度。”王天邪一边笑,一边把幻妖蝶小萝莉佐佐木弥子头顶的头发揉得越来越乱。

    换来的是小萝莉一巴掌拍开王天邪作怪的手,凶巴巴地瞪着王天邪,撅着嘴把自己的头发抚平。

    “哼哼……棒棒糖……拿来!”弥子假装出一副十分气愤的样子,对着王天邪大喊,大有对方如果胆敢不给的话,就果断扑上去咬一口的感觉。

    这边向王天邪、暴力超龄伪萝莉与弥子在那里玩闹,玩得十分开心。另一边厢远藤喜右卫门的父亲远藤主膳,却面露担忧地跪在长政小狐狸面前坐立不安。

    长政小狐狸把远藤主膳叫过来的目的,不用说都能够猜得到。既然远藤喜右卫门说他对于阴阳师十分恐惧这件事,远藤家所有老一辈都知道。那么,作为他父亲的远藤主膳,自然也不例外。

    不得不说,长政小狐狸还是十分聪明的,竟然懂得不让这两父子有见面、串供的机会,直接开门见山地就问起了对方这件事的真伪。

    长政小狐狸仔细地翻阅起远藤主膳带来的那些关于阴阳师的卷宗。

    这是一卷十分残旧的卷宗,看上去的确年代十分久远。而且,里面的确有远藤喜右卫门所讲那个,关于讲述平安朝一名受宠妃子,海棠春睡时乍醒,随后看到成千成百恶蛇幻像的故事。

    这倒是令长政小狐狸认为对方说的话,貌似可信度还是颇高的。而且,远藤主膳更主动解释,他的嫡长子远藤喜右卫门,小时候更因为这卷卷宗导致频频恶梦。

    本来,远藤主膳的正室夫人苦劝他将这卷卷宗烧毁,以避免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

    只不过,这卷卷宗是远藤家先祖从平安朝时代流传下来的,因此,他极力反对焚毁这卷卷宗。从那时起,这卷卷宗就被他隐秘地收藏了起来,再不像以前那样,任由它直接放在书架上了。(未完待续。)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