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788.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三十九章 目标天邪鬼城!

第五百三十九章 目标天邪鬼城!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王天邪的话令暴力超龄伪萝莉彻底停止了挣扎,愣愣地看着王天邪,童年时的记忆一幕幕地在她的脑海中回荡起来。

    记得第一次见到眼前这家伙的时候,对方只不过是个刚被父亲大人收为养子的小屁孩。

    好吧,和自己一样聪明,对织田家局势看得十分清楚的小屁孩。

    但不知从何时起,这该死的家伙已经在自己的心里面扎了根,更令自己越来越依赖对方,最终如愿以偿地嫁给了这家伙。

    现在,这家伙竟然要为了自己而背上被全天下人不耻的骂名,明明这家伙并不是真正流淌着织田家鲜血的呀!

    八嘎,这家伙说的话,竟然令咱完全无法反驳!暴力超龄伪萝莉此刻的心里面,突然出现一种因究极愤怒而产生的无力感。

    “哇啊啊啊啊啊啊……你这家伙!你这个可恶的家伙!随便你怎样做好了!你这个混蛋!”暴力超龄伪萝莉突然疯狂地大吼大叫,然后狠狠地一口咬在王天邪的手臂上。

    “喂喂喂……好歹咱们也是老夫老妻了……就不要咬那么大力了好不好!流血了!妥妥地流血了呀!”王天邪的惨叫声顿时响彻整座东福寺,甚至远远地传遍整座平安京。

    无论是居住在平安宫内里,正和妃宾们玩着躲猫猫游戏的天皇,还是在二条御所中洋洋得意的现任将军足利义昭这只义昭大狐狸,都在听到王天邪的惨叫后,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

    坐在一旁的光秀大萝莉捂着脑袋,苦笑地看着眼前正不断扭着暴力超龄伪萝莉脸蛋的王天邪,以及正死死咬着王天邪胳膊扯过来、扯过去的暴力超龄伪萝莉,表示自己究极无语。

    “够了!你们两个给我适可而止呀!”终于,光秀大萝莉再也忍不住了,对着已经抱成一团,不断互相攻击着对方的两人大声吼叫起来。

    左手继续拧着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脸蛋。右手不断挥舞来、挥舞去挣扎的王天邪,扭头看向光秀大萝莉,情不自禁地来了一句:“呃……乌鹭子莫非是吃醋了!”

    “谁说我吃醋了?我吃醋谁说了?我说谁吃醋了?”光秀大萝莉气急败坏地跺着脚大喊。

    这场闹剧随着光秀大萝莉的呐喊,顿时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

    抓狂的光秀大萝莉再也忍不住了,双手一撑铺了榻榻米的木质地板,跳了起来扑向仍在纠缠中的暴力超龄伪萝莉、王天邪。

    随即她便加入了战局,双手又抓又挠、又掐又揉。一口秀牙左啃右咬、左咬右啃,对暴力超龄伪萝莉和王天邪进行乱入式无差别攻击。

    直到两个多时辰之后,三人才筋疲力尽地躺在铺了榻榻米的木质地板上喘着气。

    不过,经过三人之间这么一闹,刚才那股悲壮的气氛,倒也算是消逝了。

    “信子、乌鹭子。出阵长岛本愿寺分部那群疯子之前,还有件事情要做。”王天邪一边躺在木质地板上喘着气,一边将暴力超龄伪萝莉和光秀大萝莉一左一右地搂进怀里。

    “现在是时候体现一下那位将军殿下的存在价值了。”王天邪看着木结构的天井,对怀里面的两只大萝莉笑道。

    暴力超龄伪萝莉和光秀大萝莉自然知道王天邪指的是什么,同样笑了起来。

    义昭大狐狸此刻十分惶恐,十分担忧,十分……总之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此刻充斥着他的心窝。

    坐在他面前的是盛装上阵的暴力超龄伪萝莉和王天邪。

    当暴力超龄伪萝莉刚撤回平安京。义昭大狐狸就已经派人送来了一张请帖,邀请暴力超龄伪萝莉和王天邪前来二条御所。

    对于王天邪的武力值深有顾忌的义昭大狐狸,绝对不敢在二条御所对暴力超龄伪萝莉或王天邪摆出什么鸿门宴之类的。

    要知道不知道从何时起,就已经有谣言说王天邪这个织田家的鬼,连最毒辣的毒药都能直接仰脖子咕嘟咕嘟往肚子里面灌。

    虽然义昭大狐狸并不是很相信这个谣言,但毕竟这世道上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呀。尤其是牵扯到自己的小命的事情,更加要慎重而为之呢。

