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546348.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零一章 雷神与恶鬼

第八百零一章 雷神与恶鬼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对于已经被赐封为新一代幕府征夷大将军的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来说,九州十国本来就是她的役职管辖范围之内。

    按照天下大义来讲,除非立花道雪、高桥绍运,乃至是大友宗麟不想继续在武家体系中打滚,否则的话,织田信子这个武家之首的命令不得不听从。

    不过嘛,早在一百多年前的应仁之乱爆发后,对于幕府征夷大将军的命令持不听从态度的武家大有人在。

    但是,这种现象逐渐在织田家一家独大之后,几乎没有了反抗的声音就是了。

    当然了,几乎没有不等于完全没有,九州十国就是此时唯一尚未奉织田信子这个幕府大将军为上的地方。

    “报!利家大人回来了!”

    当织田信子和王天邪带着内心仍然十五十六,感觉自己正置身于南柯一梦中的立花訚千代抵达黑濑城的港口后的第二天清早,森兰丸在织田信子和王天邪的寝室外大声禀告。

    作为织田信子近卫旗本头的森兰丸,自然知道王天邪和织田信子昨天晚上到底做了多火热的友(无)爱(节)运(操)动。

    奈何的是,前田利家并不是一个人回来的,因此,他不得不急匆匆前来禀告。

    “兰丸,你的声音好慌张,利家怎么了?”王天邪搂着依然在熟睡的织田信子,好奇地询问跪坐在拉门外的森兰丸。

    “天邪殿下,利家大人没事,不过……有一位贵客到访,兰丸觉得……您或许会有兴趣见见……”森兰丸听了王天邪的话后大声回答。

    “哦?贵客?”王天邪对于森兰丸的话,感到一丝意外。

    能够让森兰丸说出“贵客”这两个字的人,可不是什么小人物。难怪森兰丸的语气中透着一股子紧张。

    “殿下,的确是位贵客,虽然那位訚千代公主正在帮忙接待,不过,利家大人觉得殿下和大殿或许会对这位贵客更有兴趣。”森兰丸继续回答。

    “我明白了,叫侍女帮我们更衣吧。”王天邪听了之后笑了笑吩咐。

    森兰丸的话虽然没有说出贵客到底是谁。但既然能够让立花訚千代主动前去接待的话,王天邪已经猜出了这名贵客的身份。

    虽然他从没想过对方竟然会跑过来,但正如森兰丸所说,他还真的挺有兴趣与对方见上一见。

    “呦……起床喽……快起来啦……”

    王天邪笑着戳了戳织田信子的脸蛋,见对方没反应,又抓了一小把这只伪萝莉乌黑的秀发在对方鼻子上扫啊扫。

    “呜嗯……嗯……阿嚏!”

    “天邪!你这个八嘎!八嘎!八嘎!”

    织田信子被自己的头发挠得一下子没忍住,闭着眼睛直接打了一个打喷嚏,整个人瞬间醒了过来。

    紧接着,这只暴力因子满满的伪萝莉便对着王天邪怒吼咆哮了起来。右手“公主大掐”瞬间向着王天邪腰间痒痒肉上招呼。

    直到寝室中震耳的鸡飞狗跳总算结束了,织田信子的侍女们才连忙拉开拉门走进来为两人更衣。

    当王天邪和织田信子穿戴整齐地走进客房的时候,一名年约七十的老人连忙向着两人躬身行礼。

    织田信子先是将同样跪伏行礼的立花訚千代拉起来,抓着对方的小手走到主位坐下,并示意立花訚千代坐在自己身旁。

    “这位想必就是名震九州的立花大人了吧,在下织田信子。”直到立花訚千代扭扭捏捏地坐下来后,她才笑着对仍然跪伏在地上的老人说。

    “在下立花道雪,见过将军大殿。请将军大殿务必多多指教。”老人听了织田信子的话后连忙开口问候。

    对,前田利家所带回来的贵客。就是立花訚千代的父亲,有着“雷神”之称的老爷子立花道雪。

    “好了,立花大人,你特地前来,想必已经知道事情的原委了吧?”织田信子看着已经坐直了身子的立花道雪问。

    她的脸上虽然仍充满着笑容,但常年在战场上打滚的立花道雪。却明显感到一股杀戮之气向他扑来。

    说实在的,织田信子其实对立花道雪还是很有好感的。

    毕竟对方在立花訚千代这码事上的做法虽然有些不地道,但却不得不说是一个比较好的策略。

    再说了,这位年轻时冒着雷雨砍树练刀遭雷劈的彪悍老爷子虽然将立花訚千代逐出家门,但却并没有剥夺立花訚千代的姓氏。

    也就是说。立花訚千代随时可以回家,只需要再次昭告天下就行了。只不过,有着织田信子掺和一脚,立花訚千代这辈子是别想回到立花家了。

    “将军大殿,前田大人只是告知在下小女已被大殿收留,所以在下特地前来……”立花道雪看了一眼自家宝贝女儿,嘴里连忙回答。

    “哦,那么,我告诉你好了!被你逐出家门的訚千代,现在是我织田信子的妹妹,想必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织田信子的嘴角翘了翘,大声对立花道雪说。

