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720.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七十一章 你不怕我斩了你?

第四百七十一章 你不怕我斩了你?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抽出腰间的大太刀,三步并作两步冲上绑着药师寺贞春的十字架高台,一刀捅进药师寺贞春的心窝。

    “你看到的是天邪做法残忍,有辱武士的尊严。我告诉你,我看到的是他用一百五十人,攻破六千人军阵,为我织田家在美浓国保留了足够震慑朝仓义景那只病狐狸、武田晴信那只甲斐国大猫的武运!”她的嘴更是用尽了吃奶的力量大声吼叫着。

    药师寺贞春的鲜血,顿时扑洒在她的脸上。

    此时的她仿佛从三途川地狱中钻出来的女鬼,手中的大太刀仍然一滴接一滴地淌着鲜红色液体。暴力超龄伪萝莉这次是真的生气了,看着猴子木下藤吉郎的目光中仍然充满了杀气。

    在场的所有织田家将领终于知道王天邪为什么一抵达平安京,就弄出如此邪恶的东西。原本,众人还以为这是咱家这只“鬼”的恶趣味。但现在众人听暴力超龄伪萝莉这么一说,顿时就有些脸红。

    “家主大殿,在下误会了天邪殿下的苦心,请大殿责罚。”站在暴力超龄伪萝莉身旁的三好义继、伊丹亲兴、池田信辉、荒木村重四人,跪在暴力超龄伪萝莉面前,异口同声地大喊。

    他们四人终于知道王天邪到底为了什么,才会弄了五十一座如此邪恶的东西初来。原本他们心中还感到有些害怕,巴不得王天邪赶紧离开,但现在他们才知道他们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就是因为有了王天邪的这个邪恶东西,他们的军阵才得以不用面对更加险峻的局势。

    “哼!你!你!你!你!还有你!你们几个给我仔细反省下,咱们家的‘鬼’做过哪一件对我尾张国、美浓国大逆不道的事情?”暴力超龄伪萝莉指着跪在地上的三好义继、伊丹亲兴、池田信辉、荒木村重,以及同样从地上爬起来跪下来的猴子木下藤吉郎大骂。

    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话顿时令三好义继、伊丹亲兴、池田信辉、荒木村重四人顿时感到有些脸红。虽然他们都是后期才投降织田家的,但並不影响他们了解王天邪每天的所作所为。

    织田家的“鬼”每天的行踪,向来是附近邻国的第一监视目标。当然了,能不能监视成功咱们另说。但王天邪总要去城下町巡视。经常带小萝莉去城下町买这买那,时不时带一群小萝莉、小御姐跑到各种居屋海吃一顿,却并不是什么秘密。

    因此,三好义继、伊丹亲兴、池田信辉、荒木村重四人仔细一想后,顿时发觉王天邪的“鬼”之名,还真的只是在战阵上才会出现。

    据忍者事后询问那些居屋的老闆,王天邪绝对是十分亲民的大人物。平时不用出阵时,织田家这只“鬼”貌似每天好像、似乎……都在逗小萝莉玩?

    嗯,他们四人不知道什么叫做小萝莉,在他们的眼中。王天邪每天都在逗小女孩。

    暴力超龄伪萝莉将手中的大太刀插回刀鞘,走上前对着三好义继、伊丹亲兴、池田信辉、荒木村重四人。一人一脚踹过去,然后才再次“哼”了一声,走向东福寺。

    “哼哼哼………松永久秀!原来你就是又一次背叛主君的松永久秀啊!”暴力超龄伪萝莉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松永久秀,脸上满是狰狞的神色。

    “还是织田大殿伟大,我这个小卒子又能算什么?”反倒是松永久秀,脸上满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早已经豁出去了的表情。

    “放肆!”

    站在暴力超龄伪萝莉身后的近卫旗本头森三左卫门。立刻指着松永久秀大喝。

    “三左卫门,放松些。松永久秀,上一次你背叛将军大殿,我来到京畿后你选择了投降,而我则接受了你的投降。这一次你又反叛将军大殿,我人还未到你就又选择了投降……”暴力超龄伪萝莉有些戏谑地看着面前这个脸上有道疤痕的老狐狸。

