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535932.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章 您这样对待天邪殿下真的大丈夫?

第八百章 您这样对待天邪殿下真的大丈夫?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有着上一世的记忆与待人处事的习惯,王天邪对于强-暴-妹子之类的事情可是十分痛恨。

    当然了,如果在上一世的法-治-时空中,将对方斩杀之类的事情自然是不可能出现,但现在可是战国乱世啊,死在他手上的人绝对比立花訚千代斩杀的人要多出数十倍来!

    因此,王天邪也来了一个入乡随俗,对立花訚千代这只萝莉身乙女心的妹子这番做法,表示出极大赞赏。

    “啊咧?天邪殿下也认为小女子的做法是对的吗?家中那群该死的八嘎家臣可是认为小女子做错了哦?”立花訚千代瞪大了水灵灵大眼睛望着王天邪,满脸都是诧异。

    “很惊讶吧?嘛,天邪就是这性子,你习惯了就好了。”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笑着将立花訚千代拉扯着坐到她身边笑着说。

    立花訚千代的确很惊讶,自从父亲立花道雪要她入赘高桥统虎为夫婿后,她所接触的每一名男性无一不是在游说她接受这段姻缘。

    甚至在高桥统虎提出要与她婚前行房时,更是大肆鼓励与赞同,就连对方要对她用强,也希望她为了家族逆来顺受。

    直到她斩了高桥统虎后,大友家中众武士才终于没有再提起让她入赘高桥统虎为夫婿的事情。

    对此,高桥绍运这个刚死了儿子的家伙表示,废话,儿子都被这个女人斩了,还提什么入赘啊?现在要提的是报仇!立花訚千代必须死!立花道雪必须给他一个交代!

    这下子立花道雪也火了。

    他原本只是一心一意想为大友家着想,才会提议让与自己平起平坐,同样身为大友宗麟首席家老的高桥绍运。把儿子入赘给他。

    为了这件事更不断忍让,就连高桥统虎提出如何过分要求他也没有拒绝。现在倒好,高桥绍运竟然责怪质问起他来了!

    这位老来得女的老爷子也不含糊,直接将自己的爱刀“雷切”递到立花訚千代手中,然后大笔一挥写了封公告天下的亲笔书。将立花訚千代扫出家门。

    随即,他便命人抬着自己的舆,跑到高桥绍运的门前一坐,质问起高桥绍运令他没了女儿,叫嚷着要高桥绍运还他一个公道。

    “嘛,既然这样的话。反正你也没地方去了,不如就先跟在我身边怎样?”织田信子站了起来,拉着立花訚千代的手问。

    她对于立花訚千代做出这码子事可是抱着极大的赞赏。在她看来,这才是她们这群战国乱世中的公主应有的性格,花瓶什么的可不是她的选择。

    “嘿嘿嘿……我倒要看看大友宗麟会怎么做!利家。你去一趟立花山城,告诉立花道雪跟高桥绍运不用去安土了,我在黑濑城的港口等他。”织田信子笑了,笑得很开心。

    “宗兵卫,你回去把鬼军拉过来。嗯,两匹马六天时间应该够了吧?”王天邪同样站了起来,拍了拍竹中半兵卫的肩膀说。

    “御意!”

    前田利家和前田庆次连忙大声回答,屁颠颠地转身跑出居酒屋。

    看着织田信子和王天邪在那里发号施令。身为当事人的立花訚千代反而傻眼了,任由织田信子拉着她走出居酒屋,连话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四人还没有走到三之丸。就看到一队五十人的骑马队匆匆忙忙迎面冲来,领头是一只名叫长曾我部元亲的极品搓衣板御姐……呃,不对,是极品伪娘。

    “信子大殿,小心!”

    面对疾驰而来的骑马队,立花訚千代顿时吓了一跳地惊呼起来。换来的是织田信子拍了拍她的肩膀。

    “将军大殿,在下来迟了。望将军大殿赎罪。”骑马队领头的长曾我部元亲,还没来到织田信子面前就跳下马。一路小跑来到织田信子面前跪地请罪。

    “元亲啊,给我派军阵把黑濑城的港口封锁起来,把港口所有町民全部转移到其他町落,记得好好补偿他们的损失。”织田信子对长曾我部元亲大声吩咐。

    她的嘴角虽然在笑着,但任何人看到她的笑容都会瞬间感到一股冰冷感,那是织田信子这十几年在战场上砍人所产生的杀伐之气。

    “御意!”

