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671.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二十二章 斩!斩!斩!斩!

第四百二十二章 斩!斩!斩!斩!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和王天邪看着街上的小萝莉、小正太们怯生生地接过棒棒糖,舔了几口后脸上出现的惊讶状,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

    棒棒糖这东西在平安京属于新奇货中的新奇货,甚至就连属于盟军的长政小狐狸,都从来没有见过。

    看到自家的小孩子正满脸笑容地舔着某个不知名的东西,终于有一些城下町的町民走出了家门。可惜的是,这些走出家门的城下町町民仍只是极少数,大多都是些面露惊慌、担忧的父母。

    这些家长将自家的小萝莉、小正太,用四匹马难追的速度,拦腰抱了起来,紧接着便向自己的家冲去,随后便是“砰砰砰……”之类的关门声。

    王天邪和暴力超龄伪萝莉两人,对于这些城下町町民们的行为,压根就没有生气,反而招手把远处正在指挥足轻清理街边杂草的佐久间信盛叫了过来。

    “信盛,这四天里面,没有人违背军令,冲进町民家中,对妇女施暴吧?”暴力超龄伪萝莉十分认真地看着佐久间信盛。

    后者的回答令暴力超龄伪萝莉十分满意,在所有织田家部将以上将领的监管下,这四天中没有哪怕一宗强~奸~或者强~奸~以及强~奸~的事情发生。

    “孩子们呢?刚才我看见有小孩子在街上玩……没有人恶言恶语,欺负那些孩子们吧?”暴力超龄伪萝莉继续问着。

    虽然她早已将维持治安之类的相关事宜,经由传令明传到所有人耳中,但她刚才和王天邪正在东福寺商量着觐见天皇以及拜访公卿的事,倒是没有怎么多了解这方面。

    也就是刚才的骚动实在太厉害了,才把暴力超龄伪萝莉和王天邪吸引了出来。佐久间信盛的回答同样令她十分满意。看来刚才的骚动只不过是一场误会。

    “抢劫呢?或者说有没有什么其他的恶行?例如欺压町民之类的?”暴力超龄伪萝莉想了想后,继续问道。

    “大殿,町民们都很好,我织田军也没发生什么大的事端。不过……”佐久间信盛看了看王天邪,有些犹豫。

    “信盛。说说看,是什么事情?”王天邪看出对方貌似有些尴尬,直接开口问起来。

    由于王天邪的身份是织田家的一门众,再加上众所周知是家主大殿的重口味床伴(嗯?),因此,佐久间信盛完全忽略了对方抢着插嘴这个逾越的行为。

    “大殿、天邪殿下。自从我织田军入驻京畿后,虽然没有任何扰民的行为,军纪也十分严谨,所有人对于清洁道路、修建废墟不敢偷懒……只不过,浅井家的人认为做这些事情,是武家的耻辱。是贬低武家的身份……”佐久间信盛再次瞄了眼王天邪。

    也难怪佐久间信盛会有这样的反应,毕竟浅井长政这只长政小狐狸的姐姐,是王天邪明媒正娶的夫人之一。论关系,长政小狐狸可说是王天邪的弟弟。现在当这王天邪的面,说他的弟弟不是,的确令他感到一丝尴尬。

    “呵呵,信盛。这几天辛苦了。我这个弟弟对于大局观,看的还是不够透彻呀!”王天邪听了之后,拍了拍佐久间信盛的肩膀,叹了口气。

    “信盛,浅井家的人有这种想法,那么咱们家的人呢?”暴力超龄伪萝莉想了想后,好奇地问。

    其实,会有这种想法在这个战国乱世中,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这个战国乱世本来就是等级分明的,现在让那些部将级以上的将领。跑去监督自己手下的兵除草、扫街,对于一般的武士来说,还真的是一种贬低身份的做法。

    好在织田家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尤其是在已经实行兵农分离制之后,暴力超龄伪萝莉作为一家之主的威严。早已深深烙印在军队之中。

    因此,织田家的将领们,对与暴力超龄伪萝莉的命令,执行的十分果断,甚至不会计较理由。虽然有些人在好奇为何要这么做,但会感到羞耻的倒是一个都没有。

    “三左卫门,派人拿纸笔墨砚来。”暴力超龄伪萝莉一边继续听着佐久间信盛诉说这四天来的事情,一边吩咐守卫在身旁的侍卫长森三左卫门。

    很快,一名小胜捧着文房四宝回来了。

    “信盛,我说你写!”暴力超龄伪萝莉带着众人走到一辆堆满了杂草的木板车旁,右手一扫,将板车上的杂草全部扫到地上,并对佐久间信盛吩咐。

    “京畿乃至洛外凡我织田家兵士强占町民财物者,斩!斗胆强~奸~妇女者,斩!仗势欺压老人孩童者,斩!恶言恶语毁我军威者,斩!部将级以上违令者,斩首兼没收封地!”暴力超龄伪萝莉连续说了四个“斩”字,眼中流露出杀气腾腾的神色。

