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3795.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四十六章 白脸万千代与黑脸猴子

第五百四十六章 白脸万千代与黑脸猴子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王天邪走上前拍了拍丹羽长秀的肩膀,并没有说些安慰的话,只是静静地等待对方平静下来。

    “天邪哥哥,你叫我来……是希望我去比睿山做使者吧?”丹羽长秀不愧是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和王天邪儿时的玩伴,只是看了看王天邪的脸,就已经猜到要做些什么。

    “嗯,万千代,我需要你收拾心情,替我前往比睿山延历寺一趟。那座山上的和尚,毕竟不是本愿寺那群一向宗疯子可以比拟的呀。”王天邪看着远处的比睿山,嘴里面露出一副苦笑。

    “平手爷爷曾经教导过我们,做任何事情都要占据天下大义,这样才会得到天时、地利与人和,而不会给别人留下把柄。”王天邪再次拍了拍丹羽长秀的肩膀。

    “对,爷爷说过,做任何事之前,都必须找到一个借口,哪怕别人不给我们借口,我们也要制造一个借口。所以说,我们需要对比睿山延历寺的和尚们先礼后兵,而我则是制造这个借口的人选。”丹羽长秀同样感慨地接着王天邪的话说下去。

    的确,比睿山上的山门、僧堂可是有着七百多年的历史,比一向宗石山本愿寺的崛起更早。

    同时,由于比睿山和作为京畿的平安京为近邻,山上的寺院不仅是镇护王城的灵域,也是各处佛门兼修显、密二教之学的大道场,更是皇室与武家的祈愿场地,堪称平安京东、北方佛门的圣地。

    如果王天邪要对比睿山的僧兵施以报复的话,绝对不能够像面对长岛本愿寺分部那样,说打就打。

    “我丹羽长秀十分乐意为天邪哥哥走这一趟,不知道天邪哥哥想要我表达些什么呢?”或许是因为两人身处的地方是坂本城的废墟,在触景伤情之下丹羽长秀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喊王天邪为殿下,而是用回了儿时的称呼。

    王天邪轻轻地闭上了眼睛,并没有马上回答丹羽长秀的问话。

    到底如何制造借口这个问题,早在他这次出阵之前就已经在思考,直到他刚才坐在坂本城的废墟中。才终于下定了决心。

    王天邪依然紧闭着双眼,嘴里面轻声说了起来:“万千代,具体怎么说你自己随机应变。但是,有一点你必须告诉延历寺那群和尚。”

    直到这时,他才瞬间睁开双眼,眼中露出一抹精光,语气也变得强硬起来:“你要明确告诉他们,我织田家的目标是石山本愿寺、越前国朝仓义景,希望延历寺作为比睿山最高法主,能够约束手下僧兵不多管闲事。”

    王天邪并没有看向丹羽长秀。而是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位于比睿山山顶的延历寺。嘴里面则继续吩咐着:“只要比睿山僧兵答应不插手这次合战。我织田家可以将织田氏所有山门寺院全部奉上。”

    丹羽长秀只用了一个呼吸,就明白了王天邪这番话的含义。

    织田氏所有山门寺院再怎么奉上,土地依然是在织田家势力范围内。甚至可以说完全是被织田家的势力所包围。

    也就是说,即使奉上了寺院与山门的土地。但实际上对于织田家来说,不仅完全没有任何损失,更巧妙的制造了一个借口。

    说白了,也就是“你看,我都已经退让了,你如果再继续不知好歹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了。”的意思。

    “我明白了!如果延历寺的法主不肯退让,我该怎样回复呢?”丹羽长秀继续问。

    “万千代,你就告诉他们。我织田王天邪既然被一向宗石山本愿寺称为‘佛敌’,那么我自然要做出一些符合我‘佛敌’身份的事情。”网填写目露凶光,身上突然散发出无尽的杀气,甚至连四周都仿佛充满了一股恶寒。

    “率兵将比睿山团团围困,直到所有僧兵粮尽为止。然后将所有和尚、石山本愿寺逃兵、朝仓义景那只病狐狸的部队全部绑起来。放在太阳底下晒干!”王天邪的话,仿佛从地府三途川中传出来一般,令丹羽长秀仿佛置身于九幽冰窖之中。

    丹羽长秀十分清楚王天邪并不是在说如何对待他自己,但是,王天邪的话不得不令他的喉咙咕噜一声咽下一口口水,浑身上下被恶寒侵蚀得仿如筛子中的沙粒般颤抖。

    王天邪转身看了丹羽长秀一眼,就是这一眼,令丹羽长秀情不自禁地退后了一步。

    “如果他们没有被吓倒,你就将这句话直接转述给他们:哪怕京畿和比睿山之间隔着一大片琵琶湖,但是我织田王天邪无论如何都会将这座山团团包围起来。千万不要低估我织田王天邪的怒火,否则根本中堂、山王二十一社的僧尼,无论老幼将全部迎来被烧成焦炭的运命!”