    听了织田信子的话,立花道雪顿时脸色大变,满脸都是惊讶与不可思议。

    他在来之前就已经设想过各种见面后的结果,看到黑濑城港口已经彻底戒严,四处都是身穿织田家足轻队战铠的低级武士后更有了初步的结论。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织田信子竟然会将立花訚千代收为妹妹,这可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高桥绍运的为人到底怎样,他这个年轻时就在大友家与对方共事的同僚怎么可能会不清楚。

    即便他已经拉下老脸跑到高桥绍运的屋敷大玄关前耍赖,对方依然背着他跑去抓捕自己的女儿。

    足以见得对方在这件事上抱着不死不休的态度,他之所以屁颠颠跑回来,也是抱着将立花訚千代接回家,然后再看看怎么与高桥绍运交涉的心思。

    用女儿的安危换取大友家的稳定,是他心中此刻唯一的想法。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织田信子的这句话,直接将他这个念头抹杀了。

    “……将军大殿,这是在下的家事……希望……”立花道雪想要再努力一把,看看有没有可能让织田信子松口。

    “放肆!立花大人,你现在实在对将军大殿说话,请注意你的身份。”

    王天邪开口了,一句大喊令立花道雪愣住了。

    能够在这种场合开口的,绝对是织田家中高层的高层,尤其是织田信子对于对方的插嘴,完全没有一丝不满,令立花道雪顿时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不知这位大人是……”立花道雪或许真的是老了,看向王天邪的目光中虽然十分锐利,但说出来的话却没有一丝底气。

    “这是我织田信子的夫君,他说的话就是我的话。”织田信子不等王天邪回话,就皮笑肉不笑地为王天邪介绍。

    纳尼?诗嘛哒(不好)!这就是“织田家的恶鬼”?那个织田王天邪?立花道雪顿时脸色再次大变。

    身为九州十国最大势力的大友家首席家老,对于“织田王天邪”这五个字可是一点都不陌生。他对于王天邪在战场上所创下的每一番功勋,可都曾经深入研究过。

    如果说只有织田信子在场的话,他觉得自己还是有可能将立花訚千代领回家。他自信以自己的武力值、身份、地位要做到这一点应该不难。

    但是,有“织田家的恶鬼”在场的话,那就绝对是没戏的了。

    被对方斩杀的大名、大大名,根本就不是他这个地方豪族可以比拟,他这个“雷神”遇到对方这只“恶鬼”绝对需要低头。

    最起码,他有自知之明,自己绝对无法像王天邪那样,十六七攻陷稻叶山城,火烧比睿山,炮轰石山本愿寺分部,以四千骑马队横穿信浓、甲斐、骏河、远江四国国境。

    这不仅仅需要自身的统率力,更需要自身的武运,他承认自己没有王天邪那个魄力。

    “在下明白了。在下会劝说高桥绍运,但是,以在下对他的认识,想必他此刻已经发动战争总动员令了。”立花道雪满脸沮丧地轻声说。

    “纳尼?父亲大人!战争总动员令?”听到自家老爹的这句话,立花訚千代反而坐不住了,满脸惊讶地捂着自己的樱桃小嘴。

    “訚千代,安心,这件事情交给我和你信子姐姐处理就好了。”王天邪摆出一副十分和善灿烂的笑容看向立花訚千代。

    “是,这件事情有劳天邪殿下了。”立花訚千代顿时低垂着头满脸通红地说。

    她自己也也不知道为什么,每当她看到王天邪的笑容,胸口顿时一阵发热,小心肝扑通、扑通地撒了欢想要从身体里钻出来似的。

    尤其是当她想到昨天下午织田信子笑着对她讲王天邪的趣事,令她对织田信子真的是百般羡慕。

    她还从未听说过一个武士会身心如一地让自己的妻、妾处于同等地位,彼此不分大小、一视同仁。

    她更从未听说过一个在战场上可以毫不犹豫挥洒自己的武力值,砍死了起码过万人、战功彪炳的武士,会甘愿被自家老婆追在背后一刀接一刀地用大太刀砍劈,原因只是因为这个老婆有着成为天下第一剑圣的梦想。(未完待续。。)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