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401485.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八十四章 在下愿为秀吉殿下效力!

第七百八十四章 在下愿为秀吉殿下效力!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医奉行!赶紧为小六救治!诸位,召集所有人,我要当众宣布这个重要的事情!但是,大家别忘了,我们是为了织田大殿啊!大家,大殿死得惨啊!大家能体会到我的悲痛吗!”

    羽柴秀吉听了蜂须贺小六的大吼,顿时双眼爆射出一抹精光,满脸通红地从木质地板上跳了起来,右手用力握拳高举,对在场所有家臣奋声疾呼。

    “御意!”

    在场所有羽柴系家臣纷纷站了起来大声回答,紧接着就转身冲出大殿,开始召集织田家众武士。

    每一个走出大殿的人,脸上都流露出一股悲痛之情,如果说要选择最佳配角的话,在这一刻所有羽柴系的家臣绝对尽数值得被提名。

    “啊哈哈哈……我的野望就要达成了!天下!我来了!”当大殿中只剩下猴子羽柴秀吉独自一个人站在大殿中时,他终于忍不住双手高举,大声吼叫了起来。

    不过,兴奋归兴奋,当羽柴秀吉走出大殿之后,脸上却顿时露出一道道泪痕,甚至淌下了两道鼻涕。

    此时的本丸庭院中,早已聚集了织田家在备中国的所有武士,甚至包括早早就被邀请前来作客的毛利家新任家主毛利秀就,以及毛利家的家臣团。

    在场大部分人都不明白,羽柴秀吉到底要做些什么事情,难道说,织田信子大殿终于决定要攻打九州岛了吗?

    不止毛利家家臣有这个疑问,就连织田家除羽柴秀吉系以外的其余部将级或以下的中、低级武士,心中都不由自主地出现了这种想法。

    唯一令他们感到不解的就是,所有羽柴秀吉系的武士为何脸上都如此悲痛。

    至于晋升为家老或重臣的高级武士们。眼中流露出的反而是一股深深隐隐着的不屑于顾。

    “哼,装吧!如果不是早就收到锦囊令的话……哼哼……”毛利秀就的心中大肆鄙视羽柴秀吉手下这群家臣们如此做作的表情。

    他是关西地区少数几个收到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和王天邪两人,合力缝制的五轮木瓜锦囊令的武士之一。

    对于自己也能收到只有家老、重臣才有资格收到的锦囊令,毛利秀就感到究极的喜出望外。这代表着他这个战败投降的亡国之人,在织田家中总算是有了一席之地。

    不过。也恰恰因为收到了这枚锦囊令,令他对织田家的恐惧更加有增无减,尤其是对织田家的奇人异士。

    他发誓自己永远不会忘记,当自己在今天中午吃完午膳回到暂住的寝室时,突然从天而降的那名看上去如此年轻的武士。

    他记得对方叫做雪原凉,是当初自家老爹将织田大殿和天邪殿下骗来安艺国时的一名随从武士。

    当雪原凉告诉他昨晚在平安京中发生的骚乱后。他的双眼瞪得比金鱼的眼睛更加鼓。

    有着织田家五轮木瓜锦囊令,他完全不用担心对方在骗他。但就是这样,就更加令他感到诧异。

    从平安京到备中国高松城,可是足足有着五百里地啊!对方到底是如何在半日之内就来到自己身旁。

    当然了,雪原凉才不会告诉他。自己其实是鬼、妖一族中雪狼族的妖狼,奔跑速度怎么会是寻常战马能比拟的呢!

    而当他看完了织田信子亲自画押的信后,再核对了五轮木瓜锦囊令中的暗语,他顿时就是一阵后怕。

    实在是信中所说的事情,令他感到无比难以置信。

    他瞬间感觉自己的背后,仿佛有一对隐藏在黑暗中的眼睛,在观察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只要自己有一丝不轨之举。立刻就会被洞悉得一清二楚似的。

    远在五百里之外的织田信子、王天邪,对整件事情的了解堪称匪夷所思,甚至简直就像是在演戏一般。

    也正因此。当他看到围在自己周围的羽柴秀吉系家臣那满脸哀伤,心中第一刻想到的确是为这群人感到悲哀。

    就在这时,羽柴秀吉终于走出天守阁,来到了临时搭建的高台上。

    心中充满了疑问的中、低级武士,纷纷不由自主地被羽柴秀吉那满脸通红,眉毛走成了倒八字。鼻涕、眼泪满脸都是的造型惊呆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诸位。在下刚收到来自平安京中的消息,织田大殿……在平安京……陨落了!逆贼……逆贼……是那个该死的明智十兵卫光秀!”