    “这张纸,给我张贴在城下町每一处转角,每一处营帐,每一条街道正中央的当眼位置,要所有人一眼就能够看到。”暴力超龄伪萝莉继续吩咐。

    “另外告诉所有将士,我明天清晨将正式巡视城中所有街道,所有部将级以上将领必须出席跟随。所有街道上,除了仍在重建的房屋外,不许有一根杂草、一坨粪便、一具尸骸的存在。”暴力超龄伪萝莉继续吩咐。

    “是!”佐久间信盛虽然心里面有些好奇,但暴力超龄伪萝莉说的话,他倒也不敢反对。尤其是有着王天邪在旁边,,这只鬼的手可是一直没有离开过腰间大太刀的刀柄!

    佐久间信盛屁颠颠地跑去派人张贴暴力超龄伪萝莉的手谕,王天邪、暴力超龄伪萝莉以及侍卫长森三左卫门,则继续在大街上闲逛起来。

    经过了四天的整顿,城下町明显已经比暴力超龄伪萝莉和王天邪上一次前来的时候干净多了。沿途仍然随处可见织田家的足轻队,在进行着清洁的工作。

    “嘛,不用太过在意,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比那个木曾义仲好多了。虽然四天过去了,不过,这事情急不来。”王天邪拍了拍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肩膀,轻声安慰对方。

    木曾义仲是上一次攻入京畿的大名。这家伙入主京畿后,烧光、杀光、抢光政策可说是实施的满满的,抢劫、强~奸~、欺凌之类的事情一样不漏。不光是木曾义仲,恐怕这个天下间百分之九十的大名,都会做出如此的恶行。

    “三好三人众与松永久秀这几只大狐狸,所图谋的无非就是想看到我织田家由于得意忘形,导致军纪破坏,人心丧尽。然后,他们就可以乘势造谣,一举将我们的大义给扭转成侵略。”暴力超龄伪萝莉攥紧了拳头。

    不过,暴力超龄伪萝莉很快就放松下来了,在王天邪将她的拳头用自己的大手给包裹住之后。至于跟随在两人身后的森三左卫门,只觉得自己的菊花突然一紧,连忙扭头看向别的地方。

    没办法,暴力超龄伪萝莉现在是一身以往的男装打扮,王天邪则是实打实的昂扬男子。这两个大男人手握着手的一幕,心理承受能力弱些的人,绝对会直接将三天内吃过的所有东西,一股脑全部吐出来。

    很快,一天过去了。

    一大早,东福寺的前院传来阵阵“咚咚咚咚……”的鼓声。

    织田家所有部将级以上的将领,全部聚集在了东福寺,包括前来支援的被近江国浅井长政这只长政小狐狸,以及三河国德川家康这只德川大乌龟手下的松平信一。

    暴力超龄伪萝莉先是夸奖了一下众人,随后又将三好三人众与松永久秀之间的小九九说了出来,并肯定了织田家在座一众将领们的工作能力与心态。

    有趣的是,当她说完之后,长政小狐狸的家臣和松平信一的眼中,顿时露出了一股鄙视。

    这四天里面,他们认为织田家做的这些事情,完全就是自降身份。在他们看来,宽待町民与管束部下不得为非作歹倒还罢了,跑到街上去打扫卫生就真的是接受不了了。

    暴力超龄伪萝莉和王天邪仿佛完全没有看到这群脸露不屑的家伙,只是暗中将这些人的名字全部记了下来。

    当然了,这些人可不知道,就是因为今日他们露出了如此的神色,未来的日子他们的地位不仅没有再次升官发财,反倒是有所下降了。毕竟,在暴力超龄伪萝莉眼中,这群家伙根本就是一群鼠目寸光的笨蛋。

    暴力超龄伪萝莉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接下来的自然就是带着一众部将级以上的将领,以及家老、重臣们,沿着城下町的大街开始巡视起来。

    经过了四天四夜的打扫、整顿,城下町可说是彻底换了个样。原本的尸臭已经没有了,路边的杂草也已经全部拔除,街上原本随处可见的家畜粪便,也已经全部清理干净。

    虽然街道上还是没有人气,所有城下町居民们依然躲在家中,但街道上起码已经变得十分整洁。最重要的是,走在这样的街道上,再不会给人一种感到很败落的感觉。(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Ps:感谢好友雪花~飘~飘~送给土依的香囊,感谢好友july七月的雪、九幽界王、五者皆备、此无若虚送给土依的平安符,土依感激不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