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522383.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九十九章 又见一只暴力女

第七百九十九章 又见一只暴力女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席马达(坏了),宗兵卫、利家……师父生气啦!赶紧解决这几只杂鱼!”竹中半兵卫听了王天邪的话后,脸色骤然大变,连忙对自己的两个小伙伴喊道。====

    其实,不用他说,前田利家和前田庆次已经抽出各自的大太刀,用实际行动来扑灭王天邪的怒火。

    无论是他们俩还是竹中半兵卫,都是从小就和王天邪、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生活在一起,三人对于王天邪或织田信子生气后会有什么后果,心里可是十分清楚。

    追捕小萝莉的十七名武士杯具了。

    前田利家、前田庆次、竹中半兵卫可都是跟在织田信子、王天邪的身旁东征西讨。

    三人当年更曾跟随王天邪凿穿信浓、甲斐、骏河、远江四国国境,一举将“甲斐国大猫”武田晴信的“上洛梦”敲醒。

    十七个武士对于他们三人来说,绝对是小菜一碟。

    “乒呤乓啷……”

    “噼里啪啦……”

    “嘭嘭嘭嘭……”

    仅仅半柱香时间,除了刚才叫嚣着“高桥大人”的那名武士只是鼻青脸肿外,其余十六名武士全部晕倒在地。

    就算有没有晕倒的,竹中半兵卫也在对方的头上狠狠地加了一脚,保证这家伙妥妥地不省人事。

    “嘿嘿嘿……师父,这家伙就交给你了,我跟宗兵卫、利家去解手。”竹中半兵卫揪着特意没打晕的武士的衣领,拖着他来到王天邪面前满脸讨好地说。

    王天邪对着这只极品伪娘徒弟的脑门就是一个爆栗。

    “痛痛痛痛痛……师父大坏蛋,宗兵卫、利家,跑了啊!”竹中半兵卫捂着脑门,屁颠颠地拉着前田庆次、前田利家逃进居酒屋。

    “阿喏……这个……额……这位姬武士大人……那位武士大人……”被织田信子抱在怀里的大萝莉,被王天邪吓得浑身上下直哆嗦。

    “哈哈……大丈夫。有我们夫妇在你不用害怕。喂,天邪,你吓到小妹妹了!”织田信子笑着安慰怀中萝莉,随即扭头对王天邪大喊。

    “咯咯咯咯咯咯……”

    织田信子刚说完,一阵上颚与下颚互相撞击的声音顿时响起。

    没办法,全天下的武士中。名字带着“天邪”这两个字的,只有号称“织田家恶鬼”的织田王天邪。

    至于“织田家恶鬼”这五个字……在九州十国与四国岛或许只有上位者才知道,但在关东、关西、关中却绝对有着令三岁小正太半夜止哭的功效。

    尤其是在近江国、信浓国、甲斐国各城下町町民,乃至全天下的佛门弟子耳中,更是一个冷血杀神般的存在。

    “呵呵……你认识我在下?”王天邪笑呵呵地来到这名武士面前,蹲在地上拍了拍他的脸。

    “呃……在……在下……”这名武士唯唯诺诺地点了点头,随即又用力摇了摇头,整个人彷如筛子里的沙粒般不断抽蓄。

    王天邪没明显对这名武士的答案有些不满意,一股杀气凝如实质般地席卷这名武士的心窝。令他油然而生一股自己正身处于冰窖之中般的感觉。

    “呵呵,你叫什么名字?”王天邪嘴角翘了翘继续问。

    “在下……在下黑山熊太郎……是高桥绍运大人的家臣……”这名武士颤抖着低声回答。

    “高桥绍运?大友家的?哦,呵呵,有趣……大友家的人怎么跑到这座冈丰城来了?”织田信子站在一旁听了黑山熊太郎的回答后,突然笑着插嘴问。

    对于织田信子的问话,黑山熊太郎还真不好意思回答,只是羞红了脸低垂下头。

    不过,从黑山熊太郎刚才双眼紧瞪着织田信子怀中的萝莉就知道。他们这一帮子人的目的,恐怕不是什么纯洁的事情啊。

    “在下不知道是织田大殿和……天邪殿下……在下该死……只不过。事关在下主公的声誉……希望两位殿下能够将……”黑山熊太郎满脸绝望地抬起头,双眼再次死死地看向被织田信子抱在怀中的萝莉。

