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791.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四十二章 生孩子什么的,最讨厌了!

第五百四十二章 生孩子什么的,最讨厌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继朝仓义景这只义景病狐狸表示出十分乐意与织田家和解的意向后,位于大阪石山本愿寺总部的本愿寺现任法主本愿寺显如,也同样表示自己希望与织田家缔结和解的盟约的意愿。

    说起来,本愿寺显如希望与织田家和解,也是迫于无奈的决定。

    虽然福岛城被摧毁,但野田城却仍然完好健在。按理讲,本愿寺显如完全可以继续在野田城和织田家对着玩。

    但是,一份来自于长岛本愿寺分部的情报,令他不得不改变了继续猛攻的决定。

    长岛本愿寺分部的坊主服部右京亮,疯了……

    不,严格来说是长岛本愿寺分部的坊主服部右京亮,以及此次出阵织田家失败,回到分部的僧兵们……全部疯了。

    暴力超龄伪萝莉和王天邪是在十二月的十日,从岐阜城赶到了天邪鬼城。两人刚走进本丸的庭院,冥蝶小萝莉扑腾着两对大翅膀,飞进王天邪的怀里面表示迎接。

    “天邪,冥智子果然好样的。忍者传来消息:本愿寺显如手下那个第一坊主下间赖廉,现已通过水路抵达长岛本愿寺分部,调查服部右京亮疯了的事情呢。”暴力超龄伪萝莉拿着一份情报,笑着念给正拿着一罐蜂蜜逗冥蝶小萝莉玩的王天邪。

    这份情报是潜伏在长岛本愿寺分部的忍者传回来的。

    早在暴力超龄伪萝莉和王天邪得知服部右京亮带领着军阵跑去攻打天邪鬼城之后,王天邪就让小美女忍者果心回到猿飞忍者里,吩咐猿飞忍者里派出两名上忍,前往长岛本愿寺潜伏期来。

    如果是往常的话,王天邪绝对不会派普通的上忍前往长岛本愿寺刺探消息,甚至连精英上忍都未必会派出去。

    猿飞忍者里接到王天邪的命令后吓了一跳,纷纷认为王天邪是叫他们去送死。

    毕竟石山本愿寺作为这个战国乱世中最大的教派组织,有着一套独特的防忍者手段,如果是平时的话,派遣忍者过去无疑是肉包子打狗。

    只不过。当自认为自己倒霉运来了的两名上忍,抵达长岛本愿寺后才发现往常绝对无法潜入的长岛本愿寺分部,竟然像一个已经被撕烂了衣服的小御姐,等待着两人的进入。

    还有半个月左右,就到了一五五七年的新年庆典的时候了。

    今年的新年庆典和往年那番喜气洋洋的气氛大为不同。

    虽然暴力超龄伪萝莉曾经对义昭大狐狸说自己已经累了想要休息下,但事实上织田家整个一五五七年的新年都在备战中渡过,更别提什么庆祝活动了。

    时间很快就来到了二月。

    虽然越前国、信浓国以东的关东地区依然出于大雪封山的季节,但相对偏西边的尾张国、美浓国,乃至是近江国,却已经开始稍微暖和了些。

    “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

    属于战争总动员令的鼓声。再次在岐阜城中响起。负责传令的低级武士纷纷骑着快马。日夜不停地向自己所负责传递消息的城池奔驰而去。

    当时间来到了二月十四日。织田家所有部将级以上武士,全部抵达了岐阜城,准备进行战争总集结的军阵会议。

    “天邪殿下,不知道这次出阵。目标将会是……”类似的问话自打王天邪步入会场开始,就频频传入他的耳中。

    虽然王天邪早就知道这次出阵的目的地,甚至可以说这次出阵本来就是他和暴力超龄伪萝莉一起决定的。但是他只是婉转地告诉每一个向他询问的人,这件事一会儿作为家主的暴力超龄伪萝莉就会宣布。

    对于他的这个答案,每一个织田家家老、重臣都表示出一丝无奈。但是,在每一个织田家一门众的眼中,他的做法却令不禁令他们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

