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488145.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九十五章 五摄家、将军家

第七百九十五章 五摄家、将军家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万万想不到羽柴秀吉竟然抱着如此邪恶的打算。*

    不仅想要夺取织田家家业,更想染指包括自己在内的一众姐妹,甚至连自己的女儿小信千代也不打算放过。

    她瞬间觉得即便王天邪已将羽柴秀吉的双腿骨骼齐膝以下打至粉碎,口中牙齿全部硬生生拔光,两边肩膀脱臼地绑在木架子上示众依然太仁慈。

    就在她气得浑身发抖之际,王天邪适时地将她拥进了怀里。对于自己这位娇妻心里面的想法,王天邪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八嘎!你觉得让他看着你成为将军,成为武家第一人,不是个很好的礼物吗?”王天邪笑嘻嘻地戳了戳织田信子气鼓鼓的脸蛋。

    果然,织田信子的脸色瞬间多云转晴。

    王天邪这个做法,可不是一般地恶心这只该死的猴子啊!

    身为公卿第一人的近卫前久和山科言继来到安土城城下町附近的时候,已经是二月二十五号了。

    两人本来十九号就已经动身出发了,以平安京和安土城之间的距离,按理讲二十一、二号就应该抵达。

    不过,两人这次前往安土城纯粹是抱着祝(收)贺(礼)的目的,因此,一路上可说是游山玩水。

    结果,比正常的路程晚了几天。

    “呵呵,言继卿,你看,安土城依然如此繁华,一切都被我那姐夫运筹在握啊!”近卫前久看着远处人来人往的安土城城下町,笑着对身旁的山科言继说。

    “前久卿,可不是嘛,在下那两位贤侄可不是一般人哪!”山科言继同样笑着回答。

    两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其中的笑(金)意(判)不言而喻。

    王天邪和织田信子一大早就已经带着一众家臣站在城下町的町口等待着近卫前久和山科言继的到来。

    “关白大人。言继卿,新年一别又见面了啊!”织田信子看到近卫前久和山科言继的身影后,连忙带着王天邪等家臣迎了过去,隔着老远打起招呼。

    近卫前久和山科言继看到迎面而来的织田信子,自然不敢摆高姿态等着对方过来,连忙快马加鞭地迎了过去。嘴里同样说着客气的话语。

    织田信子每次前往平安京都会奉上一份大大的礼物,因此,在所有公卿眼中,她可是位大金主。

    “两位贤侄,我们哥俩可是来给你们送礼物来的。”山科言继笑呵呵地命令随从捧了一枚印玺,一柄大太刀,以及一件绣有梧桐叶的阵羽织。

    “右府大人,这件阵羽织可是天皇陛下特意命在下带给大人您的,不如现在就穿戴一番如何?”近卫前久指着阵羽织对织田信子说。

    织田信子看着眼前这件阵羽织。心中可是十分感慨。实在是阵羽织上的梧桐叶图案,所代表的可是幕府征夷大将军这个役职啊。

    也就是说,方仁天皇已经认可及授意她继任为幕府新一任大将军,统领天下所有武家。

    “这样一来,想必这个乱世马上就会结束,天皇陛下也就不用再受苦了吧!”织田信子一边笑着说,一边将阵羽织递给站在她身旁的王天邪,让他为自己穿戴在身上。

    如果是在王天邪上一世的魔王时空。不,就算在这个魔王变成了萌王的奇葩时空中。要一个男人为一名公主穿衣绝对是一件十分羞辱的事情。

    但是,这一切在织田家中,在王天邪的身上,却完全看不到一丝一毫。

    王天邪毕竟有着上一世的记忆,行事作风更是受上一世的时空所影响。在他的心中可没有什么重男轻女的思想,更没有男尊女卑之类的层次阶级观念。

    这也是为什么。在他的水晶(后)宫中,一众姐妹关系向来十分融洽,彼此之间格外爱护、呵护的原因之一。

    反倒是近卫前久和山科言继两人,对于王天邪这种性子倒是有些接受不了。

    不过,再怎么说。这也是织田家内部的事情,因此,两人倒也没有说些什么就是了。

    当然,两人绝不会承认,这是因为还没有收到织田信子递给他们的,鼓(装)鼓(有)囊(金)囊(判)的锦囊的缘故。

    王天邪为织田信子穿戴好阵羽织后,再将方仁天皇赏赐的大太刀挂在她的腰间左侧。

    此时的织田信子双手捧着幕府大将军印玺,看上去显得英姿勃勃、威武异常。

    “关白大人、言继卿,午宴已经在本丸的‘鬼姬火锅居酒屋’中准备好了,两位随在下等前往梳洗、更衣一番便可以用膳了。”王天邪随后对近卫前久和山科言继躬了躬身,满脸都是笑颜地说。

