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0/71/2780967.html"}})();尊宝娱乐 >带着鬼姬闯战国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一十九章 向着奇怪方向进发的话题

第八百一十九章 向着奇怪方向进发的话题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此刻的织田黑子带给王天邪的感觉,就像一只天真活泼的小萝莉,完全没有那丝暴戾的气息。{

    浑身上下黑乎乎的身子、五官,猩红的眼睛配合暗红色巫女服白衣,竟然意外有一种“萌物”的感觉。

    如果不是这只萝莉浑身上下的鬼气依然充斥着阴冷死亡的气息,王天邪实在无法将她与刚才那个跟自己大打出手的暗黑织田信子联想在一起。

    “黑子,信子的灵魂我是绝对不会给你的,我给你找一具身体做交换如何?”王天邪一边说,一边掌心向上地伸出右手。

    捆绑着织田黑子的乳白色长蛇,在随着王天邪的动作化为点点乳白色鬼气,飞射向王天邪的平摊着的掌心。

    织田黑子虽然解除了束缚,但却并没有降到地面。

    这只萝莉以正坐姿势漂浮在离地半米左右,左手抵着右手胳膊肘,右手则杵着自己的下巴,明显在思考、犹豫。

    王天邪并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静静地看着织田黑子,等待着她的回答。

    身处在自己的灵魂世界中,除非织田黑子的灵魂力量比自己强了不止一个档次,否则,王天邪还真不怕对方做出任何攻击性行为,即便是攻击她自己也好。

    “不行!”

    不过,看样子织田黑子显然还是不想放弃织田信子的灵魂,想了仅仅不到三个呼吸便立刻开口拒绝。

    这下子轮到王天邪感到好奇了,他还真没想到织田黑子竟然会对暴力超龄伪萝莉织田信子的灵魂如此执着。

    “为什么?”

    想来想去都想不明白的他,唯有开口询问。

    “妾身的灵魂被撕裂了,变成现在这副丑陋的模样……妾身要把灵魂取回来!”织田黑子跪坐在半空气鼓鼓地说,猩红的双眼更充满了一股愤怒。

    王天邪看的出织田黑子并不是在对她发火,听了她的话后皱着眉毛沉默不语了。

    将心比心。织田黑子的想法、念头,其实一点都不过分。

    如果相同的事情反过来以织田信子为主,王天邪绝对二话不说,绑都要将织田黑子绑到自家娇妻面前让她吞噬。

    因此,王天邪顿时感到有些头大。

    他当然可以就这样将织田黑子斩杀,但他知道如果他这样做的话。他绝对会内疚一辈子。这可不是几十年的事情,分分钟内疚就几千年、几万年都有可能。

    “除非……帮妾身杀一个人!”就在王天邪感到十分头疼之际,织田黑子的嘴里突然恶狠狠地冒出一句话来。

    经过之前的恶斗以及刚才的“龟甲缚”束缚,其实她也知道王天邪绝对不会让她吞噬织田信子。

    再加上自己现在身处在王天邪的灵魂世界中,自己根本就无力反抗,因此,她也不得不气鼓鼓地妥协。

    “纳尼?杀一个人?”王天邪十分惊讶地问。

    “嗯!帮我杀一个人!那个人竟敢将妾身的灵魂强行撕裂,妾身恨死他了!”或许是话匣子被打开的缘故,织田黑子并没有理会王天邪的满脸惊讶继续说了下去。

    “撕裂?怎么回事?”王天邪听了之后好奇地问。

    按照织田黑子所说。信子是从她的灵魂中分裂出来的残魂,类似王天邪上一世所谓的分身般的存在。

    但王天邪还真没想到,织田信子的灵魂,竟然会是人为从织田黑子身上撕裂出来。难怪织田黑子对自家娇妻的灵魂如此执着、怨念甚重。

    王天邪连忙追问起来,他早就十分好奇织田黑子的来历,难得织田黑子愿意跟他聊,他自然不会放过。

    “妾身不知道!妾身在那座神舆舍中诞生灵智,那里就是妾身的家。但是。二十多年前,一股强大力量将妾身的身体撕裂。连同妾身的神舆舍,一同扔进这副躯体中。”织田黑子摇了摇头说。