    王天邪略带低沉的嗓音,一字不漏地传进丹羽长秀的耳中,杀气腾腾的字词令丹羽长秀不得不再次咽了一口口水。

    不过,很快丹羽长秀就缓过劲来,甚至露出一副兴奋的样子。

    有了王天邪这发话,他相信自己这次出使比睿山延历寺,绝对保证能够完成任务,为织田家制造一个完美的借口出来。

    “好了,这只是你负责的表面说辞。现在,叫那只猴子过来,唱戏总要有白脸和黑脸,你既然担任这个白脸,那只猴子自然要负责黑脸了。”王天邪突然嘴角翘了起来。

    当猴子来到王天邪的面前时,仍然是月亮小萝莉在半空中戏耍的时候。四周的废墟令向来自负胆子大的猴子,也难免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猴子呀!我希望你为我去一趟比睿山延历寺!”王天邪翘了翘嘴角,顿时令猴子打了个哆嗦。

    王天邪这个笑容,猴子可是记忆犹新。当初他偷吃暴力超龄伪萝莉的饭菜的时候,王天邪就是摆出如此的一副嘴脸,狠狠地恶整了他一番。

    饶是他一向对王天邪看不对眼,认为对方只不过是命好,被前任家主“尾张国大猫”收为义子,从而近水楼台得到了今天的地位。但王天邪带给他的那股从灵魂深处传来的剧痛,他却绝对不希望再次尝试。

    “天邪殿下,你要派在下这只猴子到比睿山的延历寺?”受四周的气氛感染,猴子羽柴秀吉此刻也不得不表露出一副顺顺贴贴、小心翼翼的神情。

    向来自负为天下第一人的猴子羽柴秀吉,同样立刻就想到王天邪要做些什么,开口问:“殿下是希望那群和尚保持中立?你要在下去告诉他们,作为一名侍奉青灯古佛的和尚,就应该谨守和尚的清规戒律,不要介入世俗的合战之中?”

    王天邪听了猴子的话后,不由自主地咧出一副鲨鱼嘴般的笑容。果然和聪(阴险)明(腹黑)的人(野心家)说话就是容易,一点就通,一句就透。

    “对!就是这个意思!那么,如果那群和尚不听劝,你认为我这个织田家的‘鬼’该怎么办才好呢?”王天邪皮笑肉不笑地追问。

    猴子羽柴秀吉眼珠子转了一圈,立刻眉开眼笑、手舞足蹈地说起自己的看法。

    不,在他看来应该是说起王天邪的想法。

    这只织田家的“鬼”是特意送过了个抹黑他的机会给自己呀!这就是猴子此刻的想法。

    “如果那群和尚不听劝,我就威胁他们要将比睿山彻底烧毁!不,不仅仅是威胁,还要将后果形容得极为严重!”猴子羽柴秀吉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回答。

    “诚然比睿山是个不容武力侵犯的圣地,但也正因此,才使那些卑鄙、狡猾的乱臣、贼子企图逃往这处圣地藏身。这是多么悲哀的一件事,圣地居然是平息战乱、为天下人谋取平和的障碍!”猴子继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后,又摆出一副悲天悯人的神情。

    “既然如此,假如他们这群该死的和尚硬要插手织田家讨伐叛党,就要迎接他们最重要的经文、寺宝、书籍全部焚成灰烬,哪怕一张小纸片、一块小木块也不留下来的运命。要让他们深刻明白到,绝对不要存有诸如‘观望’之类的没脑子想法。”猴子再次露出一副恶狠狠模样,一边用脚跺着地面,一边用手指天画地的喊叫。

    “本愿寺显如和朝仓义景认为他们所在之地是个不灭圣地,即使做出叛逆犯上、违背公义的事情也不会遭到惩治。然而在天邪殿下看来,比睿山也不过是个有些岁月的土堆加上一些木材罢了,只需一把大火,就可把它烧得一片火红。”猴子突然啪啪啪地拍起手来,嘴里面更代替王天邪说出句句恶言恶语。

    王天邪丝毫没有因为猴子擅自用他的名义,刻意贬低比睿山身为佛门圣地的地位,反而开心地笑了起来。

    不得不说,王天邪在这个战国乱世中打滚了这么多年,再加上上一世混传-销所得到的经验,对于用人之道越来越精擅了。

    眼下织田家中恐怕也只有这只猴子,才能够完美地和丹羽长秀配合,一人唱黑脸,一人唱白脸呢。

    ps:

    感谢好友心雨霏霏1、唐泰田、小魔女2送给土依的平安符,土依感激不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