    因此,两人此刻倒是十分轻松地看着义昭大狐狸。等待着义昭大狐狸说出接下来所要说的话。

    “信子殿下,这次出阵前,天邪殿下曾与在下一谈,其中有件事情点醒了在下。鉴于现在谣言四起,在下希望信子殿下您以后务必代替在下签字画押所有书信。”义昭大狐狸摆出一副十分诚恳的样子,看着暴力超龄伪萝莉的双眼。

    暴力超龄伪萝莉倒也不矫情,直接答应了下来。当然了。无论是她还是王天邪,都没有忽略义昭大狐狸眼角闪过的一抹杀机。

    “信子殿下,不知道您这次撤军,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呢?”义昭大狐狸看到暴力超龄伪萝莉欣然接受后。摆出一副刻意讨好的神色问。

    这家伙绝对有问题。暴力超龄伪萝莉和王天邪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纷纷流露出如此的神色。

    “既然将军殿下询问,在下有些疲累了,想返回岐阜城过年。不知道将军殿下可否为在下书写一封和解的敕令?”暴力超龄伪萝莉笑了笑。

    既然你要问,那我自然要好好配合一番了。这就是暴力超龄伪萝莉的想法。

    “呃,这个……呃……既然如此的话,在下就勉为其难地写上一封好了,想必朝仓家还是会给在下一分薄面的。”义昭大狐狸先是露出副十分为难的神色,但随后便摆出一副义不容辞的样子。

    说起来,暴力超龄伪萝莉和王天邪还真不怕义昭大狐狸不帮他们写这封敕令。

    现在已经即将入冬,越前国即将进入大雪封山的季节。

    这也是为什么,朝仓义景这只病狐狸如此着急地非要在现在这个时候,命令朝仓家一门众率兵南下攻打西近江国的宇佐山城。

    毕竟现在再不打,等晚些时候大雪封山就不用再打了。

    只不过,暴力超龄伪萝莉和王天邪还是希望能够将包围住织田家的敌人逐个击破。

    因此,得到一封和解的敕令,然后将全力放在长岛本愿寺与石山本愿寺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义昭大狐狸并不知道王天邪和暴力超龄伪萝莉的想法。

    在他看来。他现在已经得到“甲斐国大猫”武田晴信、石山本愿寺法主本愿寺显如、越前国朝仓义景等人的支持。

    也就是说,即使现在让织田家嚣张一下,也并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因此,他才会这么爽快地将写敕令这件事情答应了下来。