    “住嘴!刚才你可是想将我抓给高桥绍运呢,高桥绍运那家伙好啊!很好啊!”织田信子一脚踹在黑山熊太郎的脸上,嘴中更是连说了两个“好”字。

    “我如果现在斩杀你,想必你一定说我们以大欺小。”王天邪站了起来对织田信子笑了笑,随即扭头凶巴巴地对黑山熊太郎说。

    “黑山熊太郎。带着你的人滚吧。告诉高桥绍运,想要这女孩就叫他到安土城找我织田信子。”织田信子当然明白王天邪的意思,留下一句狠话便抱着萝莉便走进居酒屋。

    黑山熊太郎看着同样走进居酒屋的王天邪,慌慌张张地招来一辆牛车,将自己的一众小伙伴塞了进去。便向着黑濑城的港口跑去。

    他是一刻都不敢留在这里了,织田家的人出现在四国岛这件事,他要赶紧向自己的主公报告。

    托赖于这个战国乱世的通讯十分不方便,九州十国最大势力的大友宗麟可还不知道长曾我部元亲这个邻居,已经拜倒降服织田家。

    “好了,小妹妹不用怕了,没有人会欺负你了。”王天邪笑着从怀中掏出一根棒棒糖,递给坐在织田信子身旁,正满脸惊慌的萝莉。

    可惜的是,眼前这只萝莉明显不是一只正常的萝莉,对王天邪递过来的棒棒糖完全不闻不问,反而面向着织田信子站了起来躬身行礼。

    “这位想必就是织田信子大殿吧?小女子崇拜大殿已久,今天真的是小女子的幸运日呢!”看上去年约十二岁的萝莉笑嘻嘻地说,两只看向织田信子的水灵灵大眼睛充满了狂热。

    “咦?你认识我?”织田信子听了这只萝莉的话后满脸惊讶地问。

    她可从未想过这只萝莉会说出如此的话来,刚才她一直以为这只不过是件强抢民女的邪恶事情而已。

    但现在这只萝莉既然能够说出这番话,而且看着自己的目光如此火辣辣,顿时令她感到事情有些不寻常。

    “小女子立花訚千代,家父大友家立花道学。今年已经十八岁了,初次面见信子大殿,请务必多多指教。”这只萝莉听了织田信子的话后点了点头,接着便开始介绍自己。

    “噗……”

    只不过,这只萝莉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王天邪一口蜜酒彷如喷泉般糊了竹中半兵卫一脸。弄得这只极品伪娘满脸哀怨地看向自家便宜师父。

    “天邪!注意礼仪!”织田信子也被王天邪这一口蜜酒,弄得十分尴尬,不由自主地扯着王天邪的耳朵大吼。

    “咳咳咳……她……她竟然已经……没天理啊!”王天邪满脸诧异地指着立花訚千代心中充斥着各种凌乱。

    他实在无法相信眼前这只萝莉竟然已经十八岁了。无论是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里看、外看,这只萝莉怎么看都只有十二岁,顶多十三岁啊!

    问题是,立花訚千代完全没有欺骗织田信子的必要。也就是说,这只看上去声娇、体柔、易推倒……咳咳,第三项不算的萝莉,的的确确是十八岁的大龄乙女。

    “哦。你就是立花道学的女儿?那位继承了立花道雪家族的‘筑前白梅’立花訚千代?幸会、幸会”织田信子听了立花訚千代的自我介绍后若有所思地说。

    当然了,别看她现在满脸正正经经的样子,她的心里面可一点都不平静。这可真是应了王天邪以前教她的那句什么“打起瞌睡送枕头”的话啊。

    她万万想不到自己还在那里算计着怎样将这朵筑前白梅收为姐妹呢,对方就这么跑过来了!织田信子顿时有种“上天果然十分眷顾我”的感觉。

    “那么,刚才那群人的确是高桥绍运的家臣?你为什么逃呢?”织田信子好奇地问。

    对于她的询问,立花訚千代这只一副萝莉身材的十八岁大龄乙女顿时满脸通红。

    不过,她的脸红不是因为害羞,而是被气的。

    “信子大殿。不怕告诉你!父亲大人要我入赘那个高桥绍运的儿子为夫婿……但是……高桥统虎那个该死的八嘎!竟然想在婚前就与我行房!”立花訚千代咬牙切齿地说。

    “小女子不同意,那个该死的家伙竟然打算用强!甚至连在下的家臣都劝在下为了立花家应承那个该死的家伙!信子大殿。你说这怎么能够忍受!”立花訚千代龈牙咯吱咯吱地直响,语气充满了愤怒。

    她的话令王天邪、织田信子为之一愣。

    “入赘”这个词两人并不陌生。

    甚至可以说在这个战国乱世中能够闯出一番天地的每一名强势公主,对这两个字都不会陌生。

    如果织田信子没有王天邪在身旁的话,她也会需要找一名武士入赘织田家,并与她生下继承人。

    类似越后国龙女上杉姐姐那么彪悍,直接带着整个家族连同关东管领役职。一起嫁给王天邪的战国公主,在这个战国乱世中还真找不到另一个。

    当然了,两人生下的儿子势必会姓上杉就是了。

    只不过,对于“入赘”这两个字,在这个战国乱世中可不是什么好词。甚至没几个男性会愿意这么做。

    就拿高桥统虎来说,如果他真的“入赘”立花家,成为立花訚千代的夫婿,首先不能够没经过立花訚千代的同意就随意纳妾。

    光是这个规矩就已经令百分之九十的年轻武士接受不能。

    更别提他在女方家族中可是没有地位,更别提什么提前行房之类的事情了,啥时候行房可都是女方说了算。

    甚至曾经有过“入赘”的武士,在行完了“入赘”礼节后,足足等了三年多四年,才终于开了荤的极品例子。

    也难怪立花訚千代一提起高桥统虎就气得龈牙直咬了。

    “所以你就出奔来到了四国岛,并被高桥绍运的家臣追捕?”织田信子先是点了点头表示认同,随即好奇地问。

    “哼!小女子气不过,用家父大人的‘雷切’把他斩了!”立花訚千代摇了摇头,随后凶狠狠地说。

    听了立花訚千代的这句话,王天邪差点又是一口蜜酒糊在竹中半兵卫的脸上。

    彪悍啊!

    这只乙女不愧是其中一名战国乱世中的强势公主,竟然一刀把想要强暴自己的家伙给斩了!

    难怪刚才那个黑山熊太郎说这只乙女事关高桥家的脸面呢!

    “斩得好!这种不要脸的家伙就应该斩!”

    王天邪心里感叹这只乙女也是一只暴力女的同时,嘴巴却对立花訚千代的做法大肆赞赏。(未完待续。。)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