    “呵呵,织田家的‘鬼’来了,我这种小角色当然只能够投降了。”松永久秀脸上完全没有一丝后悔、后怕或其他神色,反而显得有些平静。

    “不!松永久秀!你这家伙实在是不简单呀!我来之前从没有想过你会再次投降。这真是一件令我诧异的事啊!”暴力超龄伪萝莉仍是一副戏谑的样子看向松永久秀。

    “不!我方果然还是输了。想不到织田家的‘鬼’能够只用仅仅两百骑马队,就将药师寺贞春那个蠢货的一千三百足轻吃下去了。”松永久秀的脸上显得十分轻松。

    “嘛,所有人都低估了那只‘鬼’在战场上的邪恶,如果没有那五十一座邪恶的东西,吓怕了我方剩下的四千七百军阵,鹿死谁手说不定就反过来了呢!”松永久秀继续说着。

    的确,如果王天邪没有弄出那五十一座十字架,将三好长逸、三好政康和松永久秀剩下来的四千七百足轻吓怕的话,松永久秀有信心将王天邪的二百骑马队耗死。

    光是歼灭了药师寺贞春的一千三百足轻,王天邪的二百骑马队就已经有四十多人挂了彩,其余人明显有些疲累。虽然都只不过是轻伤,但松永久秀有信心用剩下的四千七百足轻,将王天邪讨死。

    怎料王天邪弄了五十一座恐怖的东西,愣是将他手下的军阵吓得丧失了战斗力,这可就坏了事了。在这个战国乱世中,军阵与军阵之间比拼的,无非就是气势。自己手下的足轻全部被吓破了胆,那还怎么打呀!

    哪怕是顺利逃回去,这五十一座邪恶东西也将成为心中永远无法磨灭的阴影。当再次遇到织田家军阵的时候,这个阴影绝对会再次钻出来作怪。这也是松永久秀感叹“逃……有用么?”的缘故。

    “不过,仍然要谢谢织田殿下对在下的的褒奖。”松永久秀终于正视着暴力超龄伪萝莉的双眼。

    “坦白说,在下是个非常正直的人,对那些表面满口仁义道德、背后奸诈狡猾的家伙,在下实在不敢恭维。像东方的那只大猫、北方的那只病狐狸正是这样的家伙。哼哼,只要在下等人进京,他们一定会出来闹腾。”松永久秀继续侃侃而言,完全无视了周围织田家将领对他的无礼举动表示出不满。

    “也就是说,你是被自己的武运给绊倒了?”暴力超龄伪萝莉感到有些好笑,这算不算是一种狡辩呢?

    “在下的确被绊倒了,但是在下并不认为这是件坏事!织田家早已成为庞然大物,北方的病狐狸、东方的大猫一定会败在织田家手下。”松永久秀继续直视着暴力超龄伪萝莉,如果单看表面的话,他的模样绝对是十分诚恳,绝对是出自肺腑之言。

    不过,对于暴力超龄伪萝莉来说,眼前这个脸上有道伤疤的家伙,绝对属于老狐狸中的老狐狸,是王天邪口中那种天生反骨的家伙。

    因此,他说的话暴力超龄伪萝莉绝对只听一半,再相信其中一半。总之,这家伙说的东西,绝对不能够认真,太认真就输了。

    “这么说来,我织田家是你心目中的强者,所以你才降服我织田家?你应该很清楚我曾被世人认为我是个没脑子的呆瓜、狐狸马,就算是现在想必也有很多人认为我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暴力超龄伪萝莉有些自嘲地说。

    暴力超龄伪萝莉虽然脸上满是自嘲的神色,但真要说起来的话,她其实并不是很在意,就像王天邪好多年前就教她那句“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的话那样。

    “是!在下十分清楚!”松永久秀的目光十分坚定,一眨不眨地看着暴力超龄伪萝莉。

    “松永久秀,你可是只无论何时都不能太放心的大狐狸,你就不怕我为了未来省心,现在就我斩了你?”暴力超龄伪萝莉听了松永久秀的话后,突然两眼一瞪,对着松永久秀大喝。

    “织田大殿,斩了在下,对大殿而言绝对是一大损失。”也不知道松永久秀的信心到底从哪里来的,这家伙继续一眨不眨地看着暴力超龄伪萝莉的双眼回答。

    这下子,站在暴力超龄伪萝莉身后的森三左卫门、三好义继、伊丹亲兴、池田信辉、荒木村重、猴子木下藤吉郎、前田利家等人顿时就炸了锅。在他们看来,这个“背叛者”实在是太嚣张、太放肆了。

    暴力超龄伪萝莉没有作声,任由自己的家臣们对松永久秀投以鄙视的目光。

    “利家!给我把这只大狐狸斩了!哪怕这是在寺院内,但对于这种大狐狸,咱们织田家没什么好顾虑的!”终于,暴力超龄伪萝莉对站在自己身旁的儿时玩伴大喊。

    听了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这个命令,前田利家二话不说抽出腰间的大太刀。他对松永久秀刚才的态度,早就已经看不过眼了。只不过碍于暴力超龄伪萝莉没有发话,他也不好做些什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