    对于王天邪的邀请,近卫前久和山科言继的双眼顿时为之一亮。

    安土城本丸中的“鬼姬火锅居酒屋”和城下町中的“鬼姬火锅居酒屋”完全不一样。

    位处于本丸的“鬼姬火锅居酒屋”可是织田家宴请贵客的最高规格地点,只有身份尊贵或者是身份特殊的人才有资格进入。

    其中无论是装嵌、修饰的华丽程度,还是侍女们的热情招待,甚至食材、用料的挑选,都不是普通城下町可以比拟。

    只不过,就在近卫前久和山科言继即将抵达三之丸大玄关之际,几道身影令他们俩不由自主地目瞪口呆。

    “姐夫啊,那几个人是谁?最左边没认错莫非是那个羽柴筑前守秀吉?”近卫前久指着大玄关附近一字排开跪坐在地上垂头丧气的七个人问。

    他的问话换来的,是王天邪笑眯眯地点了点头,也不吭声,继续招呼他进入三之丸。

    无论是他还是织田信子,看都没看一眼猴子跪坐在地上眼睛瞪得彷如金鱼眼珠子般的羽柴秀吉。

    羽柴秀吉此刻的确目瞪口呆,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织田信子身上那件阵羽织。

    不,严格来说,他的双眼,焦点全部聚焦在了绣在那件阵羽织上的金色梧桐叶。

    怀着“天下第一人”这个梦想的他,怎么可能会认不出金色梧桐叶的含义呢!在他的心中,向来认为那件衣服应该穿在他的身上才对。

    他很想冲过去撕扯披挂在织田信子身上的阵羽织。可惜的是,他那两条早已因疼痛导致麻痹的小腿,根本就无法动藤一分一毫。

    他很想对着织田信子咆哮,可惜的是,他那早已被硬生生拔光了牙齿的口腔,根本就无法大声喊叫,只能发出低沉的呜吟声。

    别看他刚醒过那会还能跟黑田官兵卫说上几句话,但他毕竟从晕倒到现在已经跪在地上整整三天四夜,算上今天早上这几个时辰就是第四天了。

    如果他还能那么精神的话,用王天邪上一世的话来说,这只猴子吊炸天了!

    近卫前久和山科言继对羽柴秀吉看到织田信子和王天邪有说有笑地走进三之丸大玄关,连忙加快脚步跟了过去,不好意思再去看一眼羽柴秀吉。

    “怎么样?解恨吧?那只猴子看你的眼神可是充满了羡慕嫉妒恨呢!”王天邪走在织田信子的身旁,嘴上笑容满满的。

    可以看得出织田信子的心情的确十分不错,满脸得意地仰天四十五度,嘴里更是哼起了王天邪教她唱的轻快小曲。

    相比起来,山科言继和近卫前久因为并不知道羽柴秀吉有着多么邪恶的念头,因此,对于羽柴秀吉的下场倒是有些脸上不对劲。

    “姐夫啊,今天可是信子姐姐的大喜之日,如此羞辱那位筑前守貌似不是很……”近卫前久来到王天邪的身旁,轻声在他的耳边嘀咕。

    “呵呵,前久,你可知道那位筑前守大人抱着什么样的心思侍奉于我织田家?”王天邪满脸都是鄙视地扯了扯嘴角。

    对于王天邪这个问题,近卫前久还真的不知道。不光是他,就连山科言继也连忙竖起了耳朵。

    王天邪倒是没有直接说出来,毕竟他们身后还有一群随从武士。

    不过,当两人看了王天邪递过来的,神子田正治、山内一丰、堀尾吉晴、增田长盛四人的供词后,心中顿时就悟了,乖乖地闭上嘴不再为羽柴秀吉说些什么了。

    羽柴秀吉的最终目标,是公卿第一人的“太阁关白”职位……

    如果真的让羽柴秀吉成功了的话,恐怕关白这个职位五摄家要就此拱手相让了。他这么做,可是赤-裸-裸-地抢近卫前久的饭碗啊。

    这对于近卫前久来说,可是一个极大的威胁。甚至在山科言继的眼中,羽柴秀吉的念头也是妥妥地大逆不道。

    山科言继虽然不是五摄家之一,关白职位永远轮不到他,但作为公卿体系中的一员,他却绝不愿意接受武家的人跑来取代关白这个公卿第一人的职位。

    不光是有着直接利益关系的近卫前久,整个公卿体系中的任何一名成员,都不会愿意看到这种事情发生。

    “姐夫啊,弟弟承你的情了。在下向你保证,只要有我五摄家存在一天,织田家必然会是将军家唯一人选。”近卫前久看完四张供纸,双眼顿时湿润了,拍着胸脯对王天邪说。(未完待续。。)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