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419525.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八十八章 义昭大狐狸的末路

第七百八十八章 义昭大狐狸的末路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看到细川藤孝的模样,足利义辉终于慌了。。。

    “来人!赶紧去救藤孝!”足利义昭的嘴里大声喊叫了起来。

    跟随在他身旁的武士,都是从小到大世代效忠于将军的武士。

    对于足利义昭的命令,连忙分出一部分人手前往救援细川藤孝,另一部分则护卫着足利义昭退回居酒屋内。

    面对羽柴秀吉的大军,站在街道上无疑是送死,退进居酒屋反倒还有一线生机。

    可惜的是,动了杀心的羽柴秀吉,既然打定主意要将足利义昭讨死,自然不会想到对方会退守居酒屋。

    一万名骑马队很快便将细川藤孝斩杀在地,将足利义昭派来救援的武士全部讨死,然后团团围住这间小小的居酒屋。

    “官兵卫,你说如果我们一把火将这间居酒屋烧了的话,天下人会怎么说?”羽柴秀吉高坐在马背上,看着玄关紧闭的居酒屋恶狠狠地说。

    “大殿,这样不妥。那位毕竟是将军啊,而我们却不是山贼!”黑田官兵卫想了想后阻止道。

    “哼,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只剩下强攻了。可惜啊,如果我们有铁炮队就好了……那只该死的恶鬼!”羽柴秀吉叹了口气,跳下马跺了跺脚骂道。

    织田家对于铁炮的配置有着极为严格的控制,基本上除非织田信子或王天邪指定分配,否则家中所有铁炮将全部优先供应织田鬼军。

    因此,在关西地区已然尽数落入织田家手中的现在,羽柴秀吉的军阵中可是一柄铁炮都没有。

    值得一提的是,反倒是作为织田鬼军根据地的安土城中,现在有着至少六千柄铁炮。

    两个时辰后,羽柴秀吉在黑田官兵卫的陪伴下再次走进居酒屋。来到已经被绳索紧紧捆绑住的足利义昭面前。

    猴子先是命令在场所有人离开,随后才看向足利义昭。

    足利义昭低垂着头,脸上一片惨白,浑身上下不断在哆嗦着,黄褐之物更是不断从他跪坐的位置向四周流淌,令居酒屋中充斥着一股恶臭。

    “哎呀。手下武士怎么如此无礼对待将军大殿!官兵卫,还不赶紧把那些吓人的绳索给解开!”羽柴秀吉好好地欣赏了一番足利义昭的凄惨模样后,手舞足蹈地大声呼喝。

    黑田官兵卫右脚一迈,来到足利义昭的面前,右手抽出腰间的大太刀,将捆绑着足利义昭的绳索割断。

    “筑前守大人!你这是为何!你难道忘记了我们刚才的……”足利义昭气急败坏地对着羽柴秀吉大喊。

    “闭嘴!八嘎!我羽柴秀吉怎么可能会作出被判织田家的事情!”羽柴秀吉指着足利义昭大骂。

    不过,他刚骂完,便嘴角一咧,露出一副十分诡异的笑容。

    “不过嘛。既然将军大殿希望秀吉背上那不仁不义的以下克上之名,不如将军大殿就将你的役职,交给在下如何?”羽柴秀吉嬉皮笑脸地拍了拍足利义昭的肩膀问。

    黑田官兵卫的脸上同样留露出一抹狠辣,对着足利义昭阴沉地笑了起来。

    “纳尼?你这个下贱的町民竟然妄想要做幕府大将军?八嘎!”

    足利义昭听了羽柴秀吉的话后,任由裤腿沾满了黄褐之物,“噌”地一下站了起来,满脸通红地指着羽柴秀吉破口大骂,言辞更是极尽侮辱。

    “嚯!”

    “啊……”

    羽柴秀吉的右手抓在腰间的大太刀刀柄上用力一抽。大太刀画了个半圆,一刀将足利义昭的手指切了下来。

    “将军大殿。我羽柴秀吉已经被人指手画脚了多年了,这种滋味实在不好受啊!”羽柴秀吉甩了甩手中的大太刀,将刀刃上的血沫甩在木质地板上说。

    足利义昭趴在木质地板上,满脸惊恐地握着自己的手腕,看着不断流淌出鲜红色液体的伤口,杀猪般地尖叫了起来。

    “唉。官兵卫,给将军大殿盛碗稀饭吧,咱们可不能让将军大殿饿着肚子上路啊!”羽柴秀吉在足利义昭不远处坐了下来,人由足利义昭惨呼哀嚎,对身旁的黑田官兵卫吩咐。

    “御意!”

