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717.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六十八章 如此骑马队伤不起呀!

第四百六十八章 如此骑马队伤不起呀!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正当足利义昭这只义昭大狐狸正准备离开本圀寺的时候,细川藤孝这只细川大狐狸突然走到义昭大狐狸身旁。レ♠レ

    两只狐狸站在一起不断咬着耳朵,站在他们身旁的越前国朝仓家一门众朝仓景恒心中,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景恒大人,嗯……恐怕我们……”细川大狐狸终于结束了和义昭大狐狸咬耳朵,扭头看向朝仓景恒,满脸犹豫不知道如何开口。只不过,他很快就不用再烦恼了,因为朝仓景恒已经知道了答案。

    “诸君!我喜欢战争!诸君!我喜欢战争!诸君!我非常喜欢战争!”

    “战争!一心不乱的大战争!”

    阵阵的欢呼声,突然从本圀寺外传了进来。

    朝仓景恒如果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他可以直接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能够令本圀寺外两千多织田家将士,异口同声地欢呼出如此“彪悍”宣言的,只有一种可能……织田家的那只“鬼”到了。

    其实,义昭大狐狸两天前就已经打算撤退了。不过,他身为现任将军,要逃跑当然有很多东西要拿。再说了,反正本圀寺外还有两千多织田家将士在守卫着,他自然不像上次逃跑那么急匆匆。

    结果,义昭大狐狸这一收拾,就收拾了两天。等他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王天邪已经率领一百五十骑马队抵达了。

    王天邪的到来,直接鼓舞了驻守在本圀寺外的三好义继、伊丹亲兴、池田信辉、荒木村重四人,以及四人手上剩余的两千多军阵。

    甚至在三好义继、伊丹亲兴、池田信辉、荒木村重四人的带头下,织田家所有将领用尽吃奶的力量,吼出王天邪当初奉命三天内破十七座城时的战争宣言。

    “不好!织田家那只‘鬼’来了!”正坐在东福寺中,与三好义继、伊丹亲兴、池田信辉、荒木村重等人对峙着的三好长逸、三好政康、松永久秀,听到那震耳的“我喜欢战争!”后,顿时脸色大变。

    “唓!织田家实在是嚣张呀!”唯有药师寺贞chun听了这个战争宣言后,脸上满是不屑一顾的神色。

    “药师寺贞chun,你去把那只“鬼”的首级讨回来,我们三人奉你为新任将军!”药师寺贞chun这句话,顿时引来三好长逸、三好政康、松永久秀三人的鄙视。

    “嗯?奉我为幕府将军?松永久秀,你这话当真?二位意向同样如此?”药师寺贞chun听了松永久秀的话后,顿时两只眼睛放出精光。

    被松永久秀的提议弄得明显兴奋过头的药师寺贞chun,完全没有看出三好长逸、三好政康、松永久秀三人目光中的鄙视……嘛,或许应该说就算看到了,他也无视了。

    王天邪刚把三好义继、伊丹亲兴、池田信辉、荒木村重四人的军阵重新整顿,从里面挑了五十骑马队将自己的军阵凑够了二百人,紧接着,他就听到远处传来一声大喝。

    “织田王天邪,我药师寺贞chun来讨取你首级了!”药师寺贞chun带了自己本家的一千三百足轻,一边大喊一边冲出东福寺。

    “诸君!出阵!”王天邪听了之后,抽出腰间的“妖刀.鬼闪丸”大喊一声,带领着刚整顿好的两百骑马队冲出本阵,向着药师寺贞chun扑去。

    在这个战国乱世中,军阵与军阵之间的战斗,比拼的自然就是气势。虽然王天邪的军阵只有两百人,但气势却十分高昂。

    有趣的是,或许正所谓无知者无畏,药师寺贞chun的一千三百足轻之前从没有跟织田军打过交道,更没有跟王天邪打过交道,因此他们的气势同样不差。

    只不过真到了两军交锋,药师寺贞chun顿时就发现自己杯具了。

    卧槽叮了个当,这是什么超展开的骑马队呀!