    羽柴秀吉站在高台上。捶胸顿足、大声嘶吼了起来。

    他的双眼不由得紧闭,眉毛紧紧皱着,额头因为用力而出现了打横的“川”字,全身上下不断颤抖,声音中更是透着无尽的伤感。

    “纳尼?八嘎!”

    在场所有毫不知情的武士,听了羽柴秀吉满脸悲情的大吼后,顿时不由自主地破口大骂了起来。

    在场除了羽柴秀吉一系的家臣外,更多的是织田家其余新晋升家老、重臣,以及他们的家臣团。

    高松城本丸的庭院顿时骂声震耳、遍地哀嚎,就连毛利秀就等早已收到五轮木瓜锦囊令的新晋家老、重臣,也十分配合地掩脸哀嚎。

    羽柴秀吉双手高举,鼻涕、眼泪直流地示意在场所有人静下来。

    “诸君,流泪归流泪,叹息归叹息……可是,以后的主意还得拿。”直到在场所有人终于静下来之后,羽柴秀吉双腿一曲,“碰”地一声跪坐在高台上放声大哭起来。

    “眼下信子大殿归天,天邪殿下也陨落,信千代公主又只有四岁,其余几位王子、公主年龄更小……”

    “那个明智十兵卫光秀一定会借此挟持信千代公主,以号令全天下!这是我织田家的悲哀啊!”羽柴秀吉双手紧握成拳,不断捶打着高台大吼。

    他的哭声远远地传了出去,甚至连二之丸的侍卫、侍女都不由自主停下了巡逻的脚步,放下了手中的做活。

    只不过,对于他的哭喊,在场大部分人却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不,应该说,羽柴秀吉的哭喊他们虽然听到了,但他们的身、心,乃至是整个人却压根没有回过神。

    “诸君,秀吉殿下说得极是!在下提议秀吉殿下立刻带领着我们出阵关中。”本就亲近羽柴秀吉的织田家家老堀久太郎突然振臂大声呼喊起来。

    “诸君,秀吉殿下身为关西地区坐拥五十六万石大大名,在我织田家谱代大名中仅次柴田胜家殿下。”堀久太郎继续大声喊叫着,众人纷纷将目光投放在他的身上。

    “他不仅是家中次席家老,更获信子大殿信任而担任中国探题要职,掌管关西地区大部分土地。”

    “再加上秀吉殿下原本越后国的八万多石领地,他的封地早已超过柴田胜家殿下的六十万石,就算称之为我织田家首席家老也不为过。”

    堀久太郎双手不断挥舞着,语气十分激昂,更令在场众人纷纷频频点头。

    “因此,在下认为,从今天起,不管是谁均由秀吉殿下调度,大家齐心为信子大殿报仇,为天邪殿下报仇!大家认为呢?”

    见到在场所有人都认同,堀久太郎终于说出了羽柴秀吉拜托他这个非羽柴系家老说的最重要的话。

    只不过,堀久太郎的话,令在场众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完全不知道如何反应好。

    如果按照他的意思,那么,织田家未来还会是织田家吗?不会变成羽柴家?在这一刻,非羽柴秀吉系的家老、重臣,脸上纷纷犹豫了起来。

    “哼!这群家伙未来全部都要给我去死!”跪坐在高台上摆出一副被堀久太郎的提议惊呆了的羽柴秀吉,看着这群犹豫中的家老、重臣,心中恶狠狠地想。

    “秀吉殿下,您刚才说的是真的吗?万一……在下只是说万一……如果信子大殿和天邪殿下……能够顺利逃了出来,没有陨落的话……呜哇……”毛利秀就突然向前迈了几步,跪在了高台前满脸痛苦地问。

    “秀就啊……你的悲苦我羽柴秀吉十分理解!秀吉在刚接到这消息时也不敢相信……”羽柴秀吉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毛利秀就,心中别提有多开心了。

    他之前可没有拜托毛利秀就给自己做托,但毛利秀就却十分配合地问出了他准备说的话,这样一来就用不着他自己自圆其说了。

    “问题是,秀就啊,这消息是侍奉于信子大殿的茶人长谷川宗仁,派信使连夜奔驰禀告在下的!宗仁可是和侍女们一起落荒而逃的幸存者啊!”羽柴秀吉再次声嘶力竭地大声喊叫了起来。

    他的话令毛利秀就先是大吃一惊,但很快就脸上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秀吉殿下,既然是幸存者传来的消息,在下恳请殿下任意调度在下,在下愿为秀吉殿下效力!”毛利秀就突然身子一曲,脑门狠狠地砸在本丸沙地上,向羽柴秀吉大喊。

    随着他的效忠,越来越多织田家其余派系的家老、重臣,跪在了地上,最终大声说起效忠的话。

    毛利秀就这家伙实在是好人啊!在这一刻,羽柴秀吉的眼睛再次湿润了,心中果断对毛利秀就大肆派发好人卡。(未完待续)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