    很快。黑田官兵卫便端来了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壶清酒,一大碗稀饭,以及一条盐烧鲭鱼和两片腌萝卜。

    “哎呀,酒可是伤身的东西,快拿来给我!要是害得将军大殿迷迷糊糊地上路,就不好了!”羽柴秀吉看了一眼黑田官兵卫手中的托盘笑嘻嘻地说。

    正如羽柴秀吉自己所说,他出身于一介町民,如果没有织田信子的赏识,他只不过是尾张国一个卖针线的小虾米。

    就算他曾经周游列国,对尾张国附近的各个家族都十分了解,同时更交好以蜂须贺小六为首的在野武士。但是,他根本就没有本(身)钱(分)在这个战国乱世中占据一席之地。

    甚至在织田信子的眼中,他也不过是一个十分有用的小丑,否则也不会被织田信子在公众场合称之为“猴子”了。

    即便是现在已经成为了西国探题,织田信子在对着他的时候,仍然会以“猴子”来戏称他,归根究底仍然是他的血脉、血统问题。

    但恰恰就是因为不断遭到压迫,向来以“天下第一人”自居的他,才会不断寻找投机倒把的机会,势要成为人上人,再也不被别人看不起。

    眼看现在自己就要成功了,面对足利义昭如此“人身攻击”的话语,羽柴秀吉怎么可能会不暴走、抓狂呢!

    因此,足利义昭十分凄惨地杯具了。

    猴子在送给足利义昭一份十分丰盛的便当后,便毫不留情地把他打发去三途川办理移民手续了。

    更令足利义昭感到悲哀的是,羽柴秀吉嘴里虽然说着要如何、如何体面地恭送足利义昭的话,但是,他却并没有给自己武家最高礼仪的切腹机会,反而叫黑田官兵卫客串了一把刽子手。

    足利义昭死了,被黑田官兵卫一刀斩下了首级。随后,羽柴秀吉的五万军阵便再次启程,向着安土城方向疾驰而去。

    拜这个战国乱世的信息传递十分不方便,除了作为元凶的羽柴秀吉和黑田官兵卫外,暂时只有播磨国淡路水道港口附近的町民才隐隐约约知道这件事。

    伴随着足利义昭的陨落,从一三三八年起曾十分辉煌的足利幕府征夷大将军,历经了两百多年共十六代后,终于在猴子的抓狂下彻底灭亡。

    至于另一边,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和王天邪两人,此时正皱着眉头坐在安土城天守阁中。

    “大殿,会不会是您判断错误了,羽柴大人其实并没有……”在座一众家老、重臣纷纷以怀疑的目光看向织田信子,连带着对光秀大萝莉同样没什么好脸色。

    羽柴秀吉毕竟是家中次席家老,再加上即便再怎么潦倒,偶尔还是会向家中其余同僚送些小礼物。

    相反,光秀大萝莉身为王天邪妻子之一,自然不会做这些收买人心之类的小动作。

    因此,众人对于光秀大萝莉说羽柴秀吉怂恿“他”叛乱,即便已经在织田信子和王天邪的亲身说法下相信了九成,却始终还是会报以一丝怀疑。

    今天已经是二月十八日的傍晚时分,如果按照织田信子所说,羽柴秀吉应该在昨天就抵达安土城,准备与光秀大萝莉决一死战。

    但是,直到过了足足一整天,却连羽柴秀吉的踪影都没见到,这就更加令在座一众家老、重臣感到有些被骗的感觉。

    嘛,没办法,谁叫织田信子当年曾在王天邪怂恿下装疯卖傻低调过日子,弄得那时候家中的家老、重臣苦不堪言,甚至认为“尾张国大猫”织田信秀一系的织田家已经穷途末路了!

    众人不得不去怀疑,是不是织田信子的装疯卖傻病又发作了。

    织田信子看了身旁的王天邪一眼,心中同样充满了担忧。

    她倒不是在怀疑猴子的背叛是否真实,她是在担心如果猴子还不出现的话,会不会影响士气。

    毕竟已经过去了一整天,预计中的敌人却依然没有到来。

    “大殿,忍者来报!羽柴势已进入京畿一带,军阵大约五万,目标直指安土,估计还有一天路程。”

    就在织田信子尚未回答之际,作为织田信子其中一名侍卫的森力丸“蹬蹬蹬蹬”地跑进大殿跪在地上禀告。

    “纳尼?真的来了?这……”

    在场一众家老、重臣顿时惊叫了起来,脸上流露出一抹羞愧之色,更是不敢看向光秀大萝莉。

    “大殿,据忍者回报,另有小道消息说,羽柴秀吉将那位将军大殿……讨死了!”森力丸跪在木质地板上,犹豫了下继续禀告。

    “纳尼?足利义昭死了?被那只猴子给讨死了?”

    织田信子听了森力丸的话后顿时大吃一惊。甚至就连包括王天邪在内的所有家老、重臣,脸上都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力丸,忍者到底是怎么说的?”王天邪脸上同样满是惊讶,对着森力丸大声问道。

    当然了,没有人知道他心中的那股兴奋,到底有多大。

    在这一刻,王天邪简直想将猴子搂在怀里面狠狠地亲一口,然后对他喊上一句:“好人啊!”(未完待续。。)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