    只见王天邪带领着两百骑马队,突然缰绳一扯,换了个角度绕过药师寺贞chun,瞬间插进一千三百人的足轻队。

    紧接着的,就是骑马队虐足轻。

    只见王天邪一马当先,挥舞着手中的“妖刀.鬼闪丸”饿狼扑羊般冲进去,随后就是两颗首级凌空飞了起来。

    没办法,“妖刀.鬼闪丸”本来就锋利异常,再加上足轻队的甲胄,本来就仅仅轻微防护胸口、后背,因此,砍头真的是彷如切菜般简单。

    跟随在王天邪身后的两百骑马队,同样斩获不小。两百骑马队一边用手中长枪捅人,一边跟随在王天邪的身后一路狂奔,直接凿穿了一千三百足轻队。

    王天邪随后缰绳再一扯,带领着骑马队拐了个大圈子,再从另一个角度冲进了药师寺贞chun的足轻队。仅仅从左到右、从右到左,来来回回四次,药师寺贞chun顿时就傻眼了。

    他没办法不傻眼,他除了身旁的五十名近卫旗本外,一个兵都没有了。

    至于王天邪的两百骑马队,只有四十多人受了些轻伤。这四十多人还是临时从三好义继、伊丹亲兴、池田信辉、荒木村重四人的军阵中凑出来的。至于王天邪自己带过来的孤儿军骑马队,一点伤都没有。

    药师寺贞chun连反应都没来得及,王天邪的两百骑马队就将药师寺贞chun,连同他的五十人近卫旗本包成了饺子。直到这时候,药师寺贞chun才终于明白为什么连松永久秀那样的枭雄,听到王天邪到来会脸色大变了。

    “药师寺贞chun完了。”松永久秀侧耳听着东福寺外面再次传出织田家的欢呼,不由自主地感叹。同时,他的心里面不由自主地感到一丝害怕。

    从王天邪到来,到药师寺贞chun出阵,然后到现在织田家再次传出欢呼,连一柱香的时间都没有。他早就已经派人探清楚了,王天邪只带了一百五十骑马队,然后临时收编了五十人。

    “两位大人,织田家的“鬼”来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那个大呆瓜家主会不会随后带着大军跑过来,以及会带来多少军阵。”松永久秀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三好长逸、三好政康。

    三好长逸和三好政康的脸色,同样十分难看。

    虽然他们两个刚才和松永久秀一样,对药师寺贞chun的自大表示鄙视,但他们两人同样想不到,药师寺贞chun竟然败得这么迅速。

    “依在下之间,恐怕那个大呆瓜起码会带一万人出阵。”三好长逸先是看了看三好政康,随后再看向松永久秀。

    “那个呆瓜家主是个疯子!他绝对会拉出所有能够拉出来的人。”三好长逸继续说着。

    “嗯……长逸殿下这句话有道理。”松永久秀对于三好长逸的话,虽然有些怀疑但奈何找不到反驳的话。

    暴力超龄伪萝莉在他们的严重,虽然早已不再是没脑子的大呆瓜,但“疯子”这个称号,确也的确是他们无法质疑的。

    对于一个疯子会做些什么事情,没有任何正常人可以猜得到。再加上他们可不知道在织田家中,王天邪和暴力超龄伪萝莉之间的关系,根本就不是重口味的“面首”关系,而是真真正正的枕边人。

    因此,他们片面地认为,织田家根本就是那个疯子家主一个人说了算。无论是在怎么疯狂的决定,织田家其他人都会遵守。

    “既然是这样的话……”松永久秀想了想后,看向三好长逸、三好政康,脸上突然有些泛红。他想说的话,实在不好说出口呀。

    “唉,撤退吧。咱们这次恐怕是被朝仓义景那只病狐狸当枪使了。”三好长逸当然知道松永久秀脸红的原因。

    对方可不是那种会弯下腰捡肥皂的家伙,因此对方的脸红,绝对不是害羞、腼腆。

    这次的出阵是三好长逸和三好政康一起决定,然后有三好长逸亲自出面邀约松永久秀出阵,松永久秀当然不好意思直接说退军。

    正当三人刚决定要撤退,一名传令兵哆哆嗦嗦地跑进来。

    “报告,织田家的‘鬼’已经将药师寺贞chun大人讨死。不过……那只鬼……那只鬼并没有将大人的首级割下,而是……而是……鬼!那个家伙是鬼呀!”这名传令兵跌跌撞撞地扑倒在地上,对三好长逸、三好政康、松永久秀禀告。

    三人听了这名传令兵的话,顿时脑门降下了几道黑线,他们完全听不明白这家伙说些什么。嘛,也不用他们再去询问了,因为他们听到东福寺中,陆陆续续响起自家士兵们的凄惨惊呼。

    莫非织田家的那只“鬼”攻打进来了?三好长逸、三好政康、松永久秀顿时坐不住了,连忙抓起各自身旁的大太刀跑出去查看。

    当他们来到了东福寺的门口,顿时就满脸惊恐地楞住了。

    只见东福寺大玄关外,架起了一座座高台。三人仔细一数,一共有五十一座,每一座上面都竖着一个十字形的木架子,正好是药师寺贞chun加上他的近卫旗本人数一样。

    嗯,其实三人并不需要数,因为,药师寺贞chun和他的五十名近卫旗本,正一人站在一座高台上。不,严格来讲不是站在高台上,而是……呈十字型被钉在木架子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