    按照织田黑子所说,此时位于自己灵魂世界那座日式城堡旁的神舆舍,原本并不是存在于织田信子的灵魂世界中,而是在一处巨型山洞中。

    织田黑子并不知道是谁修建这座神舆舍,她只知道这座神舆舍自修建完工后。她便诞生于神舆舍中的封印阵中。

    原本只有灵魂的她,开始源源不绝地吸收生灵因战乱而死前那一刻,内心所产生的各种气息,并将它们转化为最纯净的鬼气。

    经过了五百多年吸收死气、怨气,她早已凝聚出血肉。外表跟普通鬼、妖一族族人完全没分别。

    唯一的不同就是她没有自由,只能呆在封印阵中。

    不过话又说回来,那时的织田黑子,秉承着死气、怨气而生的灵魂中,也压根没有“自由”这两个字就是了。

    怎料就在二十多年前,一股令她感到恐惧的强大气息,毫无征兆地出现在神舆舍所处的山洞中。

    织田黑子甚至来不及看清楚拥有这股气息的存在到底长什么样子,就感到自己的大脑瞬间充斥一股究极疼痛,仿佛自己的大脑要炸裂一般。

    当织田黑子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一个刚出生婴儿的灵魂世界中,自己的身体也变成了这种黑糊糊状。

    封印着她的封印阵已经消失不见,但是,织田黑子却没有哪怕一丝的开心。

    她发现自己的灵魂竟然被活生生撕裂出一缕残魂,更眼睁睁看着这缕残魂将这个初生婴儿的灵魂吞噬。

    秉持死气、怨气而生的她,对于吞噬别人的灵魂,将别人的身体取而代之这件事,倒是没什么太大的感觉。

    她更从自己这缕残魂的所作所为了解到,原来自己可以通过吞噬别人的灵魂,占有别人的身体,这令她感到一丝兴奋。

    因为,她已经通过这缕跟自己同根同源的残魂,欣赏到这个她从未见过的世界到底有多新奇。

    此时的她,共享着这缕残魂所看到的每一个事物,听到的每一股声音,闻到的每一丝气味,看着这缕残魂被取了“吉法师”这个名字。

    这些新奇事物,是她这个生存了五百多年的灵魂,从未体验过的事情,令她的字典中除了死亡、暴戾外,更增添了很多新的字词。

    只不过,虽然这些初体验令她感到很爽,但是,吞噬别人灵魂的是自己被撕裂出去的残魂,这就令她很不爽了。

    既然感到不爽,那就一定要发泄。

    随着封印阵的消失,她已经可以在神舆舍中走来走去、自由移动。

    因此,她兴起了离开神舆舍,进入这个婴儿的灵魂世界,将这缕残魂吞噬回来的念头,她才是应该占有这具身体的人。

    “想到什么就做什么”是织田黑子的行事风格,嘛,毕竟她除了这个外也不懂其他的事情。

    可惜的是……

    “嗞喇嗞喇……”

    当她尝试拉开神舆舍拉门之际,一股刺耳的声音,伴随着究极的疼痛,瞬间将她轰击得倒飞了开去。

    直到这时她才发现,神舆舍外的五个角落竟然有五尊金光闪闪的巨型雕像,以及一座不断闪烁着光芒的邪恶封印阵。

    刚才就是这五尊雕像以及这座封印阵,在向她发动攻击,阻止她离开这座诞生出自己的神舆舍。

    “也就是说,真正属于信子的灵魂,其实早就已经死亡了?”王天邪听到这里,已经大致上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

    “哼!既然夫君大人已经明白了,就把那个灵魂还给妾身!”织田黑子轻轻点了点头,挥舞着拳头对王天邪说。

    “……我不是你的夫君……”王天邪看着飘在半空中张牙舞爪的织田黑子,实在感到有些无语。

    虽然他已经明白了织田黑子的来历,但卧槽八了个嘎,他实在是对织田黑子嘴里这个“夫君大人”的称呼感到无尽吐槽。

    他可不相信对方真的明白“夫君大人”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

    “咦?那个灵魂不是喊你作‘夫君大人’吗?既然她这么喊,那么妾身也应该这样喊才对啊!”织田黑子用一副十分正经的语气好奇地问。

    问题是,被一只萝莉身材,浑身上下都是黑糊糊状,只有两只闪亮亮猩红眼睛的存在,用如此理所当然的语气说出这番话,实在令王天邪感到有些接受不了。

    尤其眼前这只萝莉,刚才可是一副御姐的模样啊!是被自己硬生生从一只御姐揍成一只萝莉的啊!

    当王天邪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就更加令他感到有些接(遐)受(想)不(连)能(连)了。

    “再说了,夫君大人不是很喜欢跟那个灵魂做那些奇怪的事情吗?按照那个灵魂的感官,这样称呼不是很正常吗?”织田黑子没有给王天邪反驳的机会,继续说了下去。

    “……”

    卧槽八了个嘎!这只萝莉说的话……貌似……好像……很有道理啊!明明应该否认才对,但怎么感觉有些反驳无力啊!

    王天邪听了织田黑子的话后,瞬间崩溃了。

    “呃……虽然你这么说,但信子的灵魂既然早已长大,在下是绝对不可能给你的!”眼看话题有种“向着奇怪的方向前进”的势头,王天邪连忙双手挥舞着将话题拉回来。(未完待续。。)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