    如果是往常的话,按照王天邪的性子,一定会预先透露一两句。最起码也会预先透露给她们这些一门众。

    虽然身为一门众的在座织田家长辈或晚辈都猜测会不会是王天邪和暴力超龄伪萝莉又闹别扭了,但是,看王天邪脸上的那副笑得十分开心的样子,众人心里面却又感到有些捉摸不准。

    终于,当太阳小御姐提着发光小皮包。兴高采烈地抛出家门逛街后,暴力超龄伪萝莉终于来到了会场。

    今天的暴力超龄伪萝莉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穿着一身女式的武士服,反而穿上了一套十分亮眼的和服。

    对与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衣着打扮问题,织田家中早已经习惯了她的不顾礼仪。因此,虽然众人觉得有些奇怪,但却没有再像以前那样将整个会场变成菜市场那般吵闹。

    “诸君!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要出阵的消息。”暴力超龄伪萝莉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后,从左向右环视在座众人一圈后,才终于开口。

    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她在看向王天邪的时候,眼神中流露出究极的不满。

    这下子,更加坐实了暴力超龄伪萝莉和王天邪恐怕又闹意见不合了的想法。众人纷纷皱起了眉毛,两人在眼下这即将出阵的重要时刻闹别扭,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大殿,在这个关键时刻,还是以和为重呀!”身为暴力超龄伪萝莉和王天邪叔父的织田信房,作为会场中年纪最大的一门众,突然站了起来开口说道。

    “嗯?叔父?以和为重?你是说我们不应该出阵攻打长岛本愿寺分部?不应该为弟弟信与报仇?”织田信房的话,明显令暴力超龄伪萝莉为之一愣。

    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语气从惊讶,渐渐的变为愤怒,连本应对自己的叔父用“您”这个尊称,也变成了相对没那么尊敬的“你”字。

    无独有偶,织田信房也被暴力超龄伪萝莉的回答,弄得愣住了。

    “呃……在下不是这个意思。出阵讨伐长岛本愿寺分部,为信与报仇是必须的呀。”织田信房满头大汗,他可不想被扣上一顶通敌叛国的罪名。

    “既然叔父认为必须要出阵,那您刚才的‘以和为重’指的是什么?”原本暴力超龄伪萝莉开始有些闹不明白织田信房到底想说些什么。

    织田信房听到暴力超龄伪萝莉重新用回“您”这个称谓来喊她。心里面顿时放下了一颗大石头。

    “呃……在眼下这个出阵的重要时刻,我们应该齐心合力才对,应该要对事不对人才对呀。”织田信房十分头痛。

    他的心里正不断琢磨怎样才可以将自己要说的话,说得比较圆滑。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绝对属于功夫活中的功夫活。

    在这个大庭广众之下,哪怕他这个舒服也绝对不希望直接对自己这个身为家主的侄女说些“你要和你夫君大人齐心合力,不要被感情影响了判断”之类的话语。

    没办法之下,他只好频频对暴力超龄伪萝莉和王天邪打眼色,希望两人能够做到“冰释前嫌”。

    “呃……叔父是指天邪?哦,叔父坐下吧!哼哼。我正准备宣布这件事情呢。。”暴力超龄伪萝莉终于明白了织田信房到底想说些什么。

    暴力超龄伪萝莉一边说。一边摆出一副十分不满意,十分不开心,十分念头不通达的表情。

    甚至连嘴里面的话,也越说越龈牙咬得咯吱咯吱直响。真可谓咬牙切齿般地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面钻出来。

    织田信房顿时心里面咯噔一声,感到自己似乎做了些什么不应该做的事情。

    自己这个家主侄女每次露出如此的神色,都是她不再顾虑世俗的礼仪,做出什么令在场所有人惊天地、泣鬼神的奇葩事情的时候。

    “这个天邪呀!哼哼哼!气死我了!简直是岂有此理!太可恶了!岂可修”暴力超龄伪萝莉仿佛有无数的怨念要发泄一般,两只眼睛死死地瞪着王天邪,嘴里面不断喊着“气死人了!”之类的字词。

    “诸君!这次出阵,目标长岛本愿寺分部!你们要为我将整个长岛本愿寺分部夷为平地,给我辗压成它还没有修筑之前的样子!”暴力超龄伪萝莉咬牙切齿地大喊。

    “嗨嗨嗬!”