    王天邪和暴力超龄伪萝莉心满意足地回到了东福寺。

    只不过,他们刚走进庭院,就发现东福寺中此刻正弥漫着一股悲壮的气息。

    “大殿,羽柴秀吉殿下和丹羽长秀殿下来了。现在正在大殿中等待。”作为暴力超龄伪萝莉新任近卫旗本头的森长可,来到两人的面前躬身禀告。

    “嗯?那只猴子和万千代?他们不是应该在小木江城吗?”王天邪听了森长可的禀告后皱起了眉毛,心里面一股不祥的感觉油然而生。

    两人连忙三步并作两步走进东福寺的大殿,入眼的是猴子羽柴秀吉和丹羽长秀十分严肃、凝重的模样。

    “猴子、万千代,我不是吩咐你们前往小木江城协助信与守城吗?”王天邪不等两人打招呼,就直奔正题。

    “大殿……我们去晚了一步……长岛本愿寺分部的服部右京亮。过去曾与泷川一益结怨,因此,这家伙心中一直怀有报仇念头。”猴子羽柴秀吉低着头,轻声地回答。

    “现在,服部右京亮正率领佛军渡过木曾川,朝我尾张国海部郡攻去。”丹羽长秀同样低着头,满脸耻辱状地接口。

    “服部右京亮?他准备打谁?小木江城没有笼城防守?”暴力超龄伪萝莉眼中闪过一丝不安的神色开口问。

    “呃……这个……由于服部右京亮出其不意地发动攻击。以致小木江城措手不及,连向清洲城、岐阜城求援也来不及,就被对方攻陷……”猴子羽柴秀吉继续接口说道。

    “至于信与城主……他……也已经战死了。”猴子羽柴秀吉继续低头说道。

    对于织田信与的死亡,他倒的确是充满了内疚与恐惧。毕竟王天邪交给他和丹羽长秀的任务是协助织田信与守备木曾川旁的小木江城。

    “什么?竟然连信与也……战死了?”暴力超龄伪萝莉被猴子的话吓了一跳,不敢相信地问。

    小木江城的城主织田彦七郎信与是暴力超龄伪萝莉和王天邪的五弟,也是从小就维护着暴力超龄伪萝莉,站在暴力超龄伪萝莉这一边的弟弟。

    “那么,那个服部右京亮现在跑到哪里去了?”王天邪搂住有些摇摇欲坠的暴力超龄伪萝莉。开口问猴子羽柴秀吉。

    “天邪殿下,那个服部右京亮多的小木江城后,现已经深入海部郡,目标……目标……殿下您的天邪鬼城!”猴子继续低着头说道,他才不会将他心里面的幸灾乐祸表露在众人眼前。

    “嗯?目标是我的天邪鬼城?猴子,你确定?那个服部右京亮正在攻打我的天邪鬼城?”王天邪听了猴子羽柴秀吉的话后,突然感到一丝好笑。

    “天邪殿下。难道您认为在下会在这件事情上欺骗您吗?不错,我猴子的确对你有所不满,甚至怀恨在心,但是。最基本的大是大非我这只猴子还是懂得分辨的。”猴子羽柴秀吉听了王天邪的话后,心里面顿时就火了。

    咦?

    嗯?

    啊?

    暴力超龄伪萝莉、王天邪、丹羽长秀纷纷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猴子羽柴秀吉,明显是被他所说的话惊呆了。

    “呃……放肆……猴子……你怎么说话的?”丹羽长秀是最先反应过来的,瞪着猴子破口大骂。

    “万千代,没事……猴子呀,你是真聪明,还是真小人呀?你觉得我需要对你说的话表示不信任吗?”王天邪先是对丹羽长秀挥了挥手,制止了他的喝骂,随后有些好笑地看着猴子羽柴秀吉问。

    “难道殿下不是吗?”猴子羽柴秀吉心里面虽然感到有一丝不妙,但仍然死撑着回问。

    他相信以现在所说的这个话题,王天邪绝对不会,也不敢对他做出些什么不合礼仪的事情。毕竟现在在讨论着的话题,并不是什么轻松的话题。

    “好吧,猴子,既然你这样想,那我就告诉你我到底想说些什么。”王天邪笑了。

    不过,令猴子感到放下了心里面的大石头的是,王天邪的笑容并不是往常要整人的时候,那种充满了戏谑的翘嘴,而是真的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奇怪!这只织田家的“鬼”今天莫非抽风了?还是吃错药了?猴子羽柴秀吉心里面突然感到一丝好奇。

    “猴子,你既然说你确定那个服部右京亮要去攻打我的天邪鬼城。那么,我告诉你,这家伙绝对会被讨死在我的天邪鬼城。”王天邪拍了拍手中的白木扇子,笑着对在座所有人说道。

    暴力超龄伪萝莉对于王天邪所说,完全没有一丝怀疑。反倒是猴子与丹羽长秀顿时脸色大变,明显被王天邪的话惊呆了。

    饶是他们两人挠破了脑袋,也完全没有想到王天邪竟然会信誓坦坦地如此保证。

    “好了,你们两个,既然来了的话,就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们就要回岐阜城了。”暴力超龄伪萝莉拍了拍丹羽长秀、猴子羽柴秀吉的肩膀,如是的吩咐。

    丹羽长秀和猴子羽柴秀吉告退了。

    两人前脚走出大殿並关好了木门,暴力超龄伪萝莉后脚就在王天邪的怀中痛哭了起来。

    王天邪十分理解自己怀中娇妻的心情。

    因此,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轻轻地扫着暴力超龄伪萝莉的后背,将她紧紧的拥在怀里。

    “天邪,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那个服部右京亮真的会被讨死在天邪鬼城?”暴力超龄伪萝莉缓过劲来后,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如此杀气腾腾。

    王天邪先是帮暴力超龄伪萝莉抚顺了头发,然后轻轻点了点头开口说:“放心好了,别人认为我天邪鬼城已经是一座没有军阵驻守的空城,但你别忘了,冥智子还在那里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Ps:今天的四千字第三更献上,总共今日更新万字!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