    长曾我部元亲听了织田信子的吩咐,连忙大声回答,浑身上下冷汗直冒。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织田信子发怒的样子,此刻的他再一次体会到织田家到底有多恐(变)怖(态)。

    “元亲啊,六天内,一万三千鬼军骑马队会开赴黑濑城港口,你懂我的意思吧?”王天邪将长曾我部元亲从地上拉起来笑着对他说。

    “呃,天邪殿下,您说笑了,这种事情不用告诉在下的,您自己拿主意就可以了。”长曾我部元亲当然明白王天邪的意思,苦着脸哭笑不得地回答。

    四国岛毕竟交给了长曾我部元亲打理,王天邪突然拉扯来一万三千军阵,按理讲的确应该照会对方一声。

    不过,长曾我部元亲可不敢真的跟王天邪叫嚣,说什么王天邪不顾他脸面之类的话。

    “天邪殿下,这位小妹妹是……”长曾我部元亲直到这时,才终于开口询问被织田信子拉着手走在身旁的立花訚千代身份。

    “哦,这是立……”

    “这是我刚认下的妹妹,立花訚千代!”

    王天邪的话还没说完,走在两人身前的织田信子就已经插了一嘴进来。

    “纳尼?立花家现任家主?”长曾我部元亲听了织田信子的话后再次大吃一惊。

    卧槽八了个嘎!立花家现任家主怎么跑到自己的四国岛来了?长曾我部元亲很想这么问,但他知道现在绝对不是询问的好时机。

    他之所以拉扯着五十人骑马队急匆匆赶过来,就是因为接到了有不长眼的家伙在自己的地盘上冲撞“织田家的恶鬼”,结果被砍倒十多个人的消息。

    因此,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如何平息身旁这只恶鬼的怒火,而不是去询问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直到众人回到冈丰城本丸天守阁,织田信子的脸上才终于没有了之前那股冷嘲热讽式的冰冷笑容。

    “訚千代,过两天你就跟我一起去黑濑城的港口,这件事情有我织田信子在,你就放心好了!”织田信子继续软言安慰身旁的立花訚千代。

    实在是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幕,令立花訚千代此刻的脑海中一片混乱,因此整个人看上去有些惊魂未定的样子。

    “阿喏……这位想必是长曾我部元亲殿下吧?他刚才称呼姐姐你为……将军?”立花訚千代唯唯诺诺地问。

    虽然织田信子一边走回冈丰城,一边将她收为了姐妹,但她对这个身份可完全没有适应过来,脑子中充斥着的全是长曾我部元亲刚才对织田信子的称呼。

    “嘛,不过是个将军的役职罢了,咱们还是姐妹相称就好。”织田信子笑嘻嘻地挥了挥手,完全没有一丝作为武家之首的模样。

    “啊,可惜了,上杉姐姐不在,否则的话,她一定也会很喜欢你的。”织田信子伸了个懒腰,继续笑嘻嘻地说。

    对于织田信子的话,王天邪同样表示认同。

    越后国龙女上杉姐姐对于欺负女性的家伙,可是十分痛恨的。她如果听了立花訚千代的遭遇后,恐怕同样会做出织田信子的这番举动。

    “訚千代,既然信子让你做她的妹妹,那你就安心答应下来好了。至于高桥绍运那边,哼哼哼……有我织田家在,大丈夫、萌大奶。”

    王天邪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对立花訚千代露出相当温和的笑容。

    要知道,他对于各种萝莉身材的生物,可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的。尤其眼前这只,可是萝莉之中绝对稀有的“萝莉身、乙女心”品种。

    这可是能够合法推到的存在啊,完全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压力的啊,哇嘎嘎嘎嘎……

    立花訚千代听了王天邪的话后,两边脸颊顿时“噌”地一下就红了,浑身上下一阵发热,甚至有种向煮熟的龙虾进发的趋势。

    这次不是因为被气着了,而是王天邪的称呼实在太过亲密。

    立花道雪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而且又没有叔侄辈的近亲。平时除了她的父亲外,还真没有一个男性生物如此直呼过她的名字。

    “好了,天邪,你和半兵卫、元亲去商量港口的事情。现在是女人的午宴时间,你们这群男人不许打搅!”织田信子对着王天邪眨了眨眼,大大咧咧地挥了挥手,打发在场三只男性生物离开。

    王天邪耸了耸肩,笑着拉起竹中半兵卫、长曾我部元亲走出大殿,同时吩咐侍女们拿些酒菜、点心进去。

    当然了,这里是四国岛,是长曾我部元亲的冈丰城,因此,汶莱宫廷糕点是没有的了,只有一些三色丸子、寿司、卷物之类的日式糕点。

    “呃,信子大……姐姐……您这样对待天邪殿下真的大丈夫?”看着织田信子打发王天邪等人离开,立花訚千代满脸惊讶地捂着樱桃小嘴问。

    她这十八年的人生中,从未见过像王天邪这样,对于女性的呼呼喝喝脸上完全没有一丝不满样子的男性。(未完待续)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