    在座所有部将级以上武士纷纷大声喊叫起来。

    在座众人都看得十分清楚,眼前这位公主家主恐怕是在气头上。还是好好表现一番。反正拼足了劲吼几嗓子,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要是万一自己的表情不够激昂、神情不够振奋,被这位正在找“出气筒”发泄的家主看上了,那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另外,这次出阵的一切事项。全部交给天邪负责!这次的出阵……我就留在家里面好了!”暴力超龄伪萝莉最后这几句话说的可是十分悲壮,甚至已经不是念头不通达那么简单了。

    “夫君大人!这次出阵如果失败了……你就别想听到自己的儿子、女儿管你叫父亲了。”暴力超龄伪萝莉两只眼睛死死地瞪着王天邪,咬牙切齿地继续大喊。

    形如实质的怨念、怨气正不断从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身上散发出来。在座所有人听了她的话后,纷纷大吃一惊。

    “总之,从今天开始,一准且战争总动员的事项,由天邪负责。唓唓唓……生孩子什么的,实在是最讨厌了!”暴力超龄伪萝莉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直接走出会场,留给在座众人一个华丽丽的后脑勺。

    她实在担心自己继续坐在会场的话,会忍不住冲到王天邪的面前,狠狠地开咬、开咬、再开咬。

    “哈哈哈……天邪,恭喜呀!几个月了?”织田信房明显被暴力超龄伪萝莉的话说得愣住了,但随即她就反映了过来,抓住王天邪的肩膀大笑起来。

    的确,暴力超龄伪萝莉自从和义景病狐狸、本愿寺显如签订了和解的协议,返回岐阜城后,就开始没有月事,到现在已经两个多三个月了。

    一向习惯通过灵魂本质来观测事物的王天邪,乃至一众鬼姬公主们、妖族小萝莉们,都可以清晰地看到在暴力超龄伪萝莉的小腹处,有一团生机正不断勃发着。

    虽然现在还没有真正产生灵魂,但暴力超龄伪萝莉怀孕了,却已经是事实。

    这下子,暴力超龄伪萝莉被勒令不许骑马、不许喝酒、不许舞刀舞枪、不许打猎抓鱼,以及最重要的是连走路也不许像往常那么风风火火。

    这可就苦了暴力超龄伪萝莉了,骑马、喝酒、舞刀舞枪、打猎抓鱼还不算真正要了她的命。

    但连平常走路都要小心翼翼的话,对于早就习惯风风火火地跑来跑去的她,就无疑是一件究极痛苦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眼下越前国、信浓国、甲斐国等地积雪尚未融化,绝对是出阵长岛本愿寺的最好时机。

    偏偏在这个时候,暴力超龄伪萝莉无法出阵为弟弟报仇,这就真的难怪她会在战争总动员的会议上如此抓狂了。

    在座所有一门众,以及部将级以上的武士,纷纷走上前来向王天邪祝贺。其中,最感到老怀欣慰的,就是织田信房等一众织田家的长辈。

    暴力超龄伪萝莉和王天邪早就已经有了协定,只要是未来第一个出生的孩子,就会是织田家的继承人。

    无论是身份最为高贵的仙女小御姐这样的公卿之后,还是已经被剥夺了姓氏,连坑爹小御姐的地位都比不上的长腿御姐阿久姬,只要是第一个孩子,都可以继承。

    这个决定可是令一众织田家的长辈十分担忧,偏偏这件事却是作为家主的暴力超龄伪萝莉自己提出来的,令他们连阻止都无法阻止。

    现在好了,暴力超龄伪萝莉即将出生的孩子,可是织田家的未来继承人,也就是下一任家主,顿时令他们松了一口气,放下了心里面一直提到嗓子眼的大石头。

    “诸位!这次出阵长岛本愿寺分部,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赶在关东地区积雪融化之前。”王天邪正色看向在座众人。

    ps:

    今天的第二献上,一会儿晚些时候还有今天的第三更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